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话 婴儿
深海独仙2020-05-16 14:284,143

  1998年冬天,寒风瑟瑟。

  某小区。

  住在街道旁的一户人家忽然在铁门外发现了一个篮子,篮子里装着一个婴儿,看上去只有两三个月大。

  细心的男人在篮子上面看到了一张纸条,他疑惑地把这张纸条拿到眼前仔细地看了看,上面写着一排隽秀的字:请你们照顾我们的孩子,他叫李星。

  男人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同时又觉得孩子的父母真是残忍,这么个大冬天,他们居然把孩子放在这儿?不怕孩子被冻坏了?

  他看着这个婴儿,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眨呀眨的,摸摸脸蛋,还热乎,看来孩子是刚放在这里不久。可这算哪档子事儿?要说——就这么扔下婴儿不管,他还真干不出这种事情来。

  “锦建,你看,篮子里好像还有什么东西!”

  女人像是见到了什么奇世珍宝,她左看看右瞧瞧,霍然欣喜若狂地从婴儿的小被褥里掏出了一沓红钞票,原本她只是试探性地想去篮子里探探有什么东西,却没想到真被她掏到了好东西——钱。

  “你看,这里还有留下来的钱,好像有一万元呢!”

  女人眉开眼笑,大致把钞票一数,作势就要把钱放进自己的衣袋里。

  “何清,这肯定是孩子的父母留给他的,这钱不能要。”

  锦建一脸严肃地从何清手里夺过了钱,重新把它塞回了篮子里。

  “哎——我说你不是真想养这个婴儿吧?我们家里已经有一个三岁大的女儿了!”何清抗议道,“我看啊,还不如送这婴儿去孤儿院呢。”

  “何清,既然人家父母把孩子交给我们,那必然有他们的用意。”

  “如果贸然地把这婴儿送到孤儿院,那么先不说这个孩子长大后会留下心理阴影,更重要的是没法向他们的父母交代。”

  锦建严肃地说道,“再多一个儿子也不是什么坏事,凭我们目前的条件足够养活两个孩子了,顶多就是日子紧一点,忍忍就能过去了。”

  “我说你脑子是不是有病啊?人家说要你养你就养?”

  “关你什么事啊?是他们抛弃这婴儿在先,凭什么要我们去向他们交待?”

  何清跺着脚,她很不满锦建这种愚蠢的做法,真不知道他这是善良过头还是爱心泛滥了。

  “其实——”锦建听完何清的话,叹了口气。

  “你听我说,虽然女儿也不错,但终究是要嫁人的,以后我们两个会很孤单,你不知道,儿女长大了,以后恐怕只顾着工作,都不记得回家看望老人了。”

  “其实,我一直想要一个儿子,起码以后他不会像女儿那样嫁人。”

  锦建的话终于还是说动了何清,于是两口子便小心翼翼地捧起了篮子,把婴儿收养了下来。

  他叫李星,自从他有自我意识开始,他就觉得自己是一个幸福的孩子,他有一个完整的家庭,这就足够了。幼小的他并没有发现妈妈对他不冷不热的态度。

  他更没有发现,他的家里还有一个姐姐,每次锦郁想要找李星玩或是和他见面时,何清就会拦住她,警告道:“不要和他玩,万一你以后喜欢上他怎么办?这不亏大了么?”

  虽然还小的锦郁并不理解妈妈的话中的含义,不过她还是乖巧地每一次都听从了何清的话,直到她十岁的时候都没有和李星见过一次面。

  虽然每次晚上睡觉时,她都想偷偷跑到李星的房间里去找他玩,但每一次,她都被何清给在半路逮住,连拉带拽地拖回房间。

  对此,作为爸爸的锦建并没有什么明确的表示,他知道,何清是个有些势利的女人,要她抚养一个没有任何条件的孤儿,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如今收留下李星,就已经是烧高香了。

