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重逢
陌上古城2020-05-26 09:244,116

  今日是除夕佳节,距离颁布圣旨已过五日。

  这五日,今夏每每都来诏狱门外等候,不畏风雪无阻。诏狱把守的锦衣卫们也在不停的规劝今夏,说圣旨虽下,但要被释放,还得要经过层层批准,没那么快。

  屋内,今夏正坐在梳妆台前打扮,略施粉黛。她看着铜镜里的自己,比任何时候都要清新动人。昨夜她梦到陆绎出诏狱,二人幸福的相拥在一起。于是,今夏天刚蒙蒙亮就起来梳洗打扮了,她有种强烈的预感,陆绎定会在今日与她重逢。

  收拾好后,今夏打开衣橱,翻找出那件粉色衣裙麻溜换上。因为他说过,她穿这身衣服有几分女孩子家的模样,之后她又取下木施上的粉色大髦披风披上,这才笑逐颜开的出了屋。袁陈式、林菱都还在睡着,今夏蹑手蹑脚的出了院子,然后拉开门栓推开门,悄悄地离去。

  冬日的阳光是温暖的,照在身上也是暖暖的。

  今夏站在诏狱门前,双手怀抱着身躯,天还是很冷的,寒风呼呼地吹着,她穿的单薄,所以只能一个劲儿裹紧自己。诏狱内,陆绎已换下囚服,换上干净朴素的袍衫,一个时辰前,李芳来宣旨,念在今日除夕佳节,特提前释放,另外皇上还特赦他官复原职,并与明日进宫谢恩。

  走出狱牢,陆绎望着入眼的雪景,内心感慨万分。三年了,也不知今夏过得怎么样,她受过爱别离之苦,在身体还没调养好的情况下,为了他来回奔波。他也听狱卒说过,说她这三年不论刮风还是下雨,都会来诏狱前站那么一会儿,才离去。她为他做了太多,这辈子他是还不清了。

  不知何时,天空中又开始飘雪了。起初,雪花如吹落的梨花瓣,零零落落的,后来愈下愈大,一阵紧似一阵。诏狱外,今夏已冻的嘴唇发紫,浑身发抖,不停地通过摩擦手掌来取暖,好在她意念坚强,没有冻晕过去。等了又等,今夏满怀期待的心,又跌落回了谷底,她失望的转过身准备离去,脚冻僵了,所以走路有些迟缓。

  “吱吖――”身后诏狱的大门缓缓打开......

  今夏脚步一顿,刹那间,她只觉得自己心跳加速,浑身的血液沸腾了起来。是他吗?今夏内心暗自问着,她不敢确定,于是徐徐转身,直到看见那抹无比熟悉的身影,她才相信,他的金甲神人终回到她的身边。

  陆绎踏出诏狱的瞬间,抬眼间便看见了一袭粉色衣衫的今夏。

  她的打扮惊艳了他的一生。

  彼此深情相望,微笑。

  这一刻,他们等了太久。

  今夏迈开步伐朝陆绎飞奔而去,当抱住陆绎的那一刻,今夏有种失而复得的感觉,一直强忍着的泪水在此刻无声滑落。她紧紧抱着陆绎,生怕他下一刻就不见,同样,陆绎也紧紧回抱着她。

  “大人,我等了你这么久,还以为你不来了呢。”今夏枕在他的臂膀上,哽咽道。

  陆绎又微微用力抱着今夏,他的心情也甚是激动,连说话的语气都在发颤:“说了让你等我,就一定会来,怎么能让你失望呢。”

  彼此相拥许久,今夏吸了吸鼻子,随后缓缓退出陆绎的怀抱,二人四目相视。今夏抬手轻轻触碰着他的俊颜,他依旧那么英俊潇洒玉树临风,一点都没变。

  “大人,你瘦了...”泪水再次滑落。

  “傻丫头。”陆绎抬手拭去她的泪水,心疼道,“你为我究竟做了多少事,这辈子我怕是还不清了。”

  “不论为你做多少事,都是我心甘情愿的。”今夏展开笑颜,“大人,今日是除夕佳节,我们回家。”

  陆绎笑着点头:“好。”他垂下眼牵起今夏的手,十指相扣的朝远方走起。

  今夏挽着陆绎的手臂,将头靠在他的肩膀,嘴角始终上扬着。

  “大人,从今天起我们再也不分开了!”

