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这么多年,受苦了
罗小煜2020-05-20 13:593,971

  这里的茶确实不错,慕大帅光喝茶就喝了三壶了。

  排单上全都写的是花名,什么牡丹吐蕊,杜鹃啼血,百合出香,她一个字都看不懂。只能看懂后面都是以几千两,几万两标价的,十万两以上的更不在少数。

  犹记得前年向朝廷征五十万两军费,给将士们裁制冬衣,朝廷拖了两年才拿出来,那年冬天大寒,活活冻死了好几万人。

  在临安这些王权贵胄的眼里,保家卫国的将士竟然比不上与这些姑娘的一夜春宵。

  秦小爷看自家娘子脸色不对,连忙把她手里的单子接了过来,调皮的挑着眉毛“娘子,是不是看不懂啊?快叫我声夫君,夫君就给你解释解释……”

  “我是看不懂,但是我认得哪个是最贵的,你不是有钱吗?就这个!”

  慕不言随手指了指单子上最贵的那一项,就像那天在合欢殿随随便便的选了这个小纨绔做自己夫君一样。

  “娘子,你确定?”秦小爷看她选的那个,意味深长的呵呵一笑。

  “最贵的勾当定是最见不得人的,你和我一起去”

  “别别别……”秦小爷连连摆手“我可没这个癖好!娘子尽兴就好”

  冷面阎罗再凶,说到底还是个姑娘家,不得不承认,她尽管装得再淡定,心里还是怕的。一是怕自己没银子付钱,二是怕见到一些不堪入目的场面。秦长生一个纨绔,反正他经常来这种地方,真要是出了什么事,大可推到他身上。

  慕大帅也不管你秦小爷有没有这个癖好,不由分说就拉着他往楼上包房里去了。

  她点完这个之后,旁边小厮还与秦小爷连连确认了好几次,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秦小爷只是微笑着点头,让他们去准备了。

  他们在房间里等的这半盏茶的功夫,慕不言就见秦长生一直冲着自己傻笑,毛骨悚然,她后悔了,方才就应该拉下脸皮,让这小混蛋逐一解释的。

  “你再笑,信不信我撕烂你的嘴啊!”听到这样的话,秦小爷才老实的合上了嘴。

  她忐忐忑忑,如坐针毡,想象过无数种接下来的场景,甚至都想到了进来的会是一群男人,但看见一个光不溜秋的小男孩被五花大绑扔进来的时候,她是真的不淡定了。

  “见……见过,相公……”

  男孩浑身青肿,没有一块好肉了,慕不言迅速解开了绳子,扯下床单就裹住了他,大冷天的,这得多冷啊。

  “这……”“滚!”

  鲜花满月楼的人对她这操作不明所以,是看了她身后秦小爷使了个眼神才撤走的。小男孩生得秀气,怯生生缩成了一团,都不敢抬头看她一眼。

  “你今年几岁?”

  “回相公的话,六岁……”

  六岁,她六岁那年正是她灭门的那一年,他才六岁啊,他还是个孩子,这帮畜牲!将士们在前方浴血疆场,保护的就是这些残害黎民百姓的混蛋吗!

  “相公,小奴伺候相公宽衣吧……”

  “不用”慕不言铁青着脸,冷冷的甩了两个字,右腕痒得厉害。

  “相公,你别赶我走,我不想去伺候老太爷,别赶我走……”男孩带着哭腔,害怕的厉害。

  “老太爷?”

