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突如其来的脑洞
不古虚宁2020-11-26 02:306,585

  又名《四大/sao/攻的首次会晤》!

  突如其来的一个脑洞!

  无冒犯之意,仅供娱乐!

  由于实在sao不到丁老板和朝哥的高度,所以……咱还是看严支队长和祁神发挥吧!

  ——涉及作品

  《碎玉投珠》

  《破云》

  《吞海》

  《AWM》

  《伪装学渣》

  如下:↓

  一年一度的各界知名人士联欢会在建宁如期举行,各界代表嘉宾有:

  古玩界新秀大佬:丁汉白

  警界精英:严峫

  电竞大神:祁醉

  优秀学生代表:贺朝

  应邀到场嘉宾:《碎玉投珠》全体成员,《破云》《吞海》全体人员,《AWM》全体人员,《伪装学渣》全体人员。

  ……

  主持人:“好的,感谢各位的倾情参与,我们今天的正规访谈到此结束。”

  祁醉:“怎么着?听这意思是你们还有不正规的?”

  主持人:“没有没有,误会误会。我们这儿可是正规节目,现场直播的。就是吧,粉丝们听说您四位都有同性/爱人,所以有这么一点小小的问题想八卦一下。”

  其他几位刚磨刀霍霍,还来不及开口,警界精英严警官就抢先一步,大手一挥:“嗨,这有什么好八卦的,不就是你们江教授暗恋我又不好意思说。你们也知道,你们江教授这人脸皮薄,娇气又爱黏人,平时在家逗一逗就脸红,没时间陪他就不好好吃饭,非得我陪着哄着才肯好好吃饭。虽然我哄哄也不是不行,你们江教授都愿意为了我留在建宁工作了,那我能让他先开口嘛。那我不成什么了。那不是渣男嘛,我能干那种始乱终弃的事吗?肯定不能呀……”

  台上严峫胡侃,台下江停捂脸:……得,又开始胡咧咧了。

  “严峫这臭不要脸的,居然敢说我江哥暗恋他,我呸!也不看看当初到底是谁死气白赖紧追着江哥不放。”年轻漂亮的新晋女富豪撸起袖子就要上台捍卫江教授的名声,被韩小梅从后拦腰抱住,“媚媚姐,冷静,冷静媚媚姐,今天人多,你代表的是江教授的娘家。咱还得给江教授撑门面的。”

  杨媚要找严峫拼命的决心突然顿了顿,“你说的对,我可不能给江哥丢脸。等明天,明天我再找那姓严的算账。”

  警院学生:不,我们不听,你胡说,这不是我们的江教授。

  建宁市刑警支队一众干警整整齐齐叹了口气:老大又在吹牛了!

  “哼”魏副局冷哼一声,丝毫不顾及形象的翻了翻白眼:“这小兔崽子,他这是看人江停不会在这么多人面前落他面子,他才敢这么胡咧咧。要我,我早把他腿给打断了。”

  吕局端着大白瓷缸,但笑不语。

  江停老部下数脸懵逼,面面相觑。

  老部下1:“他说的是我们队长???”

  老部下2郑重其事摇了摇头:“听着不像。”

  老部下3:“什么叫听着不像,咱江队就不是那样的人。”

  老部下4:“净听他扯,咱队长什么样儿你们还不了解?”

  老部下5冷笑一声,看破一切:“他是看准了咱江队不会在这么多人面前跟他计较,所以才敢这么肆无忌惮。”

  老部下1恍然大悟:“我说的嘛,咱队长那是什么人物,连黑桃k都栽手里的,能被这小子吃死?简直做梦!”想了想,还是不爽:“这小子也太不实诚了。不行,一会儿咱还得和队长说说,该管还是得管,这小子会顺脸爬墙,不能太惯着。再不管该翻天了都。”

  听着身旁一群老部下的窃窃私语,江停一时竟不知该说些什么,只得装作不知。

  而此时此刻,此情此景,默默躲在人群中时时刻刻注视着津海步支队长一举一动的秦川秦副支队老神在在,悠闲看戏。

  1。

  主持人:“请问,您最接受不了爱人哪一点?”

