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新的危机1
陌上古城2020-05-17 10:212,189

  月上中天,皎洁温柔,柔和的月光把夜晚烘托出一片平静与祥和。

  苏妙戈站与廊下,愣愣的出神。忆起白日里的一幕,令她深感困惑。谢宵与那位袁姑娘似乎关系匪浅,从他看她的眼神里,包含着莫名的情愫。她出身寒门,祖上世代行医,偶然的机遇下有幸能进军营,为上阵杀敌的将士们医治,已足以。不曾想,会收获美好的感情。

  她是十分爱谢霄的。初见时,他身受重伤,腿骨断裂,这种锥心之痛,并非常人所能忍受。她帮他接骨,他咬紧牙关,即便是痛到极致,他也不曾喊痛。因此,她被他的坚强所吸引;再者,倭寇攻打军营,她一弱女子又不会武功,险些被辱,是他救自己于危难之中。他威风凛凛,一身戎装加身,意气风发。那一刻,她便倾心;后来,他指挥将士们作战,卓尔不群,她对他的爱意愈发深了;最后,她鼓起勇气向他表明心意,他答应了。

  夜晚的虫鸣声,将苏妙戈的思绪渐渐拉回。她抬头深深望了眼夜空,心下决定去找谢霄一问究竟。她不想为此事,今夜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越是靠近谢霄的厢房,苏妙戈的心就越发的紧张。她站在门前站了好一会儿,才抬手叩门。

  “咚咚咚----”轻微的叩门声响起。

  此时的谢霄,正坐在桌前撰写着新的作战计划。闻声,他并未抬头,边写边言道:“进来。”

  刻下,门被幽幽推开,苏妙戈神色淡然的踏进屋。

  “谢霄---”苏妙戈轻唤着,复而转身将房门紧闭。

  “妙戈?”谢霄未料到苏妙戈会来找他,他放下手中的笔,随后起身绕过桌子,来到她面前,问道:“妙戈,你怎的来了?”

  “我有事问你。”苏妙戈拉过他坐下,她眼神飘忽不定,细细斟酌片刻后,试探性的问了句,“你和袁姑娘……是何关系?今日,我见你看她的眼神,有些不同……”

  谢霄心中明了,他笑了笑,言道:“原来你是担心这个呀。”也怪他,没第一时间同她解释清楚,倒让她心存芥蒂了。他双手紧握,放于桌上,耐心解释道:“我与今夏自幼便相识,我小时很胖,总有别的同伴来欺负我。今夏性格坦率,聪明机灵,天不怕地不怕,总帮我教训那些欺负我的同伴。之后因为某些事情,我们又相遇了,她还是和小时候一样,没有一丝的改变,爱开我的玩笑。她的一颦一笑,在我眼里是最美的……”

  苏妙戈倾听着谢霄的讲述,直到他说出那一句“我承认,我喜欢过今夏。”时,她错愕了。原来,他真的对她有情。

  “那后来呢…为什么又放弃了……”苏妙戈已经极力在掩饰内心的悲伤,但她的细微表情,谢霄都看在眼里,他握住苏妙戈的手,言道:“我与今夏,此刻就是最普通朋友关系。现在今夏的身边已有陆绎的相伴,不久后便会成婚。陆绎是个好人,我相信他不会令今夏受委屈。”随后他又补充了一句,“妙戈,你无须担心,既然你我已在一起,我便会好好待你。等倭患有所缓解了,我便带你回扬州,去看看我爹。”

  他的这番话,无疑是消除了她心中的芥蒂,他都这么掏心掏肺的解释清了,她没有任何理由不相信他。她反握住他的手,轻声道:“我信你。同样,我也信陆大人会对袁姑娘爱护一生。”

  这一夜,谢霄同苏妙戈讲了很多往事……

  翌日,天色阴沉,下着蒙蒙细雨,如烟如雾。

  今夏悠悠转醒,发觉已处在官驿。她不是和大人、谢霄在祁府喝酒吗?怎的回来官驿了?贪酒的后果,便是头疼欲裂啊。

  她起身欲要下床,房门被缓缓推开来。

  “今夏,你醒了。”林菱端着一碗醒酒汤进了屋。

  对于看到林菱,今夏深觉疑惑,她翻身下床穿好鞋子,坐在床边,反问道:“姨,我不是在祁府吗?怎的回官驿了?”

  林菱踱步至今夏面前,伸手点了点她的额头,柔声道:“那是昨日的事情了,你喝醉了,陆绎背你回来的。”

  “昨日?”今夏错愕。天哪,她竟然睡了一天一夜!还有,她酒后容易断片儿,不会又做了什么不得体的事情吧?

  “来,把醒酒汤喝了。”林菱吹了吹醒酒汤,之后递于今夏。

  “好。”今夏回过神来,接过醒酒汤,一饮而尽,随后又问道:“姨,大人呢?”

  “辰时就出去了,说是矿山那边有新发现。”如是说着,林菱将今夏手中的空碗接过。

  今夏哦了一声,之后便迅速取下木施上的衣衫,麻溜换上,边穿边说道:“姨,我去矿山看看。”

  “外面下着小雨,记得把伞拿上。”林菱叮嘱道。

  今夏连连点头,应允道:“我知道了,姨。”说罢,一溜烟的跑出门去。

  雨仍旧下着,山路泥泞,极为不好走,今夏的鞋袜都湿了,就连裙摆也有着不少泥点。将将走近矿山,今夏便瞧见一群锦衣卫,用力凿着那块巨石,而陆绎则撑着伞立于一旁。

  “大人!”今夏踮起脚尖,欢喜的远远朝他招手。

  陆绎闻声,转过身来,瞧见了不远处的今夏,之后他浅浅一笑。直到今夏信步朝自己走来,他才开口询问道:“下着雨,你怎么来了?”

  今夏撇撇嘴,略微不满道“我还想问大人呢,你来矿山怎的不叫我?”

  “见你睡得沉,就没忍心叫你。”陆绎满脸笑意,身子微微向前倾,问道:“生气了?”

  “没有啊,我怎么会生大人的气呢。”今夏摇摇头,否认道。

  陆绎脸上的笑意更深了,言道:“既然没有,刚才是谁在兴师问罪啊。”

  “我……”今夏顿时语噎,随后脑子灵机一动,问道:“大人,我昨日醉酒没做什么吧?”

  陆绎饶有兴趣的看着她,反问道:“袁捕快可记得发生了何事?”

  “好像……”今夏深深思索了片刻,方才道:“好像没有吧,我记不清了。”在她的记忆里,真的没做过什么啊。

  “你确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衣之下2:绎夏一直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衣之下2:绎夏一直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