第十四章 名士遇劫 化险为夷
回头蔡2020-04-25 14:443,539

  这是一个平静安详的城市,我在这里读完了的大学。名士,一个久违了的首饰店,我在这里送出了我的第一件生日礼物。“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胜男姐,你看这个十二生肖的玉佩多精致……”哎,这三个女人每到这一刻我就觉得她们是跟我出来观光旅游的。

  这里,真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一念起,万水千山。一念灭,沧海桑田”,让我顿时不胜苍凉。这时候一个穿红色连衣裙带紫色墨镜的女人从我身边走过,从她身上散发出一种北方乡村姑娘所特有的芬香气息,她摘下眼镜的一刻,我忍不住撇了她一眼,眼神里透着一丝说不出来的恐惧,她好像心思全不在这些金银首饰上,东张西望,让我无法准确判读。

  “又想沾花惹草了,是吧。”胜男警惕性贼高。

  “蛋哥,你要再想金屋藏娇,我们可真不理你了。”王汪也忍不住煽风点火。阿月红着脸一声不吭。

  “真是舌头底下压死人,你们凭良心说我郝蛋是那种人吗。”

  “是!”这下三个人笑嘻嘻的异口同声。

  “得,算你们狠,反正我腰歪不怕影子斜……你们看中什么了”,我一转话题。

  “蛋哥,我们觉得这个生肖玉佩不错,你买给我们吧?”

  “哎,现在的女人太疯狂,你不给她破财,她就给你破相。”

  “阿蛋,这里面只有王汪的属相,我和胜男姐都没货了,我们想过两天再过来买,行吗?”阿月好像也特别喜欢。

  “行,这年月虎头虎脑没人要,鸡犬不宁人人抢。”三个人鄙视得看着我。

  三天后,我们如期而至,大概是中午,店里稀稀落落的人很少。阿月带着胜男、王汪正在跟售货员讨价还价,起初胜男、王汪还很不习惯阿月这种小市民的斤斤计较,不过后来她们觉得能用买一件的钱得到同样的两件或是三件,这不仅是实惠的问题,更是一种智慧和成就的体现。正当她们砍价砍的热火朝天的时候,我看到五个蒙面大汉闯了进来,五个人很熟悉的躲过了门口的监视器。走在前面的是一个胖子,大喊一声“抢劫,都给俺蹲下。”

  于是大家很配合的照做了。说起这帮劫匪,打扮确实让人不敢恭维,为首的紫色女士墨镜配一破口罩,前边那个胖子甚至把一块花手巾捂在嘴巴上,一说话忽闪忽闪的。最要命的五个人竟然只有眼镜兄拿着一把枪,还是把猎枪,这老兄一挪步,竟然是个瘸子,剩下四个人手里各拿着一把柴刀,真不明白这样次毛的硬件怎么会让这个店里的三十几口人乖乖蹲在这里,当然这毕竟不是南京大屠杀,乖乖的还是大有活下去的希望的。除非你想死,否则当低头时要低头。

  “郝蛋,你给我蹲下,我警告你,你如果再做些什么精神病的举动,我不会原谅你的……”我无奈的被胜男拉下来。

  我刚要解释又被她堵回去,“我不想听你诡辩,我发誓…。。”我乖乖的点着头,气的哑口无言,阿月、王汪也凑过来把我围住。这时那个死胖子敛财到这边,看到对面的王汪,忽闪忽闪的走过来,嘴角的哈拉子长长的一直滴在我的皮鞋上。王汪吓得直看我,我直勾勾的盯着胜男,直到她无奈的红着脸转过去。

  “妹子,给哥哥站起来!”王汪吓得直打冷战,对我又掐又拧,忍无可忍我一个猛劲站起来,把死胖子吓了个踉跄。

  “我让小妹妹站起来,你他妈的站起来干嘛?”

  “她是俺媳妇。”我装出一副还憨的声音,惹的周围的人忍不住直咳嗽,只有胜男她们知道我的精神病又犯了,她们只能听天由命了。

  “我他妈看你媳妇,管你屌事。”这胖子不讲理的骂道。

  “我X你妈,管你屌事。”我也不示弱。

  “操……”胖子拿着刀就砍过来,透过他的眼睛看的出这家伙只不过是虚张声势,我急中生智,咬破舌头憋了一口血,朝着死胖子喷过去,把这猪头吓得瘫倒在地上。胜男她们吓得站起来,递给我手巾,我一边擦着嘴一边骂道:“就你这个猪样,还他妈敢出来装熊。”这时候我隐约看见那个眼镜兄,从旁边换了把柴刀,一瘸一拐的朝我走过来,看他激动的样子,估计这一刀是在所难免了。

  幸运的是他在我十米远的地方摘下了墨镜,电光火石间,我仔细研读着他的眼神,这双杀气十足的眼睛告诉我,他显然被我那句骂娘的话激怒了,他已经被触及了忍耐的底线。再深究下去,却透着一股似曾相识的无奈,在哪见过,突然间我想到了三天前穿红色连衣裙带相同墨镜的女子,不管了,赌一把。于是我推开挡在前面仗义的王汪,往前深迈一步,突然回头深深吻了王汪好大一口,然后夸张的擦了擦嘴角,恋恋不舍的打趣道:“女人吻男人是一种幸福,男人吻女人是一种口福。”难以想象王汪在那种极度恐惧的形势下听到这种下流话后极度尴尬的表情。

