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秦长生,你敢利用我!
罗小煜2020-05-21 14:163,721

  五皇子失踪了,还没进临安城就被一伙贼匪劫走了,宋皇大怒,派建王限期十日找到五皇子,建王下令封闭临安,城内所有公共场所全部关停,直到找到五皇子为止。

  五皇子正是丘山带人劫的,放在了鲜花满月楼的地牢,他处理干净之后,也时刻都在留意建王府的动向,还时不时留下些线索,把建王的人往鲜花满月楼里引。

  再不出三五日,建王的人就能找过去。

  这几日天阴细雨一刻都没停过,丘山好奇的挤进临安大街的人群堆,面前的景象,让他眼睛都瞪大了一圈,自家姑爷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给人拉车!

  车上站的人是御史中丞家的表侄张书,他们家姑爷可是连建王都敢骂的人,几时能受这样的折辱。

  丘山正要去把那小王八犊子踹下来,就被秦长生吼住了“丘山!”

  秦小爷看上了张家的暖玉石,以十倍的价向他们买,钱张家也有的是,根本不稀罕,但张萧因为他进了死牢,好不容易逮到秦小爷的痛处,他们怎么可能放过他。

  张书说,只要他给他做牛做马,把车从街头拉到街尾,暖玉石就赠给他了。

  秦小爷二话没说就答应了。

  麻绳绕过秦长生肩头留下了两道深刻的血痕,更过分的是,这个张书竟然还拿着鞭子抽他,就像在抽一头牲畜!他们竟然还号召了所有人来看,看哪,这是傲娇得不可一世的秦小爷,现在正被他们张家的人踩在脚底下,为他们张家做牛做马。

  秦小爷是多傲娇的一个人,这小身板,哪里经得起这样折腾。

  他血流了一身,汗流了一地,肩上两道勒痕深可见骨,硬生生扛着嬉笑谩骂,咬着牙一言不发,从街头拉到了街尾。

  他不让丘山动,丘山也不敢走,带着人默默的跟了他一路。

  “好了”秦小爷到了目的地,面无表情的扔掉了缰绳,伸出了手“小爷我做到了,玉石给我”

  “哎呀”张书趾高气昂,满不在乎的仰着头笑了笑“秦长生,临安城里最横的就是你了,你也有今天啊,冷面阎罗要是知道她嫁了个给张家拉车的畜牲,会不会休了你啊!”

  “少废话,玉石给我……”

  “这个吗?”张书拿出秦小爷心心念念的玉石,在他面前晃了晃,毫不留情的摔了出去,还好丘山手快,侧身接在了手里。

  “姑爷”他毕恭毕敬的低头,递给了他。

  秦小爷摸了摸手里的石头,果真是触手升温的暖玉,他微微一笑,脸色一沉,眼神瞬间就凌厉得像个恶魔了。

  “张书,趁你那混蛋哥哥还没死,你真应该好好向他打听打听,我秦小爷做人,最出名的一条,就是认得了怂,也算得了帐”小爷眉头一皱,微微抬手“把他给我打得谁也认不出来,然后吊在临安城门口!”

  “没听见姑爷的话吗?动手!”丘山也是忍了很久了。

  “诺!”

  丘山的人都是军营的将士,当街侮辱他们家元帅的夫君,这不是打元帅的脸吗?怎么能忍得了!

  这小混蛋刚刚还指着秦小爷的鼻子骂他畜牲,现在自己就被揍成畜牲了。秦小爷有仇报仇,是看着他们把人吊上了城门口才回去的。

  “姑爷,张家没几天好日子过了,您想要这玉石在等几日就行了,何必……”

  “她身体不好,需要块玉石养着”秦小爷揉了揉肩膀,钻心的疼“暖玉难得,天下就此一块,张家要是被灭门,玉石落入国库,就更难得手了。”

  “可您也不能受此大辱吧,慕帅要是知道了……”

  “这事别告诉她”秦小爷冷着脸回头看他,丘山从未见过他如此正经严肃“今日临安大街那些人我会去封口的,别再给她添堵”

  他说完就往相府的方向走了,想先把这满身是血的衣服换了。丘山本来还在为他们家元帅的婚事可惜,但如今看来是自己目光短浅了,还是慕帅眼光如炬啊。

  阴阴绵绵的一连下了四五日,天终于放晴,太阳终于出来了,出来的那么慢,其间还有多次停顿,如同哽咽。

  建王很快就找到了五皇子,张俊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也都被翻到了太阳底下。

  私囚皇子,他算是彻底完了。张俊说他冤枉,宋皇也不管他冤不冤枉,一旨御令,查抄了御史中丞府,满门抄斩,一如十九年前一样。

  但赵伯琮心里总有点慌,这事发生得太突然太奇怪了。

  始作俑者慕不言这几日身体不舒服,连府门都没有出过,听见朝廷里传来的动静,很是满意。那四个人之中,唯有张俊这个御史中丞官位高些,搞定了他,其他的人就都不用这么麻烦了。

  但事情的发展偏偏不尽人意,她策划了开头,却远远没有想到结局。

  建王因私吞鲜花满月楼被杖责一百,被抬回府的时候已经没有意识了,建王府也已经闭门谢客。现在这个临安城最大的青楼已经姓秦了。

  她刚听说这件事,脑子就猛抽了一下,一身的冷汗“秦长生呢!立刻让他来见我!”

