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再次见他
江晚枫2020-06-03 18:593,422

    在第二天中午的时候,江晚枫便出现在了隔壁市第三监狱的重监区里头。

    在这里关押的罪犯,无一不是被宣判死刑的死囚,就是无期徒刑的罪犯。

    他们当中的绝大部分人,这辈子只能在这个监狱里度过了。就算是有生之年还能走出监狱,外面的世界跟他们心里所认知的那个世界,怕是早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在空无人影平日里犯人们放风的场地上,有两个狱警押着一道身影缓缓而来。

    那道身影手上带着手铐,长满胡渣的脸庞,日渐消瘦的身形。跟江晚枫第一次见他的时候对比起来,已然是充满了憔悴。

    只是他尽管是有着久呆监狱里的憔悴,但是看见江晚枫身穿警服就坐在场地上那边的长椅上等着自己,他嘴角里可是散发出来有着令人意味深长的微笑。

    他入狱已经快两年的日子里,有多少刑警想要来探监他,想要从他所做的罪恶里面了解到心境变化的路程,却都被他一口回绝了。

    唯有他知道来探监的人是江晚枫,会没有犹豫的答应着愿意出来接受探监。

    在这个世界上他已经没有了任何的亲人。如果要说有的话,那就是自己死去的妹妹算是一个,而江晚枫在他的心里面算是懂他的一个人。

    他被押在江晚枫旁边的时候,身旁的两个狱警便是往后撤了一段距离,在这个距离里面他们听不到江晚枫跟他的任何谈话,但是他要是想要做出什么极端的事情,这两个狱警也能在第一时间里面就能上前制止他。

    江晚枫跟他在长椅上左右而坐,中间还隔着一个空位的距离。江晚枫沉思了一下,从自己警服内的口袋掏出了一包香烟,放在两个人之间隔出来的空位上。

    “我记得你喜欢抽这个牌子的烟,在狱警那边我也放了些烟在那里,应该够你抽到你执行枪决的时候了。”

    “这么久了,你终于肯来见我了。我之前听他们说,你在抓到我以后就把自己关起了,还写了一篇文章叫《何为罪》,看来我对你的影响还是挺大的。”

    他年纪跟江晚枫差不多大,但在这个监狱里的狱友也很少有人知道,他为什么会丧心病狂残忍的制造那么多起命案,仅仅只是知道他是一个连环杀人案的真凶而已。

    他拆开江晚枫给他带过来的香烟盒,摸了摸身上却没有火柴。江晚枫犹豫一下,还是掏出准备好的打火机伸手给他点火。

    直到他洒脱的燃起了香烟,细细的感受一口香烟味带给他的美好,他才看着江晚枫自嘲的笑了:“你还记得那晚天台上我跟你说过的那句话吗?你跟我是同一种类型的苦命人,我们唯一有的差别就是你的命比我好,能遇上对你好的那么多人,而我却遇上了那么多对我不公平的人,真的是造化弄人啊。”

    “或许吧,但我是警你是罪犯,我们终归还是不一样的。”

    “呵呵呵!”

    他在江晚枫身边突然开心笑了,看着江晚枫用玩笑般的口吻问道:“如果你是我的话,有我的遭遇,你会不会跟我一样杀了他们?”

    江晚枫闭上眼睛认真的回忆着,自己之所以会有心结,也是自己之前沉浸在他的心境之中无法自拔。只不过通过这段时间的敞开心扉,昨晚杨俊成教导的话语,他已经走向了光明。

    沉默了片刻以后,江晚枫缓缓睁开眼睛,不置可否的回答道:“可能也会吧!”

    他嘴角扬起了微笑,他喜欢江晚枫的一点,就是江晚枫不会道貌岸然强词夺理的说自己不会,站在真相的角度上来说有什么就是什么。

    江晚枫懂他,他也能懂江晚枫。他看着江晚枫认真的开口道:“所以啊,他们该死也该杀!我承认我有罪,但他们犯下的罪恶比我更深重,只是没有证据无法将他们送上法庭,我只能通过我自己的方式去讨回自己的血债。如果有一天,你也遇见了跟我一样的事情,你没有证据将伤害你的人送上法庭,你会不会跟我一样也采取极端的方式?”

    “不会,因为我是一个执法者!”

    江晚枫不假思索摇头的回答道,跟他交谈的每句话都仿佛要被他重新拉回之前无法挣脱的心境一般,只是现在的江晚枫已然完全看开。

    “或许吧,但话还是别说得太早为好,那是你还没遇见过这样的事情!”

    他伸了个懒腰,毫不在意的开口道:“如果有一天你有机会遇见,或者是再接触到类似的案件,记得再来我坟前告诉我你会不会!”

