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晚枫的身世
江晚枫2020-05-17 20:315,220

      幼年时的江晚枫是一个农村的留守儿童,他所住的村子是位于座落在偏僻深山老林中的一个小村庄。

    这个村庄人烟稀少,全村上下不过一百多户人家,家家户户的分散都有一段距离。

    虽然村庄的人烟稀少,但不乏有一些久居城市里的城里人。假期之余偏会选择这种偏僻的村庄作为歇脚点,好进山打猎。

    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兴起这种打猎的风潮,但这个村庄的经济就是这样,靠着这些进来游山玩水打猎的人就被带动起来了。

    刚开始的时候原本村子还有人种地养家糊口,以编织木筐为生,也有少数人家世代是猎户。

    但是自从有人发现这个生计了以后,村里便陆陆续续的会开一些小卖部之类的店铺,或者是就地摆茶水的摊子给进山打猎游玩的人提供方便。

    也有猎户打到了上好的野味,也会卖给这些人,每次都能获得不少的报酬。

    所以在这些游客们的带动下,那时候便兴起做什么农家乐,做大锅饭之类的人家不在少数,也让村子里的大多数人挣到了钱。

    尽管是村子的经济被带动了,但是唯有江晚枫的那一户人家还依旧贫穷如故,每个月只能靠着领取着些低保勉强度日。

    江晚枫的父母在他刚满十周岁的时候,在外面务工的时候就出了事故。高楼上的起重机落下夫妻两个人在工地上双双而亡。

    原本家中那些的亲戚也都在早年的时候,跟江晚枫的祖母因为家中祖屋的矛盾早就断了联系。

    他祖母想要把祖屋留给江晚枫的父母,所以那些姑姑辈伯父辈的亲戚,便早早的时候跟江晚枫这一家还有他的祖母不相往来了。

    父母双亡,亲戚断了联系,只留下他跟他的祖母两个人相依为命。

    当时的江晚枫年幼,祖母年老,两个人都没有什么劳动力,无法去城里进货开家小的杂货店,依旧只能靠着编织草筐卖给村里人以及游客打猎时需要的草筐维持生活。

    而且他的祖母年纪已经大了,患有老年痴呆症。

    在几年后的某一个夜晚竟然将江晚枫藏于床底下,外面赔偿给江晚枫父母的抚恤金,当成了烧给佛祖用的金纸钱给烧了。

    这是江晚枫打算用来照顾他跟他祖母唯一的钱,这也让原本更是不富裕的江晚枫的家庭变到更是雪上加霜。

    只是江晚枫并没有怪罪他的祖母,因为这个世界上他的祖母是他唯一的亲人了。

    钱,哪有亲情可贵?

    据他们村里人介绍,当时已经十五岁的江晚枫非常的孝顺,每天都负责他祖母的饮食起居。闲暇的时候也会跟着那些大人们进山打猎,看能不能捡到遗漏的猎物,好卖掉补贴家用。

    因为钱被江晚枫祖母烧掉的缘故,少年时的江晚枫便只能更加努力的寻找赚钱的方法。

    帮人砍拾柴火,帮要起房屋的人家扛砖头这些苦力活儿,江晚枫也都灰头苦脸的做过。

    为的就是赚钱给江晚枫的祖母养老送终,尽自己父辈没有尽到的孝道。而且为了自己的祖母,自己也不敢出远门去务工。

    那为什么要据他们村里人介绍呢?那是因为江晚枫再后来失忆了。

    江晚枫的家中除了年久失修的祖屋以外,还有简单的两座用黄水泥糊起来的砖瓦房。平时围起来用来养些鸡鸭,其中一座还属于危房,已经摇摇欲坠很容易坍塌。

    当时村里面决定帮助江晚枫他们家,一起出资为江晚枫跟他的祖母重新建造一座普通的房屋。

    虽不是有多好但也能遮风挡雨,对比年久失修的祖屋以外,建造一座更适合人居住的房屋。

    只是没有想到,还等不及村里面给江晚枫的家建造一座新房,江晚枫跟他的祖母便出了事故。

    在一个雨夜过后的早晨,江晚枫从家中危房坍塌的废墟之中被扒拉了出来。

    他脑袋受到了重创,醒来的时候就已经什么事情都不记得了。

    而他的祖母却被发现在江晚枫家中危房旁不到五十米的水井里,活活被淹死!

