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薇诗薇?
千狐雨楠2020-05-02 07:315,696

  诗薇刚回到房间,心中就像有蝼蚁在咬食一般难受,她腿下一软瘫坐在地上,刚才在酒店门口遇到张赢,张赢告诉她初赛刷去了大部分的人,浅希所剩的参赛同学只有三人,自己是其中之一,接下来张赢会带他们去参加考试,其他的同学会在另一个带队老师的带领下返回嘉澍市。诗薇虽然讨厌张赢,张赢也的确不值得自己尊敬,但这次竞赛她是想要好好参加的,但此刻虚弱的她却明显的感觉到自己无法继续参加了。

  嘉澍市内姑姑发现诗薇一天都未曾从书阁出来,上班回来后姑姑发现餐桌上的食物也并未动过,她非常担心加上今天上班的时候内心一直有一种莫名的忧心,她决定上书阁去看看,却只发现书阁内的书房被诗薇上了锁,至于诗薇很明显并不在这里。姑姑一下慌了神,匆忙跑下楼刚巧遇到俊絜放学回来,俊絜被母亲的慌乱吓了一跳,问清楚状况之后和姑姑兵分两路去寻找诗薇的下落。姑姑打电话跟诗涵确认诗薇并不在柠港之后就去小区安保处查看小区的监控,而俊絜则打算去学校找找。

  此时的诗薇待在房间里,蜷缩着身躯,看了看挂钟,慢慢伸出手扶着墙艰难的站了起来,又颤颤巍巍的走到窗边,撩开窗帘看了看窗外即将进入黑夜的麓圳市,街旁的路灯一点一点的亮了起来,那些刚刚的建筑上的五颜六色的灯慢慢登场,她有点失落,一把扔下窗帘又瘫坐在地上,她的手紧紧的抱着自己的腿,低着头的她算了算时间,想到此刻姑姑肯定已经发现自己不在了,她脑中浮现姑姑慌乱的状态有点自责,她忍不住的安慰自己:我没有办法才这样做的,对不起,对不起……

  诗薇果然还是很了解姑姑,姑姑从监控看到昨夜拉着行李箱走出小区的诗薇,心凉了一半,不过监控中出现的另一个人-----叶之于更让她揪心,她陷入深深的不安。刚走出保安处想打电话给哥哥,却发现自己的手机遗落在家中,慌张的她如同一具躯壳一般,她希望是自己想错了,那个只有自己和叶之于自己知道的秘密深深的压着自己喘不过起来,她不敢想象知道一切的哥哥会做出什么难以预料的事,但一定不值得人津津乐道。

  “妈---,妈---”走在路上的晓若陷入深思的晓若没有注意到身后奔跑着的儿子,等俊絜走近轻拍了自己一下,才回过神来。

  俊絜大喘着气,脸上流着汗,气息不平稳的说着:“妈,我刚去学校碰到校长,校长说诗薇去参加了这次在麓圳市举办的全国数理竞赛,顶替了叶致珩,校长还说是诗薇自荐的,他反复确认过,也曾亲自与薇薇谈过话。”俊絜的话断断续续的,但依然能让人捕捉到重要的信息。

  “全国数理竞赛?”姑姑一下慌了神,俊絜看着神色紧张的母亲,双手赶紧扶住母亲。

  “妈妈也不用特别担心,校长答应会联系带队老师,让诗薇停止参与,尽快与我们联系”俊絜扶着晓若慢慢走向家“对了,要不找舅舅,舅舅找个人肯定会更加容易。”

  “诗涵已经告诉你舅舅了”。晓若焦急的说到。

  于此同时诗涵与父亲也很焦急的打听诗薇的下落,但诗薇没有带手机,霄楠只能发动在麓圳市的公司负责人,让他派人先与诗薇取得联系。

  此刻的诗薇依然蜷缩在房间,守着空无一人的房间和无人问津的痛苦,突然响起敲门声,诗薇无力去应付但敲门声却愈发着急。诗薇只能颤颤巍巍的起身去开门,敲门人居然是张赢。

  张赢一看到诗薇就大声骂道:“李诗薇,你跟我玩阴的,校长打电话说你姑姑并不知道你来参加竞赛,让你立即回去,你不是答应过我吗?竟然不守信用。”