  严支队长一马当先:“动不动就回娘家。”

  一说起这个,严峫就气得肝疼:“咱又不是自己没家,别的不敢吹,不说十大感动中国能有我一个吧,可这二十四孝好老公也不是说着玩的。”

  严支队长卖起瓜来,那是如数家珍:“平时在家我是要什么给什么,要三次给五次,要个亲亲还送个抱抱。他身体不好,我让我们家皇太后亲自跑腿监督,各种十全大补汤一天一个样儿变着花儿的做,照伺候月子那么轮着来,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不带重样的。那家庭地位,仅次于我们家皇太后。还有那媳妇茶,我妈都舍不得给我喝的,我亲自摸了我家太上皇的私藏,拆了泡了端他眼巴儿前哄着他喝。当然了,我也不是不能哄。哄哄自家媳妇什么的我还是很乐意的,但你有什么话好商量嘛对吧。这到底是千八百万的彩礼没给够,还是房子样式不喜欢,又或者是对每个月给的那十好几万零花钱不满意,究竟是哪儿的问题你总得告诉我一声儿。那俩半斤重的龙凤金镯子我也没说不给买,动不动就往娘家走这算怎么回事?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虐待自己媳妇呢。都是正儿八经办过婚礼喝过喜酒的,杨媚也老大不小了,又总不嫁人,你总往娘家妹妹哪儿跑这不是让人说闲话嘛。”

  主持人:……严……严队长,这是访谈,不是吐槽大会!

  严支队长侃侃而谈:“我寻思着我这做得也够好了吧,可人家倒好,刚从床上起来就不认人,戒指扔一边也就不说了,招呼都不打一个就跟着娘家妹妹跑了。打了多少个电话说去接,人家也不许我去接。说你要敢来我就敢走,你说说,这回头杨媚要是嫁不出去了这可咋整?姑娘眼看着就奔三了,咱也总得为她考虑考虑不是。说了还不听,动不动就撒娇,我又没什么抵抗力。打我又舍不得打,只能宠着。嗨!都是我给惯的。”

  主持人及一众人:……所以呢?大哥你还想秀个啥?

  已经羞得无地自容生无可恋的江队:……我今天出门前怎么就没把严峫给埋了?

  气急败坏的奔三大姑娘杨媚:“呸,姓严的你狗嘴吐不出象牙,你才奔三,你才嫁不出去。我江哥回娘家怎么了,你管得着吗你,要不是我江哥在医院躺了三年躺坏了眼睛,眼神不好看上你,你还不知道搁哪儿排队呢。”

  花落看看严峫,又看看祁醉,最后看向soso,诚心诚意发问:“这人和祁醉那老畜生是失散多年的兄弟吧?”

  卜那那咂咂嘴,真心赞叹:“这兄弟,厉害!还好不在我们那儿当差。”

  此时已是目瞪口呆的海啸:“队长,这严队长……好厉害,他比祁神还能说。”

  满眼小星星的小吴同志:“千八百万的彩礼……每个月十好几万的零花钱……半斤重的龙凤金镯子……还两个……停停,严峫对你真好。”

  步支队长:???我对你不好?

  接连遭受打击的停停警花:我不是,我没拿,别问我!

  2。

  主持人:“请问您……”

  祁醉:“我对我家小队长就没有不满意的,小队长什么样儿我都能接受,哪儿哪儿我都爱。就是太软了点,让干什么就干什么,听话得出奇。我老是担心他挨欺负。要硬说点什么的话,那就是不爱喝水,一训练就是一整天,坐那儿动都不动一下,非得我亲自喂他才肯喝,不喂就一天不喝。还爱脸红,大家都是男人,我想你们也应该懂,软乎乎的小队长坐在面前,撒娇卖乖的让我喂,那我怎么可能忍得住。那我不得……”

  已经熟透了的于炀小队长:“队长……别说了……”