    江晚枫与他祖母距离的这五十米距离,却是天涯两相隔。

    至于杀害江晚枫祖母的凶手是谁,动机是什么?还未有人知道。

    有人推测是因为江晚枫的祖母烧掉了大量现金,被外来的人所知道了。误以为江晚枫他们家很有钱,于是想要入室盗窃,被发现后起了歹意杀人。

    投年老的祖母丢下井,将江晚枫砸于废墟之下。

    据警方的调查这也是最大的可能性,因为通过当时的走访调查,江晚枫跟其祖母并没有与村里的任何人有矛盾。

    相反还因为他们家的贫穷,村里面的人们可怜他们两个祖孙。还经常的会热心帮助他们,给他们送米送肉,帮助他们维持下去生活。

    加上这个村子发展到已经有些名气了,许多人都会慕名前来这里打猎。而来这里的人鱼龙混杂,在此之前也有好几户人家,也都被发现家中的财物有被盗取。

    只是调查的难度之大,村子里又没有监控。在第二天警车进村的时候,这里违法打猎的人就匆匆散去了,以至于犯罪嫌疑人至今都找不到……

    直到江晚枫说道这里,紫钰才知道江晚枫小时候原来经历过这么多事。

    她心疼的握着江晚枫的手问道:“那你现在依旧是什么事情都想不起来吗?”

    “嗯!”

    江晚枫有些哀伤的点了点脑袋,他大脑内神经结构受到重创。以前的事情全都忘记了,只有零零散散的一些碎片时常的浮现出来。

    只是通过这些碎片,他无法拼凑当晚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

    他脑海中唯一刚开始的记忆,是他从手术台上醒过来的记忆。

    以至于江晚枫心里藏着这个案件,他祖母被杀的案件,是他这辈子还尚未无法解开的心结。

    线索的稀少,条件的有限,人员的鱼龙混杂,自己本身苏醒后对于情感的无感,让他没有办法锁定犯罪嫌疑人。

    特别是那天晚上下的大雨,所有的犯罪痕迹也都被雨水冲刷洗净掉了。

    他发誓要替他祖母找到凶手,也接受过催眠治疗,想通过催眠治疗说出那天晚上江晚枫看到过的场景。

    虽然恍惚状态下说出的话语并不一定是真实的,但是好歹也能给江晚枫一些方向去调查这个案件。

    只是江晚枫每次接受催眠治疗的时候,因为他本身就是一个刑警,潜意识里面的意志非常坚定。

    导致给他催眠的人员总是要在进入到关键时刻的时候,江晚枫便会骤然苏醒过来。

    似乎是察觉到江晚枫心中的烦闷,紫钰将自己的头依偎在江晚枫的肩膀上,轻声细语温柔的问道:“那你是怎么进入刑侦队的?”

    现在也就只有紫钰,能带给江晚枫内心深处的一些温暖了。

    江晚枫抬起头,要说他是如何进入刑侦队的,这还要感谢杨俊成。

    因为当日是杨俊成亲手将他从土墟里扒拉出来的。

    那一天清晨在接到报警以后,当时身为刑侦支队队长杨俊成便亲自带队,带着几辆警车行驶进江晚枫的村庄。

    在水井旁有干警在负责打捞江晚枫祖母的尸体,只是除了那一堆坍塌的土墟,另一座砖瓦房跟祖屋内的里里外外都寻找不到江晚枫的身影。

    全村的人,都在四处的寻找着江晚枫。

    当时的杨俊成当时站在古井旁通过电话给上级汇报着现场的情况,周围是忙着勘探现场的干警以及站在警戒线外围观的村民。

    在汇报的时候,在不经意间他就突然看到发现土墟里面,顺着土地渗透出来的雨水颜色不对了。

    因为那里渗透出来的雨水里淡黄色中带着淡淡的鲜红,要说那砖瓦房经历了这么久的风吹日晒,淋湿了以后不可能是有着刚建造好的红砖一样,受到雨水的侵蚀流出鲜红。

    不说是没有了颜色,至少也只能是淡淡的黄色。

    想到这一点的杨俊成,当即就跑到坍塌的土墟边上,用力使劲的扒拉着坍塌下来的砖石。

    身旁的干警当时看到像发了狂一样的杨俊成,拼命的扒拉坍塌下来砖瓦房的土墟,连忙也赶过去帮忙。

    没想到果不其然,在他将自己手掌都快磨破皮了的情况下,他从坍塌的土墟当中扒拉出来了一个面色苍白少年的脸庞。

    少年被雨水淋了一整晚,脸上已经没有了丝毫的血丝。

    杨俊成随即连忙将江晚枫抱起,开车送着受了重伤的江晚枫赶往医院。

    在后来从医生的口中得知,江晚枫神经中枢的海马受损,很可能造会大面积的失忆。

    也是从江晚枫苏醒的时候,江晚枫果然证实了医生的说法,他整个人已经什么都不记得了。

    他的世界里以往的记忆充满着一片混沌,除了知道该如何正常的与人交流以外,江晚枫丧失了一切人应该具有的本能。

    他睁开眼的第一眼看见的不是医生,而是杨俊成。这让他把杨俊成的面孔当成了最具有安全感的模样,以至于后来杨俊成从他病床旁问不出话,想要走的时候却突然被江晚枫伸手死死的抓住了衣角。

