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帝君的运簿
夙九酱2020-05-30 20:591,390

  要问我记事这一千年来,哪个神仙往南海跑得最勤,司命如果排在第二,那估计没有神仙敢称第一,就是我变成人形这几天,司命也往南海来来回回跑了几趟,真不知道他一个天庭一品的官员,又是掌着天上地下凡人神仙运簿的上神,怎么就这么清闲。

  “哟,小狸锦呐,你个小东西,变成人没几天,这小孩子贪玩的性子倒是学得个七七八八。”

  司命攒起我扔的石头,揉了揉腰间,然后随手把小石头丢到了一边。

  “你看着也不过和我一般大吗,装得这么老成做什么。”

  我敛了敛衣摆,在他旁边找了个空地方坐了下来。

  “一般大?我长你至少,嗯……至少上千个年头。”

  司命掰了掰手指头,约摸算了个年头,当然,这话他同我说过不下十遍,奈何天上神仙的模样都停在飞升上仙那一刻,司命看上去也不过凡间十八少年的样子,加上天生的娃娃脸杏仁眼又给他平添了几分稚气,因此总让我忽略了他的年龄。

  “了解,了解,司命爷爷好,是晚辈唐突了。”

  我装模作样的挽起衣袖,向他做了个揖。

  “哼,天宫这么大,你一个人到处乱跑什么,也不怕幸川千俞他们教训你。”

  司命晃了晃酒杯,又是一杯下肚。

  “他们俩忙着呢,可没时间管我,在这天宫,我不是只认识你了吗,否则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我瞥了一眼千俞幸川的方向,他们周遭的人少了些许,但还是熙熙攘攘地绕了两圈。

  “呵,我……”

  司命刚开口,他拈着酒杯的手的小拇指上便闪过一丝星光,转瞬即逝,打断了他要说的话。

  “难道是帝君的运簿出问题了?”

  司命眉头轻皱,面色也沉了下来,喃喃自语了一句,便放下酒杯,拈起个诀探查起来,平日里他见谁都是一副懒懒散散的模样,鲜少露出这样凝重的表情,我想定是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因此也屏住呼吸,不敢出声,生怕打搅了他。

  “不好,帝君的运簿被谁改了!”

  司命猛的睁开眼,眼底闪过一丝惊诧,慌忙站起身,却又好像一时不知道该往哪边走,只负起手,来来回回地在原地走了几圈。

  我被他晃得头晕,忍不住出声打断了他。

  “运簿也能被改吗?”

  “当然,虽说缘分天定,但人的一生何其漫长,饶是司命,也只能写个大概,因此运簿时时刻刻都在变幻之中,与所系命运之人息息相关……可是,明明安排好的,怎么突然就被改了……怎么办呢?”

  司命眉头皱得更深,脚下的步子也加快了几分,但还是抽空回了我一句。

  “那你刚刚说的帝君是……”

  “不行,一定得先禀明天君,然后再从长计议。”

  司命这次没有将我的话听进去,只一拍手,自言自语了一句,便匆匆化风而去。

  “帝君?”

  这父神开天辟地以来,天地间也只有八位帝君,其中四位是父神的弟子:陆压、鸿钧、混鲲以及郓尘,剩下的四位是女娲娘娘的弟子白矖、螣蛇、白泽和麒麟。

  白矖、螣蛇随女娲娘娘补天之后便一直跟在女娲娘娘身边,白泽、麒麟当年留在凡间治水,留恋凡尘不愿归天,后来便住在了仙乡若耶溪。

  至于父神的四个弟子,那可真算是命运多舛了,除了鸿钧帝君继任了天君之位,陆压帝君和郓尘帝君皆在当年的神魔之战中神魂俱灭,而挑起神魔大战的,则是遁入魔道的混鲲帝君。

  所以,司命指的是谁?活着的不需要历劫,死了的便更不需要了吧。

  “狸锦,你又到处乱跑!”

  一声冷呵打断了我的思绪,我的颈后陡然升起一阵凉意,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ps:因签约别的平台,此处暂停更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世】帝君的运簿又被改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世】帝君的运簿又被改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