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杨婷姚师姐
江晚枫2020-06-03 18:474,647

    虽然江晚风丢失了记忆,但杨俊成却安慰着他说这也算是坏事中的好事,不幸中的大幸了。

    因为江晚枫反倒是记忆的空白,他可以抛除一切杂念专心的研究案件。抛开特有的因素,置身于犯罪现场当中,敏锐的捕捉到凶案现场犯罪凶手身上的气息。

    这也是其他干警们很难拥有的心境。

    察觉到身旁江晚枫的状态不对了,眼眶的血丝又出现。紫钰便轻轻的抓住了江晚枫的手,将他从回忆中唤醒了回来。

    “晚枫!”

    紫钰声音甜且温柔的话语在他耳边响起,江晚枫缓缓抬起头,带着通红的眼眶看着她。

    “等你培训结束了以后,我们便一起去寻找你祖母遇害的线索!”

    紫钰跟江晚枫的手十指紧扣,看着他的眼里有万般柔情且异常坚定的开口道。

    江晚枫感激般的扬起嘴角的一抹微笑,可是却万般无奈的摇了摇脑袋。对于他心中的这个案件,他已经不知道找了多少次线索了,曾经也不知道多少次推倒重演过了案件。

    可是因为线索的稀少让他实在是没有办法可以锁定犯罪嫌疑人,全靠推测根本就完全毫无真凭实据。

    眼见江晚枫犹如失去斗志般的摇头,紫钰不满的嘟嘴道:“哼,你是不相信我,还是不相信你自己?”

    “不是不相信自己,也不是不相信你,而是这个案件线索实在是太难找到了,那天的痕迹完全的都被雨水给冲刷掉了……”

    “这次不一样,有我呢!”

    江晚枫的话还没说完,紫钰便打断他的话语,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抬头很是自信的道:“我们推倒重演,再次从头开始调查。只要我们不放弃,任由他凶手是三头六臂,是什么牛鬼蛇神,我们也总有机会能找到蛛丝马迹的!”

    江晚枫被紫钰的话逗笑了,一扫心中阴霾的不快。

    他看着紫钰注视良久,终点着头答应着道:“好,那我们便推倒重新开始查。”

    江晚枫紧紧的抓住了紫钰的手,看着她很是认真的接着开口道:“感谢有你,遇见你是我江晚枫这辈子最大的幸运!”

    昏黄的路灯下,风吹着紫钰带着香味迷人的秀发,香味直扑江晚枫的鼻翼,令他陶醉。

    她看着江晚枫很是开心的笑了,这是一种能陪伴你便好开心的笑容。

    至于能不能找到线索,那一切都尽凭着天意吧。只要他们不放弃,定能从黑夜之中找到黎明前的曙光。

    江晚枫总说紫钰的这个笑容有点傻,可是紫钰却总是嘟着嘴反驳道她这是傻中带着灵气。

    哪怕是傻,那也是坚信江晚枫有那个能力能找到线索的傻……

    在学府公院最后进修的时光里,有紫钰的陪伴过得显得格外的快。一眨眼,进修期便已经步入了尾声。

    只是感觉遗憾的是,江晚枫还是没能从学府公院这四个月的学习当中,找到自己那篇《何为罪》里面所要的答案。

    在培训期结束的当晚,江晚枫带着紫钰跟李加强、林巍还有吕铖煜这三个宿舍的挚友,一起上外面的饭店里好好的吃了一顿饭。

    明天大家就要各自回到自己工作的地方了,以后见面的机会少之又少,这个时候再不好好的聚一下,以后怕很难再有机会了。

    江晚枫的朋友很少,除了他们这三个同寝室的挚友以外还有的大概就是自己警校里面的几个同学了。

    只不过自从从警校出来,大家都有自己的生活轨迹,江晚枫慢慢的跟他们的联系也基本上就断了。

    这一晚对他们宿舍的这四个人都显得弥足的珍贵,下一次能在聚首的时候都不知道是在何时了。

    一向滴酒未沾的江晚枫,在今晚的杯子里也是特意倒上了半杯老白干,陪着他的这三位挚友在这最后一个晚上把酒言欢。

    不得不说在宿舍里面他们三人对江晚枫还算是很照顾的,能看出来江晚枫不善主动与人打交道,性格孤僻喜欢独处。他们刚认识江晚枫的时候也都是主动热情的跟江晚枫聊天,到后面熟络了以后江晚枫在他们面前,也就没有那么拘束了。

    聚会时的饭局当中,李加强放下一口闷掉的酒杯,看着江晚枫不满的催促道:“晚枫,你喝快点,连你媳妇儿都比你能喝呢!”

