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慈父慈母
江晚枫2020-06-03 18:504,979

    刚到杨俊成家的楼下,紫钰便拉着不明所以的江晚枫到了小区外的超市里买了一大堆东西,提了几袋子的烟酒跟一些美容养颜的补品回来。

    烟是杨俊成喜欢抽的烟,酒也是杨俊成喜欢喝的酒。至于那些美容养颜如燕窝这类的补品,毫无疑问是买给家中对江晚枫如母亲般的许阿姨的。

    这倒也是让杨俊成在心里感叹紫钰的懂事,自己家中的那个小丫头要是有紫钰的一半懂事就好了,自己又何须如此的严厉的教导跟担心她。

    许多时候,杨俊成在自己的心里又何尝不是没有幻想希望过江晚枫是自己未来的女婿,只不过江晚枫对他的女儿就好像是长兄对待妹妹一般那样的呵护,两个人也是不可能的。

    对于江晚枫的感情之事杨俊成也不会过多的询问,谁跟谁会在一起是很难说的事情。他要是自己的女婿最好,要不是自己的女婿那也只能说明他跟自己的女儿没有丝毫的缘分了,当成自己的儿子也罢。

    而且对于刑侦队里面的紫钰杨俊成也是很了解的,小姑娘尽管有时候调皮活泼,但是对待工作时候的态度很是认真。她能跟江晚枫在一起,这倒也不失为是美事一桩,好歹也是肥水不流外人田了。

    三人上楼,杨俊成打开房门刚走进客厅里,便是有一道原本躺在沙发上翘着腿、吃着苹果、看着电视的身影惊喜的惊呼了一声:“晚枫哥!”

    跟着她直接从沙发上跃起,连拖鞋也来不及穿的飞扑了而来,穿着粉色的睡衣就猛然拥抱着江晚枫,焦急而又爱不释手的念叨着:“晚枫哥,你可回来了!”说话的声音,像是快哭出来了一般。

    “是,我回来了!”

    江晚枫手上提着两大袋子的东西,看着扑在自己身上的那道脸庞腾不出手,只能无奈苦笑着的连连点头答应着,他的脖子都快被勒到喘息不过气了。

    而这就是杨俊成的女儿杨蓉蓉了,她比江晚枫少上了一岁,江晚枫刚认识她的时候她才刚上初三呢。而今年也是刚大学毕业,跟她母亲都在市里面的一家人民医院里工作。

    杨俊成看着她,那严厉教导的脸庞又浮现了:“你看看你,大白天还穿着睡衣,这成何体统?你没看见有客人吗?”

    “哼!”

    杨蓉蓉对杨俊成吐了吐舌头,表示心中的不满。她对自己的父亲心中是非常的抵触的,小时候管她、上学的时候管她、而如今出来工作了杨俊成还管着她。

    这让杨蓉蓉跟杨俊成两个人之间从小到大都有不少的隔阂,按照杨俊成的看法来说这就是叛逆,而父女两每每闹矛盾的时候,也是只能靠着江晚枫做个中间人两头相劝。

    一边控诉着自己的女儿不懂事,一边怒骂着自己的父亲根本就一点都不了解她。

    这也让江晚枫有时候头很大,他本来就不善于去劝导别人,只能认真的聆听他们的诉说,然后很笨的安慰道:“时间过去了就好了。”

    两个心中有隔阂的人发生矛盾,却让一个不懂得如何劝导的人去做这个中间调解的人,这个组合也是绝了。

    杨蓉蓉不搭理杨俊成,也只是看了一眼紫钰跟她甚至是没有打招呼,霸道不置可否的拉着江晚枫便进了房间。许久未见的日子里,她心中有好多话想对江晚枫诉说。

    杨俊成无奈的摇头对着紫钰道:“不好意思啊小钰,我这女儿被她母亲惯坏了!”

    “没关系,我能理解的杨队!”

    紫钰冲着杨俊成点头,在私底下她也听江晚枫说过他的这个妹妹,每每都喜欢粘着他。想来他把自己关起来压抑的日子里,杨俊成这一家子都担心坏了。

    “哎呀,晚枫呢?我饭菜都做好了,就等他回来了!”

    杨俊成的媳妇儿许秋华听见了动静,也连忙从厨房里穿着围裙就走了出来。她约莫四十岁左右,但整体还保养的很不错,脸上没有过多的皱纹,给人一看就是温婉和睦的感觉。

    “被你那不懂事的女儿带到房间里去了,先别管晚枫了,今晚家里来了客人你多准备副碗筷,人还给你带了礼品!”

    “阿姨您好,那个我来帮你把东西端出来吧!”