  诗薇脸色憔悴,散落的头发有点毛躁,双手紧紧的扶着门框,瞟了张赢一眼,不屑地说到:“我若不守信用,就不会在这。”

  诗薇不屑的神情激起了张赢的怒火,张赢挥起手打了诗薇一个耳光,虚弱的诗薇一下瘫在地上,诗薇虚弱极了,抖动的双手狠狠的抓着地板,她已经没有力气支撑自己讲话和反应,她眼神有点飘忽,眼前一片白,挨打的那边脸和耳朵发着剧痛,耳朵不断有嗡嗡的响声传来。

  张赢呆呆的站在门口,没有注意到两个人朝自己走来。酒店大堂经理带着一个衣装革履的男子出现在门口,男子一看到诗薇这幅模样脸上满是怜惜和愤怒,立马蹲了下来,看着虚弱的诗薇,满是不忍的说到:“诗薇,你没事吧!”然后一把抱起诗薇,放到了房间的床上,诗薇立马无力的闭上了双眼,男子细心的为诗薇盖上被子。然后转头盯着门口,满眼是愤怒。

  男子看着诗薇入睡,走出诗薇卧室,关上房间门,是时候算账了。

  “带队老师是吗?”男子整了整衣服,不屑的看着张赢。张赢疑惑的看着眼前这个年过半百的男子,他虽然看起来年纪并不小,但衣装革履的模样足可见并不是平常人,他疑惑的问到:“你是谁?不会是李诗薇的父亲吧,我可听说李诗薇没有父亲,从小跟姑姑一起长大。”

  “你没必要知道我是谁,你只需要知道你的确不配为人师”男子神色凝重“走吧,我不是很希望这里的空气不干净,请出去吧。”男子转头向张赢旁的大堂经理示意,大堂经理立即摆出请的手势,张赢只能返回,但内心的怒气并没有消减半分。从大堂经理的描述中得知,那个人叫王起闵,是这家酒店的负责人,也是鼎峰浩洋在麓圳市的公司负责人,但从未听说他有女儿,因为传闻他一直没有结婚,所以他与诗薇的关系也无从猜测。

  深夜,诗薇醒了过来,刚一睁眼就被周围刺眼的灯光照眼睛迷离,她艰难的抬起手揉了揉眼睛,感觉耳朵有一点痒,手刚触到耳朵就感到一片潮湿,诗薇缩回手才看到手上的血迹,她立即反应过来,拿起床头柜上的纸擦去耳朵中流出的血迹,神色十分镇定,像见惯了这种场面一样。

  诗薇瘫坐在床上,过了一会感觉力气有点恢复,这才下了床,刚打开房门就看到沙发上坐着的那个熟悉的人影。

  “王叔?”

  打着盹的男子被诗薇的叫声惊醒,看到诗薇立马走到诗薇面前,本想扶起诗薇,但却被诗薇躲开了,男子有点尴尬的说到:“霄楠让我来看看你怎么样,你怎么不打一声招呼就跑到这里,还跟着那样的一名老师”

  诗薇什么都没说,只是慢慢走到沙发边,坐了下来,桌面上放着诗薇这几天计算过数论的杂乱的纸张,还有很多飘到了地板上。

  “诗薇啊,王叔是看着你长大的,叔叔知道你与别人不同,可你不能逆来顺受呀,这种人就该被撤职,怎么能呆在浅希中学教坏国家的栋梁之才呢。”王叔十分愤怒。

  “王叔!”诗薇压着声音喊道。她知道王叔说的意思,但她从不屑于依赖,更何况是依赖那个人。

  “好好,我不跟晓若和霄楠说,反正恶有恶报,他肯定无法长久……”还未说完,就被诗薇打断“王叔你回去休息吧,我真的很累了”,其实此刻的诗薇是有点听不清楚王叔说的话,耳朵不停地发着刺痛的轰鸣声。

  王叔看着诗薇,他清楚诗薇的脾气,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叮嘱着诗薇早点休息,然后就要离开,却又听到诗薇冷冷的声音“告诉他和姑姑,还有诗涵,我没事。”王叔闻声看了诗薇一眼,诗薇垂着头,散落的长发和苍白的脸像恐怖片的贞子一般,让人恐惧,但他却不能走上前去问问什么,从小诗薇就是这种模样,霄楠七年未归的时候,打工为生的自己总是去照看诗薇,自然发现诗薇的不同寻常。