  祁醉:“好好好,不说了不说了,我家小队长害羞了。再说下去今晚又该躲我了。嗨!每次都这样,一害羞就躲我,连躲好几天。都见过家长的关系了还脸皮薄得跟什么似的。不说了不说了,再说一会儿又该找不见人了。要你们实在想听,等小队长睡着了我再勉为其难给你们讲讲,我直播间你们都知道吧。不知道的朋友抓紧时间掏出笔记一下,警察同志们也不要害羞,都来听听。以前没听过的也没关系,我可以重头给你们讲。我和小队长啊,相识在一个北方的小网吧里,寒冬腊月大雪纷飞,我在哪儿打线下,小队长在哪儿做小网管,就是那样一小方天地,容纳了我和小队长跨越万里、源远缠绵的爱与缘分……”

  众人:………………

  3。

  主持人:“咳咳……”

  丁汉白:“小珍珠什么都好,就是太孝顺。当初让他跟我好,他顾忌这儿顾忌哪儿,怕我爸妈对他失望,怕对不起我爸妈,怕带坏我。其实我那轮得着他带坏,我带坏他还差不多。我是个什么样儿的人我爸妈还能不清楚。让他跟我走也不跟,非得留家里替我守着家业,被我爸棒打鸳鸯那会儿,可心疼死我了。要不是念着那是我亲爹……”

  丁延寿老先生血压一高:“你还有脸说……”

  丁汉白:“爸?你怎么也在这儿?唉,唉,爸,爸……”

  很遗憾,由于丁老爷子于台上再展雄风,丁老板被家中老父在众目睽睽之下进行爱的教育,场面一度难以控制。

  所以,关于丁老板的访问将暂停推后。

  4。

  看着朝气蓬勃,满面春风的贺朝,主持人悬着的心可算是放了下来。

  这小帅哥总该正常点了吧?

  主持人:“小帅哥你好,请……”

  贺朝:“之前也没说要发言,我也没个准备。”

  主持人很温柔的笑了笑:“随便说两句就好了,不用紧张。”

  许晴晴、沈捷、万达、刘存浩等人齐齐捂脸:不,他不紧张,他一点都不紧张!要不……主持人你还是跳过朝哥吧!

  贺朝:“怎么能随便说说呢?我们姜主任说了,任何小问题都要认真对待,认真审题,认真做答,一丝不苟,严丝合缝。”

  无意被cue、火冒三丈的姜主任:我是让你考试好好做题!!!

  贺朝夫斯基话锋一转:“更何况事关我家小朋友,小朋友的事,再小的问题也是大问题。我家小朋友的好,三天三夜都说不完。谢俞小朋友他嘴硬心软,你别看他平时冷冰冰的,其实比谁都好说话,比谁都热心……”

  主持人:……其实,是让你说说你对象有什么地方是你不能接受的……你跑题了帅哥……算了,行吧!你高兴就好……

  贺朝夫斯基:“我家小朋友对我和对别人是完全不一样的,各个都说我家小朋友冷,这点我可不同意啊。其实我家小朋友还是很暖和的,抱在怀里也刚刚好,撒起娇来还甜得不行。”

  谢俞妈妈/许艳梅同志:小俞儿还会撒娇?

  烧烤小王子周大雷:“你确定你说的是我那个动不动就走社会/主/义/道路一挑五的兄弟谢老板?”

  高二三班加沈捷:我没听错吧?谁撒娇?俞哥?是我知道的那个俞哥?

  贺朝夫斯基:“当然了,小朋友撒娇也和你们没什么关系。你们就不要想了,谢俞小朋友是我的,撒娇也只能对我撒,也只有我能看。有时候男朋友太可爱了也不行,太多人惦记。我都恨不得时时刻刻跟着,脑门上还得贴张纸:谢俞,我的。谁动谁死。现在的人,太能钻空子,就昨天,我就买杯奶茶的功夫,送花的都出来了。气得我……我的小朋友,那是他能惦记的吗?也不上立阳二中打听打听,你朝哥我的墙角是这么好翘的吗?……”

  谢俞小朋友:……这傻逼……

  姜主任:……还是别来打听了,我丢不起那人……

  5。

  主持人一脸麻木:“请问,各位和自己对象第一次实际性负距离接触是在什么时候。”

  严支队长跃跃欲试,主持人连忙提醒:“严队,您尽量,长话短说。”

  江停:………………要不我还是先走吧………………

  严峫思虑再三,咂咂嘴,遗憾道:“行吧,原本还想说说你们江教授费尽心思给我筹备生日礼物呢。”

  众人:……不,我们并不想听。

  严峫:“我和我家警花……就是你们江队第一次有实质性进展是在我三十岁生日。其实是前一天,但是差不离,反正过了十二点就是我生日了。三十岁第一天,那得多有意义,费了你们江教授多少心思。”

  江停:……不,我没有!