    紫钰很懂事的朝着许秋华打了一声招呼,然后把自己带过来的东西放在了桌子,卷起自己的袖子就准备帮许秋华的忙。

    “不用不用,我让蓉蓉过来帮忙就好了,你是客人你坐着,老杨还不快给人泡茶!”

    “没关系的阿姨。”

    紫钰冲许秋华甜甜的笑了一下,然后就走进了厨房,帮忙把许秋华做好的饭菜给端了出来。

    许秋华看了一眼已经坐在沙发上了的杨俊成,惊讶的眼眶底下比划了一下嘴型道:“这位是?”

    “我队里化验科的小姑娘,也是晚枫的朋友!”

    杨俊成沉思了一下,又看着许秋华笑着郑重的道:“是男女朋友的那种朋友!”

    许秋华“哦”了一声恍然大悟,遂连忙转身的就回了厨房不让紫钰动手帮忙,说是好歹也是上门作客的客人,哪有帮忙的道理。

    只是好说歹说她拗不过紫钰,两个人还是一同的把饭菜给端了出来,对于自己这个未来的儿媳妇,她也是越看越喜欢。

    与自己那个不懂事的女儿对比起来,说句良心公道的话,这两个人简直是天囊之别。

    今晚的饭菜格外的丰盛,许秋华做的也是江晚枫最爱吃的东西,那几道油闷大虾、水煮活鱼之类的大菜,彰显许秋华厨艺的精神。

    在餐桌上,每个人的杯子里都倒上了一点酒,为的就是庆祝江晚枫走出心结压抑的归来。

    紫钰坐在江晚枫的身边,看着许秋华一个劲的给自己碗里夹菜,紫钰都有些不好意思了,连忙阻拦着许秋华:“阿姨我够了,你自己也吃!”

    “不行啊,你多吃点,你看你这么瘦!”许秋华热情的又给紫钰夹上了一条油焖大虾。

    “妈,我呢?”

    杨蓉蓉咬着筷子看着许秋华这般疼爱着紫钰,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亲生的了,看着她不满的嘟囔道。

    “这么大个人了自己夹!”

    许秋华白了眼杨蓉蓉,又看着紫钰开口道:“小钰啊,你是哪里人呢?”

    紫钰正襟危坐,她知道这是开始查水表了,面怀不好意思刚想要回答问题的时候,还是杨俊成接过了她的话:“三峡平原人,跟晚枫一样的年纪二十五岁,家中父母也都在老家,刚参加工作应该是两年了吧我记得,在州市刑侦队里工作,收入稳定……”

    “去去去,我哪里问你了?”许秋华不满的白了眼杨俊成。

    杨俊成无奈的开口道:“我这只是不想让你搞的气氛很紧张一样,人小姑娘刚来我们聊些别的话题,你要的个人履历我那里都有。”

    说到这,杨俊成还是抬头笑道:“不过年纪确实是不小了,该办的事情我们可以先办一办,我跟你们阿姨还是二十岁出头就结的婚呢!”

    “哈哈哈~”

    说罢,杨俊成就自顾自的就带着浑厚的嗓音爽朗的笑了起来,这让紫钰的脸又羞红了一片,不过也是好在有杨俊成的解围,让她可以不用去回答那么多的问题。

    江晚枫冲着许秋华认真的点头:“对不起阿姨,前段时间让你们担心了!”

    “没关系,只要你能走出自己的心结那就好了,不说这些了,我们吃菜吃菜!”

    说罢,许秋华就热情的招呼大家吃了起来,这顿饭倒也是在充满着欢声笑语当中度过。

    直到吃过晚饭,紫钰跟许秋华两个人在厨房里一起洗着碗筷,许秋华对紫钰也有好多话想说,好多问题想问,这是儿媳初次上门见面作为母亲都会有的唠叨。

    而杨蓉蓉则是闷闷不乐的把自己关进了房间里,这一点在客厅里的杨俊成跟江晚枫两个人都看得出来。

    她似乎是不满从小到大疼爱自己的哥哥,一转眼就要成为了她人的老公了,好似被别人夺走了重要的东西,心里面的那种失落感还没有缓过劲儿来。

    杨俊成套用了江晚枫的一句话:“没事,等时间过去了就好了,这丫头不懂事!”

    说罢,杨俊成就递给了江晚枫一支香烟问道:“抽吗?”

    “杨叔,我不会!”

    江晚枫连忙伸手拒绝了杨俊成给的香烟。

    杨俊成点头,自己就给自己点上了一根,深深的抽了一口吐出烟雾,他对着江晚枫笑了一下说道:“其实我们身为执法者,要的就是案件的真相,还正义一个光明。我知道有些案件确实会让人挺难受的,就比如你在学府公院帮忙破获的李老头那个案件,他本身也不想犯罪,你知道那个包工头欠他的是多少钱吗?”

