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齐衡一现
余捌丶2020-06-10 13:501,164

  长安城外,一辆马车急匆匆地赶来,被守城的卫士拦了下来“站住,干什么的!”

  车夫扬了扬鞭子,说道“我家老爷受房玄龄房相的邀请,商议大事的!”车夫说罢,从车棚里接过一枚令牌,递给了守城的卫士,卫士一看,确实是“房”字令牌,恭敬的说“原来是房相的客人,放行!”……

  马车行驶在长安城的街道上,一阵风吹过,把车棚侧面的帘子吹开了一条缝,一位花白发须的老者,端坐其中,正是墨家齐衡一。

  李安澜这时并没有回云府,而是在街市上在给云蛋儿买糖。正要返回,就看到一辆马车疾驰而来,透过幕帘,李安澜看到了车内之人,一瞬间就想起了母亲曾给他看过的齐衡一的画像,虽然画像上的人比车内之人年轻许多,但李安澜还是一眼就认出这就是当年的齐衡一!思量片刻。便跟了上去。

  马车兜兜转转几圈,最后在一处宅院后门停了下来,安澜没有着急跟上去,转身来到正门不远处,瞧见大门上悬挂的赫然是“房府”,心中骇然,“难道情报中说的皇室之人竟然是房相?”李安澜抬头看了看天色,已近傍晚,便下定决心天黑再来一探究竟,便一闪身,不见了。

  是夜,房府屋顶,一只身影好似黑猫的人,正在静悄悄的搜查着房府的各个屋内,找寻今日的齐衡一,良久,终于在后院的一间屋内,探得此人。透过烛光,见屋内竟有两人在交谈,一位留着胡须,应该就是齐衡一,另一位,竟是一副女装打扮,留着高高的发髻。

  安澜心中疑惑不解,想一探究竟,便翻身落地,竟没有一丝声响。

  悄无声音的摸到窗边,戳开一个窟窿,向内瞧去。那留着胡须之人,正是齐衡一,而旁边坐着的,背对着窗户。两人正在谈论着什么,安澜正想听听两人在说什么,突然齐衡一爆喝一声“什么人!”就在此时,旁边落座的女子正要转身,但一枚飞镖已经朝安澜射了过来,安澜只好闪开,已然没有继续探查的机会了,便几个翻身,出了房府。

  云烨刚进家门,就看到一个黑影闪进了后院,大惊的跑去后院,以为是贼人进了云府。

  待跑回自己的屋内,就看见一身夜行衣的安澜正在摘下黑面罩,松了口气,看到心爱之人一脸忧心忡忡的样子,关心的问道:“安澜,你这是干嘛去了?怎么这样一身打扮?”

  李安澜还在想那位女子是谁,被云烨突然这么一问,有点反应不过来,看着云烨茫然的问道“你说什么?”

  云烨没好气的指了指李安澜身上的夜行衣,又继续看向李安澜,

  “没什么,我的事情不用你管!”安澜坐在桌边举起茶杯抿了一口淡淡的说道

  “哎呦我的大小姐,你怎么又这样啊,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啊!快告诉我!”云烨着急的问道

  “我说了,不用你管就是不用你管,休要多问!”安澜一脸冰冷,淡淡的说道

  “好!你不说,我自己去查!”云烨脾气也上来了,

  “哎……是我们墨家的是,与你无关,你还是想怎么尽快完成陛下交代你的事吧!”安澜见云烨要插手,心中略有些担心,便出言阻拦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唐砖之又见大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唐砖之又见大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