  严峫:“嗨,其实说那么多你们也不懂,江队的好,不是你们这等凡夫俗子能体会的。和最爱的人,做着世间最美好的事跨生辰……”

  无言以对的江队:“……闭嘴吧,严峫,真的。”再不闭嘴以后的日子里你就只能和你的小老婆相伴终身了。

  6。

  主持人:“那祁神您呢?”

  祁醉:“世界赛夺冠之后,小队长……”

  主持人打定了主意不让祁醉有瞎扯的机会,赶忙打断道:“请问那个时候于神多大?”

  祁醉:“十九”

  《AWM》众人:“畜生!!!”

  祁醉毫不在意:“你们就是嫉妒,我家小对长对我,那真是没得说。我这刚随口一句想吃青团,排两小时,特意跑几公里……”

  主持人:……可以了,谢谢!不用引申!

  花落再一次无语望天:“早知道就不来了。”

  soso将人往怀里带了带:“没事,快结束了。”

  7。

  主持人:“请问你和你对象第一次……”

  贺朝夫斯基乐呵呵美滋滋:“我家小朋友生日,十八岁生日。是吧小朋友。”

  谢俞无奈扶额:“……这傻逼。”

  《伪装学渣》众人:所以……我发现了什么?

  万达一脸懵:“不对呀朝哥,俞哥生日那天我们不是一起在阳台喝酒吗?”

  三秒之后,万达同学大彻大悟:“……噢!我知道了,你们后来又组局了!……怪不得第二天早上俞哥要请假。”

  众人汗

  许晴晴一脸同情:“达达,姐祝你……健康,长寿!”

  沈捷叹了口气,象征性的拍了拍万达的肩,语重心长:“不作死就不会死,真的!!!”

  万达看了看谢俞,小心脏突然嘎登一下,似乎明白了什么。

  然而,被万达同学一语惊醒的梦中人却再续辉煌,以分贝爆表的十足内力,又是一度语出惊人:“卧槽谢老板,怎么是你请假?难道不是应该大帅比起不来床吗?”

  杀手俞再度黑脸:“……周——大——雷!”

  耿直boy一转身,被自家发小那冷冰冰的眼神冻得一个激灵,突然福至心灵:“卧……卧槽,谢……谢老板你是下面的?”

  众人:……

  体委:“喂,120吗?我想问一下,光明正大打死发小算不算谋杀?如果算的话,判几年?……不是,不是我打,是我俞哥。……我没事儿,我就想问问这得判几年……不是我发小。真不是我打,我不打架……算了,我还是打110问吧!”

  廖刚、马翔等一众刑警你看看我身上的警服,我看看你身上的警服,四五十双眼睛面面相觑,目瞪狗呆。眼睁睁看着这小同学打完120打110,最后也没搞懂光明正大打死发小到底算不算谋杀。

  8。

  主持人:“咳咳,下面咱们继续刚才的问题,请问丁老板,您和您爱人第一次有实质性进展的时候,您爱人多大?”

  丁汉白:可算是到我了,但是……我的问题怎么有点不一样?……不管了,现在是我的场子!

  主持人:“丁老板?”

  丁汉白:“小珍珠十六岁。”

  众人齐齐吸了口冷气,这才是真畜生啊!

  丁老爷子再次心梗:“这混账玩样儿……”

  祁醉一脸佩服:“厉害啊兄弟。”

  丁汉白十分谦虚:“过奖过奖。”

  台上严支队长和自家媳妇一对视,立马起身掏后腰,岂料后腰空空如也。

  严支队长一懵:“我手铐呢?”

