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镜乡
北斗天冈2020-05-13 17:323,681

  又是一个春天,我与我的舍友大虎和张启商量一起去旅游,大清早急急忙忙的收拾行李便赶往火车站,路上便接到张启的电话:“喂,小乐,你到哪啦?”

  “我到站口了,你们在哪呢?”

  “我们在候车室,你快来吧!”

  “好,马上来。”

  怀着心中的冲动跑向候车室,刚进去便看到两个吃货,一个正吃着泡面,一个正在嗑着瓜子,我也是无语了,快步走上前:“还吃呢!走吧!”

  大虎和张启看到我便马上放下手中的食物站了起来:“来了,走,我们走吧!”

  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我总是感觉大虎和张启两人怪怪的,平时两人都是大大咧咧的,今天怎么显得有点拘谨了,不过我也没多想,大概是因为兴奋吧!然后我们三人便各提各的行李走向了火车。

  一上车大虎和张启二人竟都睡了起来,而且巧的就想商量好一样,我感觉越来越奇怪了总觉得大虎和张启有什么事瞒着我。不过他们两个睡着了我也只好作罢,独自玩起了手机。

  这次我们要去的地方叫“镜乡”,不知为什么起了这么个名字,本来我还以为是那里盛产镜子呢!可我上网一查,却发现那里平庸的不能再平庸了,也没什么盛产的,只是有些年代罢了。

  一路无语直到到站,可我发现他们两个竟然还在睡,没办法只好叫他们起来下车了:“喂,到站了,该下车了。”

  “啊!到了?这么快。”

  下车后,我们第一件要做的事不是干别的而是找酒店,先找到住的地方再说吧!先叫了辆出租车,初次相见,司机还挺不错很热情:“几位,去哪啊!别的不敢说,这风县我可是跑了二十多年了,去哪都没事。”

  因为镜乡是一个乡从而属于风县,另外乡里应该也没有酒店吧!

  听司机这样说我便说道:“哦!司机大哥,我们去镜乡,不知道那里有没有酒店啊?”

  “镜乡,你们去那里干嘛!我劝你们啊!还是最好不要去。”

  “我们去旅游啊!为什么不要去,司机大哥何出此言呢?”

  没想到此时一直沉默的大虎,张启也连声说道:“对啊!对啊!还是不要去了。”

  这下我更奇怪了,一开始明确是他们两人要来的,如今却说不要去,确实太奇怪了。

  司机却说道:“哦哦!我的意思是你们还是明天去吧!今天天色也不早了,镜乡也没有住的地方,你们还是现在这找个住的地方歇一歇,明天再去吧!”

  听着也有些道理便同意了下来,司机把我们拉到了一家叫“虚逆”的酒店,拉着行李开了个房间边上去了。一进房间我便把行李一把丢到了床上,坐到沙发上看着大虎和张启问道:“说吧!你们两个今天到底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没事啊!”

  “是吗?那你们两个怎么今天转变那么大,平时大大咧咧的,可今天却显得异常的拘谨,而且来这也是你们说的,可却又说不去了,不要和我说假话,别忘了我可是读心理学的。”

  “其实真的没什么,就是在来的路上听人说这里很邪的,已经发生了好几起灵异事件了,而且那些结局都是一个结果,那就是虽然尸骨完好,但那些死尸的脸全都不见了,并且有人说,有一批考古人员去过那里,但去了以后就说那里阴气森森的,而且还请过风水大师,也说那里是凶地,从那以后那里就被封了。”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啊!越这么说我就越有兴趣,一定要去看看,呵!”

   ······

   第二天我早早的起了床,不过在起床后我没有干别的,只是一个人静静的坐在床上默默的思考,我在想昨天张启口中的灵异事件:真有那么邪吗?如果真的出现意外该怎么办。这些问题一个个的闪现在我的脑海,我不仅对自己发出了提问:“该怎么办呢?不到万不得已,我还不想用那个办法。”

  想得我的头都开始痛了,于是作罢又在床上休息了下,现在是七点钟,该去叫他们两个吃饭了。走到他们两个的房间前喊道:“两位大爷,吃饭了。”不一会儿,便听到了里面拿放物品的声音,应该是他们两个等不及了吧!自己先去看了一会儿电视,刚打开电视,映入眼帘的是一条新闻,而且还与镜乡有关。没错,又死人了。

   新闻内容大体是:昨天有两个人因好奇闯入镜乡,在里面因见到大量古文物从而产生邪念,不过乡内东西太多,二人一直忙到晚上,干完后,二人见天色已晚就想在乡内过夜,不料却发生了令人胆寒的一幕,至于具体情况当事人不肯说,他说他怕会中邪,而发现当事人的地点呢!是在镜乡外一百米的田地里。在被发现时,其中一人死亡,且死相非常可怕,另一人虽没死,但也奄奄一息,它使用自己最后的半个小时来讲述了这件事,至于这件灵异事件的真相我们也相信一句话: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不过现代的我们是讲科学依据的,所以一切我们还不能仅靠一人之言,其余的我们会交给有关部门去处理。

   看了这段新闻,我的心中不禁忐忑了起来,看来这件事不好办了,轻叹了口气,关了电视想去看看大虎和张启好了没,刚起身就见二人也刚从从房间走出来,心中暗暗的松了口气:还好他们两个不知道。

   整装完毕后,我们三人下去简单吃了点东西便出发了,今天的再次前往,我有些畏惧了,毕竟我不知道镜乡中的真实状况,所以一路上我的脸几乎都是拉下来的,为此还遭到了他二人的质问呢!我的回答也只是:“也许是因为激动吧!”

