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独行
万元年2020-05-07 18:573,333

  从飞鱼城去丰原山脉,需要先进入丰原镇,在丰原镇购买一副丰原山脉的地图,购买一些补给后,再进山才是最为稳妥的方式。

  师徒两人进入丰原镇,做好所有准备工作便马不停蹄的上山了。

  丰原山脉绵延数千里,南起东苑飞鱼城,北至白林万雪谷,中间还延伸出两条支脉,巨大的占地面积,不同的气候环境,生存着无数生灵。

  进入这条山脉需要先找到入口,主脉的两端和支脉的尽头一共四个,另外还有五个分布在其它地区。

  当然,也不是说不走入口就进不去山脉,只是相对于实力不足的人来说,从入口处进入,存活率更高一些。

  高风险意味着高回报,每天都有艺高人胆大的人从人迹罕至的地方入山,经过一番探索采集,带出不少高价值资源,但更多的是永远留在了山上。

  从丰原镇入山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两人一路前行,深入山脉,但依然能时不时地见到其他的冒险者和佣兵。

  这里只是属于外围,资源早就被前人搜刮得百不存一了。

  待到入夜,大概保持着半个小时的频率,他们都会看到一抹淡黄色的火光在视线中出现,它的周围会围坐着佣兵,或是冒险家,亦或是两者都有。

  夜间在山里赶路并不安全,虽然外围的这片区域早就被人们扫荡一空,已经没有猛兽存活,但细小的毒虫依然会给人们带来麻烦,甚至是生命。

  因此叶择理找到一处山石旁,燃起驱虫香后,两人今晚便在这里休息了。

  山间入夜之后便逐渐转凉,幸亏夏醒如今的实力足以应付一般的寒冷,他只需要运转生气就能抵御这山林间的寒意,不然的话,他们也得升起篝火才行。

  当然,也是因为夏醒实力足够了,叶择理才会带他来到这里历练。

  夏醒对自己的实力没有一个十足的了解,叶择理却了解。

  夏醒早在半个多月前就可以做到释放刀气了,按照这个标准,罗奎那种只能依靠生气来加强自身基础实力的菜鸟,夏醒可以一个打十个。

  前提是拥有一定的实战经验。

  叶择理要做的就是让夏醒尽早拥有实战经验,慢慢独当一面自己出去做任务提升自己。

  一直留在身边虽然安全,但没法出去赚钱,修炼是要耗费资源的,没钱哪来的资源。

  来丰原山脉,要资源有资源,要实战有实战,是历练夏醒的不二之选。

  师徒两人坐在黑漆漆的夜幕下,各自慢慢吸纳着生气,偶尔吞食一粒药丸强健身体机能。

  药丸名叫生气丸,是一种名叫生气草的草药混合其它药材配制而成,它在被人吞服过后再吸纳生气会缓慢地提升身体机能,让身体能容纳更多的生气。

  而这种药丸共分为三个档次,分别是适合新手菜鸟吸纳生气速度的弱效生气丸,适合夏醒这个阶段的正常效果的生气丸和叶择理这种高手的强效生气丸。

  它们的差别无非是药效强弱的问题,品质越高的药丸药效越强,服用者在药效生效的这段时间吸纳足够的生气就能做到不浪费药效,所以实力不足的人,用超出自己实力范围的生气丸,纯粹是浪费。

  神炼者们修炼一途中,最离不开的就是生气丸,只要你还想拥有更强的实力,生气丸绝不能断,否则只依靠吸纳生气来锤炼身体,而这只在修炼前期有用,中后期只能保证实力不倒退而已。

  这里还得说一句,强健身体机能只是让身体能储存更多生气而已,与有没有强健的肌肉无关。

  一夜过去,天色慢慢亮了起来。

  负责守后半夜的叶择理叫醒没睡饱的夏醒,在夏醒睡眼惺忪中一起吃了些干粮和水就再度启程了。

  经过小半天的赶路,遇见人的频率明显降低了,而且都是单人行动的占多,防备之心也更明显。

  “人慢慢少了,只要动作够快,杀了人,摸完尸就跑,又有谁知道是谁做的呢。”

  叶择理蹲在地上,手里拿着一柄小刀挥动在面前的燥子身上。

  他正在教导夏醒在野外如何去除燥子的毛皮,突然一个大胡子男人接近了过来,又被叶择理一个眼神惊走后,叶择理在清理燥子时的教导空隙中对夏醒说道。

  夏醒轻嗯一声,视线从消失的男人处收回,专注地看着叶择理如何剥下燥子的毛皮。

  燥子是一种脾气暴躁的杂食性动物,圆头无脖,腿短身长无尾。虽然它们很弱,但经常主动攻击人类,它们的体型比成年兔子还小一点,毛色呈棕色。

  因为蠢萌的性格和微弱的破坏力,有些贵族,尤其是贵族中的少女会饲养它们当做宠物,当然,要先拔掉它们的牙齿。

  在野外光吃干粮当然不行,肉类营养最好不要少,在外围已经极少见到燥子这种食物,能在这里碰到一只也是运气。

  很快燥子都被处理好,叶择理削了两根树枝撑开燥子的肚皮再插上两支长棍,凑近火堆慢慢炙烤着。

  “大多数动物都不会运用生气,但也有少量的动物学会运用生气,强大的甚至能与半神一战。”

