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所谓师长
千狐雨楠2020-05-01 22:025,816

  浅希中学的早晨是被学霸们专心致志的背书声填满的,诗涵来到教室,过半的同学都在教室捧着书本背诵,诗涵留意了一下诗薇座位所在的角落,却没有看到诗薇的身影,她自言自语说了一句“难道她还没来?”

  诗涵垂头丧气的来到自己的位置前,发现桌面上放着一封信和一份三明治,诗涵瞥了一眼,然后拿起三明治和信,走向后排黄亿航的位置,将信和三明治放在桌上,留了句“别送了”就转身离开。

  趴在桌上睡觉的黄忆航闻声抬头却只看到诗涵的背影,他默默地叹了口气,然后把信塞进桌仓,三明治递给了自己的同桌,继续趴在桌上睡了起来。在浅希中学里,喜欢诗涵的人真不算少,只是诗涵一向没有任何回应而且有诗薇在身边,诗薇的冷酷也让那些宠宠欲动的少年们收敛许多。

  诗涵刚放下书包,诗薇就从后门中进来,她走得很慢,低着头,头发略显毛躁还有点潮湿,诗涵回头看到这样的诗薇,立即明白诗薇经历了什么,心一下揪了起来,她迅速的跑到诗薇面前,没等她说什么,诗薇就先丢给她一句“没事”,然后趴在了桌子上。诗涵用手整了整诗薇的被手抓乱的头发,忍住眼中的泪,摸了摸诗薇的手,依然很烫,但还好没有失常。她不安的回到自己的位置,时不时担忧的回头看看诗薇。

  窗外的天气慢慢变亮,对于高中生来说最苦的一段黑夜与黎明,但也是也是往后的难得。在很多人酣于梦境时,他们早已背起越来越重的书包一股脑的扎进做烂的习题和名次的冲刺中。上帝在这群少年最美好的年纪往往给她们余生难以忘记的教训,除此以外,给诗薇的还有难以言说的痛苦。

  教室着充斥间减数分裂的规律、名家名言还有最新的考试重点,没有出现在这些少年口中的并不是不会有用的知识而只是所谓不会考到的不重要而已。每个人就像是上天的宠儿陶醉在自己所被迫痴迷的背诵中,教室里有点聒噪。诗薇趴在桌子上,听着这些声音想起无数自己捧起书本的深夜,年少的她曾一遍遍望向窗外嬉戏打闹的孩童,但周身包裹她的只有暗淡无光的房屋和冰冷的书本。诗薇有点出神,分不太清过去与现在。突然一声清脆的“咚咚”的敲桌声打乱了她的思绪。

  她朦胧着双眼,慢慢抬起头,几根调皮的秀发的挡住诗薇的视线,诗薇冷冷的用手扫去杂乱的头发,这才看清眼前的那个无比丑陋的嘴脸,他的手还作敲击状放在诗薇的桌面上。诗薇冷冷的看着,男子不经意的打了一个哆嗦,尴尬的用手推了推眼镜,然后强压下的眼角的贼意,强装严肃的说到:“李诗薇,跟我来一下办公室。”然后背着手摇摇摆摆的离开了。

  诗薇知道没什么好事在等待着自己,但她也必须要去面对。刚走出教室门,就被跟上来的诗涵拦住“诗薇,他又找你去办公室。”

  诗薇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姐姐,上次他找你就逼你参加考试,这次指不定有什么坏心思呢,你别去了。”

  诗薇自然知道这个人没有安什么好心,身为师长的他眼睛永远长在职称和评分还有那些长得水灵的女同学身上,所有同学都知道,但从未有人指责,因为他是老师,还有无数同学借机奉承只为了那些少得可怜却尤为重要的平时分。诗薇没有听诗涵的话,只是让诗涵放心,还是去了。