  “他口中的老太爷就是张俊这个老混蛋了”秦小爷终于忍不住了,慢慢悠悠的开口“这些小孩都来路不正,不是买来的,就是拐来的,起初就是为了满足张俊那个老王八犊子。后来此风越来越甚,朝廷里很多官员都在这里养了自己的小奴隶”

  “这里地下一层就是专门来驯养这些小奴隶的,那些手段小爷我是没见过的,但想想都知道肯定是惨不忍睹啊”秦小爷一把抱起了孩子,开开心心坐到桌子前“来,饿了吧,先吃点东西”男孩看了他好久才敢怯生生的伸出手拿东西吃。

  “地下一层是吧”慕不言紧了紧袖口“我去去就来……”

  “娘子,娘子——”

  他用脚指头都能想到自家娘子是去打架的,正要追上去,见这小孩实在可怜啊,扯下了腰间的玉佩“拿着,哥哥送你个好东西”

  地下入口有人把手,但这些人又怎么会是冷面阎罗的对手,她板着脸,一路踹断腿,拧断手,如入无人之境。方才还繁花似锦,莺歌燕舞的鲜花满月楼瞬间一片狼藉,乱做一团了,桌子椅子碎了一地,慌乱的叫喊声,脚步声把楼顶都要掀翻了。

  慕大帅砸了鲜花满月楼,老板娘看见秦小爷竟然把身后要上的人都拦住了。可堂堂御史中丞,哪有那么容易让他们端了老窝。九城兵马司杀进来的时候,慕不言是懵的。

  好个御史中丞啊,把负责临安治安的九城兵马司,拿来保护自己这种见不得人的勾当。

  “娘子,官兵来了,别打了,快走……”

  秦小爷见情况不妙,拉着自家娘子就往楼上跑,大门被锁了也出不去,官兵越来越多,他们边打边退一路被追上了四楼,秦小爷推开窗子想也没想就拉着自己娘子跳了下去。

  西湖边上灯红柳绿,这两个水花并不怎么显眼。

  慕不言是不怕水的,但秋水寒凉,冰凉的感浸入全身的那一刻,像是掉进了一个冰窟窿,下腹一猛烈的疼,怎么都使不上劲了。

  秦小爷刚想扒着自己娘子大叫救命,好趁机占一发便宜,却看她直直往水里沉。

  顾不得些许带着自己娘子就上了岸。“娘子,娘子……”

  慕不言脸色惨白,浑身都在发抖,尤是下腹疼得厉害,像是有千斤重锤,此刻更是连睁开眼睛,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秦小爷看她裤子上都是鲜红的血,被吓得失了魂,瞬间解下外套裹住了她,横抱着就往自己家里冲。

  我真该死!一个姑娘家!天还这么冷,小爷我带着你跳什么湖啊!

  她也突然想到了什么。

  多年前,她为了护送一批粮草,下身泡在冰窟窿里四个时辰,自那以后,她月事就不准了,还每每都疼得下不来床。这个月发生了许多事,早就忘了还有这茬了,也只有这个时候,她才记得,自己原来还是个女人。

  她长这么大都没有被人抱过,身后像是有一座山,踏实极了。

  “娘子,裤子脏了,浑身都是湿的,会生病的,我帮你清理一下吧”他和声细语的开口,声音像春风一样吹进心间,痒痒糯糯的,慕不言脸刷得一下就红了,她到底还是个女儿身。

  温热的感觉覆上身体,就像热水浇上了一块寒冰,从四周开始融化,包裹,直到冰块中心的寒凉耐不住温热,化成了水。

  她是舒服了很多,但耳朵连着脖子根都烧得火热。

  他帮她换了一身宽大轻柔的白衣,还弄来一个暖壶捂在她的肚子上。

  慕不言从未有过这种感觉,也根本不想出手阻止,或许是因为她全身都使不上劲,又或许是因为她真的太久没有被人疼惜,照顾过了。

  “娘子,这么多年,受苦了……”

  秦长生守在床边,再无往日那番玩闹不正经了,手拂过了她眉梢那道狰狞的伤疤,温度浸入了冰冷的凹凸痕迹。

  慕不言眼眶一热,鼻头一酸,眼泪慢慢的渗了出来,湿湿热热的化过脸庞。“我曾无数次想过,像你这样的女人,哭起来会是什么样子,今日看到便后悔了”

  我哭了?我竟然哭了?