  叶择理边烤边说道:“但所有会运用生气的动物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会食用生气草。而不会运用生气的动物则不会吃。”

  夏醒点头,问道:“所以这意味着走在半路上很可能突然出现这种动物袭击我们?”

  叶择理摇头说道:“错了,绝大多数会吃生气草的动物都会尽量避开和人类接触,更不会主动袭击人类,除非人类已经攻击过它了。与其担心它们,不如小心你的同类。”

  夏醒点点头,又疑惑问道:“它们会主动避开人类?为什么?”

  叶则理知无不言,答道:“它们和我们人类不同,人类只能通过观察人的肢体动作的表现来判断这个人是否有修炼神炼之术,而且也难以观察出这个人到底处于什么样的实力。

  “但它们不同,它们可以生气的敏锐嗅觉十分强大,能够分辨出人类的实力,并且能认知出自己是否能与其对敌。

  “因为兽类吸纳生气速度很慢,实力增长也慢,所以它们的绝大多数的实力并不高,当它们遇见神炼者时,会选择避战的方式避免战斗,保存自身。”

  夏醒默默点头。

  叶则理给手里的燥子翻了个面后,又接着说道:“到了这片地区,人慢慢变少,开始逐渐出现一些打着歪脑筋的人,而这些人的实力普遍较高,作为你的对手很合适。下午你一个人深入山脉,我跟在你后面。”

  夏醒深吸口气,应道:“是,师傅。”

  燥子逐渐烤好,叶则理仔细地撒上一层细盐,分了夏醒一半。

  吃完后,熄灭火堆,跟着前脚刚走的夏醒离去。

  夏醒以正常的速度在山林中行走着,眼睛细细地扫视着山林中的一切。

  偶尔看到眼熟的药草,还会拿出百草屋进行对比 ,以此验证自己是否认错。

  在这一过程中,他始终没有放下心中警惕,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不给谋财甚至害命者们一点偷袭的机会。

  路上两次遇见其他人,分别默契地保持距离,随后慢慢消失在对方的视野中。

  一下午过去,太阳也慢慢落入远方的山林之下,天色逐渐暗了下来。

  夏醒停在一棵枝干繁多的大树下,运用生气,手脚并用在大树的躯干上借力,如同壁虎一般飞快地爬了上去。

  今晚,这里就是他的栖息地了。

  叶则理告诉过他,随着人变少,晚上赶路最为危险。朦胧的月光被茂密的树冠遮挡,只有寥寥几束月光透过叶子间的空隙抛洒下来,落在地面上,能视度低的可怜。

  若是袭击者隐藏在暗处,找到机会突然杀出,被袭者多数难以反应。

  因此藏身某处就好,在幽暗环境下,只要你不动,别人很难发现你。

  而那些劫财害命者们也怕被同类人袭击,因此他们到了晚上也是不会到处走动的。

  因此,到了夜间,这片人迹稀少的地域反而更安全。

  靠坐在粗壮的树干上,夏醒吃了些干粮和水,又吞下一粒生气丸,吸纳生气修炼着。

  等到生气丸的药效逐渐消失,他从背包取出一件外衣穿上,浅浅地进入睡眠。

  生气御寒需要在人清醒的情况下才能运转,所以睡觉的话还是需要多加一件衣裳。而到了半神,或是接近半神的强者即使在睡眠之中,也能无意识地运转生气御寒。

  一夜过去,天还未亮,夏醒便已经开始修炼了。

  等到天色彻底明亮起来,生气丸的药效也差不多消失了。

  又吃了些干粮和水,下了树,解决了生理问题,便继续朝着山脉深入走去。

  没走两里地,他陡然发现前方的一块大石头旁,趴着一具尸体。

  停下脚步,细细地观察了一阵,只能看到那片环境有过打斗痕迹,并没有其他人影。

  他抬起脚,慢慢走到尸体旁。

  看体型这是一具男尸,尸体身下的血液浸入土里,早已干涸,留下暗红色的痕迹。

  夏醒无声站了一小会儿,没有好心地选择为其埋葬入土,而是转身离去。

  进入山脉深处的人,想必早已做好可能暴尸荒野的心理准备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半神之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半神之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