  秦小爷最近还是乖的,除了让自家娘子兑现承诺每天陪自己吃晚饭以外,其他时间都没有烦她了,几乎连面都见不到。今日自家娘子好不容易主动找自己一次,自然是满心欢喜的跑进屋。哪曾想刚进门就被恶狠狠的掐住了命运的咽喉。

  “秦长生,你敢利用我!”慕大帅盛怒之下,下手是一点情面都没有留。

  “娘子……你先放手……放手……”慕不言刚松手,秦小爷就趴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说”她脸都气白了,寒枪横在了他喉头前“别逼我杀你”

  “杀了我你就成寡妇了”秦小爷捂着脖子,给自己顺了顺气“娘子,你这是怎么了?动不动就掐人脖子,太暴力了!我哪里利用你了,发生什么事了?”

  “你想要鲜花满月楼很久了吧?建王私吞鲜花满月楼也是你设计的吧……”

  “原来是鲜花满月楼啊,小爷我还以为出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呢!”秦小爷松了口气,靠着椅子上翘着二郎腿就开始解释来龙去脉了。

  张家虽然是鲜花满月楼的幕后老板,但当官的做生意都是不能摆在明面上的,更何况张俊那个老混蛋还借着鲜花满月楼干了那么多坏事,只能委托老板娘妖月来经营。

  妖月长期混迹于各种达官贵人之间,形势看得是很清楚的,建王亲自出手,张萧秋后问斩,鲜花满月楼仅一月的流水就近千万两,她可舍不得随着张家的倒台一起倒台。早在秦小爷出狱的时候,她就看中了秦小爷这个靠山了。

  要不然,几十万两的茶叶说送就送啊,任他们砸了自己的楼也不来追究?到嘴的肥肉,他秦小爷就是个傻子也不会放过啊。

  “秦长生!你早就和鲜花满月楼牵上线了,那天晚上你还骗我去?”

  “娘子,我没骗你”秦小爷耐着性子解释道“那天晚上小爷我还没答应他们呢,就是顺便去试试他们的诚意,谁知道他们见了小爷我的玉佩就把人完完整整的送回去了,他们钱多,又诚意十足的,小爷我就算是个傻子,也不会拒绝吧”

  “那赵伯琮呢?这事和你有关吗?”

  “赵伯琮?”秦长生听见这个名字脸就沉了,冷笑一声,站了起来,认认真真的问了一句“娘子,你生气到底是因为你觉得我利用了你,还是因为他被打了啊!”

  “告诉我真相,别逼我去查,我现在还不想杀你!”慕不言此刻眸子都要冒出火了。

  这冷言冷语把秦小爷的天灵盖都要气炸了,他从来就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从那天晚上听到“伯琮哥哥”这四个字开始就一直憋着火。

  “慕不言,你能不能有点良心!我被人冤枉的时候,你为我说过一句话吗?我替你挨打的时候,让你陪我说会话你都不肯,现在他私吞鲜花满月楼,证据确凿,你还怀疑我陷害他!”

  “你敢说你和这件事情没有关系?”

  “是,没错!是我故意让妖月去接近他,给他放的诱饵,也是我派人往宫里报的信,但他如果没有生出吞并私产的心思,小爷我不也没辙吗?我秦小爷向来有仇报仇,上次那一百杖他以为那么好打吗?”

  “你这是公报私仇!”

  “公报私仇也是报仇啊……”秦小爷横着眼睛咬了咬牙,憋了好久终于憋不住了。“慕不言,你记住了,小爷我才是你夫君,你左一个赵伯琮,右一个赵伯琮,把小爷我放哪了!你要是真的那么喜欢他,那晚合欢殿之上,你干脆选他做你的夫君好了!”

  话刚落音,始料未及一耳光就甩在了脸上,震得耳朵都发麻了,他此刻眼神凶狠的就像一头野兽。

  “慕不言,你别逼我,把我逼急了,小爷我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放完这句狠话,秦小爷就怒气冲冲的走了,还嫌自己不够凶,脱下外套不管不顾的甩在了地上,还重重的踢了一下她的门。

  什么破门,踢得小爷我脚疼。

  丘山在门外站了很久,看见秦小爷抱着脚出来以后,才敢进去的,见慕帅脸色不好,也不敢多说什么话。

  “慕帅,您可能误会姑爷了,建王是真的和鲜花满月楼的老板娘接触过,毕竟这是块大肥肉,谁见了不动心……”

  “你觉得秦长生真的是个什么都不懂的草包吗?”

  “什么……”丘山蒙圈了。

  多年的军旅生活让她对潜在的威胁都格外敏感,在看到秦长生最后那个眼神的瞬间,她就从多余的情绪里拔了出来,变得分外理智。

  “去查查秦长生,他身份若无问题便罢了,如果有问题,就会是我们最大的麻烦。”

  如果张萧的事情是巧合,那这次他懂得抛出诱饵引建王上钩,可是事实。

  建王想要鲜花满月楼,宋皇会那么生气,无非是因为他想要钱私屯府兵,如果秦长生真的什么都不懂,他怎么会那么肯定作风节俭的建王会上钩?

  如果他都能想到建王要养兵,上次又怎么会不知道建王是在借秦家的手打压张家。

  还有五皇子,分明是他故意提醒我的……

  权衡各方利弊,把我们玩弄于股掌之间,如果这些都是真的,这个人扮猪吃老虎,是个人才,秦桧还真配不上当他爹。

  但他做了这么多,到底想要什么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岳氏孤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岳氏孤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