    江晚枫摇头,对于这个案件的后续他在学府公院里面也没有再关注了。

    杨俊成伸手比划出了一个数字:“六千,仅仅是六千块钱就让一个埋头苦干的老实人走上了违法犯罪的道路,断送了自己的一生也毁了自己的家庭。所以我们可能会知道压倒每一个罪犯最后的一根稻草是什么,但我们身为执法者,执法办案。关于案件的真相我们有时候只能处于唏嘘的感叹之外,没有任何的办法可以改变了。李老头违法犯罪是无法改变的事实,但是如果他可以通过合法的手段去要回自己的权益,那么这些悲剧就不会发生了。其实更多的是那些罪犯没有办法走出自己的心境,一时的脑热导致了犯罪事实的发生。”

    “我知道了杨叔!”江晚枫点头,他知道杨俊成是在善导着帮自己彻底的走出之前的心结。

    “所以啊,我们或许会同情罪犯,但这不是我们产生心结的根本。你要记住你是一个执法者,要站在所有情感的角度以外去秉公执法,犯罪了就是犯罪,别让自己因为同情罪犯,而自己却深陷进去了。”

    江晚枫看着杨俊成,默默的点头。

    “你能走出心结想明白,这是最好不过的事情。让你产生心结的那个罪犯,再过一个月就要被执行枪决了,你要不要再去见他最后一面?好让自己的心结彻底解开?”

    杨俊成说完以后,江晚枫陷入了沉思,其实那个罪犯在他面前伏法时候的模样,到现在还依旧在江晚枫的脑海里回荡。他在这之前,打心眼里其实是有些不愿意再见到他的。

    只是现在的江晚枫沉思片刻,跟着就点头认真的回答道:“杨叔,那麻烦你帮我安排一下,我去见他最后一面!”

    “好,这才不愧是我亲手培养起来的江晚枫!”

    杨俊成的大手赞赏的拍了一下江晚枫的肩膀,跟着起身:“我明天安排你去见他最后一面,另外你刚学习回来,我给你半个月的假期够不够?紫钰的休假还没结束,你可以陪她一起去好好的到处走走。不过回来以后,你可得给我认真工作了!”

    “谢谢你杨叔,我会的!”江晚枫再次点头道谢,看着杨俊成也认真的答应道。

    杨俊成跟江晚枫的相处方式,无论是疏通教导,还是生活上的点滴,总是如慈父对待儿子般的感觉。这也才让江晚枫在心里也把自己真的当成了这个家庭的一份子。

    一直等到晚上十点多种,紫钰跟许秋华聊完天,也答应着她以后会常来家里坐坐。江晚枫才开着杨俊成的车子,送紫钰回家。

    紫钰所住的地方是在州市繁华商圈内的一处小区,她不喜欢队里面提供的住宿,自己掏钱租了一套房子,自己一个人住比较清净。

    在路上,紫钰也能看出江晚枫似乎有着心事一般,开车沉默不说话,于是便出声询问:“晚枫,你怎么了?”

    江晚枫深呼吸了一口气,面露凝重的回应道:“我明天就要去见之前那个被我亲手逮捕的罪犯,影响我心结的那个人。说实话,我还是很不想见到他的!”

    紫钰思索了一下,跟着点头:“你还是去吧,不管怎么样都有我陪你去面对,明天去之前记得来接我,走出了自己的心境就好了。”

    一句简简单单的有我陪你去面对,胜过千言万语。

    江晚枫点头:“谢谢你,钰儿!”

    “我们两个人之间,不用这么客气啦。”

    紫钰不满的嘟囔道,跟着她转变了话题,要让江晚枫开心一点,随即便说道:“其实我才发现杨队人其实挺好的,以前在队里面见到他,那成天板着个脸的面孔,我都觉得有点恐惧。”

    “他人本来就挺好的!”

    江晚枫不置可否的点头,在他自己的心里,杨俊成本身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一个人,既是恩师又是慈父。

    紫钰思索了一下,跟着问道:“那杨队也给了你假期,我们等明天去见过给你心结的那个罪犯,我们便去调查你祖母的案件好不好?”

    “不用我陪你去你想去的地方走一走吗?”

    江晚枫回头问道,紫钰却是摇了摇脑袋:“不用,你心里面未解开的滔天大案,才是我最想去的地方。”

    江晚枫点头没有说话,有时候两个人相处的时候并不需要说太多,你我互相懂对方便可以。

    车子一路在立交桥上行驶而去,照应着城市里的辉煌灯光底下,又隐藏着哪些不为人知的罪恶?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何为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何为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