  办公室里只有诗薇和张老师两个人,广播中播着眼保健操的音乐,有点吵闹但给这样恶心的氛围添加很多难得趣味。

  “李诗薇同学,上次你在晨鸣教授的测试上大放异彩,老师真是十分欣赏你啊,从来没有见过像你这样优秀的学生,听说你数学思维十分优秀啊。果然是后生可畏。”他喝了一口水。

  诗薇板着脸,什么都没说,她只是知道夸自己并不是他的目的,毕竟班级同学对自己的看法很大程度上都是他的手在后面推动。

  “是这样的,昨晚校长给我打电话说高三一班的叶致珩同学退学出国了,你也知道的呀,叶致珩一直是学校重点培养的市状元啊,这一下他走了,状元自然还能找更为优秀的人选,只是马上要举办的全国中学生数理大赛没了人选,校长的意思是想让你顶替叶致珩去参加,特此通知一下你”他逃避着诗薇的眼神,神色有点不安。

  诗薇内心冷笑道:校长?校长知道我没办法参加大型比赛,更何况是去天气炎热的麓圳市参加,只怕是你为了自己的声誉替我自荐吧,果然卑鄙。

  看着诗薇并没有反应,他升高了音量:“时间是下周,你这么聪明也不用准备什么吧。我看到时候去就行了,就这样,你知道一下,现在回去吧。”他指指门口,示意诗薇离开,诗薇假装没有看到。

  “我不会去的,别费心机了。”诗薇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我可是老师,我让你去你就得去,更何况是校长的命令。”

  诗薇瞪大双眼,两个手掌背在后背不断摩擦着。“别拿校长压我,校长不是你,不会算计自己的学生。”

  “算计,老师这是为你好,你却认为是算计?”

  诗薇本想不计较,但内心这些天来的火气始终难以压制住,她冷笑到:“为我好?冠冕堂皇,老师的行业还真是扩招了”

  “你什么意思?”

  “身为师长,你什么都考虑到了,你的职称,你的评分,班级排名,班级名誉,一切的一切利益,你都未曾放过。难道你学生的身体状况就不值得你在乎一下吗?当你第一次利用同学逼我参加考试时,你就不会在乎若我不能提前完成试卷,熬不过两个小时我很可能会躺在考场,再也没有办法站起来。你也不会在乎这次长达四个小时竞赛一轮一轮下来我会不会安然无恙,我没有办法长时间进行高量运算,你不会在乎?你的眼中只看到的是我很有可能会替你拿冠军回来,拿了冠军身为班主任的你自然光芒万丈,一炮而红。为我好?真是可笑”诗薇第一次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大声喊着,任凭情绪失控。

  “你不要污蔑我,哪有那么严重啊!获得奖项不是对你好吗?”

  “哼,你敢说你没有故意给同学透露我拖了班级成绩的信息,没有示意同学打压我,以前你看不惯我想赶走我,后来因为我的我解出那道题又捧起我,前恭后倨令人作呕。”诗薇大声喘气,不断咳嗽着,沙哑的嗓音大声喊着。

  “我……我……”他明显有点尴尬。

  诗薇掐了掐嗓子,咳了一声,她的身体像绷紧的弦,仿佛随时就会断,她微微躬下身体,紧蹙着双眉,面容十分痛苦,她努力的压制着自己的情绪。她不想在与这个人纠缠,就想离开,刚转身到办公室门口,就听到他说:“你不想呆在浅希了吗?”

  “你太看得起自己,你以为我会在乎区区的平时成绩吗?”

  “是,你自然不需要平时成绩,但你妹妹李诗涵呢,你是天才,可李诗涵不是,她的成绩不用多说吧,几乎是倒数。”

  李诗薇停下脚步,转身恶狠狠的瞪着眼前的这个人,但他却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泯了一口茶,然后淡定的说:“怎么样,要不要考虑考虑?”

  诗薇眼神被莫名的怒火充满着,但她却出奇的淡定。捏紧的双手松了下来,她太清楚眼前这个龌龊的人,能用这样的手段来逼迫自己的人竟是所谓的师长,有点可笑。她也很清楚,这些年诗涵总是跟在自己身后,学业几乎没怎么用心,中考能靠近浅希已是十分幸运,浅希的末位强制留级的制度很残酷,稍有不慎诗涵就会被留级。诗薇没有跳级就是为了诗涵,但是诗涵她已经不能去赌。

  每个人都有软肋,对于诗薇而言,诗涵是唯一的弱点。

  她暗暗地叹了口气,无奈的说了句:“报名方式。”