   我们先去了车站,因为我们打算坐公共汽车去,我查了下车走的线路,发现根本就没有到镜乡的车,最近的也只有坐到镜乡五公里外的丰庆乡然后步行到镜乡了。

   花了我们一个小时时间,抵达了丰庆乡,当然这还不是目的地,还好我技高一筹,在来之前和他们两人一人买了辆折叠自行车,现在就方便多了。不知为何?在前往镜乡的路上,竟全都是土地,没有一条修过的路,而且土路上还都凹凸不平,骑上车一抖一抖的,有好几次我都差点摔倒。

   骑车虽然方便但还是用了我们九十分钟的时间,在离镜乡还有一里地的时候我就看到了前方一片白雾茫茫,显得有些可怕,眼前还有一里我们也是加快了速度,但骑着骑着,突然,就感觉是后面被人拉住了一般怎么也动不了了,刚开始还没发现,以为还在前行,但慢慢就发现不对劲了,怎么眼前的景物就是不变呢!

   直到张启的一声喊叫:“哎!为什么我们的车好像定住了,难道?”

   “别乱说,也许是因为地理环境吧!”

   “那,怎么办啊!”

   “看来只能步行了,把车先放在这吧!”

   三人从车上下来,可发现车子还是立着的,就像不受引力控制似得,这可把大虎和张启吓了一大跳,连忙有些颤抖地说:“小,小乐,这,这是怎么回事啊!我们不会?”

   “没事的,别吓自己了,这大白天的,就算有灵异事件也不会在白天发生啊!没事的。”

   “那,那好吧!我们还去吗?”

   “去,为什么不去,回了好长时间才到这,不能白来啊!”

   “好,好吧!那要不你先走,我还是有点怕。”

   “好,我先走。”

   我自己先前一步向前走去,而大虎和张启紧随其后,到此我也确实有些相信了,刚才的那一幕太让人震撼了,别说他们两个,恐怕就是警察来了也会吓一跳的,不过还好有自己在,及时稳定了局面,不过看着前方那阴气缭绕的村庄,我的心是越来越重了。

   可幸的是在下了车后一直到镜乡口前都没有在发生什么别的事了,大虎和张启明显也稳定了许多,我也稍稍松了口气。

   在到达镜乡口时我一眼便看到了乡口两块大石碑上的几句话:镜中镜,谜中谜,谜非镜,镜网谜。通过乡口的景象来看,这里确实有些年代了,竟然还有修筑防御城墙用的根基,而且在两块大石碑前还有两座大石狮。不过两狮并未像平时家门口装饰那样朝外,而是朝里的,而且这狮子又显得霸气凌然,张牙舞爪的模样,就好像马上要对敌人发起攻击似得。

   这一幕幕又怎令我不产生怀疑呢!当然,光有怀疑是没有用的,需要深入查看,我也没多说便一招手道:“我们进去吧!”

   本来在镜乡外是没什么的,但就在踏入镜乡口的那一刻突然感觉全身毛骨悚然,就像一个在热带生活的人突然进入了南极似得,阴风阵阵,寒冷无比。这一巨大的反差,令他二人的脸都绿了,明显是恐惧而成,我却装作很轻松的样子说道:“天变得真快啊!快走吧!进去找户人家暖暖。”

   “好,好吧!”

   不再多说,一路匆匆的向乡中走去,毕竟是古庄,乡口离庄中还是很远的,大概走了二十分钟便看到了一个正在赶牛的老大爷。张启心中顿时一乐:原来有人啊!赶紧跑了过去问道:“大爷,您是镜乡里的人吗?看您的年纪也不小了,还自己出来啊!”

   老头仍只顾着赶牛,就好像没听到张启说话似得。

   张启以为是老头年纪大了,耳背才没听到又连忙追了过去:“大爷,大爷,请问您家住在那里啊!”张启这次的声音比上次大了一倍,可老头仍只是赶牛,不作任何反应。

   见老头不愿理他,胀气也只好作罢,又跑了回来:“这里的老大爷真没礼貌,和他说话,回都不回一声,最可气的,竟然把我当空气了,哼。”

   “哦?”

   刚才的事我也看到了,老头的无动于衷明显不是假的,而且也不像是耳背,并且老头刚才的步伐很轻,轻的几乎让人察觉不到。难道?是那个老头根本看不到我们,不过这?突然间在乡口看到大碑上的一句话涌现在我脑中:镜中镜。难道刚才的老头只是一个幻想,此时,我觉得我们陷入了个不平凡的局中,而且未来几天,也不会太平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坤凌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坤凌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