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盗取天机谱
潇湘月倾城2020-06-03 19:372,666

  是呢!今日瑶池盛宴,众神云集,想必是热闹非凡。只是不知那天机阁会不会放松守卫?

  我重新坐在妆台前,龇牙抚了抚腰椎。“你怎么了,不舒服?”凤翮见我扶着伤处,问道。我摇了摇头,努力的让自己看起来有点不能支撑的样子。凤翮低头审视我的面色,眉毛微微的蹙了蹙道“想必是先前站的久了,牵动了伤处,你快去躺躺罢!”

  “如此……那瑶池宴会我怕是不能陪你去了”我甚是遗憾道。凤翮似是安慰我:“那宴会里来得都是一帮老掉牙的神仙,其实甚是无趣,只那仙桃倒可一品。”他眉梢一挑笑道:“你放心,那桃子我总会带几个回来给你的。”

  “那自然好”我笑说。

  “殿下”,清风在门外轻声道:“天后处派了蓝灵子麽麽来请,说蟠桃园要掐着时辰开园,还得请你摘第一个果子”

  “哦!我把这一茬给忘了,母神凡事皆要讲个仪式感”凤翮说话间便笑着起身。临走还给我变了个小法术,变出了一支羽毛状的发钗插在我头上。清风明月一见那发钗齐齐抽气:“宸凤翎?……”凤翮淡然朝她们打了个禁声的手势,又殷殷吩咐她们给我准备饭食。

  我含笑挥手让他快走,内心带了几分焦灼。

  阳光明灿,点点洒落殿中,透过层层床纬,看见那个青年背影英挺,步履轻快,行走间衣袂翻飞,带着飞扬的意气风发。我的心里一阵酸楚,今日一别,我和他之间从此该是形同陌路了吧?

  饭桌上,清风明月盯着我头上的发钗眼神怪异,欲言又止。我拔下发钗仔细的观察了一下,也没什么特别之处,不过就是一支金的羽毛嘛!虽然精致些,金光闪闪了些,但也不至于让她们这么眼馋吧?想来这发钗是凤翮之物,算是栖梧宫的财产吧,送给我一个外人她们是不是觉得肥水流了外人田?

  这九重天的小仙娥,铽小气!

  我随手一抽拿下发钗道:“你们是不是喜欢这个?那便拿去罢!我一向素净,还真不惯这沉甸甸地东西。”谁知清风明月一见,慌忙跪下道:“婢子不敢!”

  她们这一跪,跪得我心慌,我起身去扶:“这好好的干嘛行这么大的礼?”她们躲开我的搀扶道:“见宸凤翎如见太子殿下本人,姑娘不把它收起来,我们不敢起。”哦?我把它插回头上,挺了挺背脊,忽然便有了点狐假虎威。

  饭后我借口吃的太饱,要出去逛逛,因怕人多惹眼,我只点了清风随行。

  栖梧宫外流云千卷,举目处,渺茫茫一片浩瀚无垠天宇。天阶尽头,三千宫殿连绵似海。

  我拖着迤逦的裙裾快步朝那片殿宇密集处去。清风在旁不住的提醒我留意脚下。似乎没见过散步散得这么急躁的,她笑得有些戏谑道:“我瞧着姑娘这会子气色正常,若是想去和殿下会合婢子领你过去便是,只是那瑶池却并不是这个方向呢!”对于她这温和的打趣我报以和颜一笑道:“我不耐那冗繁的宴席,听人说这天界最雄伟壮丽的宫殿是那灵霄宝殿,就着今日玉帝不上朝会,我想去见识见识。”我手指前方殿落群:“却不知是不是那个方向?”

  她似乎有些惊讶道:“姑娘有所不知,那凌霄宝殿代表天家至高威严,就算没有朝会亦是守卫森严,等闲哪能给人随意参观?”

  我放缓了步子“不就一座宫殿,如此戒备?”

  她笑了笑道“姑娘有所不知,那灵霄殿正殿是朝会之所,偏殿便是那天机阁,之所以戒备森严,是时常有些得道妖精,妄想窥得天机以求躲过劫数一步成仙……“那到底有闯入成功的么?”我问。

  “哼,妄想!”

