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刺客
山未孤2020-04-25 11:522,457

  江醒本来正看着手中的书,忽然感觉马车停了下来,便抬手掀开帘子。

  已经到了沈府。

  门口的家丁见是湘王府的马车,也算是有眼力见,立刻迎了上来。

  “麻烦通报一下,湘王世子今日来见你们府上的二少爷。”跟着江醒的下人也识眼色,没让江醒多言,直接对着家丁说了句。

  家丁闻言下意识就要答应,却又忽然一愣,随即有些瑟缩地回了句,“二少爷方才出了府。”

  江醒不禁皱了一下眉。

  沈遐刚刚回京,就连家里都待不下去?

  “罢了。”江醒放下帘子,将目光重新移回书上。只不过看着书上的文字片刻,他又开了口。

  “问问人去了哪。”

  “沈二公子这一大早的是去了哪里?”下人将江醒的话修饰了下才传道。

  “……这小的也不清楚,二少爷带着书童走的,连马车都没备……”

  闻言江醒的眉皱得更紧。

  堂堂沈家二少爷,出门连马车都不备。

  方才下人来报沈遐回京时,江醒就猜到沈遐接下来在沈家应该不怎么受待见。毕竟沈遐八岁被沈才遣送离京,和家中长辈兄弟的关系都不可能做到真正和谐。

  所以江醒才打算亲自到沈府见沈遐。

  一方面是确实想见,另一方面是想给沈府其他人一个顾虑。

  让他们在想对沈遐做些什么的时候能记得,沈遐背后还有一个湘王世子。

  暗暗叹了口气,江醒右手扶了扶额,吩咐下人直接回府。

  自然,江醒走之前还留了个心眼。

  他特地再次拉开帘子,看向慌张行礼的家丁,一双瑞凤眼里溢满了笑意,一副平易近人的模样,“麻烦通报左相我曾来过,下次一鹤在府上时,我会再次登门拜访。”

  留下这句话之后,江醒才安心回府。

  至少有这句话压着,沈遐在府里应该能好过些。

  然而江醒这一系列行为可把家丁吓得不轻。他们下人平日里议论的湘王世子是个不好相处的主,是只笑面虎,这一笑属实让他背后发凉。

  沈遐来到林氏商行时,看见壮丁们正在搬东西。正和传言的一样,这商行刚开不久,店内装潢也简陋。

  但是大约是“湘陵富商之子”的噱头在,还是有不少不明所以的老百姓在门口围观。

  沈遐直接大喇喇地走了进去。

  门口一个伙计见沈遐走进去,一脸嫌弃地就想赶人。不过还没等伙计出手,里面一个穿着月白色锦衣的男子快步走了过来。

  “一鹤!”男子热络地叫了沈遐一声,随即打发伙计去另一边帮忙,紧接着才转过头来看向沈遐,“我正打算派人去沈府找你。”

  沈遐没开口,上下扫了男子一眼。

  这身月白色丝绸锦衣不是湘陵的工艺,而是玉京的值钱货。

  有钱真好。沈遐不由得在心里感叹。

  等府内发了月例,他也得去置办些衣物。否则就这身湘陵布料,被当成穷酸书生也不奇怪。

  男子见沈遐没开口,以为沈遐是奇怪自己怎么会在这里,嘿嘿地笑了笑。

  “我爹本来就要打发我来玉京开新商行,说是要磨练我。我这拖了几年也不是个办法,又听说你回京了,我也就答应了我爹,来玉京磨练磨练。”

  沈遐点头,心道早猜到了。

  林依林居柳,湘陵有名的富商林家独子。

  在湘陵的时候沈遐和林依倒也机缘巧合气味相投,也能玩到一起,算得上挚友了。湘陵大概只有林依和张伯知道,沈遐那个“湘王世子”的名号是假的。

  “对了,你怎么找到我这来的?”林依反应极慢,这会才反应过来问题所在,“我也没提前告诉你啊。”

  “刚刚在馥馨楼听说的,来你这讨点茶叶。”沈遐笑笑,省去许多细节。

  毕竟这里是玉京,不是湘陵。要是如以前一样在湘陵,沈遐必然不是这样沉默。

  玉京风云诡谲,四处隔墙有耳,稍有不慎便可能被抓住把柄。

  尤其是现在有所目标的沈遐。

  “给你留着些呢。”林依笑起来,带着沈遐上楼。

  林依留着的茶叶都是些沈遐喜欢的,虽说无奸不商,但林依对沈遐还是极其大方。

  于是沈遐也毫不客气地收下了。

  大概是看不下去沈遐依旧穿着湘陵普通布料的衣服,林依转身又去翻了几件玉京锦缎面料的衣物。

  沈遐身形标准,倒也都合适,因为本来就想着置办衣物,他也就干脆没有推辞。

  打发了云雾去门外守着,林依下楼监工,沈遐顺便换上新衣服。

  主要是因为身为安邦侯府沈家二少爷,穿得不体面,确实有失体统。

  沈遐低头穿好里衣,正打算套上罩衣,眼尾忽然瞧见窗外闪过一个黑影。

  窗门是合着的,黑影透过纸窗照进来,刚好被沈遐看见。

  瞬间沈遐心底狂打起鼓来。

  现在是大白天,不可能是贼。

  这里是二楼,一般人不会无缘无故爬墙。

  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这个黑影是来杀沈遐的。

  沈遐向来敏感,刚刚意识到这件事,就立即伸手拿起自己刚刚换下来的衣服。

  就在沈遐将衣服拿起来的一瞬间,一阵异风涌动,随即沈遐的喉咙处传来冰凉的触感。

  好快!

  沈遐心底一惊。

  仅仅是沈遐从发现黑影到伸手拿衣服这一小会,黑影已经潜入了房间,并且不动声色地从后方劫持住了沈遐。

  但这种惊异也只是在沈遐心头掠过。

  沈遐反应也快,他迅速地从手中的衣服袖子中抽出一把手掌大的折刀,一个快速地下蹲转身站起,使自己的喉咙离开黑影的攻击范围,同时手中的折刀毫不犹疑地刺向黑影。

  慌乱中沈遐还记得瞥一眼黑影的脸,可惜黑影蒙了面,只能看见一双眼睛。

  那是一双挺有辨识度的吊眼。

  黑影估计没想到沈遐居然随身带着折刀,没来得及防御,被沈遐刺中手臂。

  但是即便如此,黑影也没有半分要撤离的意思。他似乎压根没有痛觉,丝毫不搭理已经开始冒血的伤口,握紧手中的匕首就再次向沈遐攻来。

  沈遐自然知道这个时候该呼救。

  但是又不能呼救。

  刚刚跟着林依上楼时沈遐就发现了,二楼就是仓库,此时除了他和黑影以及云雾之外,没有其他人。

  门外的云雾不像沈遐,云雾是真的半点自保能力都没有。若是喊了云雾,照他的性子,第一反应绝不是下楼喊人,而是直接冲进来帮忙,最终也只能让云雾送死。

  所以沈遐只能自救。

  沈遐勉强躲过黑影致命的一击,却撞到了身后的桌子,躲避空间被限制,左肩锁骨处被黑影的匕首割开一道不浅的口子。

  渗出来的血染红了新换的素色里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又见祥云鹤舞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又见祥云鹤舞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