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风波再起3
陌上古城2020-05-16 11:013,178

  饱餐一顿后,今夏颇为满意的摸摸肚子。

  “饱了?”

  “当然。”今夏拿起两个茶盏,分别倒满水后,将其中一杯递于陆绎,“大人请喝水,今日办理公务辛苦了。”

  陆绎笑着接过茶盏,说道:“袁捕快又在恭维我了?”言罢,一饮而尽。

  “没有,大人误会了。”今夏又给陆绎续了一杯,“大人,皇上是不是又要你查案子啊?”

  “你又知道了?”陆绎饶有兴趣的看着她。

  今夏一笑:“大人聪明睿智,谁能与大人相提并论。这三年我同赵抚使办过案,他连大人半点智慧都没有,甚是让人头疼。”

  听到赵抚使这三个字,陆绎眼眸一沉,问道:“你说的可是赵毅?”

  “大人如何得知?”忽然,今夏想起赵抚使这三年暂统领北镇抚司,如今大人出狱,这统领权自然而然就回到大人的手上。听他方才的语气,似是对赵抚使很是不满呐,于是乎,今夏的身子微微向前一倾,小声道,“莫不是大人与那赵抚使交过手了?”

  “那倒没有。”陆绎否认,随之他将今日发生的来龙去脉,统统与今夏讲了个明白。今夏听了虽内心气愤不已,但也只能忍着,她一手托着腮,愤愤道:“不论他再怎么趾高气昂,到了大人面前不也得伏低做小,乖乖的把统领牌交于大人。”

  陆绎失笑:“袁捕快这拍马屁的工夫,愈发炉火纯青了。”

  “多谢大人夸奖。”今夏咯咯笑着,而后她话锋一转,言道,“大人,刚才的问题你还没回答我呢。”

  陆绎本含笑的眼眸,瞬间沉了下来,缓缓说道:“湖广大旱,至今问题仍未解决,户部侍郎方新派人运送赈灾粮,奈何途中被劫不知去向,因此皇上给我两月期限命我查清此案。”

  “原来如此。”沉默片刻,今夏偷偷睨了眼陆绎,见他垂着眼,指腹沿着杯沿画圈,不知在思索什么。于是她眼眸一转,心生一计,轻轻搬起圆凳靠近陆绎坐下,“大人--”

  陆绎转头看向她:“怎么了?”

  今夏嘿嘿的笑着,双手攀上陆绎的手臂,说道:“大人此番查案,能否带上去啊?我已经好久没有大展拳脚了”

  “真想去?”

  “非常想去。”

  “我知道了。”

  今夏疑惑,大人又知道什么了?

  时辰已不早,陆绎唤来小二付了银子,随之牵着今夏离开了饭馆。亥时将至,街道上的行人不多,各个小贩摊也都收拾好摊子准备回家了。

  夜空中,一轮弯月高高挂着,点点的繁星好似颗颗明珠,镶嵌在天幕下,闪闪地发着光。陆绎与今夏十指相扣,步伐缓慢的走着,忽地,陆绎忆起今夏彻夜未归,于是脚步一顿,转头看向今夏,问道:“你彻夜未归,伯母可有罚你?”

  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起今夏就似泄了气的皮囊,只见她撇着小嘴,抱怨道:“我一回去我娘就罚我举着豆腐跪在院子里,这寒冬腊月的,地上寒气重,我都觉得我膝盖吸入了寒气--”

  陆绎敛下眉眼,朝今夏的膝盖看去,顺便问道:“疼吗?”

  今夏摇摇头,复而又点点头,一脸委屈的模样,直言道:“疼,透着凉的疼……”

  陆绎叹息,上前一步立于今夏面前背对着她,随之微微屈下膝盖,说道:“上来。”

  “谢谢大人。”今夏的嘴角上扬的美丽的弧度,她双手攀住他的的肩膀,一跃而起。陆绎双臂稳稳接住今夏跃起的身子,随后脚步稳健的向前走去。

  “大人,你对我真好。”

  “这话你已经说了无数遍了。”

  “我要说一辈子,大人可愿听?”

  “好。”

  今夏似一只乖巧的小猫趴在陆绎背上,如墨的青丝悄然滑落,落在陆绎的肩上。陆绎听惯了今夏的喋喋不休,如今突然变得安静下来,他竟有些不太习惯,“怎的不说话了?想什么呢?”

  “恩--”今夏踌躇了。此情此景,她忆起三年前她与陆绎、蓝青玄共饮酒的场面,大口喝酒大口吃肉甚是开心,可惜……小蓝为了彻底扳倒严家,不惜以一当十,弃车保帅,自刎而死,甚至她连小蓝最后一面都没见到。每每想到此处,她的心就隐隐作痛。

  泪水不知何时打湿了眼眶,今夏吸吸鼻子,哽咽道:“大人,我很怀念他……”

  陆绎心中明了今夏所说之人,他抬头望向夜空,在那一轮弯月旁,一颗星星突然闪闪发光。陆绎垂下头,勾唇一笑,言道:“今夏,你可知他临死前同我说了什么?”

