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杨家傲寻亲
宋晓冰2020-04-29 14:291,668

  我大大深夜挑灯写回信,专程骑车去镇上寄了信。很久以后,堂叔又回了信。一来二去,二奶奶总算是有了念想。第二年,堂叔来信说,二爷爷病故了,死不瞑目,死的时候,还伸出右手,指头指着北方——家乡的方向。堂叔还说,他准备到大陆来,带着二爷爷的遗愿,看看家乡,看看大娘。

  二奶奶先是哭,后来就很兴奋,我大大也很兴奋。我娘也唤着几个丫头帮忙收拾家里,打扫卫生,我跟在后头蹦蹦跳跳瞎捣乱。我大大我娘笑着呵斥我,二奶奶便护着我:别说俺小孙,让他高兴呗。有人护着,我得意地冲姐姐做鬼脸。

  二奶奶从床头衣箱里取出一沓零零碎碎的钱,那是我大大隔三差五给她的零用钱,她舍不得花积攒下的。让我大大专程去给我堂叔买一张新床,买一套小茶具。我大大推托不要,二奶奶执意要给,我大大才说:那我先收着,以后再给恁。二奶奶才笑眯眯的又忙活去了。

  二奶奶拿着抹布,到处擦了又擦。几天后,家里变得一尘不染,比别人家娶新媳妇的收拾得还干净。我爬上堂叔的新床,高兴地在上面打滚,嚷嚷着:“等我长大娶了媳妇,是不是就可以睡堂叔的新床了?”娘让我下来,我赖在上面不肯起,把二奶奶逗得露出没牙的嘴哈哈笑,众人都笑了。

  千等万等,我大大终于骑车去把我堂叔接回来了。堂叔四十多岁,长得人高马大,很是英俊。放下行李抱住二奶奶和我大大,三个人哭红了眼睛,连带我娘、我姐姐们也红了眼圈。我的情绪受到渲染,忍不住“哇”地一声哭出来,才让他们回过神来。我娘忙着招待酒水饭,我大大和堂叔就在我二奶奶屋里喝酒话家常。谈话间,他们三人时不时红了眼圈,数次哽咽。我娘嫌我在场碍事要把我拉走,堂叔做主让我俩留下来。那一刻起,我对这个严肃的堂叔充满了好感。

  堂叔名叫杨家傲,从行李箱里取出一张我二爷爷的遗像,眉目之间和我爷爷还真有些像,还有他们的全家福。当年二爷爷到台湾后眼见回大陆无望,在长官作主下娶了当地的新二奶奶聂元秀,生了堂叔,堂叔长大后又娶了我堂婶,生了三个儿子,老大寻根,老二念根,老三守根。所以,全家福上一共有七个人:我二爷爷,新二奶奶,堂叔,堂婶,寻根,念根、守根。堂叔对我说:“你在台湾还有三个兄弟。”二奶奶又哭了,对我堂叔说:“你俩姐姐要是还活着……”我娘抱住我二奶奶,轻轻抚慰她抖动的肩膀,堂叔和我大大又难过起来。二奶奶悲从中来,一时止不住眼泪。还是堂叔劝住我二奶奶:“娘,我父亲和您这辈子过得不容易!不管怎么说,国家政策好了,咱们一家人找到了,联系上了。好事,好事,您老别难过。”二奶奶点点头,才慢慢止住啜泣声。

  二奶奶、堂叔和我大大讲述最多的事,就是二爷爷生前的往事。当年,我老爷爷名叫杨明儒,生在大户人家,是个读书人,我老奶奶先后生了三个儿子:老大是我爷爷杨方城,我奶奶生了我大大杨天青与我叔杨海青;老二杨诗城也就是我这个二爷爷,娶了二奶奶,生了一个丫头肚子里还揣着一个,又到台湾娶了新二奶奶生了堂叔;三爷爷杨美城英年早逝,三奶奶生了小堂叔杨汉青……

  正值农闲时节,我娘顿顿操持两桌酒饭,二奶奶、堂叔和我大大一桌,我娘和姐姐们一桌,由于拗不过我,我当然是在二奶奶屋里的。我大大又带我堂叔杨家傲到各长辈家串了一圈,认认亲。那段日子,二奶奶天天穿得干干净净,把屋里抹得一尘不染,精神得就像二爷爷在她身边一样。

  然而好景不长,一晃十来天过去,堂叔的归期到了。一家人早培养出了深情厚谊,红着眼圈儿恋恋不舍。我哭得最是厉害,抱着堂叔的腿不撒手,堂叔抱起我,红着眼圈对我说:“等我再来。”我点点头,努力止住哭声,抽泣着。

  临行前,二奶奶拉着堂叔的手,让他代自己向堂叔的母亲问好。堂叔答应着,将照顾二奶奶的重任托付给我大大和我娘,我大大说:“放心吧,你娘就是我娘。”堂叔抱住我大大,俩人哭作一团。我娘揽住我,忍不住抽泣成声。姐姐们立在一旁,早就流下泪来。

  那一天,我记得清清楚楚。堂叔杨家傲带走了二奶奶的单人照,说让他母亲看看,再给二爷爷扫墓时也念叨念叨,又向我大大要了一张我家的黑白全家福,说是让寻根、念根与守根也认认家乡的亲人,知道在家乡还有我这个兄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归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归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