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所寻找的真相
山未孤2020-05-24 19:152,541

  沈遐愣了愣,回头看见一衣着华贵的女人正缓步走来。

  女人脸上已有不少皱纹,但风韵犹存,看得出来年轻时是个大美人。此时女人脸上带着微微的怒气,貌似是在为沈遐刚才的失言而不悦。

  “母亲。”沈遐只是微微一愣,很快就对着女人行了个礼,同时乖巧地叫了女人一声。

  面前这个女人就是沈府的主母,卿佳。

  见沈遐应得乖巧,卿佳倒也没有继续责怪沈遐。她略微无奈地叹了口气,关切地问了句,“遐儿这一路上可是累了?”

  “不累,儿子一想到能回玉京,连觉都不敢睡,只盼着早日见到父亲母亲呢。”沈遐直起身来,闻言笑道。

  卿佳闻言脸上的笑容也有些苦涩。

  但最终卿佳还是没有说什么。

  “母亲。”

  走廊那头阔步走过来一个男子,看样貌比沈遐大两三岁。他衣着得体,走到卿佳身边也行了个礼,全程没有看沈遐一眼。

  不用猜也知道,这就是沈雁。

  沈遐暗自冷哼。他还是对他这个哥哥有点记忆的,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卿佳颔首示意,还没来得及开口替沈遐质问沈雁越俎代庖的行为,就听着沈遐又是一句朗声的问候。

  “见过大哥。”沈遐抢在沈雁转身过来开口之前道,完美地行了一礼,礼数之周全,不知道的还以为面前的是他父亲。

  沈雁一顿,也发觉了沈遐刻意的讽刺,瞬间面露尴尬之色,但他也只能硬着头皮和沈遐寒暄几句。

  “我不知道二弟今日回府,没来得及让下人去迎接,让二弟受委屈了。”沈雁敛了敛脸色笑道,一副贴心大哥的模样。

  沈遐也笑。

  他知道沈雁这话是借口。

  光是刚刚婢女一开门,对着他这张陌生的面孔就能叫出“少爷”二字,沈遐就知道他今日回府的消息应该是全府皆知。

  但是沈遐没有说破,他只是笑。

  他已经不是八岁的孩子了。

  沈雁也向来是个会装的,两人相对无言,但脸上的假笑倒是谁都不肯先收住。

  沈才直到正午才回府。

  本来沈遐以为沈才至少会叫他过去谈谈话的,结果沈才只在餐桌上过问了一两句就没再开口。

  对此沈雁似乎很得意,午膳之后刻意叫住了沈遐阴阳怪气了好一会。

  沈遐倒也没多难受。

  一月前他接到的那封信里,明明白白写得清楚:沈才无嫡子,如今三个庶子年纪都大了,这才唤沈遐回京,三人公平竞争立嫡子。

  换而言之,唤沈遐回京是不得已之举。

  沈才午膳过后就进了书房,反而是卿佳叫了沈遐去厅内坐。

  “遐儿这些年在湘陵过得可好?”卿佳屏退了下人们,微微蹙着眉看着沈遐,关切之色比在走廊时更盛。

  “还好,过得去。”沈遐在卿佳面前也不装疯卖傻了,安静地点点头。

  沈遐记得娘亲生前时常和卿佳一同做些女红,二人关系极好,甚至以姐妹相称,颇有几分孤立侧室谢氏的意思。

  卿佳叹了口气,“我和你娘生前交好,看着她的孩子那么小就远离家乡,我心里也不是滋味。”

  沈遐知道卿佳这是在为当年没有保下自己解释。

  “儿子明白。”沈遐又点点头,想了一想又补了一句,“儿子这些年过得并不苦。”

  当年那种情况,即便卿佳是当家主母,说到底也还是个女人。一个女人,要如何违背自己丈夫的意愿,硬保下一个和自己没有血缘关系的孩子呢?

