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你凭什么休我啊!
罗小煜2020-05-07 07:443,343

  就在这天黎明,湿漉漉的临安城还发生了一件大事。

  临安府衙的卷宗库突起大火,二十年来所有案件的卷宗都化成了灰烬,火烧起来的时候,半个临安城都能看见,说是看守的衙役不小心打翻了烛台。

  慕大帅今日也起得早,拉开房门一个身影就顺着门框倒在了脚下。

  “娘子,早——”秦小爷揉着惺忪的睡眼,冲自家娘子咧嘴一笑,露出了一口白牙。她实在不想搭理他,跨过他就往军营里去了。

  “娘子,这么早你去哪啊?”

  “娘子,你吃过早饭没有,我让人给你做啊?”

  “娘子,你别走这么快啊,等等我啊”

  “……”

  秦小爷一口一个娘子追着自家媳妇,人家连头都没有回过一次。

  慕大帅行出府门便一跨上马,听见身后传来的马鸣与呼救声整个人都不好了。

  秦长生这个蠢货!竟然连马都不会骑!

  还好时间尚早,早市都还未开,不然秦小爷骑着马在大街上横冲直撞,不知道多少小商小贩要倒霉。

  空山清雨后,天气晚来秋,军营里早就开始操练了,慕不言刚刚行入大帐,丘山就把岳飞卷宗递给了她。

  丘山跟了她十二年了,做事一向利落,不留痕迹。

  翻开卷宗就好像打开了尘封十九年的记忆。

  绍兴十二年十月十二日,岳飞率岳家军于朱仙镇受十二道金牌召回临安。

  丞相秦桧、御史中丞张俊,推岳家军先锋官张宪将军手下王雕首告,岳家军副帅王贵呈岳飞与金国往来书信,岳家军前锋大将董先为人证,亲眼见岳飞与金人密谈。

  绍兴十二年十月二十日,岳家军先锋官张宪被捕入狱,严刑拷打,誓死不认。

  绍兴十二年十月二十一日,岳飞与其子岳云被捕入狱,言行逼供,誓不画押,言:天日昭昭,精忠报国,岳氏忠烈,日月可表。

  绍兴十二年除夕,万家灯火,岳飞与其子岳云毒酒赐死于风波亭,丞相秦桧监刑,岳氏满门抄斩,无一幸免。

  卷宗所述,尚不到三百字,十九年前一案就死了近千人。

  她双眼猩红,手都在发抖,案上的茶盏都泛起了波澜,冷面阎罗向来人狠话不多,喜怒不现言表,十八年,浴血疆场,马革裹尸,见金邦万千铁骑丘山都没有见她这样过。

  “慕帅,您怎么了?”

  “没事”她捏紧了右腕,生生把眼眶里呼之欲出的热泪逼了回去,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迅速把卷宗递给了丘山“拿去烧了,越快越好”

  天日昭昭,精忠报国,岳氏忠烈,日月可表……

  张俊,王雕,王贵,董先!好,很好。各位前辈,借着秦长生这个挡箭牌,在秦桧回临安之前,我慕不言会一个一个去拜访你们的!

  但冷面阎罗这次,显然是低估了秦小爷的闹事能力了。

  “救命啊——救命啊——娘子——救命啊——”

  秦小爷被马颠得七零八落,横冲直撞就进了军营,正在操练的兵士们瞬间乱成了一团,慕不言扯了扯嘴角,三步并作两步一跃上马,拽下他就扔到了地上。

  “秦长生!”她像个阎王一样拽着他的衣领子“这是你该来的地方吗!”

  他第一次这么近的看她的脸,尤其是她眉尾那道伤疤,目光灼灼,烧得生疼。

  忽然,秦小爷眼神一抬,“娘子,小心——”抱着她转了个圈,猝不及防,鞭子落在身上就是一道血痕,慕不言迅速推开他,抓住了甩过来的鞭子。

  “来者何人!”

  黑衣人一声冷笑,不由分说便动起了手。

  她身手干净利落,招招毒辣,必是受过训练的杀手,身材小巧,柔韧灵活,十有八九是个女人,金邦竟然把探子安插到临安城来了。

  光天化日之下公然上军营行刺!欺我大宋无人吗!

  柔儿本就只想来试试她的身手,见敌她不过,才打了三四个会和就想跑了,擅闯军营,慕大帅哪有那么容易放过她,她轻功极好,顺着她逃走的方向,慕不言一路追到了一处别院。

  跃过别院的高墙,见这里错落有致,规整别雅,才知道是误闯了什么达官贵人的府邸。刚想离开,身后就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慕帅大驾光临,王府蓬荜生辉……”

  “参见建王爷”她只得回身行了个礼。

  “这么早,你能越过墙院来看本王,本王很高兴。”赵伯琮微微一笑,就像雨后的一副山水画“既然来了,陪本王用过早膳再走吧”

  “下官……”

  她抬眼,见他还穿着昨夜玄服,眼睛里都是疲惫的血丝,清风拂面,发间竟泛起了白丝,他才二十六岁啊,说是为了追刺客才到这里,着实说不出口。

  她随他坐到了一处凉亭里,早膳上也没有什么精致的糕点,都是寻常人常吃的米粥配咸菜,他却是习以为常,入口极为平淡。

  赵伯琮喝了口白粥,慕不言却没有动筷子。“可是不合慕帅口味?”