  “放心,我会帮你报名的。”男子得意的说。

  诗薇加快脚步离开了这个令人作呕的空间,刚出门,身体就瘫了下来,远处来找诗薇的诗涵看到诗薇如此模样,立马跑了过来扶起诗薇。很长一段时间内,诗薇几乎没有意识,诗涵感觉到诗薇的体温出奇的高,她虽然不知道张老师说了什么,但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她想问问诗薇,但诗薇没什么精神的模样,诗涵也实在问不出什么。

  整个早晨,诗薇都是趴在桌子上度过的,没什么精神,快中午的时候,才清醒过来。诗涵想带诗薇出去走走,就借着自己饿的由头骗诗薇去食堂。

  今天天气非常炎热,本该凉爽的秋季却有着难得一见的炙热,诗涵很贴心的为诗薇撑起伞,诗薇却一副心事很重的模样,诗涵还是问到:“姐姐,他让你干什么?”

  诗薇只是摇了摇头表示没事,什么都没说。

  刚到食堂,就看到睿嘉和俊絜在挥手示意她们过来。俊絜看到诗薇有点不好意思,很贴心的为诗薇打饭,还说到:“都是你喜欢的,对不起,诗薇。”

  诗薇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俊絜知道诗薇的脾气,知道诗薇不会生气就没有再说什么。

  “对了,听说致珩出国了,你们知道了吗?”睿嘉提了一嘴。

  “知道啊,他小子昨晚半夜给我发他上飞机了,然后再问他就没信了,不过他到底去哪里了,你们知道吗?”俊絜总是不那么正经。

  大家都摇了摇头,表示不知。

  “不过,致珩学长的梦想不是去爱因顿吗?怎么突然出国了,还神秘的谁也不说,太奇怪了吧!”

  此刻的诗薇,满脑子都是一周后的数理比赛,她不知道怎样瞒过姑姑还有对自己如此关心的诗涵,对于他们的谈话一个字也没听进去。

  吃饭期间俊絜故意提到自己最近几道题不会,致珩又不在,想请诗薇看看。诗薇点了点头表示同意。睿嘉提到自己下周要去柠港参加音乐比赛,他吃饭的时候一直看着诗涵,很明显想让诗涵陪他去,而且下周刚好举行学校运动会也不上课刚好出去逛逛,诗涵知道睿嘉的意思,但自己担忧诗薇,没有同意,答应他自己会好好考虑。

  下午第一节课是体育课,全班只有诗薇一个人待在教室,她不能上体育课,阳光很热,诗薇只能拉上自己旁边的窗帘遮挡炙热的阳光,尽力不让自己身体发热。无聊的她拿出日记本写了起来:后来,我依然像一具躯壳,不知冷暖,不识其味……她抬头环顾了这个教室,墙壁上拼搏的字眼依然十分醒目,高考倒计时上的时间依然一分一秒的滚动着,但此刻的教室有说不出的安静。

  诗薇刚要提笔继续写,就被体育班委李长伟的叫声打断“李诗薇,老师叫你去上课。”从来都没有一个老师会关注李诗薇是否上课又是否认真听讲,所谓师长向来不会在乎与自己的评分无关的同学,更不会主动关心。诗薇以为自己听错了。站在门口满头大汗的李长伟又重复了一遍“你快点。别耽误我打篮球”然后转身消失在门口。

  诗薇拉开窗帘看看窗外,发现操场上班级同学都在被罚站,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还是慢慢悠悠的下楼了。

  阳光非常刺眼,暴露在阳光下的诗薇有点不安,身体有点发冷,她走到班级队伍面前,一个强壮严肃的男子大声训斥道:“你是李诗薇?怎么当学生还没有学会吗?怎么不来上体育课。”

  诗薇眼神飘忽迷离,有点看不清楚,但她依然没有任何表情也没有任何回应。

  班级队伍中有人起哄的喊道“老师,您刚来不知道,李诗薇不会说话,哦,不对,人家那是不屑于讲话。”

  老师有点被惹毛,冲喊话的同学大声训斥:“让你讲话了吗?”班里同学没有人在说什么。队伍中的诗涵看着诗薇,又抬头看了看悬在天空中的烈阳,不安涌上心头。她走上前对老师鞠了一躬,说到:“老师,李诗薇身体不好,学校特许不让她上体育课”

  老师没有发火,只是走到诗薇面前,说到:“腿不好?”

