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人生不相见
山未孤2020-05-08 21:002,274

  大约是看出了沈遐的犹豫和顾虑,江醒再次开口,“不必推辞,我会帮你。”

  闻言沈遐再次吞吞口水。

  这也就是江醒了,其他人怎么敢把御赐之物送给别人。

  有些无奈,暗暗轻叹了口气,沈遐还是点点头收下。

  去他的问心有愧。

  江醒帮他大约是看在往日的情分上,沈遐知道自己该有点分寸。

  “怀王世子那边应该安定下来了,过几日大约会宴请京内王孙公子,你随我去一趟,也能结交到些权贵。”江醒伸手从桌上拿起看到一半的书卷,目光移到书卷上,“还有什么事情一并说了。”

  看来江醒是早就看出来,他来湘王府不是简单的要叙旧了。

  默默汗颜,沈遐清清喉。

  “……世子可知,这出城,是需要交税银的。”

  “自然知道。”江醒答罢,又瞥了笑得纯良的沈遐一眼,随即和他一起,抿唇微笑起来,“你要出城?”

  “是,去找找先妣自戕的线索。”沈遐说到这里的时候,脸上的笑容渐渐变得认真了些。

  江醒了然点头,随即又起了疑反问,“出城的税银不过百文,你付不起?”

  这不是一句疑问句,而是一句夹杂了肯定语气的反问句。意思是,沈遐不可能付不起。

  沈遐又干笑几声,心底的算盘噼里啪啦响,顺嘴就是一套理由。

  “我回京到现在也没拿着府内的月例,湘陵攒的那些也差不多用尽了,这百文钱……”沈遐这是属实张口就来。

  虽然沈府至今都没有给沈遐发放月例是真,但是沈遐的钱用完了是假的。他在湘陵攒的那些钱,让他再吃喝玩乐一年也绰绰有余。

  他自然不是图这百文钱的便宜。

  他要的是江醒的推心置腹,要的是江醒真心实意的帮助。

  如果江醒连这种低劣的借口都能答应,那么沈遐觉得他今后便可以真正相信江醒,在玉京做事也有了保障。

  这不是试探,而是暗示。

  江醒忽地放下手里的书,打断了沈遐。随即他转过头来,漂亮的瑞凤眼上下打量了一下沈遐,这才缓缓开了口。

  “连百文钱都拿不出来,那么你喝花酒的钱是哪里来的?”

  这话把沈遐哽住了。

  他没想到江醒居然真的计较这种细枝末节。

  于是沈遐只好现场再编一个。

  “这……那些钱都是与朋友借的,”沈遐胡扯起来倒是毫不犹豫,“譬如东大街新开的林氏商行,他家掌柜林依林居柳是我在湘陵结识的……”

  “堂堂左相之子,竟与市井平民借钱?”江醒再次反问,好整以暇地看着沈遐,似乎在等他接着编。

  “……”沈遐一边心底暗道江醒计较,一边只能沉默苦笑。

  江醒这么说了,他也没办法再编。身为官宦之子,与平民借钱确实有违礼数,这点方才沈遐没有考虑到。

  见沈遐沉默,江醒微叹口气。

  沈遐长相纯良,所以苦笑起来也莫名地让人心软。

  “一鹤,我方才说过,我会帮你。”江醒拿起桌上的书卷,站起身把书卷放回书柜,一面接着道,“所以你不必拐弯抹角。”

  闻言沈遐不由得敛了敛笑。

  江醒还是江醒。

  还是这么了解他,一眼就能看出他的目的。

  暗暗认了命,沈遐知道江醒这话是真心的。

  江醒把书放回去,转过身来,再次望向沈遐,眼底的情绪有些复杂。

  无奈。沈遐勉强能找到这个形容词来形容,但又不很贴切。

  不知道为什么,一时间沈遐忽然觉得心底有些难受。

  然而江醒明白这十四年,他们所见所闻并非同样,自然对事物的看法,对外界的感知也不一样。

  所以自从刚刚发觉沈遐对自己还保留着些戒备与试探,江醒就有些怅然了。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当年得知沈遐被沈才送走,江醒也是想过写信,跟沈遐保持联络的。但天意弄人,那年江醒的旧疾再次发作,整整好几月,他都是在床榻上度过。

  等到恢复过来,江醒早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他即便拿起笔,也写不出话来。

  那是一种很奇怪的感受。

  再后来江醒听闻沈遐在湘陵借用了他的名号,江醒第一反应也只是猜测,沈遐一人在湘陵过得必然不轻松,所以才会出此下策。

  他并未因此想过计较什么。

  但终究,他们还是有了隔阂。

  江醒在尽全力消除这个隔阂。

  两人各怀心事沉默许久,还是江醒先开了口打破沉默。

  “方才我给你的青龙令你随身带着,办事方便些。”

  “……这不太合适吧。”沈遐眨眨眼,他这次还真不是客气。青龙令是正三品青龙卿的令牌,让他一个左相庶子拿着,显然不合礼数。

  虽说沈遐向来也不是什么讲究礼数的人,但他拿着青龙令就是会发慌。

  “无妨。”江醒轻轻摇摇头,“其他人都认得我,我平日也没有什么事务,没有令牌也与平时无异。”

  没有什么事务,这点沈遐是信的。

  湘王世子江醒体弱,陛下特意照拂,将青龙院的事务分散开了,江醒平日里几乎可以说是闲散人一个。

  “那我便恭敬不如从命了。”沈遐垂垂眸点头。

  没什么事好说了,沈遐刚想起身告辞,又见江醒走过来。

  江醒大约是有什么话想说,但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他的眸子一瞬间有些暗淡,紧接着江醒抬手,轻轻拍了拍沈遐的左肩。

  “一鹤,今后若有什么难处记着告知我。”

  这话沈遐没听进去。

  因为江醒这一拍,正好是上次在林氏商行被刺客刺中的位置。

  那处旧伤未愈,被江醒这猝不及防一拍,沈遐下意识倒吸一口凉气。

  “……你受伤了?”大概是常年习剑,江醒一眼便看出沈遐这反应,是受伤的痛楚。他蹙了蹙眉,语气一瞬间有些急切。

  “……前几日在林氏商行遇见过刺客。”沈遐这话刻意压低了些声音,“并未致命,不碍事。”

  “刺客?”江醒眉头皱得更紧。但他显然也知道,现在的第一反应,不应该是纠结刺客是谁派来的。

  江醒在沈遐旁边坐下来,毫不忌讳礼仪地与沈遐平视。

  “我看看伤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又见祥云鹤舞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又见祥云鹤舞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