  “下官用过早膳了,不打扰王爷雅兴,告辞……”

  “临安府衙是你烧的吧”就这一句话就把她叫回了头,赵伯琮始终没有停下筷子“你是不是偷了岳飞卷宗?想对付秦桧,我们联手?”

  “王爷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火烧临安府衙,这么大的罪,下官承担不起”

  “本王昨夜从你府邸晚归,彻夜未眠,有一个很大的想法”他放下了手里的筷子,非常认真的看着她。“十九年了,本王什么都没有忘,只是有些事情只适合收藏,不敢说,也不敢想,更不敢忘,你就是她是不是……”

  这世间没有一个人比他更了解她,她说话的方式,看人的眼神,甚至是呼吸的声音,她甘冒大不韪吟出岳飞诗词,还质问他娶了王妃可心疼,只有她!

  “下官不明白王爷在说什么……”

  赵伯琮是真的被逼急了,站起身就抓住她的右脚脱了她的鞋袜,她太像她了,那个曾经指着老天爷说要嫁他为妻的人,但她脚踝处扭曲丑陋的伤疤,封住了他所有呼之欲出的情绪。

  “怎么会这样……”

  “儿时贪玩,被火烧的”慕不言不动声色的穿上了鞋袜。

  “本王不信,本王不信!”赵伯琮无力的扶了抚额头,揉了揉眼睛,血丝晕开,满脸的疲惫。

  “下官军务在身,先行告退了”

  “未……慕帅”他反射性的把未出口的那个字吞了回去,站起了身“是本王失信与你,你嫁于旁人也罢,但秦长生真的配你不上,你离他远一点,本王会处理他的,还有秦桧,不能轻举妄动”

  “秦长生已是我夫,还望王爷手下留情”

  “你一定要这样气我吗?你别逼我!”

  他变了很多,娶了王妃,还长了许多帝王脾气,从前伯琮哥哥一颦一笑,温润如玉,连说话都不会大声的。

  慕不言离开的时候,见亭子外立着的美人屈身向她行了个礼。

  建王妃东篱,西夏公主,看到这个女人她心里就像堵了块大石头,匆匆瞥了一眼就离开了。

  但仅仅这一眼,她竟觉得这个人分外眼熟。慕不言半辈子都生活在沙场之上,被她觉得眼熟可不是什么好事。

  慕大帅憋了一肚子情绪回到军营,掀开帐子就看见秦小爷吊儿郎当的靠在她的椅子上,脚高高的翘着她的案上,一边漫不经心的翻着她的兵书,一边饶有趣味啃着她吃剩的苹果,这下她火更大了。

  “他怎么还在这里?”

  “姑爷说,要等慕帅回来”丘山许是知道“姑爷”这两个字不妥,抬头讪讪的看了自家元帅一眼。

  “娘子,你回来了,那一鞭子打得我好疼啊,你看,你看……”

  秦小爷可怜兮兮的要把自己背上的血痕展示给自家媳妇看,想博取半分同情,谁料自家媳妇狠狠的拽开了他,提笔就在案上写了两个大字“休书”,砸在了他身上。

  “你现在可以滚了!”

  “什么东西啊?”待这位小爷看清楚之后,就开始满地撒泼了。

  “休书?喂!我做错了什么你要休我!小爷我磕头磕到流血才把你娶回家的,刚刚还替你挨了一鞭子!你怎么说休我就休我啊……”

  “慕不言,是你选的小爷我,才成亲不到一天,你怎么能说休我就休我”

  “小爷我要是这样被你扫地出门了,那小爷我以后还怎么见人?”

  “还怎么娶媳妇?还怎么传宗接代?”

  “……”

  秦小爷一把鼻涕一把泪,满地打滚,直到把那张纸撕成碎片才肯罢休,想到刚刚的赵伯琮,看见现在的秦长生,她心里憋的慌。秦桧到底也是当朝丞相,如何就把自己的儿子教养成这副模样了,喋喋不休的像个怨妇!

  “丘山!把他扔出去,以后别让他进军营一步!”

  “喂!你们别碰我……小爷我是有身份地位的人,慕不言,你又让我磕头,又休我又扔我,让小爷我没面子,信不信小爷我让你更没面子……”他最后一句话还未说完,就被人连拖带拽扔出了帐外。

  那张俊脸朝下,吃了满嘴的灰。

  她终于长舒了一口气,重重的跌到了椅子上,脚踝处的烧伤,多年前就不疼了,但今天偏偏疼得厉害了,比当年亲手用火烧了,还要疼上数倍。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岳氏孤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岳氏孤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