  野兽从来都可以一个人坚强,却禁不住别人嘘寒问暖,哪怕只有简简单单受苦了这三个字。

  她想起了以前,小的时候,在御湖里洗脚,伯琮哥哥一声一声夸她脚上的胎记好看,那时候天很蓝,风很轻,细雨微风,桃花满面,那时候大宋王朝的殿宇楼阁还没有这么恶心……

  她想起了战场上兵器相接,马鸣声,战鼓与呐喊,黄沙与鲜血,还有阴明湖那个男孩野狼般的眼神。

  伯琮哥哥,伯琮哥哥……

  若没有旁的一切,谁愿意活得像个男人一样,我也想像临安的女子一样涂脂抹粉,柔软似水。“伯琮哥哥……伯琮哥哥……”

  听到这个人的名字,秦长生一只手狠狠的攥紧了拳头,青筋暴起,另一只手却轻柔的擦拭着她眼角的泪。

  他还喃喃的与他说了好多话,都是些自己的好话,与赵伯琮的坏话。

  但慕不言朦朦胧胧的睡去都听不真切了。

  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天阴阴沉沉的,窗外的风把几丝细雨吹到了她的床头,下腹还是酸疼得厉害,但躺得久了,头脑有些发昏,就想起身走走,吹吹风。

  这一身轻柔的白衣,薄如蝉翼,穿在身上甚是舒服,慕不言出门寻了处廊靠坐了下来。

  细雨微风润物无声,院子里的花花草草被染得更为鲜亮了,丫头们撑着伞在院子里修剪花草,家丁们在廊上洒扫……她从未见过这样烟火气息,安静平和的早晨,从前扎眼的花花草草,家丁丫头现在看起来都顺眼多了。

  连带着布置这一切的秦长生,都没有那么讨厌了。

  说秦长生秦长生就到了,他端着一碗清粥,笑语盈盈的走来“娘子,肚子还疼吗?吃点东西吧”他一袭青衣凭栏,笑起来眼神明亮,干净清澈,就像朝阳洒下的第一缕光,洋洋洒洒。这样的早晨再配上这张清秀婉转的脸,就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

  “鲜花满月楼怎么样了?”

  “没怎么样啊”秦小爷漫不经心的说,还自顾自的把勺子往自家娘子嘴里送“他们找不到人,这种勾当也不敢明目张胆找人的,没事的……”

  “我没有残废!”慕不言接下了他手里的碗,被人喂东西吃真的太恶心了。

  她突然想起了一件紧要的事,昨晚鲜花满月楼没有砸成,张俊势必会秋后算账的,她们倒也罢了,但那个六岁的男孩,会被他整死的,已经过去一夜了,现在说不定已经……“丘山,帮我去救个人”

  “人已经在相府了”秦小爷一句话就拦住了她“我秦小爷看上的人,他们不敢动,昨晚就巴巴的送过去了”

  “你还不算太笨”“那当然!也不看看我娘子是谁”秦小爷脸皮和树皮一样厚,话接的也快。

  三句话不到慕大帅就满头黑线了,不想搭理他了,真是白瞎了这张好看的脸。御史中丞张俊,拐卖儿童,动用九城兵马司保护私产,必须得让他犯个无法翻身的死罪才行。

  “少爷,少爷……”相府管事气喘吁吁的跑进来。

  “出什么事了,叫魂啊你,没看见我在我和娘子吃早点吗?”

  “少爷,五皇子明日就要到临安了,贺礼我们还没备呢,您看我们应该准备什么?”

  “一个七岁的小孩,哄他开心还不容易吗?”秦小爷真是痛心疾首啊,什么都要他来教“把府里那些机关巧物随便送几件过去就可以了”

  五皇子,七岁的小孩?

  慕不言紧了紧袖口,站起身就往书房里走“丘山,跟我来书房”

  秦小爷看着他们的离开背影,站在原地斜着嘴一笑,干净清澈的脸渐渐淡去,阴冷无比,仰头就把自家娘子喝剩的白粥一饮而尽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岳氏孤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岳氏孤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