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巫夏旋
小楼遇秋风2020-05-19 17:052,388

   姚问雪走出车站,直接走向一辆哈佛H6,随即打开车门,坐在驾驶位上开口道:“上车,两个小时咱们就到了!”

    “姚仙子,这我就要批评你了,偷车可犯法!”杜黑子一本正经的说着。

    方来嘴角微扬,拍了拍杜黑子脑袋,直接走向副驾,一屁股坐了上去,笑道:“黑子,你走不走!”。

    “这是我们公司的车!你和她一起坐后面”姚问雪缓缓说道。

    “这样啊!”杜黑子笑着把行李箱放到后排,自己则坐在旁边。

    车刚开出格尔木就被前方一小姑娘给拦住了,小姑娘大约二十出头,长得眉清目秀。

    “你们好!我要去昆仑山,能带我一程吗?我可以给钱!”小姑娘含蓄道。

    姚问雪直接升起车窗,还按了一下喇叭。

    “怎么能这样呢?你看这小姑娘,一个人上路多危险!咱们不是正好顺路吗,带带人家怎么了?”杜黑子说完连忙打开车门,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

    方来蹙眉看向这位拦车的女子,并没有看出什么异常。

    姚问雪转头怒视方来,喃喃道:“重瞳果然没一个好东西!”

    方来连忙转头,看向另一侧。

    待女子坐上车后,杜黑子笑着介绍道:“我叫杜仲,前面这位是姚仙子,副驾上的是我好兄弟方来。”

    女子笑着点头道:“大家好,我叫巫夏旋!”说完不经意间碰到了装着天狗的行李箱,开口道:“这箱子怎么这么重呀!”

    杜黑子伸手稳了稳箱子,低声道:“小心点,这里面可是宝贝!”

    “哦!不好意思呀。”巫夏旋说完便朝着杜黑子挪了挪身子。而前方的姚问雪全神贯注地驾驶着汽车,方来也躺在副驾上打着盹。

    “夏旋啊!你一个人去昆仑做什么呢?”杜黑子问道。

    巫夏旋撇了撇嘴:“我是稷山县人,去格尔木见聊了三年的网友,结果被放鸽子了!”

    杜黑子笑着将咸猪手放在巫夏旋肩上拍了拍:“或许这就是缘分!”

    巫夏旋娇羞的低着头,细声道:“杜仲哥,你说什么呢!”

    “巫姑娘,你有没有听说过一个叫扶江的神医呢?”方来开口问道。

    巫夏旋摇了摇头。

    方来叹息一声,他心里已经做好准备,这位神医肯定不好找!

    ……

    杜黑子和巫夏旋二人一路聊得火热,一个多小时的路程丝毫没有睡意。

    “姚姐姐,就在前面的路口,可以把我放下来了!”巫夏旋轻声说道。

    杜黑子看着前方岔路口,小路上还有五名工人,拿着铁锹站在路旁。

    车辆稳稳地停在岔路口,巫夏旋伸手打开她那侧的车门,挥手给杜黑子和姚问雪告别。

    “夏旋,记得给我发消息,打电话啊!”杜黑子拿出手机道。

    巫夏旋笑着点头,翻身下车;就在她下车的一瞬间顺手便把后座的行李箱给拽下了车。

    杜黑子皱着眉头道:“夏旋,你干什么呢?”。

    只见小路上的工人拿着铁锹气势汹汹地走了过来,为首的狠声道:“想活命就赶紧滚!”

    “这,这!”杜黑子恍然大悟,原来自己一行人在出格尔木的时候就被他们给盯上了,巫夏旋就是他们的人!

    方来双手枕在脑后,喃喃道:“姚姑娘,看来要你出马了!”。

    “哼~!谁起色心谁负责!”姚问雪冷哼道。

    杜黑子挠了挠脑袋:“反正不是我的箱子!”,说完便躺在后排,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

    姚问雪怒目瞪着杜黑子。

    “姚姑娘,你再不出手,他们可要走了!”方来劝说道。

    “哼~!以后再给你算账!”姚问雪说完便下车,走到巫夏旋一行人面前,伸手道:“拿过来!”

    “做梦!”巫夏旋冷声说道;周围工人将行李箱护在中间,举起铁锹怒目直视姚问雪。

    只见姚问雪左脚一蹬,一道残影掠过,三两下便将靠前的三名工人打翻在地。

    巫夏旋缓缓后退,双手背在后面,其余两名工人也跟着慢慢退步。

    “小心她手上!”方来坐在车里淡淡道。

    姚问雪眉头微蹙。

    巫夏旋眼见自己诡计被识破,右手一扬,白色粉末朝着姚问雪飘散而来。

    就在姚问雪侧身躲避的瞬间,巫夏旋带着其余两名工人朝着小路狂奔,几息间便消失在小路后面的村子里。

    这时杜黑子冲了出来,着急道:“姚仙子,你怎么不追啊?”。

    姚问雪从腰间取出一道黄色符咒,然后将之撕碎;转身道:“我们上车等吧!”。

    杜黑子此刻就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也跟着上车坐在后排。

    这时行李箱中天狗背上的符咒也开始燃烧,待符咒燃烧殆尽后,天狗破箱而出。。

    车子刚打燃火,就看见天狗飞奔而来;天狗站在车外犹豫了一下,随即扑向方来。

    方来大惊,因为在他眼里这那是什么天狗,这是绝色美女,就这样直直扑在他怀里;还朝着杜黑子呲了呲牙!。

    杜黑子骂骂咧咧地关上车门。

    方来抬起那双无处安放的手,显得十分尴尬。

    姚问雪看着天狗,缓缓道:“他是重瞳,所以在他眼里你不是幻化出来天狗的模样,而是换了人皮的样子!”

    “哼!!”天狗冷哼一声,随即又趴在后排座位上!

    “人。。人皮?”杜黑子缩在后排角落喃喃道。

    姚问雪开着车道:“学狐妖换人皮,可惜啊,道行不够,现形的话人皮上到处是破洞,只有幻化本体,每日子时阴气最盛的时候,才可以化成人形两个小时!”。

    方来和杜黑子恍然大悟,同声道:“怪不得贾峰那么瘦!”。

    正在打盹的天狗白了二人一眼!

    “她明明都跑了,为什么还回来啊?”杜黑子问道。

    这时姚问雪右手拿出一个透明的小瓶子晃了晃,只见里面有一小撮白发;缓缓道:“这是蜀山的炼妖瓶,她的妖修本源在这里面,我随时可以取她性命!”

    天狗显然十分惧怕,趴在后排不敢吱声。

    方来蹙眉,伸手去摸炼妖瓶,却摸了个空;姚问雪收回炼妖瓶,稳稳的放在腰间。

    “那我就不怕了!”杜黑子说完才坐直了身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州安保所之禁妖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州安保所之禁妖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