    也是因为江晚枫伸出手的这个举动,让杨俊成心里突然感觉到了江晚枫万般的可怜。

    没有了父母,没有了亲人,一个人没有生存的技能,以后不知道该怎么在社会上生存。

    只是江晚枫的年纪有些尴尬,他不是残疾人无法送到福利院。想要受到社会上的资助,他丧失了本能无法自己照顾自己,资助的钱对他来说毫无用处。

    而且江晚枫的这个年纪,也没有哪个家庭会愿意领养一个已经都快成年了的他。

    于是杨俊成在江晚枫身体康复以后,便把他带回了自己的家中。想要通过自己的能力教给江晚枫生存的技能,社会上的人情世故,等到江晚枫成年他便能自己出去社会,学会养活自己了。

    为此杨俊成除了工作之余,还时常出去跑断了腿,想要找一家适合江晚枫的学校供他念书。

    当时的江晚枫在杨俊成的家中每日的也是都在学习。只不过他对于杨俊成给他买的那些数学、语文之类的书没有丝毫的兴趣,反倒是对杨俊成书房书架里的那些书充满了兴致。

    杨俊成书房的书籍众多,但大多都是与他工作有关之类的书籍。类似《人性心理》、《人性的弱点》、《心理学》、《犯罪心理人物描写》、《鬼谷子》这类的书籍数不胜数。

    江晚枫自从发现这些书籍以后,就像是打开了自己新世界的大门。每日废寝忘食的抱着这些书看,整个人都沉浸在了其中。

    以至于在短短的两个月内,杨俊成书房里的书籍大多都快被江晚枫给翻阅完了。

    直到有一天杨俊成不在家,书房里的书桌上摆放着一份他从队里带回家要研究的案件。当时江晚枫走进杨俊成书房要寻找书籍的时候,也看见了摆放在桌子上的文件袋。

    充满着好奇,江晚枫打开了这份文件袋也发现了这个案件,便细细的在心里推演着这个案件的过程。

    没过多久他便拿起笔,低头在这份档案里一通乱写。

    只是写完了以后他也不管了,放下笔自顾自的就去接着找着自己接下来要看的书。

    杨俊成从外面回来,当他一看见自己放在桌子上的档案被江晚枫一通乱画以后。他第一个反应是立马就火冒三丈了,这个案件对他不知道有多重要。

    自己好不容易接手到了一个案件,事关他支队队长还能不能晋升的案件。只是没有想到还没来得及分析研究,就被密密麻麻的乱画一通,以至于文件里面有些字体都被划掉看不清楚了。这个文件是也一手文件,在刑侦队里面没有备份,只有他这里有。

    可是当他带着火气翻阅了几下档案,他整个人便慢慢的冷静了下来。因为他发现文件里面被划掉的地方,实则是在推理着这个案件里面的每一个人物。

    在档案的最后一页,江晚枫甚至也写下凶手的人物描写,包括心里活动范围,杀人的动机以及作案的手法。每个细节都写得有理有据的,所有的证据都直指档案里面一个不起眼的人物。

    这也让杨俊成发现了江晚枫天生的才能,在后面提审嫌疑人的时候,果然验证了江晚枫的推理。犯罪嫌疑人也果然是如江晚枫推理所指着的那个人,他在档案里写下的心里描写,以及人物肖像的推理一字不差。

    也是这样杨俊成在后来有接手到一些案件的时候,便会故意拿来询问江晚枫,江晚枫每每的也能帮杨俊成解答出难题。

    后来便在杨俊成的推荐下,江晚枫就步入到了警校学习。出来以后也是杨俊成不放心他一个人在别的地方生活,便把他安排在了身边工作。

    杨俊成对江晚枫来说就是一个再生父母,是一位此生尊敬的恩师,没有杨俊成就没有现在的江晚枫。

    江晚枫对杨俊成也是异常的尊敬。以前是、现在是、包括以后也一样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何为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何为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