  沈遐自然是不怪卿佳的。

  十四年前,沈遐生母梅似雪自戕而亡。因为梅似雪生前就不受宠,再加上自戕丢了沈府的颜面,沈才对沈遐并不待见。一气之下,沈才更是直接把年仅八岁的沈遐送往远离玉京的湘陵庄子。

  随梅似雪陪嫁来到沈府的老管家张伯跟着沈遐过去,人丁稀少,庄子上总是很安静。

  沈遐想找出的,便是梅似雪自戕的真相。

  他记得那个温婉的女人,他知道她自戕必然有其中缘由。

  想到这里,沈遐下意识地摸了摸腰间的玉佩。

  那是一块仙鹤灵芝玉佩,是梅似雪生前送给沈遐的,恰好应了沈遐的字,一鹤。梅似雪出身玉京著名的玉器坊钟灵斋,这块玉佩只雕刻了一块,独一无二,沈遐一直都带在身上。

  卿佳后面又提醒了沈遐一些该注意的,反正沈遐没怎么听进去,大抵就是一些不要惹怒沈才的话。告别卿佳回到房间时,沈遐才有种如梦初醒的真实感。

  几个婢女被卿佳打发过来服侍沈遐,此刻正在庭院内洒扫整理。沈遐没了睡意,在自己的庭院里顺手帮忙洒扫,忽一抬头瞥见门上的牌匾,还是之前的“博文阁”。

  这是之前沈遐和沈雁用过的书房,如今没了作用,干脆就收拾出来给沈遐当房间。

  突然,沈遐脑子里灵光一现,有了个极其危险的想法。

  他喊了帮着整理的云雾,语气轻快地吩咐了一句,“你去和管家说,给我定做一块新的牌匾,就叫念雪阁。”

  在湘陵才被沈遐赎下的云雾不明就里,乖乖跑去一字不差地传了话。

  此事惹得沈才大怒。

  念雪阁念雪阁,这念的不就是雪么。

  这是在挑战沈才的底线。

  沈遐自然不是傻的,也自然不是无缘无故想惹沈才发怒,他是在试探沈才。

  看看沈才如今对梅似雪,对他,到底是什么态度。

  整顿晚饭沈才一句话没说,一直铁青着脸,把刚刚下了学回来的沈欢吓得不轻。

  沈才的反应在沈遐的预料之中。

  沈欢是沈府的小少爷,也是沈遐的弟弟,和沈雁同母。虽然沈遐离府得早,对这个弟弟没什么印象,但是至少沈欢比沈雁顺眼许多,不是个好争名逐利的主。

  “今日你们三人都在场,我就直接告诉你们了,免得到时候心生嫌隙。”晚膳过后,沈才这才开了口说了晚膳的第一句话,眼神生生扫过依旧不打算停筷的沈遐,像是警告。

  意识到沈才估计是要宣布关于立嫡子的事情,沈遐这才默默放下筷子,不动声色地把嘴里的食物咀嚼完毕。

  旁边的沈雁也瞥了沈遐一眼,面上虽然没什么表情,却从眼神里透出毫不掩饰的不屑。

  在湘陵这种乡野之地长大的,终究是粗人。沈雁这么想,不留痕迹地收回目光,看向沈才。

  “府内无嫡出,谢氏家世低微,难以扶正。”沈才端坐在主座上,脸色严肃,声音浑厚,“按古例应当从庶子中挑选才能出众者立为嫡子。”

  “每年上元节过后,辽王世子都会在府上大办茶会,邀请诸位名门子弟参加,借茶斗文,出色者不仅能在玉京内打出名声,还可能得到辽王世子的赏识。于你们来说是一个好机会。”

  沈才顿了顿,又看了沈遐一眼,显然那句话是说给刚刚回京,什么都不清楚的沈遐听的,接下来这句话才是重点。

  “明年的茶会,你们三人谁能拔得头筹,我便立谁为沈府嫡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又见祥云鹤舞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又见祥云鹤舞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