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不灭,乞巧节等你
思楠君2021-09-30 12:102,054

  回到府中,淳于芸放下食材去揉面团,夏小小坐在窗口处拣菜,穆萱酿喊来岑祈来烧火,她则在岸基上切葱姜蒜。

  陆廷在北镇抚司处理余下案件的残迹,一些未被官员发现的夏家远亲,则在陆廷的庇护下,逃过一劫。

  穆老去了京城的酒楼,和店家讨价还价,废了不少口舌,终于买到心仪的桃花酿。

  陆绎和岑福则在学堂,岑福以陪读的身份和陆绎学习八股文。朗朗读书声,描绘少年憧憬的未来。

  所有一切恰到好处,光阴不止,沉默低语,风月度众生,恰逢年少时。

  夜幕,陆府上下灯火通明。红色灯笼从前院蔓延到后院,银白色的细绳中间绑着彩色风车,那是夏小小跟着穆老手工赶制而成,它在风的应和下,转动不停。

  最惹人注目的是,大厅窗棂前贴着一张张剪纸,那是穆萱酿在江南学的绣艺,各种各样的图案栩栩如生,更添人间烟火气。

  饭桌上,有荷叶饼,有风吟汤,有荷塘小炒,有桂花卷,有荷花茶,有煎糕,有酱烧卤肉,有糖醋小排……

  满目荷塘月色,那是江南的味道,也是思乡游子烙入灵魂不灭的印迹。

  这也是夏小小赠给陆绎的礼物。

  陆绎和岑福回来,两人吃了一惊,第一次七夕像过年一样热闹。

  陆绎看岑福,岑福看陆绎,一副你知道为什么吗的样子,尔后两人都摇摇头。

  夏小小端着餐具出来,扫了一眼他们,心里怀着笑,嘴贫道,“愣着干嘛,快去洗洗手,待会开饭。”

  陆绎撞了一下岑福肩膀,他先行一步,岑福反应过来,跟了过去。

  饭桌上,淳于芸安排让陆绎的座位靠近夏小小一点,陆绎喜不形色,心里却早已乐开了花。

  夏小小看着陆绎把凳子靠过来,即使她控制自己情绪,还是红了脸。少女怀春,尽显旖旎。

  穆老这时开了口,拐着弯说,“绎小子你是不是喜欢小小啊?”

  陆绎吃了口糕点噎在喉咙,他慢条斯理的取出帕子擦了擦嘴,在心里答了句:恩。

  喜欢很久了。

  虽然他什么都没说,在场的人好像都听见了。

  穆萱酿清楚淳于芸意思,她做个中间人,照顾女孩子脸薄,耳语问了问夏小小,“你喜欢他吗?”

  小小脸更红了,她佯装镇定,抿了抿唇,手护声音落在穆萱酿耳中,“我喜欢好看的人,恰巧他有点好看。”

  语罢,陆绎下意识朝这边忘了一眼,眼角起了笑。

  穆萱酿给夏小小倒了一杯茶,给陆绎也倒了茶,“良辰美景奈何天,有情人终成眷属。”

  淳于芸接受到穆萱酿给的信息,从手腕上取下一枚镯子,她套在夏小小的手上。

  该镯子色泽莹白,中侧点绿,边缘化殷,红似鸽子血,形又规圆,质感润泽,一看便是玉石中的上品。

  夏小小忙推脱,“夫人,不可。如此贵礼,小小受不起。”

  她作势要从手腕拿下镯子,淳于芸忙按下她的手,“别着急,先听我说。”

  穆老咂了一口酒,“是啊,让我徒弟先说,说完再拿下,也不迟。”

  夏小小点了头,听淳于芸娓娓道来:“这是我和你娘镯子共铸的成品,她想给你留些念想,又怕被人查出印迹,于是想了这个法子。”

  “还记得今早我问你,可否让我做你干娘?就是这个意思。”

  “当然,我还有我的私心,我希望你可以做我的儿媳,成为绎儿的妻子。这是你们之间的事,我也不多干涉,只说出我的夙愿而已。小小你拥有一切选择权。”

  夏小小一瞬间呆在原地,她脑袋晕晕的,还是陆绎走过来,盖在她的手上将半套的玉镯推上去,“娘给的,暂且就收下吧,之后,还有更好的。”

  陆绎的话好像有魔力,夏小小当真了。

  他磨砂手心的温度,既许一人以偏爱,愿尽余生之慷慨。

  岑福目睹一切,还是和自家老爹一样,端着碗,闷头吃饭,仿佛所有事,都没填饱肚子重要。

  穆萱酿拖住下巴,看着一旁的儿子和丈夫,无奈摇摇头。自己选的路,咬牙也得走完。

  什么时候她的儿子给她当了儿媳啊?!

  饭后,陆绎带夏小小去了一个秘密基地。

  那是年少时发现的,连岑福也没去过。每当他遇到难过伤心的时候,就会待在这里一整天。他自小聪明,夫子对于他罢课的行为,往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或是也怕陆府的权威吧。

  夏小小被陆绎紧握着,一路跟随,那是一座废弃的古城楼,两人登上一节又一节的台阶。

  脚下灰色的砖铺了一层层,蔓延到楼顶,他们攀到高处,一片空旷,抬头可以看见星子,风也格外惬意。

  闭上眼睛,恍若身处世外桃源。

  此地在喧嚣压抑的紫荆城,乃为人间仙境。

  “这里你怎么发现的?”夏小小抬头问他,眼里充满喜悦。她站在古墙一侧,可以看到大半个京城景色。

  那是独属于看风景人的浪漫。

  这时,天上有烟火燃烧,陆绎应着满天星火,低头看她,“你来,它就发光了。”

  不单古楼,更是他。

  一潭死水,也泛起涟漪。

  夏小小看着手腕的镯子,小心翼翼的问道,“所有人都觉得我们很配,可我从没问过一句,你是真的喜欢我吗?”

  她越说越小声,“我想听你自己内心的声音。”

  他多年来,第一次开怀一笑,认真看她,“初见便已沦陷。”

  夏小小一把拥住他,她说,“原来你也是。”

  时间太迟,爱意相告太晚,可兜兜转转还是你,是我求得前世五百年的馈赠,已足够幸运。

  陆绎挽着她,从一旁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孔明灯,摊开在地。他点燃火折子,点亮蜡烛,将毛笔递给夏小小,让她写下心愿。

  夏小小转过身,语气怪诞可爱,“记得不要偷看。”

  陆绎随她,答道:“谨听训戒。”

  夏小小笔转在手,无数祈祷写满了孔明灯外侧。

  她不亦乐乎,他一旁失笑。

  陆绎看了一会身旁的她,沉思片刻,目光化为温柔,他提笔:

  在下个乞巧节等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衣之下之你不来,我不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衣之下之你不来,我不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