  王叔虽然不安,但也还是离开了,只是离开酒店前,派了几个便衣保镖暗中跟着诗薇,也叮嘱酒店的员工要好好照顾诗薇。

  王叔虽然把话带给了霄楠和晓若,但霄楠还是打算明天早上与诗涵飞到麓圳市,只有晓若在霄楠的劝说下,答应呆在家中等消息。

  诗薇耳中不断发出轰鸣声,时不时有少量的血流出来,诗薇忍着疼痛,但依然发出疼痛的呻吟,整整一个夜晚,诗薇不断承受着身体的刺痛和内心的不安,这一次她没有失声所以难以忍受的她不停地发出惨痛的呻吟,在空无一人的房间里回荡着。耳朵的疼痛让她不停地想她是不是会失聪?

  第二天早晨所有通过初赛的同学都被带队老师带到了继临中学的门口,据说会有专门的的车来接他们去第二次爱因顿首利大学参加第二轮的选拔考试。诗薇耳朵依然发着剧痛,身边人的声音听的也不是很清楚,她手中捏着一包纸,当感到异常时自己就会拿出纸来擦去耳朵的泪,天气非常阴沉,但这种天气中诗薇却不必担忧自己的体温,添了几分安心。

  继临中学远离市区,算不上繁花周边没有很多的杂人,诗薇倚在门口的路灯杆上,默默地低着头。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张赢十分安分,诗薇偶尔注意到他时他也在躲避着诗薇的目光。

  在继临中学的门口等了一会儿,一辆大客车就停在她们面前,诗薇身体虚弱,加上最近的事情叠加起来更是无力,她尽快上车找了一个边远的地方坐了下来,将书包放在旁边的椅子上,然后就靠着车窗昏睡过去了,不知道过了多久,这段时间诗薇没有听到任何声音,无论身边的那些同学多么聒噪,她几乎认定她已经失聪了。

  脱离诗薇认知世界的车上一片哗然,仿佛有什么特别的人出现。

  “看,那个就是谌之赫。”几个同学聚拢着头探讨着。

  “我的天呐,我居然看到谌之赫了,简直太开心了”有一个满脸花痴的女同学充满幻想的自言自语着。

  顺着车上同学目光汇聚的地方望去,那个熟悉的身影又出现了,现实中自带背景音乐的偶像剧男主——谌之赫。谌之赫背着书包,一个人低着头慢慢走着,丝毫没有注意身边,不知为何他身边却没有带队老师和同学。他手中捧着一本厚厚的笔记本,拿着一支笔不停地在手中的笔记本上戳着,他低着头似乎全身心的投入手中的笔记本上,几乎没有抬头看眼前的人和停在旁边的车,只是凭感觉穿过人群并上了车。

  他刚一上车,车上讨论他的声音就立即停了下来,每个人屏住呼吸看着他,这可是他们梦寐以求要超越的目标呀,毕竟能在各大竞赛获得第一的人并不多,再加上谌之赫从不去学校上课的故事让之赫更充满神秘。

  之赫微微抬了抬头,帅气的脸颊透着一股精英的味道,深不可测又充满忧伤的眼眸总是好像散发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信息一般,他抬眼看了看后排角落的座位,本想找个边远的位置,却刚好注意到靠着车窗,闭着眼睛的诗薇。诗薇脸色虽然苍白但在之赫心中却有很多奇怪的不忍,他向诗薇走去,看到放在座位上的书包,就清了清嗓,说到:“你好,这里有人吗?”

  “你好,这里有人吗?”诗薇安静的氛围却被这样如泉水般清澈的声音打断,诗薇突然听到这句话,也出奇的发现这种声音不再是之前的那种低沉单一的声音,耳朵虽然依然隐隐作痛,但诗薇知道她又听到了声音,不只是之赫的声音还有车厢中其他人的声音,那不再是一种声音,每个声音有独特的音色。诗薇慢慢睁开眼,呆了,这是她第一次听到五花八门的声音,她竟然能够辨识出不同的声音,她有点不知所措但她依然神奇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她也只是冷冷的转过头,看向站在自己身边的那个男孩。

