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原来 我只是一颗蛋
潇湘月倾城2020-05-17 05:273,678

  我出生的地方有个很牛气的名字叫“聚魔山”听名字你们是不是觉得那一定是群魔乱舞,乌烟瘴气的地方?其实不然,这里连绵的十万大山四时景色如画,空气清新。直指天际的毒牙峰上常年积雪不化,山脚下的湖泊却是冬暖夏凉,很适合泡澡。

  这地方虽然叫聚魔山但却没有一个魔。至于又为何要叫个这样人憎鬼厌的名字呢?其实具体我也不知道。也许是因为从前有过魔也未可知,但毕竟年代久远已无从考证。人类也因为这个可怕的名字常常避而远之,所以这万万年里没有谁来打扰。这十万大山深处的生灵越发蓬勃兴盛起来。虽繁荣兴盛但因为个个尊纪守法,所以也一直安定平和,乃至有点无趣。

  有理想的花、草、藤蔓、走兽、飞禽,各种生灵竟相修炼起来,以它们的话来说就是不能浪费这么好的资源,毕竟这是一处人间净土,灵泽福地,适合修仙。

  不过想归想,修归修,这聚魔山十几万年也没出过半个散仙,连个精怪都没有过。这也难怪,修仙路何其漫漫,轻易不能成事。

  有时候花,草、蛇、兽、们实在无聊了抬头望天时能见到个把两个从山边飞过的仙人就算运气顶顶好的了,茶余饭后也能供它们谈个百十年,所有的版本无一例外就是说这神仙长得如何如何好看。其实人家飞的速度那么快,除了一副飘逸的身姿之外连是男是女也还没看清。

  我就不喜欢这些人云亦云的说法,仙人仙人,总归脱不去人的形体,难道还会比这聚魔山的聚灵果儿更好看吗?

  不过不服气归不服气,我的出生还是得益于仙。为何这样说呢,那是因为,当我还是一颗蛋时,我娘孵我时偷了点懒,中途出去觅食了一次,彼时适逢天上两个仙人打架,其中一个受了伤,一滴血好巧不巧的砸在我蛋壳上,于是就把我那薄如蝉翼的蛋壳儿砸出了一条缝。也就是这一条微小的缝后来还真出了毛病;七七四十九天后,我那窝里的哥哥姐姐相继从壳里出来了,只有我半点动静也无。我娘又努力的孵了我九九八十一天,一看还是没反应,她一气之下翅膀一扒拉就把我从窝里扒拉到了地上,‘啪哒’一声,我被抛弃了。

  也就是那一摔我倒摔出感觉来了;这样说是不是特犯贱?不过是真的!从此我就对蛋壳外的世界有了感知。

  我在山石缝里的茅草根下躺了好几年,日晒雨淋的也没个遮挡。下雨时雨水从裂开的蛋缝里灌进来,晴时又被太阳晒干,以至于我裂缝里的身躯一时冰寒一时火热,就这样过了几年水深火热的日子,我破壳了。

  我破壳而出那天,用我娘的话来说那真是了不得,我所在的范围方圆二百里都能看到七彩斑斓的光,那光当然就是我七彩斑斓的羽毛发出来的啊!想我们喜鹊一族生来便是黑灰白的毛色,万万年没有列外的。如今多少个万万年才出了我这么个列外的,自然十万倍的宝贝起来。

  我不像别的鸟儿吃虫,我只喜欢那春天鲜花里蜜蜂儿酿出的香甜花蜜,秋天树上成熟的浆果。因为我娘十万倍的宝贝我,又或者因为它对从前抛弃我耿耿于怀,想要补偿与我,所以它每天不厌其烦地从毒牙峰那高耸如云的峰顶上给我衔来最晶莹剔透的冰凌给我化了当水喝,从魔心湖的温泉眼儿旁边的树上给我摘那最红最大的聚灵果儿当零嘴儿吃。我因为一身绚烂多彩的毛色,受尽我娘的娇宠。我不需要像我的哥哥姐姐们一样自己觅食儿,我饭来张口 衣来伸……哦,差点忘了我不需要衣服,我有毛,有光鲜绚丽的毛。

  我在我娘无微不至的照顾下悠闲自在地生活着。

  正午时分,天儿忽然下起雨来,我躲在我娘的羽翼下欣赏天边的闪电,忽然一只雄鹰擦着树梢飞过,带起一阵大风,那矫捷的身姿,丰满的羽翼,翅膀划动时那强健的力量感震荡空气如流,亦震撼了我的心。

  我娘说过,我是天上地下古往今来唯一的一只七彩毛儿的喜鹊,是鸟族的骄傲。就是不知道天上地下古往今来有没有喜鹊与雄鹰配对儿的先列?不过既然我开了古往今来第一个先列再开一个想必也不会显得那么惊世骇俗吧?

  于是,我展开翅膀朝它飞去。

  说实话,这是我第一次飞得这么高,这感觉很新奇。我没心思去感受天空的无极浩渺只追随着那鹰的身影。

  远远只见它一个俯冲,再飞上来时抓子上便抓着一只兔子,可怜的兔子似乎不适应在天上飞的感觉,兀自挣扎不休。

  真是好鸟,连捕个猎都这么酷,不愧是我古往今来天上地下第一只七彩喜鹊儿看上的鸟。

  我迎着它飞去,心里在想我是该表现的雄健有力一些呢?还是弱不经风一些?毕竟古往今来鹰和鹰配,鱼和鱼配,骤然间要它改变口味接受我好像不是太容易。不过管它呢,把有难度的事情做成才会显得更有成就感嘛!

