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当时的案件
江晚枫2020-05-16 08:334,271

     “吱!”

    伴随着一阵刺耳的急刹车声。

    江晚枫驾驶着这辆警车急停在了州市市区内的一处小区门口外,这是一处地处州市繁华商圈的小区。

    尽管夜以深,但还在营业的商铺,外摆的夜市摊儿散发着诱人烧烤味的鲜香,三三两两结伴成群的行人,热闹依旧如潮。

    江晚枫从车上下来,将手铐与配枪藏于腰间,手上拿着自己的那本笔录径直走进了小区。

    警车就这么不加掩饰的停留在了小区门口,引起了不少行人的关注。

    这警车焦急驶来的模样被不少人所看到,地上车胎急刹车磨地的痕迹很是显眼,不乏有人再猜想这小区里头是不是出了什么大事了?

    因为这辆警车的车牌,稍微有些了解的人便会知道,这是州市刑侦大队的车牌。

    江晚枫走进小区里的三幢二单元,乘着电梯直上顶楼,他要找的人刚通过电话,现在就住在那里。

    二单元顶楼走廊的最后有一处门是虚掩着的,住在里面的人似乎是知道江晚枫会来,特意留着门没有关上。

    门内的厨房里有一道身影在煲着汤,她尝了一下味道的咸淡,感觉到江晚枫已经走进客厅,她没有回头轻笑了一声便开口道:“先坐吧,我特意为你煲了汤,先喝一口吧。我一直想要亲手为你做顿饭,可是没想到却一直没有那个机会!”

    江晚枫听言沉默了一下,随即便点头锁上了房门,转身坐在了沙发上。

    他抚摸着手上拿着的那本笔录冲厨房里的那个人沙哑的开口道:“我没有多少时间了,楼下的警车我停在了小区的门口,杨俊成很快就能通过监控知道我现在的位置,也会很快的赶来!”

    她顿了顿手上的汤勺,她能听出江晚枫沙哑声音中带着催促想要知道答案的声嘶力竭,有些自嘲的抬起头来,背对着江晚枫说道:“那就看你是来执法的?还是来以身犯法的?”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我想从你身上找到答案!”

    江晚枫也抬起头来看着厨房里那道没有转身的背影,暗自咬了咬牙关,眼眸之中透露着迷茫与复杂的情感。

    腰间藏着的手铐与未经审批的配枪。

    一步执法,一步为罪!

