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遇险3
陌上古城2020-05-17 10:182,482

  前来禀报的那名御林军,带领着两名御林军去往船头查看。他们三人立于船头凝望着与其相撞的官船。说来也奇怪,这大晚上的,行驶在河面的船只都亮着微微的光,唯独这艘小官船黑乎乎的,甲板上也无人把守着,令人心存疑虑。

  “喂!对面船舱内有没有人!”

  无人回应……

  “有人的话出来知会一声,此乃皇家官船,请速速现身赔礼!”

  还是无人回应……

  这下三人感觉气氛不妙,欲抽出系在腰间的大刀,准备跃到那小官船上细细探查一番时,倏忽间,对面的船舱内飞速射出一支箭,直冲其中一名御林军心口,只听得兵刃刺入血肉的声音,那名御林军倒地而死,紧接着,便是密集如雨的箭不断袭来。

  “快撤!”两名御林军抽出大刀来抵挡,一边扯开了嗓子大喊道:“陆大人,有刺客!”

  闻言,所有的御林军抽出大刀前去支援,陆绎瞳孔一缩,眼眸中的杀气清晰可见,他扬言道:“今夏,赶紧回到舱房去!”

  今夏也知道自己的身子暂时不易作战,忙点头回应道:“好,大人多加小心,我去通知姨和叔千万不要出来。”

  “大杨,要帮助大人!”今夏又喊道。

  “好咧!”

  话语刚落,这时,埋伏在船两侧水下的刺客,也都纷纷飞出水面,一跃而起飞至陆绎等人所在的官船上。他们各个黑衣遮面,与今夏所做梦境一模一样。此时,岑福与苏瑾听到动静也速速赶来支援。

  完了完了,这下梦境成真了。

  “杀!”一声令下,整个甲板上迅速成为了战场。幸好今夏溜得快,她火速跑进船舱内恰好迎面撞上林菱与丐叔。

  “今夏,上面出了何事,我怎么听到有兵器相交的声音?”

  “姨,你赶紧回舱房千万不要出来。不知是不是我们的行踪被走漏了风声,引来一群刺客前来刺杀。叔,你保护好我姨。”

  “放心吧。”

  目送丐叔将林菱护送回舱房后,今夏这才安下心来。她心系陆绎安危所以跑去陆绎的舱房,取来他的佩剑,然后又返回自己的舱房取来手铳,着急忙慌的往甲板上奔去。

  待今夏返回甲板上时,甲板上的战况已是焦灼不已。那些个刺客似乎是冲着陆绎而来,十几名刺客围攻陆绎一人,几个回合下来,陆绎显然是有些体力更不上了。见状,今夏麻溜的举起手铳,对着围攻陆绎的刺客纷纷射出弹丸,一个,两个,三个,直到他们顺势倒地,今夏顺利到达陆绎身边,将佩剑扔给他。

  二人相视一眼,互相使了个眼色,随后专心投入战斗。刺客们身手了得,招式快准狠,今夏险些被刺伤,还好她反应及时,快速躲闪。一阵激烈的厮杀后,那些个刺客死的死,伤的伤的,唯独一人见大势已去,跳入河中落荒而逃,不过他也没落到好处,手臂被陆绎狠狠刺了一剑。

  甲板上又恢复了平静,御林军们清理着尸体,没死的刺客都被带了下去,陆绎命锦衣卫们去那艘官船上查探。

  “今夏,没有受伤吧?”陆绎一脸担忧的望着今夏。

  今夏摇摇头,言道:“我无碍,大人也没事吧?”如是说着,今夏一脸紧张的上下打量着陆绎,反复确定他没受伤后,这才放心。

  刻下,岑福神色匆匆的走来,手里还拿着一个圆圆的东西,今夏看的不大真切,但似乎是玉佩。

  “大人,这是方才那名逃脱刺客的遗落之物。”岑福抬手递于陆绎。陆绎接过玉佩,反复观察着玉佩上的刻纹,缓缓分析道:“此玉佩上面刻着的是禽鸟纹,材质通灵剔透莹润光泽,不是凡品,只有地位尊贵之人才会拥有。”

  闻言,今夏抬手挠挠头,略做思考分析后,言道:“如此一来,那说明此人对我们的行踪甚是了解,并且一直暗中跟随着我们,等待时机。还有一点,这艘官船是何时出现的,舵手第一时间没有发觉吗?”

  “岑福,把舵手叫来。”

  “是。”

  很快的工夫,舵手便跟着岑福来到甲板上,舵手自知因一时疏忽而险些酿成大祸,他扑通跪在陆绎面前,脸色因害怕而显得惨白,说道:“大人,都是卑职的疏忽才酿下大祸,可是卑职也不知那艘官船何时冒出来的。”

  “不知?”陆绎冷哼一声,言道:“你可知因你的疏忽,差点害死整条船上的人!”

  “卑职有罪,甘愿受罚!”舵手微微颤抖着。

  陆绎将手中的玉佩交于岑福,随后冷言道:“苏瑾,将他押下去关押,再换个舵手来。”

  “是,大人。”苏瑾走到舵手跟前,伸手拽起他的衣领退了下去。

  这一夜还真是凶险万分,只要一回想起梦境中的场面,今夏仍然心有余悸,神色满是惊魂未定的样子。

  “想什么呢?”陆绎握住今夏的手,发现她的手冰冰凉。

  “大人……”今夏紧紧抓着陆绎的手臂,神色无比认真,言道,“大人,今夜之事太过于蹊跷,定要好好审问那些刺客一番。”

  “那是自然。”

  话语刚落,陆绎派的锦衣卫们从那艘官船上搜刮出好多箭,通通都扔在了甲板上。为首的锦衣卫上前禀报,道:“大人,只搜出这些箭,其余的兵器并未发现,船舱干净的很。”

  看来是有备而来。

  陆绎走至那些箭跟前,俯身拿起一支箭,细细查看。今夏一直观察着陆绎的神情,他时而皱眉,时而眼眸转动陷入思考,许久后,陆绎将箭递于今夏面前,言道:“今夏,你可觉得这箭头的质地,甚是熟悉?”

  “质地?”今夏打量着箭头,霎时间恍然大悟,惊叹道:“大人,这不是与严世蕃所造弹簧质地相同吗,难道是……”

  陆绎从今夏的神情便看出,他与她的想法是一致的,他缓缓说道:“严家虽倒台,但严党余孽尚未清除,我怀疑是严风在背后操控着一切。”

  “严风?”今夏惊愕不已。不过说来也是,严世蕃死后,跟随着他的死士也都全部处死,唯独严风不见踪影。原来他潜逃到了江南一带,严风那么衷心与严世蕃,以他的心性必会报仇。

  “严风报复心极强,他定是藏匿在沿海一带。那…我们先去扬州,还是杭州?”今夏问道。

  “毛海峰死后,他的旧部几乎销声匿迹,如今他的义兄王一枝又在沿海一带猖獗,还敢公然对朝廷示威,这背后定有人支持。我们先去杭州,顺便去看看那个铁矿。”

  “好,都听大人的。”

  此时,被陆绎刺伤手臂的赵毅吃力的游到河边,苟延残喘的倒在河岸边喘着气。待缓了缓精神,赵毅这才缓缓起身包扎伤口,失血过多,他脸色惨白。这陆绎下手也忒狠了,这陆阎王的名号可真不是盖的。

  他支撑着身子站起时,恰好看到系在腰间的玉佩不见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衣之下2:绎夏一直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衣之下2:绎夏一直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