  因为吃不准它是喜欢柔弱型还是力量型,于是我只更宽更直更舒展的扯开我七彩斑斓的翅膀,慢慢朝它滑翔过去。

  耳听的一声嘶鸣,一阵骤风突起,我毫无准备,而那风实在来的猛烈,我被刮的在空中连翻了百八十个筋斗,无论我怎样努力都控制不住方向,我只好拼命的扯直翅膀来了个自由落体。

  我在一棵树上撞得头昏眼花,回过神后才明白自己是被它扇下了云头。好鸟!这个梁子算是结下了。

  “呀!……快来看啊!这里有只傻鸟撞晕了从树上掉下来啦!”随着一声吆喝,一群人类小孩跑过来,看来我运气不怎么样掉入了人类居住地。

  听说人类很喜欢炖鸟汤喝,谓之野味。我不由长叹:出师未捷身先死 长使英雄泪满襟。悲乎哀哉!

  “哇,这个乌鸦怎么是彩色的?”

  于是,用树枝子的用树枝子戳,用手扯的用手扯,还有更过份的,他丫的竟然用脚撂。我被他们翻来覆去在地上揉了十七八个滚,我就不明白一群人玩只鸟也能玩的这么兴致勃勃?

  我在被揉到第三十八个滚时我成功的吐出来了。

  “呀!我活这么大还没见过鸟儿也会吐的,还真是新鲜。”

  小子哎,所谓的活久见,活久见,活得越久新鲜事儿才见的越多,鸟会吐算什么,喜鹊与雄鹰儿配对才叫新鲜呢!于是我朝他翻了个白眼“你丫的再扯我的毛信不信我吐你嘴里?”

  “呀!可了不得了,这鸟儿会说话啦!”一个圆脸小胖墩嚷起来。

  我说话了吗?没有啊!我只是在心里那样想了想而已,莫非这小子有异于常人的功能,会读心术?

  “古往今来哪有鸟儿会说话的,小胖莫非跟他哈达娘一样脑子出毛病了吧?”一个白脸女娃道。

  “我明明听到它说话的。”那小胖子似乎急于证实先前自己的话,正连连揪着我的毛,想让我回应他。

  “喂!一只傻鸟有什么好玩的,都散了,回家吃晚饭吧!”似乎来了个颇具威信的人,一刹间一群孩子一哄而散。

  我眼冒泪花看着我的救世主,来人不过也就一个六七岁的小娃娃,他一把捞起我看也没看就放进裤兜里,那兜虽说憋闷不透风了些,但总好过在地上被人扒拉来扒拉去。

  我在兜里晃晃悠悠地,似乎小屁孩正在走路。

  这一晃晃出了我的瞌睡,我调整了一下姿势正准备睡个绵长的觉时却被他一把掏了出来,我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是个煮吃食的灶屋,一个大土灶上架着一口大铁锅,灶里还烧着火。

  完了,这才是正题,他抓我来炖汤了。似乎对于人类来说,我可是个滋补的野味呢!

  我暗骂自己糊涂啊把这一茬给忘了。

  刚才人太多,而我个儿又太小,怕不够分,所以他想独吞?这小子小小年纪心计深沉的很呐。

  他把我放在一个破橱柜上,黄昏淡金色的阳光从窗外照进来,落了满室明暗交错的光影,照着我遍布尘灰的羽毛,竟是狼狈不堪呢!

  他转身从水缸里舀了瓢水朝我走来……这就要开始褪毛了?我颤抖着往角落里缩,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我能有什么办法呢!此时我头晕目眩是飞不起来的。

  谁知道他只是把水放到我面前,含笑看着我,那神情充满爱心,看着倒不像狠戾之辈,或许是我想岔了?

  于是,我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如临深渊的小心翼翼试探着喝了口水,顺带睨了他一眼。他似乎是终于见我有了动静一瞬开心起来。他顺了顺我七彩的羽毛后便走到角落里,在一堆破瓦罐里翻了一阵,再过来时他摊开的手里便有许多炒花生,煮胡豆,卤毛豆儿。我注意到他手心有颗豆大的鲜红朱砂痣,不知道是谁说的,说但凡手心有这样的痣的人是有仙根的。他抖了抖手,示意我来吃那些花生,豆子。

  这是要养肥了再杀么?嫌我太瘦没肉?不过我现下饿得很,于是我每样尝了一点,不敢吃太多,怕胖。

  这豆类虽没有聚魔山的浆果清甜,倒也各有各的滋味。

  “听说你会说话?” 他满是期待的盯着我。

  我很想伸手……啊不……是伸翅,伸翅去摸一摸他的头看他是不是发烧了,或许还是神话本子看多了?

  我冲他叽叽两声,再朝他翻了个白眼,或许是头晕的厉害,又或许是感觉到暂时没有危险,我睡了过去。

  这一觉倒是睡得香甜。正当我睡的香甜时却被一个高分贝的尖叫惊醒“啊!……啊呀!煜儿呀,我的儿啊,可了不得了,你爹爹高中啦!”随着一阵杀猪似的嚎叫,一个满脸喜气的三旬妇人奔进来。我懵懵懂懂地睁眼,却正见到男孩朝妇人深施一礼“那儿子恭喜母亲终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那妇人此时才注意到橱柜上的我,大惊小怪道:“哎呀!煜儿呀,你哪里弄来一只鸟?还是只彩色的喜鹊耶!喜鹊登门好事连连,怪不得你爹赶考赶了十几年都没有中,今年突然中了呢!”她说着便双手合十虔诚地朝我拜了拜。

  呀!原来我还有让人中状元的本事啊?我一时间骄傲起来。我理了理我遍布尘土的炫羽,震翅冲上云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诛神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诛神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