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早已深入骨髓……
OY岚心2020-05-13 09:211,800

  第二天醒来,蓝忘机看了看手上紧握的抹额,胸前的衣襟上还有很多黑色的灰,扭头便看到昨夜被他抱出去的盆被反扣在地上,以及角落里被打开的天子笑的酒坛子……

  伸手按了按太阳穴,昨日夜里自己又醉酒了……

  走下卧榻掀开被反扣的盆,里面还有没被烧完的写着他自己字迹的“纸钱”的白纸,完全忘了自己昨晚做了些什么,但这么一看,也猜到大半了。

  叹了口气,又走到角落将没喝完的天子笑封上,放回地板下,起身换上干净的衣服,佩戴好抹额。

  将避尘别在腰间,背起忘机琴,走到书案前伸手拿起陈情,轻轻抚了抚笛身。

  马上就要动身去夷陵乱葬岗上问灵,希望此次去能有所收获,虽然已经问灵十三载,再找下去也无妨,但依然盼望能找到一点点有关魏婴的消息……

  走到山门处,见蓝曦臣站在那里,似乎在等他,蓝忘机走上前去:“兄长。”

  蓝曦臣关切道:“忘机,可还好?”“无碍,兄长为何在此?”

  “我猜你今日会出行,在此等你,也想确认你的情况才放心。”

  蓝曦臣看向蓝忘机手中的陈情,又道:“你这是,要去哪里?”

  “夷陵。”

  “诶,去吧……

  大哥和阿瑶邀我今日去商量一些事,你昨日跟我说的事我会让阿瑶去处理的。”

  “多谢兄长。”说罢又行了个礼,便转身向门外走去。

  夷陵乱葬岗。

  蓝忘机一人走到曾经魏婴曾带他来过的伏魔洞,他记得魏婴告诉过自己,这伏魔洞是他自己取的名字,还称自己是大魔头……

  魏婴好像无论处于何种情况,总是能自取其乐。若不是后面修鬼道慢慢损了心性……

  走到石床边缓缓坐下,将忘机琴平放于腿上,弹奏出的却不是问灵曲,而是自己曾经为魏婴创作的曲子,在那屠戮玄武的洞内。

  魏婴曾问过自己这曲子的名字,也不知他在昏睡过去之前有没有听到,这曲名,为《忘羡》。

  突然听到血池中有什么动静,蓝忘机眼神波动,那里面是!……

  这时,从血池里慢慢升出几个用血水集结而成的人影。

  蓝忘机心中一喜,从这血影中能清楚地认出,真的是那些人!

  连忙改变曲调弹奏《问灵》,《问灵》曲一出,人影上的血水滴落到池中,血池上方,半飘着几个半透明的灵魂。

  是魏婴之前一直保护的温氏余部,阿婆他们!乱葬岗围剿之前自己曾来过,他们都见过。

  问曰:“魏婴在否?”

  答曰:“现在不在……”

  现在不在?那也就是说……抑制住内心的狂跳,等待下文。

  “他一直在此守护众灵,只是现在不知飘到哪里玩去了。”

  蓝忘机嘴角一弯,都只剩灵魂了,还这么爱玩,还大白天的跑出去玩!真是魏婴的性格!

  又问道:“何时可归?”

  答曰:“大概……丑时归。”

  蓝忘机抬头看了看外面的天,这才未时……

  罢了,都等了这么久了,不在乎再等几个小时了。便回道:“多谢。”

  顿了顿,又道:“温苑……阿苑他很好,已经长大了。”

  几个半透明的灵魂向蓝忘机深深行了个礼,便消散了。

  将琴置于一边,平躺在石床之上,像是想要体会那时的魏婴,被扔下乱葬岗被迫修鬼道时,被世人所不容时,不受控制地做出一件又一件无法弥补的错事时,是怎样的心情?

  耳边想起了那日在山洞中,自己给他渡灵力时无论同他说什么,得到的都只是一个字:“滚。”

  那时深受重伤的魏婴像一个破碎的娃娃,没有往日的活力,自己心如刀绞心急如焚却又无能为力,情难自禁地告知他自己的心意,自己都能听到那时的自己声线都在发抖。

  他知道那些“滚”一定不是魏婴的本意。

  那时的自己如果能毅然陪着他,无论他如何驱赶自己,都不离开他!是不是就会不一样……那日就应该带着魏婴远走高飞,找一个谁都找不到的地方陪着他。

  明知道他重伤成那样,又被仙门百家所仇视,却还是把他送回乱葬岗自己回蓝家领罚,那时的自己就应该寸步不离地守着他,护着他的……

  永远都忘不了自己在得知魏婴身郧的消息,还是被万鬼反噬不得全尸而死时!那一刻,耳边一阵轰鸣,周身麻木了好一阵,许久都接受不了这个讯息。

  魏婴!魏婴!

  那时的自己拖着重伤的身体一定要来乱葬岗亲自找寻,看到乱葬岗上满目疮痍,那时已经来晚了,已经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

  最后只在一个树洞里找到高烧昏迷不醒的阿苑,并把他带回了蓝家……

  在确定以及接受了魏婴身郧的现实后,心里的痛比身受三十三道戒鞭时的痛要痛千倍,万倍!

  那一刻,自己才察觉,自己对魏婴的感情,早已深入骨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魔道祖师之问.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魔道祖师之问.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