  “什么?”

  “你我,莫要再错过。”

  今夏听了,心愈发的难受了,他到死都在为她俩考虑,此生能遇见小蓝这样的心腹之交,已是足以。希望下辈子,他们还能做朋友,一起畅谈,一起饮酒,一起欢笑。

  片刻后,二人已到袁家门外。

  “大人,你放我下来吧。”见陆绎停住,今夏作势就要跳下来,却被陆绎紧紧禁锢住,今夏不解,反问道:“大人,你这是作甚?”

  “我背你进去,你不是膝盖痛吗?”

  “啊?这…”今夏一脸难色,“这样不妥吧?万一我娘看到,又该说我了。”

  “无妨。”陆绎上前走至门处,今夏顺势伸手推门。门开了,陆绎踏进院内,只听得今夏在他耳边大声喊道:“娘,姨,我回来了!”

  亮着烛光的屋内,瞬间站起两个人影,随后房门打开,袁陈氏与林菱相继而出。待见到陆绎,二人亦是一惊。

  “伯母,林大夫。”陆绎有礼的打过招呼,随之看向林菱,言道,“林大夫,今夏膝盖痛,您请帮她看看。”

  林菱点点头,柔声道:“好,先送今夏回屋吧。”

  “恩。”陆绎快步朝今夏的闺房走去。今夏诧异,他似是对她的闺房甚是熟悉,不过也是,他曾偷偷来过好几回。

  进了屋,陆绎将今夏放到卧榻上,之后便站在一旁了。此时,林菱与袁陈氏也进了屋,林菱走至卧榻处,拎起裙摆坐在榻边,伸手拉起今夏的手腕为她把脉。

  “夏儿姨母,夏儿无事吧?”袁陈氏蹙着眉。

  林菱浅笑着:“今夏无碍,只是受了风寒。至于膝盖会痛,许是今日跪在地上的缘故,地上寒气重,定是入了寒。这两日用帕子热敷一个时辰,很快就会痊愈。”

  闻言,陆绎总算放了心,他看向今夏,嘱咐道:“你乖乖听话,等好了再去六扇门。”

  “好。”今夏应允,“大人赶紧回去吧,时辰不早了。”

  陆绎点点头,忽的,他似是想起了事情,随即转身走至袁陈氏面前,拱手道:“伯母,昨日是文渊思虑不周,没能及时送今夏回家,才导致今夏一夜未归。在此,文渊向伯母致歉。”

  袁陈氏看着陆绎,她对陆绎的印象还不错,英俊潇洒才貌双全,且又对自己的女儿情深不已,是个值得托付终身的好良人。半晌后,袁陈氏缓缓说道:“只要没做逾矩之事,此事便作罢了。今夏终究还是个未出阁的女儿,我想陆公子明白我的意思。”

  “文渊谨遵伯母教诲。”陆绎自然懂得其中意思。今夏还未出阁,虽说二人定了亲,但尚未成婚,若是传出些什么,有损今夏的清白。

  “娘--”今夏一骨碌跳下床,小跑到袁陈氏身边,伸手挽住她的胳膊,言道:“娘,您多虑了,大人才不会乘人之危呢。”

  袁陈氏伸手点了点今夏的额头,说道:“就你知道。”

  今夏嘿嘿笑着,随后将视线转移到陆绎身上,“我送大人出门。”

  陆绎点头,朝袁陈氏和林菱一拱手,道:“伯母,林大夫,文渊先回去了。”

  “好。”袁陈氏与林菱异口同声。

  今夏送陆绎到门口,忆起陆绎在饭馆的说的话,于是反问道:“大人,‘我知道了’究竟是何意思啊?”

  “那么想知道啊?”陆绎望着今夏,眉眼间柔情似水。

  “愿闻其详。”今夏含笑,只见陆绎勾勾手指,示意她附耳过去。

  陆绎凑近她耳边,轻声道:“小心--好奇心害死你这只野猫。”

  “大人,你……”今夏轻轻推开陆绎,不满道,“大人,这算是什么答案嘛。”

  陆绎笑而不语,随后身子一转,朝巷子口行去。

  今夏站在原地,双手叉着腰,嘴唇撅的老高。大人总是这样,喜欢打哑谜让她猜。瞧着他即将消失在巷子口,今夏忙大声喊道:“大人!”

  陆绎未转身,只是举起胳膊来,竖起三根手指。

  “三?”今夏敛下眉眼,喃喃自语,神情充满了疑惑。三?这又是什么哑谜?待她再抬眼时,陆绎的身影早已消失于巷子口。

  夜里,今夏躺在卧榻上翻来覆去的琢磨陆绎比划的手指,直到困意袭来,沉沉睡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衣之下2:绎夏一直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衣之下2:绎夏一直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