    ……

    还记得正式认识紫钰的时候,是在江晚枫进入学府公院培训期就即将结束的第四个月内。

    学府公院的课堂别具特色,整个教室约莫只有四十个座位,每个座位上都配着台式的电脑。

    讲师就坐在课堂前的电脑上为大家讲解知识,也能通过电脑同步的操作,让各位学员更直观的看到讲师所要讲解的内容。

    在当时的课堂上,那位姓李的讲师,便在课堂里上传了一个案件,要求各位学员分析出凶手是谁,以及作案的动机是为了什么。

    案件里有一位死者家住四楼,被发现死于家外走廊里的楼梯口,被钝器划破喉咙,血溅墙壁,伤痕入喉半寸。由左至右,从上偏下,一刀毙命。

    这个小区偏老旧,路口等地方都没有安装监控。

    作案的工具是一把长约三十厘米的菜刀,被发现在死者小区楼下的花园里,除此以外没有其他痕迹的发现。

    刀上没有提取到任何的指纹,很明显犯罪嫌疑人犯罪的时候带了手套,这是一宗有预谋的杀人案件。

    据了解死者曾某是某处工地上的包工头,三十来岁。常年在工地上干活,他的身体也异常健壮。

    身为包工头他家中的收入很是可观,但被害时家中财物并没有被盗取,为此排除了入室抢劫。

    虽然曾某以往的家境不错,但他怀孕的妻子跟他的感情长期以来的不和睦。

    其妻子称曾某多有酗酒的习惯,每次酒醉之时会借着醉意时常殴打跟辱骂她,也不管其妻子是否怀孕。

    死者遇害以后,其妻子也曾开心的放言:“死得好!”这三个字。

    在警局的审讯中,曾某的妻子笑着笑着,便流下了眼泪。

    或许为了她跟腹中的胎儿,曾某遇害对她来说才是最大的幸运,每天不用在恐惧中度过。

    这也不得不让警方将最大的犯罪嫌疑人锁定在她的身上。

    因为曾某死时的当晚,其妻子正好下楼散步养胎,曾碰到邻居张大妈,两个人也一道聊天,约好周末共同去买菜。

    直至案发半小时以后曾某的妻子才散完步回来,发现曾某遇害,也是她报的警。

    从时间线上来看,曾某的妻子跟曾某的死亡时间非常接近。

    犯罪嫌疑人有三个,除了死者的妻子以外,还有死者的堂弟。

    曾某的堂弟跟曾某合伙承包了一个工地项目,有账面上的往来,但是却因曾某的邪念暗中在账目中坐了手脚,改了材料款项上的账。

    出于信任,曾某的堂弟没有细看材料上的清单,直接就把款项就打给了曾某,这也致使后来曾某的堂弟无故蒙受了巨大的损失。

    在后来曾某的堂弟曾多次找到曾某,想要要回自己的钱,但是均被曾某矢口否认了,并声称当时给的材料没有任何的问题。

    眼见讨要无果,打官司也未必能赢,曾某还四处放消息恶意中伤他的堂弟。

    对外声称自己的材料也没有以次充好,是死曾某的堂弟自己暗中掉了包,为此借故要钱,想要从死者这里获取更多的利益。

    两个人为此也曾多次在工地上大打出手,曾某的堂弟也曾被曾某带人打断一根肋骨住进了医院,为此曾某的堂弟也多次咬牙切齿放言,声称要弄死曾某。

    死者的堂弟有作案动机,但当晚他有不在场的证明,有多人可以作证曾某死时的当晚,曾某的堂弟在曾某小区周边的大排档里跟人喝酒。

    虽然地方离曾某所住的地方非常的近,但曾某的堂弟却从未离开大排档,只是途中去上过了几次厕所。

    据大排档老板声称,在酒桌上,曾某的堂弟也曾放言一会喝完酒后,要去找曾某算账。

    只是还没等散席,接到报警,数辆警车就到了曾某小区的楼下,在外围设起了警戒线。

    最后一位犯罪嫌疑人,是曾某赌桌上的赌友,林某。

    据林某交代,曾某有赌博的习惯,大概是曾某从做包工头赚了钱就开始四处豪赌了。

    只是曾某的手气不好,一赌就容易上头,一上头就容易下大注,十赌有九次输。

    唯一赢得那一次,还以为自己时来运转了,去各种场所消费均出手阔绰。

    为此曾某家中的债台高筑,入不敷出,已经到了要卖车卖房来偿还赌债的地步。

    曾某没赌以前,跟其妻子也算是恩爱,其妻子也安心的做个家庭主妇。只是开始了自己赌博以后,一输就喜欢借酒浇愁。

    加上酒醉之时受不了耳旁妻子的唠叨,曾某就有了殴打其妻子的习惯,称其妻子是“丧门星”。

    会去骗取自己堂弟的钱,也是为了用来偿还自己的赌债。

    赌是万恶之源。

    而这一位林某,就是曾某最大的债主。

    曾某还不起自己的钱,一拖再拖。林某凭借自己道上不干净的背景,也曾多次带人到曾某的家中跟工地上的办公室讨要自己的钱,但是均无果。

    为此林某也曾当着死者妻子的面放出狠话,说曾某再不还自己的钱,他就要曾某拿命来偿还。

    也是林某的上门讨债,曾某的妻子才知道曾某在外面欠下了巨额债务,只不过当时在这之前,这一切都被曾某隐瞒了。

    曾某的妻子也提出了想要跟他离婚的想法,但是换来的却是曾某更加暴怒的殴打。

    曾某还曾当着她的面放出狠话,只要她敢跟自己离婚,自己就拉着她一起下地狱。

    对此这一些,曾某的妻子敢怒而不敢言,因为她发现曾某自从赌博以后整个人就变了,变到有些病态的地步,他说的话很有可能做的出来。

    自己就算不为自己考虑,可是也要为了自己即将出世的胎儿所考虑。她选择默默忍受着,把所有的泪水都往自己的肚子里咽。

    为母则慈。

    案发当晚,林某没有不在场的证明。据他自己声称,自己当天中午的时候就跟朋友开始喝酒了,喝醉了以后回到自己的家中睡觉,没有出过门。

     只是林某所住的小区也是老式的居民楼,在那里没有安装任何的监控,所以对林某自己的交代,很难具有说服力。

    以上的三位犯罪嫌疑人均有杀人的动机以及也很有可能实施自己的犯罪行为,死者近期的手机通话记录也多与三人有关。

    除此以外有照片罗列出了死者手机通话记录的清单,在当晚还有只通过一次电话陌生的来电,只是通话时长不过一分钟。

    像这种陌生来电在此之前还有好几个,不过多数也都是推销号码。

    在课堂上的讲师要求底下的学员们给出自己的答案。

    不少学员们在看过案件的内容以后,便敲打着键盘将自己的答案上传给台上的讲师。

    有分析是其妻子所为的,毕竟其妻子的时间线非常的接近,叫嚣的话语控诉着自己心中无比的愤怒。

    有分析是其堂弟所为的,虽然其堂弟有不在场的证明,但途中有离开过坐位去上厕所。加上距离如此的接近,在短时间内他完全有可能从厕所的那头跑去死者的家中,杀死死者以后再回到小区外的大排档,伪造自己不在场的证明。

    也有分析是林某所为的,第一点林某没有不在场的证明,第二点以林某道上的背景,酒壮狠劲,做出这件事也不是不可能。

    也有还没作答,仔细观察研究着这个案件的学员。

    讲师拖动着鼠标,看着电脑上不断有人传送上来的答案,沉默不语。

    他们每个人给出的答案似乎很具有逻辑性,也分析得有条有理。

    只是突然之间,讲师眼前的目光顿时一亮,操作鼠标的手骤然停下,他看见了这五花八门的答案里有个别具独特的答案,上门写着“这三人均不是凶手”。

    李讲师微微皱眉,一看此答案学员的名字,那便是江晚枫。

    江晚枫坐在角落里最后的座位上,已经答题过后的他似乎心思已经不在这个案件上面了,目光盯着窗外的景色不知道在沉思些什么,只是随即就在课堂上被李讲师所点名,将他从思绪之中拉扯了回来。

    “江晚枫学员,你说这三位均不是凶手,那依你的看法凶手是谁?”

    课堂上所有的人顿时都转头盯着江晚枫看,面对众人的目光,江晚枫却有些腼腆害羞的起身答道:“凶手为男性,年纪在五十到五十五岁之间,身高175左右,身体健壮,性格老实善被欺负,进城务工的农村人,家庭压力大,左手持刀,凶手是死者手底下工地上的工人,跟死者也有债务上的矛盾。”

    “哦?你说说是为了什么?”讲师侧耳细听。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何为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何为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