    江晚枫有些不好意思,自己刚才确实浑水摸鱼了。只能硬着头皮把自己刚才只抿了一小口的酒杯再次拿了起来,往嘴里又灌了小半口。

     这烈酒的辛辣,让江晚枫的五官都扭曲了,呛出眼泪慌忙夹了几筷子的菜,垫了垫胸中直涌而出的辣气。

    “哈哈哈……”

    看见江晚枫喝酒吃瘪的样子,身旁的三个挚友都很是开心的笑了起来,任由你江晚枫破案能力有多厉害,喝酒的时候也会有吃瘪的样子。

    紫钰在江晚枫身边不满的嗔怪道:“你们别逼他喝酒了,以后他要是成为酒鬼,我非得找你们算账不可!”

    三人这才连忙笑着作罢,不再逼着江晚枫喝酒了,让他以水代酒,气氛倒也是其乐融融。

    只是没有想到紫钰会一语成谶,江晚枫在未来的某一天,真的就成为了酒鬼。

    在无数个流星划落的夜晚,他默默守着满地的空酒瓶子麻痹着自己的灵魂,可是她却再是也回不来了。

    而在他们几个人聚会的当晚,还有一个人不请自来。

    来的人是杨婷姚师姐,她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穿着职业得体办公时的正装,穿上了黑丝袜踩着小高跟鞋,身上还喷了淡淡诱人的牡丹花香。

    江晚枫身旁的三位挚友统一瞬间就跟变了人一样,盯着杨婷姚师姐眼睛都直了。对于杨婷姚师姐的这身打扮他们从来没有见过,依旧是文静之中透露着干练的气息,但好像是多了什么感觉,这种感觉连他们三人也说不出来,复杂之中的感觉很是靓丽迷人。

    杨婷姚师姐一进来,就很是自然的拉了张凳子坐在了江晚枫的身边,看着他们几个人满是责怪的开口道:“你们几个也太没有良心了,喝酒聚会也不叫我?”

    吕铖煜连忙解释道:“师姐,哪能啊,这不是呆在学府公院里的最后一天嘛。我们还以为约你吃饭的人很多呢,就没敢喊你了!”

    他说的也是实话,平时想约杨婷姚学姐吃饭的人很多,颇有以约到杨婷姚学姐吃饭为荣。他们三个也没想到他们在没约杨婷姚学姐的情况下,杨婷姚学姐自己会主动过来,这倒也是他们的荣幸。