    他转头看着江晚枫笑了:“不说那么多废话了,我希望在我走之前能留下一点对你有帮助的东西。你的那篇文章你叔叔给我看过了,说实话写得挺好的,也写出了一步步改变我的真实因素,但是还有一点欠缺。”

    “什么欠缺?”江晚枫回头盯着他问道。

    “那就是我们每个人心中都有阴暗的一面,换句话说就是我们每个人的心里都有罪。如果我们能正视自己心里面的罪,也能驾驭住自己的罪便不会让自己在某个不经意间误入歧途。”

    江晚枫的脑海里好似有一道灵光闪过,他的一句话点醒了江晚枫,那就是江晚枫一直在文章里修修改改都很难找到的答案。

    江晚枫看着他默默的点头:“谢谢,你还有什么遗言吗?”

    他坦然的笑了:“要说遗言的话,我现在一个亲人都没有了,何来的遗言对别人说?我只希望你能帮我做一件事,我这辈子欠你的我还不起了,但是下辈子有机会的话,我做牛做马都还给你!”

    “你说!”江晚枫看着他深深的皱眉。

    他抬头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宽广青色的天空,眼眶里忽然有泪水在翻涌:“我妹妹最喜欢白色的牡丹花,我希望你每年在她祭日的时候,能替我带一束牡丹花到她的坟前祭拜。那样哪怕我粉身碎骨,坠入地狱也死而无憾了!”

    江晚枫皱眉咬着牙关,能感受他心中的渴望,他妹妹是他这辈子生命唯一可以寄托的曙光。

    随后江晚枫看着他郑重的点头答应道:“好,我答应你!”

    他起身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守在周围的两个狱警以为他要干什么,连忙夺步的朝他走了过来。

    只是没有想到他在站起来的时候,却是转身扑通一声就在江晚枫身边跪下,用力的朝地上磕了三个响头:“谢谢,谢谢你!”

    说完以后他再也是按捺不住,一想起自己无辜的妹妹便趴伏在地上,放声的嚎啕大哭了起来。

    哭声,声声凄凉。

    江晚枫心里也泛着难受想要把他从地上扶起来,但是两个狱警已经走到了他的身边,朝着江晚枫开口道:“晚枫同志,时间已经到了,我们要带他回去了。”

    说罢便将他从地上架起,押着他走回了牢房。他在离开的时候,一个劲儿的朝江晚枫的方向诉说着道歉:“对不起,我当日不应该逼你的,导致让你产生了心结。晚枫,对不起!”

    一句真诚的道歉在空旷的场地上骤然响起,江晚枫看着他也泛红了眼眶。

    想当日审判的时候,面对死者的家属他都没有如此这般的说过对不起,反倒是一句轻描淡写的笑着说:“他们该死!”也不在意自己将会面临什么样的制裁,那些对于他来说都无所谓了。

    没有人会想到如此铁石心肠的罪犯,竟然会跟一个亲手逮捕他的人,说上一声对不起。

    江晚枫深呼吸了一口气,他看着渐行渐远被押送回牢房的身影,心里面缠绕不去的心结此时也已经彻底的解开了。

    至于他逼着江晚枫做过什么事,除了江晚枫自己以外,怕是没有人知道了。

    走出监狱,紫钰就站在车子旁等着江晚枫。她没有一同进去,因为里面的那个凶手也说了,除了江晚枫以外谁都不见。

    她看着江晚枫,能感觉到江晚枫的身上已经如释重负了,只是眼眶里有些红晕一时半会还挥散不去。

    “没事吧晚枫?”

    她上前一步,抬头盯着江晚枫认真的问道。

    江晚枫笑了,摸了紫钰一下脑袋认真的开口:“没事了,其实我早就应该来见他的,他也一直再等着我来见他!”

    “没事了就好,这件事以后别再提了,过去了就过去了。那我们走吧,我东西都准备好了。”

    紫钰迫不及待的就想要跟江晚枫回到他的家乡,去调查他祖母遇害的案件。在车子的后备箱里面,生活用品跟衣服行囊都被紫钰塞得满满的。

    其实此行紫钰的目的还不光是这个,她更想要的是去江晚枫小时候生活过的地方走走,感受江晚枫遇见过的所有人和事物,想要知道江晚枫曾经有过的一切。

    也当是陪江晚枫去乡下散散心了,借此机会驱散江晚枫心中的苦闷。

    江晚枫没有反对,他呼出心中的闷气打算开始自己生活的新篇章。

    坐上车子带着紫钰就往自己小时候生活过的村庄,行驶而去。与渐离渐远车子身后的监狱,完全是不同的两个世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何为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何为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