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贾志鹏
金浪2020-05-02 13:122,232

  贾府,议事厅内。一个威严的中年人缓缓睁开双眼,露出了一丝亲切的微笑。这个中年人正是贾府的家主,贾名远。生得一双丹凤眼,眼中精芒毕露,三缕清须经过细致的修剪,让人一看便忍不住大声称赞“好一个绝世文豪。”

  他慢慢合上了手中的信物,轻抚长须,看着缓缓步入议事厅的轻河,厅外的青铜风铃也配合的发出来清脆的叮铃声。

  “风铃动,便知有故人来。”贾名远缓缓的站立了起来,目视着轻河。

  “贾叔!”轻河先是热切打了一个招呼,接着赶忙递出手中的伴手礼。“叔,这是晚辈家乡的特产,临行前爷爷让我带给您的。”

  贾名远送出一个赞许的微笑,伸出双手接过轻河的礼物,转身将它放在了桌上。随后轻捻清须,微笑注视着轻河,缓缓开口:“轻河啊,你来就来,还带什么东西,太见外了。叔能有今天,还多亏了海老的帮助。在我这,你不要见外,当作自己家就好。”

  贾名远最初也是小渔村的原住民。不同于别的村民以打渔为生,他从小只爱看书,并不会打渔,一直靠着村民的接济才勉强度日,直到五年前的科举一鸣惊人,被国君直接留在华州任职。

  而这期间,帮助他最多的就是海老,几乎每天都会喊他一块吃饭。

  “晚辈定不会客气!”轻河拱拱手,刚准备放下,就察觉到一股气机锁定了他。想也不想,轻河往右边横移了一步,就见一道黑影贴着他刚刚站立的地方抱过去。

  “哇,小黑兄弟,我我我好久没见到你啦!可想死我啦。”

  这一下当然是没抱到轻河,但是也没空,嗯……

  轻河看着抱在一块的两父子,感觉自己有点多余,赶忙转移了一下视线。“嗯,这院子布局真不错,这假山,这水池,这锦鲤,这雕塑讲究呀。”轻河在心里轻轻低估。

  “等下,这雕像好像有点眼熟???”

  另一边,贾名远刚刚准备坐回座椅,就被自己儿子一把抱住,脸上顿时浮现出三条黑线。

  少年名叫贾志鹏,是贾名远的养子。面容极其俊朗,只是配上水汪汪的桃花眼和不正经的笑容,走在路上,别人看见他总是会在心里冒上一句感叹:“帅吗?智商换的!”

  有关贾志鹏的来历,轻河每每想起都觉得很神奇。那时贾名远还是一个郁郁不得志的书生,某天傍晚为了排解心中的郁闷,喝高了,突然大喊一声:“仰天长啸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随后一脚踹开了门,哇哇大叫着冲向了渔村后面的小树林。结果,刚进林子没多久就被树根跘了一个大趴趴,吃了一口土。挣扎着爬起来脚下又踉跄了一下,就顺着山坡骨碌下去了,在山脚下,看见了一个木盆,盆里有一个婴儿,正是贾志鹏。

  这一番折腾让贾名远的酒醒了不少,看着盆里的婴儿,犹豫了一下,掉头就走。一边走着,一边嘟囔:“算了,自己都养不活了,就莫要再管闲事。”

  结果刚要爬上山坡又莫名的踩空,一阵天昏地暗的旋转过后又到了木盆边上。

  “真是喝的不灵清了,戒酒,一定要戒酒。”

  瞥了一眼木盆里的的婴儿,贾名远快速的别过头去,撒开腿就又往山上跑。然后在半山腰踢到一块石头。

  “……疼。”揉揉头,睁开眼睛,又是熟悉的木盆。他呆呆的看着木盆中的婴儿,百思不得其解。

  这时候,他才发现那婴儿也在看着他,大约对视了三秒,婴儿发出了很开心的笑声。

  “罢了!”贾名远叹了口气。

  夕阳西下,一个瘦消的中年人抱着一个木盆渐渐登上了山坡。

  “我姓贾,以后你就随我姓,鹏程万里,志存高远,就给你取名志鹏吧。”远远的传来瘦消男子无奈的声音。而盆中的志鹏似乎听懂了,于是叹气声中又夹杂了婴儿的笑声。

  后面海老做主将志鹏和轻河结拜为异性兄弟,两人从小一块长大。而轻河从小喜欢在外面蹦哒,所以晒成了古铜色,于是“小黑”就成了志鹏对轻河的昵称。

  此时,贾府大厅,发现自己抱错了人的某位帅哥,发出了一阵尴尬的先生之后,匆忙松开了手并将手乖巧的背到身后,看着一脸无奈的贾名远。

  “爹,误会误会。我想抱小黑来着,没想到这小子这么灵敏,一下子没刹住!”

  “行了,你们俩也算是一块玩到大的,每次村上干坏事都有你们俩。现在也好久没见了,还不快快带轻河熟悉一下环境。”

  “好的,爹。包在我身上,我跟小黑可是结拜兄弟!”志鹏大包大揽的承接下了这一项“重任”。回头却发现轻河正在观察着院子里面的雕像。

  志鹏上前把手搭在了轻河肩上“别看啦,小黑,走,今个哥做东,请你去华州最大的酒楼消遣……哦不,是消费。”感受到大厅中发自某人身上的“冷气”,志鹏慌乱改口。

  “撒开,我对男人没兴趣。”尽管嘴上这么说,轻河也伸出一直胳膊搂上了志鹏的肩膀。尽管感觉有点不得劲,毕竟他要比志鹏矮一丢丢。嗯,五厘米也就是一丢丢。

  轻河最讨厌的事情就是与别人发生身体接触,除非是他最亲近的人。

  赫然,某个二货就在这个队列当中。

  “走,小黑,先带你参观一下我家。”将轻河的客房分配好后,志鹏站在门口,龇着牙吆喝道。

  “……”客房内,刚放好行囊的轻河突然有种想打人的冲动。结果刚晃了一下拳头,房间内就响起了咕噜噜的声音。

  “哇哈哈哈,小黑呀,不是哥说你,你肚子饿了不早说,哈哈哈。来,听听,这是什么声音,哈哈哈。”志鹏单手撑着门框,另一只手不停的捂着肚子。

  谷轻河:“没见过世面!贵客来了你们不放炮,我自己放点炮庆祝下,你信吗?”

  贾志鹏:“嗯嗯嗯,你接着说,反正我半个字都不信。”

  “不信,不信还不快带我去吃饭。”一边顺着,轻河一拳轰了上去。

  “哈哈哈,好好好,我去跟我爹说下,让他们不用特别准备了。”贾志鹏一边招架着,一边往大厅跑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轻河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轻河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