  “好!”

  “大人,那以后就让我来养你吧。”

  “就你那点俸禄恐怕不够吧?”

  “那......”

  “放心吧,皇上已下旨特赦我官复原职了。”

  “那大人给我涨点俸禄呗!”

  “等你嫁过来,家里的银子全归你管!”

  “真的!谢谢大人!”

  二人依偎在一起,有说有笑,越走越远。

  雪仍然下着,冬日绽开的红梅经受着寒风暴雪的吹打,但却开的无比耀眼。

  此时的岳曦楼,杨程万一家,袁陈式、林菱、丐叔都已到齐。杨岳已做好了美味佳肴,就等人到齐开席了。如今的上官曦已有七个月身孕,杨岳轻揽着她,言道:“今夏还没来?”

  林菱侧目向外望去,见外面下了雪,不免担心道:“这孩子一早就不见踪影了,怕是又去诏狱了吧?雪下这么大,冻坏了身子可怎么好。”

  众人叹气,心下了然。

  “好了好了,那丫头饿了自然就回来了,咱们先开席吧!”丐叔缓和了下气氛。

  杨程万附和道:“说的对,大家先落座吧!”

  大伙儿走至桌前,纷纷落座。林菱与袁陈氏去厨房端来饭菜摆在桌上,大家各忙各的,完全没有注意到今夏与陆绎已踏进了岳曦楼。

  “陆大人!”杨岳是最先看到他们的。随后大家都停下了手中的活儿,一同朝门口处望来。

  今夏满眼含笑的看了眼陆绎,紧接着便说道:“娘,姨,叔,师傅,我把陆绎接回来了!”

  大伙儿笑而不语。见这对苦命的人儿终于重逢,他们的心里也是开心的紧呐。杨程万忙起身,招手唤道:“别站着了,快,快来坐!”随后他又对着杨岳,继续补充道:“岳儿,再去做几道菜来,顺便把酒也拿来!”

  杨岳也正有此意:“好咧,我马上就去!”

  丐叔去一旁搬了两条凳子放下,随即快步朝陆绎与今夏走来。见陆绎与今夏十指相扣,他颇为满意的点点头,笑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看着你们和好如初,我甚是欣慰啊!”

  陆绎微微一笑,侧过头一脸深情的看着今夏。

  大家都落座后,杨岳新炒的菜端了上来,丐叔也替在座的各位都斟满了酒。忽的,陆绎站起身来,举起酒杯朝大家敬道:“陆绎承蒙在座各位的照拂,原本以为此生便要在狱中度过,不曾想还有重见天日的一天。陆绎在此敬大家一杯。”言罢,仰头一饮而尽。

  “陆大人,此言差矣。”杨程万反驳道,“我们也没做什么,出力最多的当属今夏。为了能见你,今夏可是预支了半年的俸禄呐。”

  “这个,我自然是知晓的。”陆绎坐下后,一脸温柔的看向今夏,“今夏,我陆绎此生亏欠你的实在太多,这辈子是还不清了。”

  还没等今夏开口,坐在杨程万身旁的丐叔笑呵呵的打趣道:“乖孙儿啊,想要还债还不简单,把今夏丫头娶回家就是了。”

  上官曦、林菱、袁陈氏掩唇而笑。

  “叔,你瞎说什么呢!”今夏顿时羞红了脸,听的身旁陆绎也发出轻微的笑声,她睨了他一眼,继续道,“叔,今日是除夕不应该说那些祝福词的嘛,怎的还讨论起婚事来了!我才二十有一,不着急成婚的!”

  “你也知道自己二十有一啊。”袁陈氏句句紧逼,“你看看咱隔壁王大娘家女儿,才比你小一岁,这才成婚一年就接连生了两个孩子。这不前几日,我听你王大娘说,她女儿又有了……”

  “娘~”今夏付之一叹,手指不停的点着桌面,“你们今日是怎的了,又是谈论成婚又是谈论生子的,你们就这么急着把我嫁出去吗?”