    李加强跟林巍两个人也是赔笑着,连忙给杨婷姚师姐倒酒拿碗筷,三个人忙得不亦乐乎。

    只有江晚枫安安静静的坐着没有动,他似乎对不请自来的杨婷姚师姐,两个人之间好像有些尴尬。

    江晚枫看见她时,也只是有些尴尬的对着杨婷姚师姐点了一下脑袋,腼腆的喊了一声:“师姐!”这就算是打过招呼了。

    只是说来也奇怪,杨婷姚师姐作为江晚枫他们这一届众多学员的暗恋对象,但是却偏偏对江晚枫特别的好。

    在紫钰还没来找江晚枫时候的前几个月里,在学府公院里杨婷姚师姐便经常会上江晚枫的班级跟宿舍里,找江晚枫聊天,这让整个学府公院的学员们都意外不少。

    更加意外的是,杨婷姚师姐甚至还会主动抄写一些法医学的笔录送给江晚枫。

    只是江晚枫不善言辞,也似乎是想要逃避。每次也没有很多话可以对杨婷姚师姐说,最多的就是只能报以他那个招牌式的腼腆微笑。

    这不得不引起吕铖煜他们的重视,宿舍三人也曾在宿舍里,堵着江晚枫逼问过他跟杨婷姚师姐是什么关系,她竟然会对江晚枫这么好。

    要知道杨婷姚师姐可是很少主动去找别人搭话的,却偏偏是选择了跟有着榆木脑袋一样的江晚枫搭话。

    在宿舍三位挚友的逼问下,江晚枫也只能是无奈的说出了他其实跟杨婷姚师姐早就认识了的事。

    当时在警校里的时候,杨婷姚师姐就比江晚枫大上了一届。或许是江晚枫在警校的时候表现得比较优异吧,在那个时候法学系的杨婷姚师姐也注意到了江晚枫。

    也似乎是能理解天才的孤僻,在江晚枫没有什么朋友的情况下,杨婷姚师姐在那个时候就会主动的跟江晚枫聊天了,只不过聊的大多都是江晚枫专业的知识。

    这也才让不善言辞的江晚枫在当时的警校里,能够有话题跟杨婷姚师姐聊下去。

    而且早在那个时候的杨婷姚师姐就会主动的抄一些笔录送给江晚枫,这倒是好像是养成了个习惯,连在学府公院的时候她也会保持着这个习惯。

    因为她知道江晚枫迫切的想要学习各类的知识,而且学习的速度也很快。不管是在学习上或者是生活上,杨婷姚师姐都会尽最大的能力去帮助江晚枫,因为江晚枫的人生就好像是重来了一般。很多事情很多人情世故他都学不会该怎么去处理,也幸亏是有杨婷姚师姐的帮助与教导,让他在茫然的时候也学习到了不少的东西。

    对于杨婷姚师姐江晚枫在警校之前还是比较尊敬的,把她当成了自己的亲姐姐一样的尊敬,那时候是真的感觉杨婷姚师姐是除去杨俊成那一家子以外,为数不多对他最好的一个人,事实上也是这样的。

    只不过后来从警校毕业出来以后,江晚枫倒像是有些刻意的躲着他的这个师姐了。

    从进入学府公院进修的时候就是这样,他刚来的时候发现是杨婷姚师姐负责接待,他便走在人群后面低着脑袋,实则是为了躲避他这个师姐的目光。

    要不是杨婷姚师姐在学府公院里也会主动的去找江晚枫聊天,怕是在学府公院里江晚枫也不会主动的去跟她再有任何的交集了。

    不过尽管是这样,江晚枫跟她交集的时间也是很少,想要尽快的逃离杨婷姚师姐的视线,每次也都是找了些借口自己先行离开。

    在警校之间他们两个人发生了什么,宿舍的三个晚枫的挚友也不知道,竟然会让江晚枫每次见到杨婷姚师姐的时候都如鼠见猫。

    对于他跟杨婷姚师姐的事情,江晚枫从来也都闭口不提。

    只是看见江晚枫面对杨婷姚师姐两个人之间有些尴尬的模样,桌子上本是刑警中的精英,推测能力那可不是一般的强,每个细微的动作都难逃他们的法眼。

    除了紫钰不清楚这其中的状况以外,其余的几人心里也暗自猜想到这两个人之间估计也一些故事发生。

    林巍不得不好心的在酒桌上提醒道:“晚枫啊,你要是跟紫钰分手记得提醒我一下,我要跟你公平竞争!”

    “哈哈哈……”

    林巍说罢,江晚枫只能是无奈的看了他一眼。

    桌子上宿舍的另外两人也都随即开心的笑了起来,他们的笑是为了打破江晚枫的尴尬,招呼着互相碰杯喝酒,跳过了这个话题。

    只是在心里也好奇着江晚枫跟杨婷姚师姐到底是有哪些不能说的往事。

    杨婷姚师姐心不在焉的用筷子翻动着菜肴,好像是想从菜肴里挑出她喜欢吃的东西一般。对于他们所说的话,她充耳不闻的倒是也没说什么,只是她跟紫钰是两个不同类型的极端。

    杨婷姚师姐言行举止都透漏着文艺范的气息,非常的文静。而紫钰活泼调皮,言行举止充满着落落大方,对谁都能相处得过来。

    她自然也能听出林巍玩笑的话语,不明所以的抬头回应道:“那你就等着吧,万一我们真的分手了,我会打电话给你的,那你就有机会了!”

    “哈哈哈……”

    桌子上的人又开心的笑了起来,随后紫钰鄙夷的白了他们一眼,便拉着杨婷姚师姐说话,不在理会他们三个人。

    江晚枫坐在她们两个女生的中间,也只能无奈的再次举起酒杯。只不过这一次,是换他主动的邀着他们喝酒,无奈苦笑着摇头,让他们不要再调侃自己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何为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何为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