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2)
潇湘月倾城2020-09-10 12:493,459

  竹屋里红鲤小白和砗磲麽麽都在等我们吃饭。桌上除四个炒菜外果真摆着一盆雉鸡汤。

  我架不住砗磲麽麽殷殷的情意,不好拂她心意,忍着心里的排斥勉强喝了一碗。我夹了片素炒莲藕压下胃里的翻涌,几分恶做剧对砗磲麽麽道:“君上说他明天想吃鲤鱼汤。”闻言红鲤鱼和小白差点打翻手里的碗。砗磲麽麽讶异了一瞬,继而会意,含笑顺着我的话问:“君上何时竟改变口味了?……”

  “他最近太过劳累,体虚畏寒,而鱼汤温补,比较适合。”我煞有介事。

  墨玄配合着咳了声,顺带着还呕出了一口血。我在她们的惊慌中淡定地卷起帕子擦去他唇角血迹,暗道这人平时看起来性子清冷,难得他肯配合我做戏,关键是还做得这么逼真,连脸色都苍白。他眸光盈盈若水,微微的向我挑了挑眉梢,一副·你看我配合的好吧?·的表情。我在桌子下捏了捏他的手,以示嘉奖。他反手把我的手握在掌心里,他掌心灼烫如火,让我隐隐约约觉得他似乎又不像是做戏。

  饭后墨玄送我回房,嘱咐我早点休息,便和等在门外的砗磲麽麽一道走了。我从窗户里看到他们不是去的平时墨玄处理公务的书房而是朝后山那座独立的大竹屋去了。我想他不过就是列行闭关,心里便没当回事,简单洗漱过后便上床睡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迷糊中听到门外有轻微的争吵,我揉了揉眼睛翻身坐起,窗外已是晨曦微露。只听外面一男一女两个刻意压低的声音正在说话,我听出那女声是红鲤的,男声却全然陌生,只听他道:“那蛟王居心叵测,他如今要把魔心湖三万兵马混编入东海水军,此举无疑是想架空君上,一旦他掌控魔心湖兵马,君上便真成了孤家寡人……”

  “什么兵权不兵权的我不懂,只是眼下君上正在闭关,麽麽吩咐了不让人打扰,将军若实在有事可以明日再来。”说完我便听到轻微的关门声,想来是红鲤把人撂外面了。

  一山不容二虎,那东海水晶龙宫自然是难容二主,虽说墨玄是龙族最后的血脉,也是东海水晶宫名正言顺的主人,可是这十万年里那蛟王统领四海水族,早已实际掌控了一切,只怕他从来也没有想过墨玄会有活着回来的一天,想到这无上的权力终究会被他人取代,说他视墨玄为眼中钉恐怕不为过。蛟王如今还把主意打到魔心湖水兵头上,如若被他得逞墨玄处境势必更加艰难。

  我推门而出,见到一个着软甲的青年男子正负手徘徊,似乎对红鲤把他晾在门外很是不满,兀自气呼呼的。闻得开门声,他回首,见我并不是他要找的人气恼的神情里又多了些微失望,冲我点了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

  我回他一笑,道:“将军方才所言我已听了个大概,只是如今君上正在闭关,且容我先去看看情况再来回复可好?”

  “如此便有劳姑娘”他拱手为礼,眼神与我的目光一触,便满面通红的低下头去,充满朝气的年轻面庞此刻少了几分军旅之人的端肃,多了几分敦厚可爱。

  晨光浅淡,青石小径被树影勾勒出一片深浅不一的暗影,四下里鸟雀争鸣,和着掠过林木的风声,交织出一首和谐的晨曲。

  路的尽头通向一间独立的大竹屋,一个瘦小的人影此刻正席地坐在竹屋的阶前,听得动静,她眼神凌厉的射向我,一瞬间周身凝满蓄势待发的力量。

  “麽麽”我轻唤一声。她看我一眼,面上回复一惯的和蔼,淡笑道:“姑娘此时过来,可是有事?”

  我把来意一说,她看了一眼沙漏,便朝身后的竹舍指了指,示意我可以进去。

  我推门入内,绕过一架竹制的六扇大屏风,眼前的景象让我猝不及防;原来这整座竹屋就只建了一个偌大的水池。池子的尽头透墙插着一排粗大的青竹管,正源源不断地从后山接引山泉入池,原本冰凉沁骨的山泉进了这个池子竟似被烧开了一样,腾腾翻滚着热气,并且正以眼睛看得见的速度被蒸发。而墨玄正盘膝一动不动的打坐在这一池沸水中。他只着了一条亵裤,光 裸的上身露出宽阔的蜜色胸膛。长发湿漉漉的垂在身侧,分不清是汗是水。他周身时而通红,时而青白,我知道他是在与身上的火灵殊死相抗。我的龙儿正在经受常人不能忍受的痛苦。原来他每次例行闭关都是在受这样的苦,所以为何他的脸色总是异于常人的苍白。

  “墨玄……”我的泪涌出来,捂着嘴不敢哭出声,怕惊动他运功时走火入魔。只默默的取了布巾在手,等着为他擦拭身体。

  “织织儿?”

  我微一晃神的功夫墨玄已睁开了眼睛,他眸子有片刻的迷茫后又回复了清明。我不想让他看出来哭过,用布巾蒙住眼睛,顺势拭了拭眼角,朝着前方伸出手道:“你上来吧,我不看你”

  只听水声一响,下一刻我脸上的布巾被拿开,墨玄唇色苍白如雪的立在我面前,他手指勾起我的下巴,道:“是不是本君身材太好了,织织儿不敢看,是怕自己把持不住么?”

