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引蛇出洞
24h2020-05-12 16:043,317

   就在这时,薛丹转过身来,开口问道:“狄仁杰,我刚才就想到个问题,为什么凶手要大费周章的毁掉死者的面容呢?照你刚才说的,如果死者是外来人的话,而且底木桥村没有一个村民认识他的话,那凶手就没有必要毁掉死者的面容。“

  “我刚才什么时候说了死者是外来人?”狄仁杰脸上露出狡黠的笑容,开口反驳道。

  “可是,你刚才不是当王铁匠的面说,死者是外来人吗?“薛丹抬了抬头,开口反驳道。

  这时,狄仁杰假装思考一会儿,随即开口说道:“看来,我的记性真的是越来越差了,我想起来了,刚才我的确是说过这句话。“

  “就你这样的记性,还准备上京考取功名,恐怕是痴人说梦。”薛丹露出一脸不屑的笑容,开口说道。

  狄仁杰看到薛丹这个样子,连忙说道:“我只不过是开个玩笑,你又何必当真呢?就像你刚才说的那样,凶手既然大费周章地毁掉死者的面容,肯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你刚才说的那种情况,是可能行是最大的一种,一旦成真的话,那就说明凶手肯定就在底木桥村里,很有可能就是底木桥村民。我之所以那样对王铁匠说,是怕打草惊蛇,让凶手误以为我们把调查的方向对准外来人,而我们就来个”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偷偷地调查底木桥村。”

   “原来是这个样子。“薛丹恍然大悟地开口说道。

   长亭县街道上行人步履匆匆,道路两旁的许多商贩都在叫卖,有卖菜的,有卖包子的,有卖布鞋的,有卖帽子的,有卖灯笼的……而就在不远处,就有一位做糖画的老人。老人伸出右手,将整块的麦芽糖放入热锅中,随着热锅下的火焰越来越大,热锅的温度也越来越高,整块的麦芽糖渐渐地化成稠密的糖水。紧接着,老人抽出右手,拿起了一根一尺长的木签,在热锅里搅拌三四下,稠密的糖水粘附在木签上。随后,老人缓缓地拿起木签,缓缓地移动到一块干净的铁板上面。随即,老人挥动着木签,在铁板上快速的挥舞起来。不到一刻钟,一只用麦芽糖做成猴子就活灵活现地出现在铁板上面。紧接着,老人伸出右手,从一旁的竹筒抽出了一根竹签,轻轻地放在了猴子上面。片刻过后,麦芽糖渐渐凝固起来,与竹签一起紧紧地粘在一起。老人伸出右手,拿起竹签,插在了一旁的草垛上。

  赵季和王铁匠快步走在街道上,这时,一旁的王铁匠开口说道:“村长,县衙就在前面不远处了,前面路口左转,再往前走一百多尺就到了。”

  “不要说怎么多废话,赶紧往前走就行了。”一旁的赵季抬了抬头,开口说道。

   就在这时,距离赵季和王铁匠一百尺远的墙角处,一个人影正躲在哪里,眼睛也是死死望着赵季和王铁匠,看着他们走到县衙门口。

  义武县衙门公堂上,捕头林冲和捕快沈甲正在闲聊。就在这时,县衙门口的一位守卫走进来,朝着林冲和沈甲走来。

   两位守卫走到林冲的面前,开口说道:“林捕头和沈捕快,有人来报案,说是发现了尸体。“

  “怎么又有人报案,前天不是刚打发走了一个吗?” 沈甲抬了抬头,对着守卫开口问道。

   “报案人在哪儿?”站在一旁的林冲挥了挥右手,开口问道。

    “就在县衙门口等着。”守卫眨了眨眼睛,开口说道。

   “那把他们带进来看看吧!”林冲抬了抬 头,开口说道。

    守卫听到后,急忙转身,朝着县衙门口跑去,把赵季和王铁匠领了进来。

    赵季和王铁匠站在林冲和沈甲的面前,随即,林冲开口问道:“听说你们要报案,报什么案子?”

   于是,赵季就把底木桥村发现的无名尸体的情况告诉了林冲和沈甲。

   “既然这样的话,那你们就先领着我们先去看看,到时候,我自然会禀告给县太爷,把这个案子查个水落石出。”林冲抬了抬头,开口说道。

   两个时辰后,赵季和王铁匠领着林冲和沈甲来到了底木桥村的砖窑里。

   “这就是你们发现的无名尸体吗?”林冲抬了抬头,对着赵季问道。

   “林捕头,没错,这就是我们发现的无名尸体。”赵季伸出双手,恭敬地开口说道。

    就在这时,砖窑外传来一阵喧嚣的说话声。紧接着,守卫在砖窑出口处的沈甲快步走进砖窑里,对着林冲开口说道:“外面有两个叫狄仁杰和薛丹的人,要进砖窑……“还没等沈甲说完,狄仁杰和薛丹就走进了砖窑。

