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启程2
陌上古城2020-05-17 10:123,438

  夜幕降临,京师城内外灯火通明,十里长街灯光辉煌,人声鼎沸。

  “大人你看,好生热闹啊!”

  “大人,那个花灯好好看!”

  “大人,以你的聪明才智猜个灯谜不为过吧?”

  “大人……”

  今夏兴奋的像个孩子,一蹦一跳的穿梭在各个小摊前,陆绎神色如常紧跟在她身后,抬手虚扶着她避免来往行人撞到她。今夏走到一卖首饰的摊子停下,随手拿起一支步摇轻轻簪入发髻内,然后转过头来喜滋滋的看着陆绎,笑问道:“大人,好看吗?”

  “好看。”没人好看,陆绎心中暗自说着。放眼望去,十里长街被花灯散发出的亮光包围着,柔和的光线洒在她圆润的脸上,嘴角扬起一抹明媚的微笑,蛊惑人心。

  今夏被陆绎盯得有些不自在,她摘下那支步摇放回原处,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略带娇羞的说道:“大人,老盯着我看作甚。”

  “捡了个宝啊。”陆绎眼角微微一弯,牵过她的手朝前方行去,“我们去前面看看。”

  “好啊。”今夏一个健步上前将他的手臂挽住。

  二人依偎在一起逛了两条街,陆绎在今夏的百般恳求下猜了好几个灯谜,获得了不少的新鲜玩物,尤其是那个花开并蒂的荷包,令今夏爱不释手,说是要回去参照自己绣一个。陆绎失笑,只要是她喜欢的,他都依着她。

  正当二人逛在兴头上,耳边传来一个熟悉无比的声音。

  “陆佥事--”赵毅本来在府里也待的无趣,如是便出来这街上散散步,不曾想会遇到陆绎和袁今夏。既然袁今夏不想让他知晓她与陆绎的关系,那他便装作不知晓罢了。

  今夏是率先回过头来的,见赵毅悠闲自得朝陆绎和她走来,她迅速甩开了陆绎的手,之后又转过身去假装欣赏着眼前的花灯。陆绎显然是被今夏的举动吓了一跳,他诧异的侧目去看她,而她却背对着他欣赏花灯。

  “陆佥事。”赵毅已走到陆绎面前,朝他拱手道。

  陆绎面色略有不悦,但还是有礼的回道:“赵抚使。”

  “我以为陆佥事不喜热闹,不曾想竟会在十里长街偶遇陆佥事,真是罕见。”

  “在府里待着甚是无趣,便出来走走,享受下上元佳节的气氛。”

  “原来如此。”赵毅的视线转移到陆绎身后的今夏身上,他挑着眉,伸手指了指今夏,言道:“陆佥事身后的女子好生眼熟啊,倒像是……”

  不要认出我,不要认出我---今夏心里暗自祷告着,她的双手紧紧攥在一起,掌心里满满的汗水。可惜,天不遂人愿,她还是被认出来了。

  “可是袁捕快?”

  今夏无奈的闭上双眼,她承认她对赵毅这个人没什么好感,但毕竟官大一级压死人,他是堂堂锦衣卫从四品镇抚使,而她只是六扇门的一个小小捕快,于情于理她都不应该避让。

  她深深吸了口气,睁开双眸,嘴角挤出一个微笑,然后转过身来,拱手向赵毅说道:“赵抚使好。”

  “还真是你啊袁捕快,看来我这认人的能力愈发的准了。”赵毅看看今夏,又看看陆绎,神色疑惑的追问道:“袁捕快,你与陆佥事……认识?”

  今夏半张口要回答,只听得站在她前面的陆绎说了句“她是我未过门的夫人。”今夏顿时汗颜,他以为陆绎不会这么早公开二人的关系,更何况她白日去北镇抚司时便于赵毅撞了个满怀,还谎称是去北镇抚司寻表哥。这下倒好,陆绎尽数都抖出来了,她还怎么去圆这个谎啊!

  “今夏--”陆绎伸手一把拉过今夏,许是力道有些大,致使今夏没站稳,倾倒在了陆绎的怀中。陆绎轻轻环住今夏的柳腰,温声道:“都多大的人了,站都站不稳。”

  眼前的一幕,确实令赵毅一惊。他从未见过陆绎如此温柔待人,他对他的印象还停留在陆绎刚回北镇抚司那日,他因私自用刑被他撞见。他霸气狠厉冷言冷语,威风得很。这俗话说的好,英雄难过美人关,真真是没错。

  “袁捕快,白日里你还唬我,说是去北镇抚司寻表哥,原来你口中的‘表哥’就是陆佥事啊。”赵毅笑的打趣儿。

  陆绎顿时蹙眉,双眸死死盯着今夏,反问道:“表哥?”

  “大人息怒,息怒。”今夏见陆绎不悦立马赔笑着。

  赵毅是个识趣儿的人,若是自己在待下去,恐怕就打扰了他们的雅兴了。于是他微微欠身,朝陆绎拱手道:“还请陆佥事与袁捕快好生逛着吧,赵某先告辞了。”

  陆绎点点头,应允了他的辞别。赵毅负着手迈步向前走去,走了几步后他忽的停下,扭头看向身后的陆绎与今夏,嘴角扬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大人,我知道错了,你原谅我好不好?”