  我知道他是不想让我看出他的伤痛,故意说些话来转移我的注意力,便也顺着他的话与他嬉闹。我朝他飞了记媚眼,手借着给他擦拭水渍的便利在他胸口划了划,道:“呃!……我若把持不住,公子会对小女子以身相许么?”墨玄浅浅笑了起来,落在我脸上的目光便有了一丝促狭。他捉住我流连在他胸口的手,顺势把我拥进怀里,道:“我的小姑娘还真是个厚脸皮呀!”他湿漉漉的头发上水珠一滴滴的滴在我身上,他也不管不顾,他把头搭在我的肩上,原本立直的身体渐渐放松,像个疲倦的孩子寻找母亲的慰籍,莫名的便让我心酸。他素来要强,从来不把自己的伤痛示于人前,任何时候都冷静自持,可是不管他是神还是人,终归也是血肉之躯,也会伤,也会痛,也会累!

  窗外有风拂过,轻寒隐隐,唯有怀抱中的男子温暖如初。我深心里从来没有如此刻般虔诚的希望我和他的岁月从此静好,免他伤,免他痛,免他累。可是世事从来不会以哪个人的心境为转移。他和九重天的仇怨,和蛟王的斡旋,只怕还只是个开始。

  玉石地面湿寒深重,所幸近旁就有张便榻,我扶了墨玄过去歇息,换了块干布给他擦拭头发,就看到红鲤提了一篮干净衣物入内,看到我时她颇为意外,“姑娘?”

  墨玄已进入轻寐状态,我顺手扯了薄裘被盖在他身上,起身去接她手里的篮子。她微微闪身躲开,眼神复杂的看了我一眼道“此处太过寒湿,姑娘身子弱,不如先回去补个眠,君上这里我来照顾便好。”我看着她从篮子里捡出衣饰,一件件挂好,最后还端出了一个盅,不知是汤是药。红鲤这些事情做来熟练又自然,看来墨玄闭关的日子都是她在伺候。我心里生出愧疚之感,在他病痛需要照顾时我却并不知情,虽然这里也有他刻意瞒着我的成份但到底还是我自己太过粗心。我以为他每次例行闭关不过就是在修炼术法哪知他每次都在经历如此苦痛。

  我抚上他睡梦中还轻蹙的眉峰。

  “织织?”

  “嗯,我在!”我俯身把脸贴上他的面颊。

  红鲤趋行过来:“君上醒了?”

  墨玄睁眼,目光落在我身上转而看向立在一旁的红鲤道:“我记得我曾说过,若非传唤,任何人不得进入此间?”墨玄神情带着淡漠的疏离。

  红鲤指了指我:“那她?……”

  墨玄从被中伸出手和我交握在一起道:“她日后是要做我妻子的人,有我的地方自然可以有她。”我忍着心里的悸动,只紧紧回握着他的手。

  红鲤无声告退,只是神情难掩凄楚。

  晨光迷蒙,他近在咫尺的脸轮廓分明,这颠倒众生的色相,惹尽娑婆。

  墨玄的袍服繁复精致,光一件里衣我就折腾着系了半天,他随意的伸着手,由着我打理,在我拆了又系,系了又拆到他的腰带第三遍时方淡笑道:“织织儿,你若再不快点,我想我东海的朝会便要迟了呢!”

  我满脸窘色,但还是不服气道:“”嫌我笨啊?莫若你自己来……余下的话被他一吻封缄。

  他手把手教会我系了个流云结,他说“”余生他任何事都要我来,只要我来”

  天光明熙,透过层层帘帷照入这静阔的空间,衬他眉梢眼角清浅的温柔。墨玄,我在心里对他说,

  我的余生也只要你,什么都要你,不是你就不行!

  屏风外,一个苍老的声音道:“奴恭请君上圣安”

  墨玄返身在榻上坐下,顺手拿过一旁的盅,缓缓揭盖,一股浓浓的的药味弥漫开来,他并没急着喝,淡淡问道:“麽麽可是有事?”

  那砗磲麽麽恭敬回道:“”回君上,那东海裴凌将军来报,说是蛟王漓寐欲重编东海水军,请君上速回东海以求对策。”

  墨玄沉吟着,将药一口饮尽道:“我已知晓,麽麽请回。”

  屏风上略显佝偻的身影躬了躬身,脩忽不见了。这神通,看得我心惊。砗磲麽麽看起来就是一个普通到不能在普通的老媪,但前代龙君能让她看护墨玄,在四海龙族被灭她还能保存一息力量,想来自然是很有些斤两的。

  我正在走神之际,手里被塞了个空药盅,墨玄淡笑问我:“织织儿在想什么?”

  我在想什么呢?我学着他的样子,伸手挑起他的下巴道:“我在想,人间的帝王,昏庸亡国时常常把责任推给身边的姬妾,说什么红颜祸水,你看看我,美色当前我便把正事给忘了,我本来是来给你通报这个事的,如今还劳烦了麽麽多跑了一趟。可见,美色真能迷失人的心智。”

  墨玄眉梢一挑,唇间再逸出一叹道:“”那看来四海水族的前景堪忧呢!此生本君都做不成贤明的君主啦!”他眼神灼灼,我忽然便红了脸,躲进了他怀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诛神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诛神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