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WM并购
查理王小猎犬2020-04-25 11:393,066

  回纽行路上,向昔接到魏总发来的链接。一家中资互联网巨头WM公司宣布即将收购R娱乐——就是她上周刚刚去拜访过的公司,金额高达66亿美元。

  “魏总,我来了。路上看了您发的链接,看来有个并购贷款机会了。”向昔急匆匆进了魏总办公室。

  “是,很巧,刚好就是你上周去过的R娱乐。一会儿我们跟母行汇报,我来报告公开渠道获知的并购情况,你把R娱乐的情况汇报一下。看看有没有可能请母行出面问一问这个WM,有没有做并购贷款的计划。你准备一下,咱们半小时后直接在会议室见。另外,这个事情暂时不要扩散。”

  “好的。”向昔跑回工位,在本子上整理拜访R娱乐的要点。

  “各位母行领导,抱歉周末的早上打扰大家。想跟各位报告一个很大的并购交易,是纽约时间今天下午7点多公布出来的。根据公开报道,中资互联网传媒公司WM会收购一家美国西海岸娱乐公司R娱乐不少于45%的股权,金额不少于66亿美元,目前来看,应该全部现金交割。这是北美市场近期最大的并购案,我们非常希望参加甚至主导这个项目的融资,恳请母行帮忙牵线,我们想尽快接洽WM,提交我们的服务方案。另外,我的同事向昔上周刚刚去拜访过这家R娱乐,请她跟各位领导汇报一下标的公司的情况。”

  “母行各位领导好!我们上周四去拜访过R娱乐。之前纽行还没有跟这家客户建立关系,拜访后我们正在给它开立账户,目前还在信息收集阶段,后续还要做KYC。R娱乐在洛杉矶是娱乐界的一颗耀眼新星。它成立于2013年,员工只有不到120人,专注于轻度手游和娱乐内容制作。5年时间,它的5款游戏中3款都达到过各个下载平台排名第一,制作的几个娱乐内容也广受欢迎。R娱乐只是同意我们开立一般账户,并没有透露财务情况,也拒绝提供财报,我想这跟他们正在谈并购有关系,但他们表达过他们资金充裕。虽然没有特别确切的财务信息,但从目前R娱乐运营情况,以及业内对R娱乐的评价看,这都是一个很不错的收购标的。另外补充一句,这个项目不仅是北美银团市场近期最大的并购,也是整个互联网行业迄今最大一单并购。”

  魏总和向昔激情彭拜的介绍了并购交易的基本情况,他俩都非常希望借助母行的引荐,快速取得与WM的联系。

  “嗯,听明白了。谢谢魏总啊。我代表行业团队,把几个基本情况呢,跟纽行的同事们同步一下。首先呢,WM是我们的重要客户,但是它的现金流一直都非常充裕,没有什么授信需求,母行现在也没有跟它建立授信合作,主要的合作都在结算业务上。这单并购呢,金额虽然不小,但对比WM的体量依然不算什么,他们账上的现金通常都不少于1000亿,个人认为他们会用自有资金支付;第二呢,你们说的这个行业,娱乐也好,游戏也好,互联网也好,目前母行都没有授信敞口,一个是刚才提到的,这些公司的自有资金还比较充足,不需要融资,另一个是这些行业的风险很高,跟我们的风险偏好不匹配,并购贷款的风险更高,我建议我们不要做无用功。”

  “可是WM财报上显示他们有超过两百亿规模的有息负债,所以即便现金流充裕,也还是有授信需求的……”向昔有点儿着急,魏总急忙打断她“这样,母行的意见我们了解了,我们考虑不太周全。如果这个项目有了明确的融资需要,我们再同母行汇报。再次感谢各位领导,耽误大家宝贵的周末时间了。”魏总边说,边用眼神制止向昔。

  刚挂断电话,向昔就急切地问,“魏总,您为什么不让我说了呢?WM是有巨额借款的,母行没有做他们的授信,不代表他们没有授信需求,行业团队的判断是错的。”

  “是,你没错。但是你这么说是不合适的,行业团队管理咱们行全球各个分支机构对这个行业的授信政策,是积极做,选择性的做,还是压根儿不做。前年你做的M公司的termloan,险些被他们否掉不是吗?人家才是“权威”,你想说明你比权威还懂行业吗?退一万步说,即便你更懂,WM是纽行的客户吗?不是,人家是母行的客户,你怎么能表示你比母行更了解WM到底有没有授信需求呢?”