  “当然!”大伙儿异口同声道。

  今夏气的不想说话,拿起筷子夹起面前的菜送入口中,狠狠咀嚼。

  陆绎笑而不语。本来是可喜可贺之日,不曾想竟变成了催婚现场。不过也是,他让今夏苦等三年,这成婚之事确实也该提上日程了。

  用完膳后,今夏便拉着陆绎离开了岳曦楼,说是有惊喜给他。雪已经停了,街道上的小贩也开始陆续摆摊。陆绎不知今夏这葫芦里又卖的什么药,待他们走到一条熟悉的街口,陆绎终明了。

  “今夏…”陆绎停下,不再往前。

  今夏转过身来,见陆绎神色间满是忧愁,她上前挽着他的手臂,安慰道:“我知道那个地方对你来说是个痛苦的回忆,但我们终究是要面对,逃避不了的。走吧,我陪你。”

  沉默良久,陆绎这才点头同意。

  走了几十步路,二人站立于一府邸前。陆绎缓缓仰头向上看去,入眼的便是陆府两个大字。三年前他入狱后,府邸也被封了,如今在看到这两个字,真是恍如隔世。

  “我们进去看看吧,说不定还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呢。”今夏笑着。

  陆绎勉强扬起一抹笑意,言道:“好,都听你的。”

  踏上台阶走至门前,陆绎与今夏一同打开了大门。在打开门的那瞬间,陆绎惊愕。这府邸里竟一尘不染,院子里的积雪也被打扫的干干净净,陆绎猛的看向今夏,等待着她的解释。

  今夏只是笑着,只听得她大声喊了声“李伯”,之后前院的房门打开,为首的两鬓斑白的老人走出,身后还跟着一群熟悉的面孔。

  “李伯,王妈……”陆绎惊愕的睁大眼睛,显然是惊呆了。他万万没想到,今夏不仅找回了府邸的旧人,还把这院中打扫的一尘不染。

  李伯和王妈都是陆府的老人了,陆廷去世没多久后,紧接着陆绎也被革职抄家入狱,府邸被封,仆人尽数遣散。

  李伯与王妈走至距离陆绎半米处停下,随后撩起衣摆跪了下去,言道:“老仆,携府中下人欢迎大公子回家!”说罢,一群人齐齐叩首。

  “李伯,王妈,快快起来,两位是长辈怎可拜我!”陆绎健步上前,俯身扶起二人。他看着李伯与王妈,询问道:“陆家败落,你们本不应该回来的。”

  王妈看向陆绎身后的今夏,感叹道:“这一切多亏了袁姑娘将我们寻回。听闻皇上大赦天下,大公子即将出狱,老仆这心里啊开心的很。”

  “是啊,多亏袁姑娘。”李伯附和着。

  陆绎徐徐转过身,一脸情深的望着今夏,恰好今夏也在含笑望着他。李伯和王妈相视一笑,识趣的带着下人退下,留给二人独处的空间。

  院落中,只剩下陆绎与今夏。

  “今夏……我……”

  “打住!”今夏连忙摆手制止,“我知道你又要说感谢之类的话,可我不需要你的感谢,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

  今夏步下台阶,走至陆绎跟前,展开双臂将他抱住。她的身体自带这一股淡淡清香,陆绎闭上双眸,安心的伸出双臂环抱住她的腰身。

  “诏狱冰冷的没有一丝人情味,你在那里待了三年定是受了不少苦吧?”她的声音如娟娟泉水,沁入他心。陆绎颔首轻蹭着她的肩,摇头道:“为了达成你我的心愿,再苦都值得。”

  “知晓你即将被释放时,我便与岑福急急忙忙寻回了府邸旧人。不过还好,他们久居京中,也没浪费太多时间。我不想你一回到家,面对的是冰冷庭院,他们知晓你喜好,也能照顾好你。”

  今夏说的这番话,陆绎都深深铭记在心。他此刻除了激动,还有感动。激动的是,他感受到了久违的温暖,感动的是,他陆绎何德何能得此佳人。

  “今夏,我陆绎,此生定不负你。”

  “我信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衣之下2:绎夏一直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衣之下2:绎夏一直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