  她的回答让我心里一寒。可是有些事明知无望,总是要亲自试过了才能死心,不是吗?这大概便是人们常说的不到黄河不死心吧?

  我故作娇憨扯了她袖子,道:“好姐姐,你也知道,我就是下界的一个不入流的小精灵,没什么见识,如今你便带我去开开眼界吧!不能进去咱就在外面看看好么?”我眨巴眨巴眼睛,便有了几分可怜神情。她起先有点犹豫但架不住我的请求,只无奈转身朝前领路。

  一片清湖之畔,一座巍峨宫殿。

  玉湖清波涟漪微漾,一座七彩的虹桥横卧碧波连接向一片佛铃花林,穿过纯白如雪的花海,便是殿前阔大的广场,凌霄宝殿座落在仙雾缭绕之中,宝光盈盈。有种超然红尘,威震三界的恢宏气势。我注视着视线里的这座宫殿,心念千转。小仙娥托了我的手道:“回吧,姑娘,莫要走太近以免惊动天将守卫,平添事端。”我顺从转身和她步入花林,寻了一处树木密集处趁她不备给她施了一记昏睡诀。我把她扶躺在树荫下,另把她一只手搭在她自己的额头上,看起来便像是在悠闲睡瞌睡,想必也没那个不开眼的要好心来叫醒她。

  我出花林,再次来到殿前,晨风微凉,古老的铜门沾了湿意,呈现出暗雅沉润的色泽,琼光婉转,有磅礴的仙气缭绕。

  我深呼一口气,抬腿迈向宫门。忽然之间原本空无一人的凌霄宝殿前显出四个天兵守卫。四把寒光闪闪的战戟突然横到我面前。虽然在心里已经做好了准备,但还是被吓得心惊胆颤。天兵喝问道:“来者何人?”

  此时已无退路,我头脑迅速冷静下来,挺了挺胸膛,道:“我乃栖梧宫人,太子殿下差我来此取个物件,烦请各位放行。”我装着一派淡定从容,极力的忍住手脚不要发颤。

  其中一个天兵道:“即是栖梧宫人,可有太子手令?”

  “那个……殿下今日去参加瑶池宴会,走得急,只口头吩咐,不曾有手令。”我学着凤翮平日和人说话时的傲慢姿态,尽量的撑着场子,希望能蒙混过关。

  谁知道天兵完全的不吃这一套,变脸比翻书还快,冷然叱道:“何方小妖竟敢冒充栖梧宫人?擅闯禁地者,死!”

  说话间他手里的长戟带着冷然杀气不由分说朝我戳来。我惊惶后退,堪堪才躲开这当胸一戳。

  一击不中,那天兵变换了招式横戟朝我头上削来。寒光一闪,一股兵刃的冷肃之气袭来,快得我都来不及做出反应……只听得一声金铁交鸣,金光闪过后我头上的宸凤翎落在了地上。那天兵举戟直愣愣地立在原地,还保持着方才出招的姿势,看那模样有些滑稽。那身后三个原先没出手的天兵比他反应要快一些,已齐齐跪下了。见宸凤翎如见太子!我此时才后知后觉是这宸凤翎替我挡开了天兵的致命一击。没想到这其貌不扬的一支发钗还是个颇有灵性的仙家宝贝。

  我弯腰捡起发钗把它举到某个还保持呆滞状态的出头鸟眼前晃了晃,道:“如此,我可以进去么?”他惶恐跪地,道:“姑娘既有殿下信物,何苦这样捉弄人?要是方才……”

  方才,方才我也不知道这凤毛的发钗是个宝贝呀!我抚了抚背心的冷汗,心有余悸,强笑道:“几位仙将快快请起罢,我不过跟各位开个玩笑,切莫介意啊!”

  我拂了拂衣袖,在他们敢怒不敢言的生动表情中施施然步进灵霄宝殿。

  好不容易走到个转角,躲开四人视线,我靠在墙上,连呼了好几口气才安抚下胸腔里那颗砰砰乱跳的心。我摸了摸头上的宸凤翎,感激凤翮,无意中送了我个保命的宝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诛神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诛神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