  诗薇摇了摇头。

  “那是胳膊有伤?有心脏病?”

  诗薇还是摇了摇头。

  “既然都不是,那有什么理由不上课呢,我不希望我的学生对自己不负责。上课迟到,罚跑一圈,去吧。”

  诗薇抬头看着眼前这个看似严肃实则眼中充满温柔的中年男子,这是她第一次感觉到自己被老师关注,她脸上虽然没有表露任何,但心里有点难得的温暖。

  诗涵一听诗薇要被罚跑,脸上更加不安,继续向老师解释,但老师非常固执,就像没有听到她的话一样。

  诗薇站在阳光下内心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着急,但身体开始发冷,这是体热发作的前兆。老师看到诗薇没有任何反应,走近在诗薇耳畔说:“不是别人说你不能就意味着你一定不能,没有试过的人没有放弃的权利和资格,明白吗?”

  这是第一次有人告诉她,她可以去试一试,姑姑和诗涵总是告诉自己不能,潜意识里自己也内化为不能,但她从未想过是否她有足够的资格来说这一句不能。

  “李诗薇,你可以自己跑或者让你的同学替你跑,你想怎么做?”

  “我想试一试。”诗薇眼神中有从未出现的坚定和希望。

  两点中的阳光像巨大的火球炙烤着大地,操场上空流动着热浪拥抱着如阳光般灿烂的青春。诗薇在烈阳下连站立都只觉得不稳,更何况是跑步。

  这是十七年来诗薇第一次跑步,一直以来她永远很安静,永远接受着自己的命运从未学会抵抗,这是她第一次学会不认输,但她依然还是被身体和命运打败,未能完成一圈就倒在跑道上,脸色惨白意识全无,诗涵和老师冲到她面前时,发现她的身体不停的发抖,不停的叫着“冷---冷---”,诗涵眼泪一瞬间落了下来,她伸手摸了摸诗薇的额头发现与自己温差很大,滚烫的身体让诗涵第二次有点害怕,害怕诗薇这一睡便无法苏醒。

  老师抱起诗薇只以为诗薇是正常的发烧,刚要送她去医院,就被诗涵哭喊的叫嚷声打断,诗涵哭着求老师送诗薇回家,不要去医院,她不能去医院。老师虽然不明白,但还是听了诗涵的话,送诗薇回家了。诗薇不是昏迷,她能听到外界的声音,但却没有力气睁眼,更无法对外界刺激做出反应。她的全身处在针刺的痛苦中,但她却无法呻吟,这就是她的命运。

  有时候,我们的确无法完全掌握自己的命运,但年少的光阴里,我们依然有足够的勇气与命运相抗,即便依然只能一败涂地。睁眼望向的远方,有着年少埋起的勇气和涉世未深的美丽,落入眼眸便成为最为干净的希望和明亮。

  诗薇迷糊中睁开眼,全身剧痛,自己几乎不能动。诗涵和姑姑倚在自己床边,看到诗薇醒来很是开心,诗薇轻轻的笑了笑,虚弱的说:“我不想认输”接着昏睡过去了。

  姑姑本想责怪体育老师不顾诗薇身体,但诗涵却说:姐姐不会想怪老师的,在浅希在那个班,几乎所有学生老师从未在乎过姐姐的存在,老师从不在乎姐姐是否上课,体育老师虽然让姐姐身处危险,但他却给姐姐足够的尊重,所谓师长,不是应当如此吗?

  姑姑被诗涵的解释打动,非但没有责怪体育老师,还向老师表示感谢。老师承诺诗薇身体好转时,他会来看她,也会让她继续上课,也会适度锻炼她的体能。

  ---------------------------------------------------------------------------------------------------------------------------------------------

  作家的话

  也许,年少的我们谁也不会遭受诗薇接受的苦楚,也不会如她一般聪慧,但我们依然有一往无前的孤勇和憧憬远方的信念,你会仰望路灯和远方吗?我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路灯下守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路灯下守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