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黑暗总在夜里褪色
千狐雨楠2020-05-01 22:182,457

  “……所谓黑暗,也只在黑夜中悄悄凋零”冰冷的左手掐着比起手更温暖的笔,在日记上写完最后一句话,女孩用再熟悉不过的手法合上笔记本,放到桌旁的抽屉中锁了起来。

  她的周身被书柜和满地的纸团填满,镂空的书窗传递着月亮清冷的光辉,女孩趴在书桌上,低声抽泣,月光的清辉像被人扯下得团线一般包裹着她,串联着从她身上溢出的寒冷。

  这是个很大的书阁,四周的墙壁都被不计其数的书本替代着,墙壁上除了那张积攒着灰尘的老旧的时钟也只剩下那张色调沉重、看起来有些许破旧的壁画,画上空无一人的楼阁线笔凌乱,很明显画这画得人内心纷杂,渲染的色调透出一股阴翳,书柜上累积着厚厚的尘土,人的手指随时可能在书柜上留下明显的痕迹。

  时钟走得倒非安静,整间屋子除了女孩的抽泣没有任何声响,偶尔传来书阁外晚归人的车轮与路面摩擦的声音和几声远近难计的狗吠,八月天气这间楼阁却十分的冷,像是开着空调一般冷的刻意。

  时钟一点点走过,女孩在书桌上趴了几乎快一个小时,若不是不曾断绝的抽泣声,真的给人她早已进入梦乡的错觉。书房外传来轻浅的脚步声,女孩很铭锐的止住声音,坐了起来。她闭着眼,坐着十分笔直。

  月光洒在她的脸颊上,这是一张干净清冷的脸,像不食人间烟火的画中人一般瘦弱又肤如凝脂,眉眼深深处总像揣度着无数的心事,她的脸上没有任何可以让人猜测她情绪的痕迹,她像一幅摊开的山水画,透着渲染推开的美也散发着不知从何处起的冷意。

  门口传来轻轻的敲门声,声音很轻,像怕吓到别人一般透露着敲门人的胆怯。女孩听到声音慢慢睁开眼睛,她的眼睛像极了周围隐在月光背后的黑暗,乌黑的眼眸仿佛能够自动吸纳无止境的黑暗,眼白像寒冬天气凝结的万丈寒冰透着令人瑟瑟发抖的寒冷。

  女孩起身擦了擦眼角的泪,慢慢走到门前,轻轻叹了一口气,然后打开了门。站在门口的是与她年龄相仿的花季少女,穿着睡衣披散着头发,光线十分暗,但借着微弱月光依然能看清楚这个女孩的脸,大概幼时被上帝吻过,又或者前世是徜徉九天的仙女,所以纵是黑暗这张脸依然美得难以文字化,仿佛是人为的独家定制一般,长在世人的审美上万里挑一。

  她微微笑着,像含苞而放的花朵,轻声说道:“诗薇,你总是偷偷来这里。”

  诗薇脸上没有任何波澜,甚至没有哭过的痕迹,她只是像一个没有感情的机器一样说道:“我睡不着,回去吧!”

  “诗薇……”她欲言又止,思考了一会说到:“算了,我还是在这儿陪你吧,我不进去就在门口。”

  诗薇没有说话只是用手比了个二,虽然她的脸上依然没有任何表情但她的眼神却有了几分温柔。

  “姐,我就知道你还是舍不得我,刚刚我还以为你让我一个人回去呢,原来是我们俩一起回去呀!”她边说边用手去拉诗薇,诗薇却退后几步躲开了。诗涵仿佛早已习惯诗薇的这种后退,没有在意。

  诗薇熟练的关上门,慢慢向书阁的楼梯口走去,还不紧不慢的说到:“诗涵。”

  呆在原地的诗涵听到后立马跑向前去,还兴奋地回答说到:“来了来了”。虽然她的脸上像盛放的花朵沐浴阳光一般灿烂,但她眼神中隐隐藏着一种担忧和怜惜。

  诗薇和诗涵一起走下书阁的木梯,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灯火通明,住在嘉澍市中心的高档小区中的人是很难真正深入黑夜的,在一个个灯光堆砌的黑夜里,所谓的黑暗也早已成为星光滴落凡尘的载体,但诗薇却是被光明和星辰遗忘的黑暗,躲在空无一人的地方细味着无人问津的忧伤。诗薇之于世人就像这个书阁之于此处尽显格格不入。

  书阁旁边就是诗薇和诗涵真正的家,一个与她们年纪相差不多的少年倚着门框抱着双手站着,好像陷入沉思,但难掩眉宇透露着的几分英气。

  诗涵看到后,问到:“俊絜,你怎么还没有睡?”,俊絜并没有任何反应。

  诗涵走上前去,拉了拉俊絜的衣角,说到:“哥,你怎么还不睡呀?”

  俊絜嘴角微微一笑,转过头看着诗涵,说到:“知道叫哥了。别以为我刚刚没有听到你直呼我名字,李诗涵,我可是比你大两岁呐”,边说边瞪着诗涵,但眼睛却满满皆是温柔。

  诗涵笑了笑,说到:“哎呀,是呢,我咋记得王某某不让我叫他哥,说那样他就不好混了呀,果然是小人一言呀”,诗涵挑逗着眉眼,挑衅着俊絜。

  “那还不是因为你的那些追求者,总让我代收什么信和礼物,你不知道有多烦人,早知道我也像诗薇一样好了……”俊絜的话未说完,就被诗涵假装的咳嗽的声音打断了。诗涵朝着俊絜摇摇头,俊絜注意到后,立马改口对诗薇说:“诗薇,我不是……”。

  诗薇没有说话,只是点头示意一下走进房子。诗涵跟在后面,满是担忧,俊絜也灰溜溜的跟在后面,脸上满是歉意。

  诗薇像一碗被端平的水,脸上没有任何波澜,慢慢走上楼梯,突然眼神低了一下,说到:“姑姑,抱歉,睡吧!”

  诗涵和俊絜听到这句话都待在原地看着诗薇,诗薇走进房间后,一个脸上满是惆怅的女子从房中走出,看向诗薇的房门口,脸颊上滑落几滴泪珠。

  诗涵见状走上楼梯说到:“姑姑,没事,我会照顾好姐姐的。”诗涵安慰的抓住姑姑的手,姑姑露出欣慰的笑容,说到:“还好有你,这么多年,诗薇总是如此。”

  俊絜说到:“妈,慢慢都会好起来的,很晚了你早点去睡吧,明天不是还要去上班吗,再说了,舅舅……”俊絜下意识的没有说下去。

  诗涵回到房间里,发现诗薇蜷缩在床上,房间里没有开灯,像一幕澄澈干净的黑暗。隐于其中是诗薇的习惯。诗涵慢慢走了过去,抱住诗薇,她感觉到诗薇身上很烫,但她像往常一样知道,她不能替诗薇做什么只能红着眼眶。

  “姐姐,会好的,一定会的!”诗涵轻声说到。

  --------------------------------------------------------------------------------------------------------------------------------------------------

  作家的话

  想要慢一点,想要再斟酌一点,想要不辜负,因为我太懂她和他,还有且将秃笔长相守之心从未改变,我还是千狐雨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路灯下守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路灯下守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