  瘸子越走越近,愤怒燃尽了他跟我之间最后一段距离,剩下的只是举起刀,砍向我的脖子。“杀了我,就等着外面的女人给你收尸吧。”瘸子霎那间呆住了,就像被我点中了死穴,呆立在距我一步的地方。

  望着他的眼,准确判断好他开口的时间,“想让我帮你,就别问这个无聊的问题。”我拿捏的恰到好处,神乎其技。话音未落,外面已经想起了警笛,这倒不是我的先知先觉,而是在我跟胖子纠缠的时候,注意到店员已经按响了柜台下的警铃。我深读着他的眼神,跟红衣女子的眼神相似,而且脸型及大体的轮廓也有几分相似,应该是兄妹,这些人老实憨厚却铤而走险,应该是急需用钱。另外,这股无奈是一种失去亲人的绝望,又掺杂着一丝希望,或者说是一丝难以挽救的奢望更确切,应该是救人,无奈之情如此强烈,作为山东人的直觉告诉我是对娘!再赌一把,“我知道你的无奈,如果还想活着救你娘,站在这里,一声别吭。”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一直专注着他的眼,终于揣摩到他愤怒的原因,大多数人最介意的可能就是那句骂娘的话,尽管说的多做的少,但足以让你付出比做更惨重的代价。他乖乖的站在那里,一声不吭。这时候除了门口的那个家伙留守外,剩下的两个人也围来。没等他们愤怒地开口,我抢先一步。

  “时间紧迫,我没时间跟你们废话,两条路,要么你们全进去,要么牺牲你们……让你们大哥活下来。”我说的很慢,仔细判断着他们的意图,这种形势下我没耐性向他们发动什么心理攻势。

  “行,如果能让我哥活下来,我们就听你的。”

  “凭什么,他是你们大哥,可不是我的。”妈的,又是这个死胖子。

  终于那个拿猎枪的哥们儿被激怒了,他用枪顶着胖子的脑门,“姓马的你个畜生,要不是你欺负俺妹,败光了给俺娘看病的钱,俺们兄弟会到这般田地,我今天先宰了你。”

  “妈B,开枪,打死我,没了药方,我保证你们姓贾的没一个爷们儿能活过三十给你娘送终!”兄弟几个傻了。

  “这么多年了,原来是你偷了药方……”

  “呵呵,没想到吧,我要眼睁睁看着你们姓贾的绝后,你们家包括你妹子都是我的!”那胖子厚颜无耻的说道。

  站在旁边的瘸子颤抖的拿起刀,哆哆嗦嗦的朝胖子那边挪步子,眼看着他要干傻事,我抢过瘸子的刀,先一步过去。

  “阿郝,别干傻事。”我转身看着胜男,胜男胆颤心惊加了一句“我求你了!”

  我笑了笑道:“你想什么呢,有病吧。”我生气的时候,她还是很乖的。我走过去,用刀架在死胖子脸上,死胖子倒是一副很屌的样子。

  “八戒,别以为揣了个灯泡就把自己当夜明猪了!药方在哪?”死胖子没想到我会问这个,眼睛充满了不安。我死盯着他,心里盘算着,他们家败了,药方不可能放在那,要么放在一个他熟悉的地方,不过看他们风尘仆仆的样子,肯定是居无定所;要么就在他身上。

  “把衣服脱了。”我试探道,他坚决不从,这家伙可不是个害羞的人。一来二去他的眼睛出卖了他。最后我们在他的脖子挂着的香包里找到了一个塑料袋,里面藏着那张药方。

  “妈B,如果让老子进去,你们大哥也跑不了。”胖子还做垂死挣扎道。我心想你他妈这不是找死吗,正要出口阻止,还是比不上枪快,枪声一响,人群开始骚动,这结果确实出乎意料,时间紧迫,这不是犹豫的时候,

  “听着哥几个。”我的声音多少有点颤抖,因为我太想救我旁边的人了,“没有人看清楚你们几个人,没有人听过你大哥的声音,也不会有人相信一个瘸子会来抢劫,现在你们……”我没好意思把话说完。

  “哥哥,我们明白你的意思,我们罪有应得,大哥能活下来照看俺娘,俺们谢谢你了。”说完两个人跪下来,向我磕头,站起来朝门走去。

  “等等,哥几个。”两个人回头看着我,“警察比较……你们口径要一致。”两个人侧身对视一笑,我心中暗凉,疯子的眼神我真读不清,等走到门口,与门口的兄弟窃窃私语后,三个人朝着瘸子的地方深深的磕了三头,瘸子那种痛不欲生的眼神跟几年前的我一模一样的。在这个世上有的人需要为某种事业献身,而有的人却需要为这项事业坚强的活下来,同样是豪迈,一样的壮烈。“望门投止思张俭,忍死须臾待杜根。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

  门口一声枪响,随后引来一片枪声。我跟瘸子傻了,我真他妈傻,只有死人口径才会一致,妈的!妈的!妈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医痞之郝蛋传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医痞之郝蛋传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