  眨眼间,李星七岁了,他现在在上一所幼儿园的大班。虽然他偶尔会与小同学之间有些小摩擦。

  虽然他到现在还控制不住排尿,晚上还会尿床,使他有些自卑,但他还是乐在其中。

  直到有一天,他忽然发现自己的脖子上面出现了一颗滚圆的东西,那东西长在脖子里面,像是一颗包裹着血肉的小球。

  李星有些害怕,他似乎听说过什么肿瘤,那是一种很可怕的疾病。等到锦建用黑色轿车接他回家时,李星才下定决心告诉爸爸这件事情。

  “让爸爸看看。”锦建用粗糙的大手轻轻地摸了摸李星脖子上的那颗异物,他的神色顿时凝重了下来。

  “你先回自己的房间吧,没事儿的,放心。”

  锦建笑着摸摸李星的头,李星这才放下心来,他那黄得略微发黑的小脸再次绽放出了天真的属于孩子特有的笑容。

  在他眼里,爸爸是权威的,谁的话都顶不上他说的一句。

  夜晚,吃完饭后,锦郁在房间里一个人无聊地看着电视。

  锦建坐在一把椅子上,他慈爱地看着锦郁,虽然他很关心李星,但他又何尝不疼爱锦郁?这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女儿。

  何清在厨房里洗完了碗筷,才慢悠悠地走进了房间,锦建思量着,他最终还是打算和她讨论一下关于李星脖子上那颗异物的事情。

  “李星的脖子上面似乎长了一个肿块,我觉得我们应该去医院给他看一下。”锦建开口道。

  “他?你说他长了肿块?”何清惊叫,锦郁听到了妈妈的惊叫,她疑惑地转过头来,注意力已经不在电视机上面了。

  “去看一下吧。”锦建说着,便站起身,“我去和老师请个假,明天锦郁上学的时候你陪我和李星去大医院看看。”

  “你去吧,我不去。”

  何清皱起眉,想:这李星还真是事情毛病多,不像自己的女儿,人长得漂亮,身体又好,还好没让女儿去和他交往,不然再得个什么病儿把锦郁传染了可怎么办?

  “你是妈妈,孩子有病了你怎么可以不去?”锦建苦口婆心地劝说道。

  “就是不去,我还要上班呢。”何清的语气十分强硬,甚至带着一丝生冷。

  “你!难道我不用上班吗?就为了上班那点工资难道连孩子的健康都不顾了?”

  锦建终于生气了,他虽然知道何清不怎么喜欢李星,但相处的这些年来总该有些感情了啊!可现在看来何清不仅没有给李星一些母爱,而且还开始不管不问起来了,这如何不让他愤怒?

  “怎么着?我去不去还要你来命令了?锦建我告诉你,我已经对那个李星忍得够多了!你最好不要超出我的底线!”何清的嗓门也大了起来。

  “你明天必须去!”锦建怒喝,他站起身,把床边的柜子拍得砰砰作响。

  “就是不去!”何清的音量盖过了锦建,她剧烈抖动着身子,对锦建怒目而视。

  “你是不是只关心李星,不关心我们的女儿了?这些年来你对你女儿管了多少?又对李星管了多少?”

  何清吐出一连串的机关炮,听得一旁的锦郁直哆嗦:爸爸妈妈是怎么了?

  “呵,我对李星和锦郁的爱从来都是一样均衡的,而你,何清,你对李星是个什么态度?你关心过他的死活吗?你从来都没有送他上过学!”

  锦建多年来的不满也一股脑儿地爆发了出来,一出声就如同惊雷,震得何清的脸色一白。

  “他不过是个没人要的孤儿!我这么做已经是大发慈悲了!现在还供他白吃白住,难道还不够么?”

  何清气得用力地跺了跺脚,随即她似是想到了什么,又怒笑起来,“你不是还想把李星养大了然后娶了我们的女儿给他当老婆吧?”