  男孩脸干净帅气,有单纯的灵气,吸引诗薇的却是他的布满荆棘的双眸,散发着淡淡的无奈和浅浅的疼痛,诗薇好像又一次看到了自己,她也很快认出眼前的这个人是之前遇到过的谌之赫。诗薇有一种神奇的能力,就是心中不管有多大的起伏,改变也只表现在眼中,脸上始终像一碗被端平的水没有任何波澜,她面无表情,但手却十分迅速的拿过放在椅子上的书包放在自己腿上。

  之赫说了声谢谢就坐在诗薇旁边,毫无疑问他有着与诗薇一样的感觉,诗薇的眼眸处的冰冷他从未在身边人的眼中看到,眼中的疼痛却像极了曾经某一刻站在镜子前曾一拳打碎镜子的自己,手被划伤,但他却未感到疼痛,感觉如此雷同。

  之赫思绪被过去的这一场景带过去几秒钟,很快又恢复过来,他用余光瞥了一眼坐在自己旁边的这个女孩,不知为何他有种熟悉感,这种熟悉感不是昨日见过而是像遇到另一个自己的那种熟悉感。但之赫什么都没有说,也只是面无表情的投入眼前的这道数论运算中。

  诗薇无意间瞥到之赫的笔记本,她瞬间被这道题所吸引,又看了看之赫的运算,之赫注意到诗薇在看着自己,但却没有回头,只是像什么都没有注意到一样继续手中匆忙的运算着什么,但眸眼却流露出一种温柔。

  诗薇从书包中掏出笔记本和笔也开始算这道题,这道题不算很难,但她发现身边的男孩的思路好像并不对,她不知道她为什么要算,但她却想告诉他,这样计算下去不一定能解出来。但她没有说话,只是专注着匆匆忙忙的书写。两个人都专注于运算,并没有注意到车的发动和突然的停下。

  车的确突然停了下来,而且没过一会儿一个中年男子和一个十七八岁的非常漂亮的少女上了车,是霄楠和诗涵。车上的同学十分疑惑,都面面相觑不知道是谁,但几个同学在谈论着诗涵的美丽。

  “诗薇”诗涵看到后排角落低着头的诗薇,诗薇听到清脆的声音,抬起头,发现诗涵后眼神有点躲闪,诗涵却一眼不眨的看着诗薇。

  之赫也闻声抬头,他的注意力并不在诗涵身上,而是那个中年男子,他轻轻点头示意,霄楠也很慈和的点头回应,很明显他们相识,而且之赫看霄楠的眼神充满了尊敬。

  “我要出去”趁着之赫不注意诗薇递给之赫几张纸,然后轻声说着。

  之赫满眼疑惑,但与诗薇目光交汇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个女孩不同寻常却与自己相似,他有点笨拙和呆滞,没有反应。诗薇起身他才注意到他挡住了诗薇要出去的路,他礼貌的起身,手紧紧的攥着诗薇递给自己的纸,像捏着一份藏宝图一样。

  诗薇很冷酷的拿起自己的包和笔记本,慢慢的向诗涵走去,诗涵冲上来,一把抓住诗薇的手,很明显她在判断诗薇的体温,确认诗薇身体无恙这才安心。

  诗薇没有与霄楠打招呼,确切的是根本没有看他,只是在诗涵的搀扶下下了车,霄楠与负责的老师说明情况后,狠狠的瞪了张赢一眼。然后也下了车。

  之赫一直站着看着诗薇的背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车缓缓而动,他注意到路边的诗薇,然后无奈的低下头,坐在椅子上,翻开诗薇递过来的纸,却看到密密麻麻的运算,虽然尚未完成,但之赫很快明白诗薇的思维,他发现诗薇的思维很特别,方法的确比自己的更加节省时间,但用的方法和数据处理却是大学才会接触到的,之赫虽然看过很多大学数论的书籍,但数据处理是万万做不到诗薇一样出色,他心里不断感叹到:真聪明。

  之赫看向诗薇刚刚坐的座位,又想起看到诗薇的三个场景,微微笑了笑,然后挪了过去,看了看诗薇的运算又看向窗外,情不自禁的笑了起来,他低沉的情绪瞬间消失,就像一束光打在身上一样,他心中有一种难得的暖流。

  “诗薇”之赫念着诗薇的名字,自言自语到:“所以是叫诗薇,薇诗薇?”,之赫突然收起诗薇的草稿纸,又低下头漫无表情的计算着自己手中的那道题。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路灯下守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路灯下守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