    林冲向前走一步,对着狄仁杰和薛丹呵斥道:“县衙查案,你们两个闲杂人等,进来干什么?“

    这时,狄仁杰抬了抬头,开口说道:“看两位的穿着打扮,应该就是村长和王铁匠从县衙请回来的官差吧!“

    “你们两个是什么人,来这里干什么?“一旁的沈甲,开口严厉地问道。

    站在一旁的赵季开口说道:“林捕头,这两位就是之前跟你说过的,在我们村子查案的人。”

   “没错,,我们听说村长领着衙役官差来到砖窑,所以就急忙赶来这里,有些事情来禀告官爷。”一旁的薛丹抬了抬头,开口说道。

   “什么事?请说。”林冲挥了挥右手,开口说道。

   “那就是在之前的调查询问中,有人给了假口供。到目前为止,那个人的杀人嫌疑才是最大。“狄仁杰抬了抬头,露出一脸平静的表情,开口说道。

   “那个人是谁,现在在哪里?“林冲开口问道。

   “那个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现在,就在砖窑里。“狄仁杰眨了眨眼睛,开口说道。

   “狄仁杰,你就不要打哑谜,赶紧说出来吧!“站在一旁的薛丹,着急地开口说道。

    随即,狄仁杰缓缓地走到王铁匠的面前,伸出右手,指着王铁匠,开口说道:“就是你在说谎。”

   王铁匠看到狄仁杰这样说,脸上急忙露出慌张的表情,开口反驳道:“狄仁杰,你不要瞎说,我怎么撒谎了,我哪里撒谎了?”

  “你说你是在周四的院门口发现的那具无名尸体呢?”狄仁杰抬了抬头,开口说道,“而你还说,在隔数尺远,你就认出那具无名尸体就是周四,是不是这样?”

  “是的,当时我就说怎么说的。”王铁匠,挥了挥右手,开口说道。

   “可是,当时还只是卯时,天也才蒙蒙亮,你凭什么断言,那具尸体就是周四呢,也许可能是吕秀才,还有可能是张屠户?“狄仁杰露出一脸平静的表情,开口反驳道。

   王铁匠见到狄仁杰这样问,一时情急,开口说道:“再说,那具无名尸体躺在周四的院门口,是个人都以为是周四。就算那具尸体不是周四,我也只是一时口误而已。那你总不能凭我一句口误,就断定我说谎。”

   “仅凭一句口误当然不行,我们还有别的证据。”薛丹向前走来,开口说完,就伸出右手,拿出了一块玉佩,“王铁匠,这块玉佩,你应该很熟悉吧!”

   王铁匠呆若木鸡地望着薛丹手中的玉佩,开口道:“这块玉佩,你怎么来的?“

   这时,赵季走上来,望着玉佩,开口说道:“老王,这块玉佩,不是你的家传玉佩,怎么会在外人的手中呢?“

   “这块玉佩是我在周四的院门口的草丛里发现的,想必是你在搬运尸体时,不小心将玉佩掉进了草丛里,想必当时的情形应该是这个样子。“薛丹平静地开口说道。

  月色朦胧,王铁匠伸出双手,将尸体拖到了周四的院门口,将尸体平放在地面上,随即脸上露出一阵坏笑,就快步地跑开了。

   “人不是我杀的,我只不过是把那具尸体拖到周四的院门口,想要给周四一点点教训而已。“王铁匠露出一脸急切的表情,开口反驳道。

   “难道周四有什么得罪你的地方吗?”狄仁杰抬了抬头,开口反问道。

   “他用皮鞭抽了我家黄牛好几下,弄到现在都没好呢?”王铁匠一脸愤愤地开口说道。

   “那不是你家的黄牛先跑到周四的菜园,把菜园里的青菜给吃了吗?”赵季抬了抬头,开口反问道。

   “我不是已经向他道歉,而且还赔了几文铜钱。可是,他抽了我家黄牛好几鞭子,一文铜钱都没赔呢?”王铁匠急忙开口说道。

   “这又是怎么一回事?”站在一旁的薛丹,开口问道。

   “看来又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狄仁杰摇了摇头,无奈地开口说道。

   紧接着,狄仁杰快步走到王铁匠的面前,开口问道:“既然你发现尸体,为什么不报官呢?”

   “当时,我发现那具无名尸体时,周围一个人都没有,要是报案后,县衙一口咬定是我杀的人,又没有证人给我作证,到那时,我就是”黄泥巴掉进裤裆里,有理也说不清楚。“既然这样的话,还不如把那具尸体拖到周四院门口,给他一点教训,让别人误以为他就是凶手,来泄一泄我心中的怒气。“王铁匠,搓了搓双手,开口说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少年狄仁杰传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少年狄仁杰传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