  “啪——”一个清脆响亮的耳光顿时响彻了这个房间,所有的声音都在此刻停滞下来,锦郁瞪大了眼睛,她开始轻轻啜泣,她从来没有见过爸爸打妈妈,她隐约觉得事情有些不妙。

  “你……你打我?你为了那个没人要的东西打我?”何清惊呆了,她感受着脸颊上那火辣辣的疼痛,一时之间竟然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我打的就是你!你简直不可理喻!”锦建气坏了,他实在没有想到在何清的眼里李星是一个没人要的东西,这么说来她从来就没把李星放在眼里?他只是个东西?

  何清捂住脸,她气哭了,她扯着嗓子吼道,“好,锦建,你很好,我们离婚吧!”

  “离婚?”小锦郁虽然不懂离婚的含义,却也是大致知道这个词的意思,她从啜泣变为了大哭,“爸爸妈妈,你们别吵了,好不好?”

  “锦郁?”锦建这才发觉这个房间里还有锦郁在一旁听着,他心中一惊,锦郁一定是吓坏了吧?

  “锦郁乖,别哭,妈妈明天就和你爸爸分开,我们不要再见到他!”

  何清走到锦郁旁,抱起了她,虽然锦郁已经有十岁了,但她还是把锦郁抱入了怀里,她最疼的,还是自己的亲生女儿。

  “妈妈,我不要你和爸爸分开,我不要!”锦郁在何清怀里哭着,那绝望的哭声似乎让周围平添了一层悲哀的气息。

  “唉——”锦建看着何清和锦郁,沉默良久,他重重地叹了口气。

  “我不会同意的,为了女儿,也为了你。”

  何清还想说什么,但当她看见女儿哭得如此伤心,便也只好忍了下来,不再言语。

  积蓄已久的火山终究没有爆发,但却留下了另一个致命的隐患。

  这一夜,过得很不平静,至少在李星和锦郁的心里,这一夜是他们难忘的第一夜。

  夜深了,李星仍然是久久不能睡下,因为他也听到了对面房间里传来的声音,那是一种让人恐惧而又厌恶的吵架声,而李星,虽然听不懂也听不清这些话,但下意识之间,他依旧是感觉到了一种莫名的恐慌。

  “吱——”房门开了,李星迟疑着想要不要起身,却又不敢动弹,但他知道,进来的那个人是爸爸,他的脚步声他再熟悉不过了。

  终于,锦建渐渐走近了,李星屏住了呼吸,他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闻到爸爸那从身上散发的刺鼻的酒精味。

  “李星。”锦建轻轻地坐到床边,他的声音中有着难以隐藏的疲惫。

  “从你出现开始,爸爸就再也没有快乐过,一天都没有,这一切都是为了你。”

  李星紧闭着眼睛,他虽然不理解爸爸的话的含义,但他却知道,爸爸活得很累。

  “你不知道吧,其实我和你妈妈,早已经各看不惯对方了,今天的这次吵架只是个开端,以后肯定会有第二次,第三次。”

  “爸爸在公司里也混得不是很好,每天都得看别人的眼色,到家里,还得看你妈妈的眼色,爸爸真的是受够了,爸爸活得很屈辱,你知道吗?”

  锦建抚摸着李星的头,李星很喜欢爸爸摸他的头,今天是第二次,那是一种很舒服很安心的感觉。

  “你一定要给为爸爸涨口气,为你自己,也为了爸爸,不求你比爸爸出色,但求你比爸爸过得开心,未来能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就好。”

  锦建笑了笑,那是一种怎样的苦笑包含了多少的辛酸与无奈啊!

  而李星,并没有听进去,他有些奇怪爸爸讲的这些话,不过,有了爸爸的那只大手给他的温柔而充溢着暖和的抚摸,他便觉得一切烦恼都消失了,年幼的他认为今天过后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李星睡着了,他是听着锦建的话睡着的,接下来爸爸说的话他根本没有听到,而锦建,他其实也不希望李星听到,他这么做也不过是为了倾吐一下内心的压力罢了,他不想让还只有七岁的李星承受过大的负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问人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问人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