  而这边,正与祁醉闲话家常,相互讨教的丁汉白突然手腕一冰,镣铐加身。

  “你干什么?”丁老板脸色一空,半晌未曾回神。我最近没犯事吧?

  步支队长神色冷冷:“你涉/嫌/猥/亵、/诱/奸未成年人,跟我回公安局走一趟吧。”

  丁老板一懵:“我猥/亵谁了?”愣了愣,然后突然回神,小珍珠,十六岁,未成年?

  纪慎语大惊,赶忙上台:“师哥!”

  丁汉白抬手摸了摸自家小媳妇的头发,“没事的小珍珠,别担心。”然后转向步支队长,语重心长:“这位兄弟,咱可不是一个地平线上的,在我们那边没这概念。懂?”

  然而步支队长懒得懂。

  “阿花,这是建宁。”严支队长大步向前,一手拽过铐在丁汉白手上的手铐链子:“这个大色/魔应该交给我们建宁警方。”

  步支队长驴脸一拉,又把丁老板的手铐链子拽了回来:“严峫,我说了,别叫我阿花。”

  被曾家表兄弟俩拽来拽去,内心十分不爽的丁老板:“你俩听不懂人话是不是?都说了我不是你们这儿的,我们那没这条规矩。”

  台上乱哄哄一团,秦副支队悠哉悠哉抽完最后一口烟,拧灭烟头,起身正了正身上的警服,拍了拍并不存在的灰尘,拿起身侧的警帽,戴上就准备提前退场。

  突然,正与严支队长各执一词的津海步支队长目光一瞟:“秦川,你个用玉米淀粉骗人的孙子,你给我站住。”

  ……

  “还耿耿于怀呢?”秦副支队长一边躲,一边苦口婆心的劝:“这都过去一年多了,都说天下公/安是一家,你听哥一句,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人生还长,咱得向前看。”

  见步重华和秦川你追我躲,老鹰捉小鸡似的在人群里穿过来追过去,吴雩刚想上前帮忙就被江停拉了过来:“别过去,钏里钏气的,小心传染。”

  “哦”津海五桥分局副支队长小吴同志很乖巧的点了点头,随后又看了看四周,小声问道:“停停,听说你们最近搞了个建宁公/安男团选举,你排第几?”

  江停:“我不在里面。”

  津海五桥分局副支队长小吴同志大吃了一惊,眼睛瞪得老大:“你们局里帅哥很多吗?连你都排不上号?”

  江停云淡风轻:“我前身属于恭州,现在挂的是警院的名,不在选举范围之内。”

  “哦”吴雩点点头,这倒也说得通。“那严峫呢?”

  一说起这个江停就气得牙疼,“四十三”。

  “多少?”吴副支队长很认真的数了数:“五十个人,排四十三名,那严峫岂不是倒数第八?”

  “什么倒数第八?严峫又考什么不及格了?”年老貌美的曾翠翠女士刚挤到儿媳妇侄儿媳妇身边就没头没尾的听了这么一句,当即撸起袖子就要生穿人群揍儿子:“这丢人现眼的败家玩意儿,生他我还不如生块叉烧。”

  ……

  看看旁边乌泱泱的一片人,再看看正处人群中央跟自家表弟一起老鹰抓小鸡的严峫,吴队和江队当即放下心来。

  随即又捡起了刚才的话题:“那第一是谁?”

  说起这个江停就浑身不爽:“钏里钏气那个。”

  你说这秦川他有什么好的?整一个斯文败类。

  严峫怎么可能输给他!

  这些女干警,一点也不公平公正。

  然而,江队不知道的是,凭借着严支队长动不动就新人搬尸,女人当男人使的直男式铁石心肠。一众女干警们是真心欢喜不起来……

  9。

  经过一场激烈的混战及一众人的劝解保证之后,丁汉白丁老板暂时在曾家兄弟手里获得了保释。

  然而,秦副支队长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虽然在你追我赶了几个小时之后,秦副支队长获得了短暂的休战,但津海步支队长不死不休的决心还是不可小觑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AWM绝地求生同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AWM绝地求生同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