  “不用我表示啊,魏总,人家WM财报上白纸黑字写着啊。对,他们账上是有1000亿现金,但是他们也有200亿借款啊,行业团队说他们压根儿不需要钱,这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啊!那个发言人,是左总对吧,我还想问问他,他账上也有的是钱,但他用不用信用卡啊!”

  “好好好,我理解你的心情,我个人也非常同意你的观点。但是,小向,你在纽行待的时间长,这里呢,更市场化,更自由,但母行不是这种风格,权威是用来膜拜的,不是用来挑战的,这是culture,你是外派的,你应该更能理解。”

  “哎,我理解。您说的对。我只是不甘心啊,这么大的deal,连试都不试就放弃,我做不到……”

  “说实话,我也不甘心。但我们只是一家分行,做不了什么。”魏总无奈地摇了摇头。

  “也许可以试一试……魏总,您能支持我吗,死马当活马医一医,没见效就算了,我也算是尽了全力,万一活过来了呢,66亿美金啊!”

  “你想怎么做?”

  “这个事儿,按说要过中资组,我这边只是跟R娱乐对接。但是,如果您同意,我想回国去拜访WM,直接去问他们要不要做并购贷款。”

  “母行没答应给我们引荐,你怎么去拜访?”

  “母行说现在有结算业务合作,那肯定是依赖当地支行的,我可不可以问问当地支行,麻烦他们帮我引荐?”

  “嗯……这个……”魏总皱起眉头,双手环抱在胸前,看向远处的地板凝思,背头在灯光下丝丝分明,特别是夹杂其中的许多白发像一道道银丝,闪闪发亮。“我个人,是鼓励你去试一试,但是风险太大了,不是怕你白跑白付出,这种事儿是经常的,我是担心,母行会对我们私下去拜访的行为不悦啊。”

  “您说的对。不悦是肯定的。如果我去试了,还是没有融资需求,那就争取不让母行知道;如果有融资需求,那我觉得带回来这么大的业务,母行也不会怪我吧。”

  “呵呵,那是你天真了。66亿美元你觉得是巨资,咱们行何尝缺这点儿业务啊……“魏总眯起眼睛,一脸愁容,眼镜在灯光的作用下闪着绿光。许久,魏总放下环抱的双臂,双手揣进裤兜长叹了口气,然后无奈又充满期待的看着向昔。”这样吧,安排好你组里的事,回国去试一试吧,你放手试你的,如果母行怪罪,我来善后。”

  “魏总,难为您了。我尽全力。”

  “没事,辛苦你了。”

  向昔知道并购案、特别是互联网行业并购案可能推进非常快,晚一天都可能错失机会,她必须分秒必争。当晚,向昔就开始布置交接工作:她给John发了Email,同步了上会的情况,让他回来立刻衔接,准备二次上会的材料;又给鹏飞发Email,把自己对协议文本的修改意见和后续推进银团的timeline同步给他,让他有问题随时跟自己联系;然后看了看Nanter正在跟的燃气管网项目进展,以及Fiona在跟的基础设施基金融资,她把意见反馈给所有人,告诉他们自己要离开一周,把签字权授权给John,如果John拿不准可以问她,如果找不到她可以直接请示魏总。

  整理好手头一切,她又开始马不停蹄地做功课,她想最大程度了解WM公司。她深刨了近五年娱乐产业大型跨境并购,把它们采用的融资方式做了对比;又找了近年纽行做过的跨境并购融资,隐去关键信息做成一个个案例;最后整理出一份针对这笔交易的融资服务方案。折腾完一切,已经凌晨6点了。向昔好像从没在周日“起”这么早。她订了下午飞北京的航班,微信告诉妈妈自己要回国出差一周。然后拖着晕晕的脑袋回公寓收拾行李。北京是向昔的家,吃穿用度她都不用带,把要带给爷爷的药和带给朋友的礼物拿着就行了。然后一头栽在床上,对她来说睡几个小时也是奢侈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银行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银行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