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贵人
山未孤2020-05-01 23:222,406

  暗自咬了咬后槽牙,沈遐忽然灵机一动,再次挂起无害的笑容。

  有钱能使鬼推磨。

  他伸手从自己的腰间摸了并不饱满的钱袋,拈了一锭银子,有些肉疼地塞到家丁手中。

  “……烦请兄台代为通报,在下属实是诚心诚意来拜访世子的。”这话沈遐说得有些艰涩,那锭银子被沈遐犹犹豫豫地塞到家丁手中,一边说着,沈遐还不忘一边计算自己这一趟亏了多少钱。

  家丁见着银子立即双眼发光,他嘿嘿笑着接过银子,但嘴上却依旧不松口,只不过态度变得温和许多,“公子何至于此……主要是我们这世子殿下确实不见客,否则哪有拒公子于门外的道理……”

  见家丁依然不松口,沈遐有些不愉快了。俗话说收钱办事,他心道这家丁也是不懂事,连后门都不懂得开。

  但面上沈遐只是敛了敛笑,抬眸望了一眼湘王府门上的门匾。

  十四年前他来这湘王府,进进出出自由自在,哪里需要这样憋屈。

  想到这里,沈遐不得不搬出自己的名字了。

  “……在下是为沈遐沈一鹤,世子殿下的伴读,还请兄台代为通报。”后半句话沈遐是咬着牙说的,他没想到有一天他也得靠关系。

  然而此话一出,造成的效果却和沈遐想象的不一样。他本来以为家丁闻言,一定会吓一跳,然后恭恭敬敬请他进去。

  结果家丁确实是吓了一跳。

  紧接着家丁像是听着什么笑话一样,丝毫不掩饰地笑了起来,“公子、公子说什么笑?沈家二公子被左相大人送去湘陵十几年了,哪里还能回来?”

  “……”沈遐深吸一口气,一时间竟不知该不该生气。

  顿了几秒,沈遐权当他回京这事其他人还不知道,也就明白不怪家丁。

  但是吧沈遐就是很憋屈。

  不仅见不到江醒,还被怀疑自己不是自己。

  这么想着,沈遐又深吸一口气,再次看了一眼门匾,有些气恼地转身。

  走出几步,沈遐才突然想起来什么,回过身来从家丁手中抢回自己的银子,这才真正悻悻然离去。

  江见云不见客?

  行,那他就不来了。

  让江见云自己来找他吧。

  家丁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的手心,又看看已经离去一段距离的沈遐背影,不由得暗骂小气。

  回府路上,沈遐意外地发现,刚刚在钟灵斋喝的那口酒的后劲,似乎现在才在慢慢上来。

  但毕竟沈遐只喝了那么一小杯,即便后劲再大也不至于醉倒。沈遐只是感觉到有点思绪混乱,正常活动还是可以进行的。

  中途路过上次那家馥馨楼,沈遐多留意了一下。

  那块据说是辽王世子赐的亲笔牌匾,依旧好好地挂在门边。

  沈遐的脚步几乎没做什么停留,刚想离开,就听见小二在后面叫住了他。

  “公子公子,稍等下!”

  沈遐顿了顿,转过身。

  本来上次的事情,是店家不得已为之,再加上听说馥馨楼平时在京内风评也不错,沈遐倒是没打算怎么计较。

  “公子,上次的事情实在是不好意思……今日叫住公子,是有贵人想见见公子。”小二微弯着腰,尴尬地笑笑,一副有求于己的模样。

  沈遐自然是看出来了。他暗自猜测是关于上次的事情的,心想着也是因为自己才让这茶楼丢了颜面,所以他也没多想,点点头答应了下来。

  一个茶楼而已,这所谓的贵人再贵能贵到哪去?顶多是茶楼的老板,或者是背后的投资者,来找自己麻烦的罢了。

  跟着小二走进茶楼,沈遐发觉茶楼内并没有其他客人。

  沈遐下意识又看了几眼那块辽王世子亲笔牌匾。

  大概是酒气上头,沈遐突然有些冲动。他看着那块牌匾上的狂草,忽然停住了脚步。

  “这字倒是一般。”

  其实这狂草虽算不上顶好,但也内含筋骨,隐隐有几分名家风范,应该是经常临摹名家作品。只是在沈遐看来,这字少了些灵气。

  与沈遐被公认为“湘陵绝字”的狂草相比,这字确实是一般了些。

  前头的小二闻言大骇,慌忙回过头来,语气瑟缩着让沈遐别乱说话。

  沈遐不以为然,没搭理小二。

  他说的就是实话。

  这辽王世子若是连实话都不让别人说,那沈遐倒是觉得这关系也不必笼络了。

  此时的沈遐,早已把自己明年要参加辽王世子府茶会的事情忘在脑后。

  “那公子认为,这字一般在何处?”茶楼雅阁内走出一个年轻男子,手中执扇,笑吟吟走过来问道。

  小二忙向男子行礼。

  沈遐扫了男子一眼,此人气度不凡,衣装低调却不失华贵,显然不是普通的文人,大概是哪家名门的子弟。

  但沈遐的态度并没有因此变得恭敬。

  除了皇亲国戚和秉国公,玉京内哪家名门能比过安邦侯沈府?就算是定国侯右相府上的人,遇见沈府的人也该行个礼。

  “我见公子气度非凡,想必也是对书画有研究的。”沈遐又看了看男子手中的折扇,折扇没有打开,隐约能看见上面有题字。

  “狂草讲究一个放纵,公子且看这字,虽筋骨齐全,但却缺些灵气,过于规矩,显得死气沉沉。”沈遐转过头,看向牌匾,开始仔细分析起来。

  “运笔之中看得出有几分名家的意思在,不过却没模仿到点上,该有的字眼都没有,仅仅模仿到了个皮毛,并未学到精髓。”

  说罢,沈遐还一脸可惜地摇摇头,补上一句,“字如其人,写这字的人,平日里必然活得规规矩矩,只知一味顺从,无甚趣味。”

  旁边的小二听见沈遐这么说,显得极其慌张,不断地给沈遐使眼色,示意他别说了。沈遐自然也发现了,但并没有放在心上。

  见男子脸上依旧笑意盈盈,却一言不发,沈遐觉得男子大约是不相信他的分析,暗自咂了咂舌。

  他本就不奢望在玉京找到什么知音。

  “公子……可知这牌匾是何人所写?”男子忽地轻笑,转过头来看向沈遐,眼里带着几分玩味。

  “有所听闻,是辽王世子的亲笔。”沈遐漫不经心道,“既是世子,写出这种死板的字,倒也不稀奇。”

  酒壮人胆。

  平日里的沈遐虽然也狂,但不至于在公众场合这么批评一个皇族子弟。

  即便沈遐并没有醉,只能算是微醺。

  旁边的小二看起来死的心都有了。

  “既然公子这么说了,鄙人倒是对公子的字极有兴趣。”男子甩开折扇,随意地扇了扇,看向沈遐的眼神里多了点探究,“公子可方便在此挥毫一展风采?”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又见祥云鹤舞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又见祥云鹤舞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