  “大人,你别走那么快!”

  “大人,你笑笑可好?”

  “大人,你就别苦着脸了,都不英俊了!”

  “大人……”

  今夏急得都快哭了,自从赵毅离去后,陆绎就板着张脸大步朝前方行去,对于她的说更是置之不理。待走到行人略少的凉亭处,今夏一把拉过陆绎的手腕,小跑的凉亭里。二人面对面站着,相对无言。

  僵持了片刻,今夏伸手拽着陆绎的衣袖,撒娇道:“大人,我那不是不想他知晓你我的关系,所以才唬他的。我知道大人宽宏大量,定不会因此等小事生我气,对吗?”

  陆绎静静地看着今夏辩解,其实在她拽着他衣袖撒娇时,他便心软了。可他还是佯装生气,别过脸去不看她,直到……她扑到他怀里。

  “大人,不要生我的气了,可好?”如是说着,今夏从他怀中抬起圆润的脸蛋儿,水汪汪的双眸晶莹透澈,宛如两潭秋水。陆绎似受了蛊惑一般,痴痴地望着她透澈的眼眸,她的眼眸里有着他,同样他的眼眸里亦是。

  “那—袁捕快该如何补偿我?”片刻后,陆绎缓缓开口,眼眸始终盯着今夏。

  今夏别过脸去思考了好一阵子,然后试探性问道:“亲?抱?”

  “再重复一遍。”

  “亲,抱。”

  “抱的前一个。”

  “亲……”今夏真的想捶死自己,好端端的挖坑给自己跳。她看了看四周来往的行人,虽说这凉亭周围行人不多,但在众目睽睽之下做此等不得体之事,有些难为情啊。

  陆绎见今夏迟迟未动,心下便知她定是碍于脸皮薄不肯,索性他直接命令道:“我说让你亲,你就得亲,我是大人,你得听我的。”

  “大人,你这…你…”今夏一时之间陷入了两难的境地,亲吧碍于面子,不亲吧大人又会耍小孩子脾气,所以---豁出去了,不就是肉碰肉有什么大不了的。

  今夏捧住他的俊美的脸,霎时间也怔住了。这眉,这眼,这唇,同样的动作她依稀记得在淳于府做过,不过她当时喝多了,第二天起来就断片了,至于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她是一概不记得了。

  今夏此时心跳的极快,陆绎亦是如此,仿佛下一刻就要跳出来似的。随着她的脸慢慢靠近,陆绎闻到她身上淡淡的香气,呼吸变得灼热,喉结也情不自禁的颤了一下。就在唇瓣即将相贴的瞬间,不远处传来熟悉的声音---“夏爷!”

  二人皆是一怔,随后从暧昧的氛围中立即回神,今夏低眉垂眼的别过脸去,陆绎握拳放于唇边轻咳了两声,来缓解尴尬。刻下,耳边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来者正是杨岳与上官曦。

  “大杨,上官姐姐!”今夏一改刚才娇羞的模样,面带巧笑的走至上官曦旁,挽住上官曦的手臂,言道:“上官姐姐,你行动不便,本不应该出门,这十里长街行人颇多,若是撞到了小杨杨可怎么好?”

  上官曦与今夏叙着旧,杨岳和陆绎两个大男人也不好插嘴,只能站在一旁看着。杨岳上前一步,说道:“我听说陆兄一过上元佳节,便要启程前往湖广彻查赈灾粮失窃一案。三法司的文书已下,我想今夏定是要与你同去的。”

  陆绎看向说笑着的今夏,心中一丝暖流划过,“是啊,没有她在身边啰里啰嗦的,还真是不习惯。”

  “我爹吩咐我了,命我也前去助陆兄一臂之力。”杨岳又侧目看向上官曦,心中很是不舍,“曦儿再过两月多便要临盆,按理来说,我是不该离开的,但眼下时局紧张,我也不得不狠下心。”

  “不如,我明日去找杨铺头谈谈,让你别去了。”陆绎提议。

  杨岳忙抬手制止,言道:“多谢陆兄的好意,我心意已决。曦儿通情达理定会知晓这其中利害,再说了,还有林姨和袁伯母,不会有事的。”

  陆绎点点头,表示赞同。

  “大人,大杨,我们去放孔明灯许愿吧!”

  “好。”

  今夏搀扶着上官曦,陆绎与杨岳在后面跟着。放孔明灯的地方,人头攒动,他们四人找了个相对人少的地方,在纸上写下愿望后,随之将蜡烛点燃,再轻轻将其举起,手一松,孔明灯缓缓升入空中。

  “你许的什么愿?”陆绎轻揽着今夏的肩,仰望着不断升入空中的孔明灯。

  “自然是愿我们此次之行,一路平安啊。”

  “就这样?”

  今夏摇摇头。

  “快说。”

  “金甲神人佑我大人了却愁怨。”今夏如实回答,之后反问道,“大人的愿望呢?”

  陆绎笑道:“巧了,我的和你差不多。”

  “说来听听。”

  “我愿以神仙之名许你一世周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衣之下2:绎夏一直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衣之下2:绎夏一直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