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风波再起4
陌上古城2020-05-16 11:013,176

  三日后,上元佳节。

  “你们听说了吗?三法司文书下来了,命我们六扇门协助锦衣卫彻查赈灾粮一案。”

  “真的?可别诓我。”

  “假不了,我刚才还看见杨捕头手里拿着。”

  “据说谁能破了此案,方可升职为捕头!”

  今夏刚踏进六扇门,入耳便是如此重要的信息,刹那间,今夏恍然大悟。原来大人所比划的“三”指的就是三日后,三法司下文书啊!大人总是这样,先是秘而不宣,最后喜从天降。眼下有了如此好差事,今夏自然是欣喜若狂。

  “师傅!我回来了!”人未到声先到,只听这神采奕奕的声音,便知是今夏了。果然,今夏面带微笑,一蹦一跳的进了杨程万处。杨程万在埋头处理公文,他抬眼淡淡瞥了眼今夏,言道:“来得正好,夏儿,同我去院子里。”

  “好咧!”今夏一拱手。

  院内,六扇门的同僚们早已站成一排,互相交头接耳着。今夏快步的跑过去,随便找了个位置站好,在她身后侧,小五轻拍今夏的肩膀,今夏回头,入眼便是小五灿烂的笑容,“袁师姐,你终于来了!”

  “小师弟好。”今夏客气道。

  立于台阶上的杨程万,神色严肃,他轻咳了两声,原本吵闹的大伙儿瞬间变得安静。杨程万双手负在身后,语气坚定道:“今日三法司下来文书,命六扇门协助锦衣卫彻查赈灾粮一案。此刻文书就在我手上。”如是说着,杨程万从怀中掏出文书,又继续补充道:“六扇门捕头之位短缺,谁要是拿下此案,捕头一职便是你的了!”

  此言一出,大伙儿都争先恐后的上前阿谀奉承杨程万,个个满脸堆笑,好生无聊。今夏无意参与,反而朝院内的石桌走去,她坐下来翘起二郎腿,给自己倒了杯茶水,悠闲的喝了起来。

  其中一位同僚见今夏还有心思喝茶,对于她莫名其妙的行为,他疑惑不解。平时一有案子就属她最积极,他们愣是一点油水儿都捞不到,如今,她这般乐得清闲,倒有些反常了。

  “今夏,素日就你最积极,怎的这次不一马当先了?难不成是背后有了靠山,不在乎这些名利了?”

  话语刚落,大伙儿们似是发现了新鲜事,纷纷窃窃议论起来。尤其是那些刚进入六扇门的师弟们,问起八卦来那是一绝。

  “袁师姐,背后的靠山是谁啊?”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锦衣卫正四品佥事陆绎啊。”

  “锦衣卫!?”

  “虽说陆佥事是武将,但那容貌可所谓是貌若潘安呐。”

  大伙儿饶有兴趣的谈论着,忽地,耳边传来“砰”的一声,大伙儿循声望去,只见石桌上浸湿一大片,而今夏手中的茶盏被捏碎,茶水溅了她一手。

  “说够了吗?”今夏一记眼神杀过去,那几人瞬间闭口不语。她站起身来,走至方才那位同僚面前,面露假笑,说道:“师兄,我这次之所以不争不抢,那是因为……”顿了顿,又继续道,“因为我根本不用抢,这六扇门新晋捕头一职,一定是我袁今夏的!”

  “今夏,你别太过分了!我好歹也是你师兄!”他怒睁着眼,额角的青筋随着呼呼的粗气一鼓一张。

  “我又没说你不是。”今夏一脸不屑,“还有,陆大人是你们能妄自议论的?他是北镇抚司的主人,若是这些个话被传了出去,私下议论朝廷命官,此等罪名可不小啊。还望师兄您掂量清楚。”

  “熊熊烈火”在他们二人之间燃起,大伙儿更是连气都不敢出。杨程万深知今夏的脾性,若是在僵持下去,今夏的暴脾气一上来还指不定出什么事呢。于是乎,他板着脸怒斥道:“都是同门中人,吵吵闹闹像什么样子!今夏--”

  今夏狠狠白了眼那师兄,随后身子一转朝杨程万走去。她敛下眉眼,拱手道:“师傅--”

  杨程万将文书递于今夏,叮嘱道:“此案交于你了。切记,要好好配合陆大人。”

  今夏双手接过文书,小心翼翼的捧着,忙应道:“师傅且放心,徒儿一定办到。”

  杨程万又千叮咛万嘱咐了一番,便速速解散了大家。今日乃是上元佳节,按照惯例,因提前休沐半日。今夏回了家,刚推开大门,扑鼻而来的便是阵阵香味。肚子里的馋虫被勾起,今夏顺着香味进了厨房。

  “娘,你做什么好吃的呢,可真香!”

  袁陈氏扭头看了眼今夏,言道:“夏儿回来了。”说罢,她揭开锅盖,锅内雪白雪白的浮元子在清水里翻滚。今夏馋的咽了口唾沫,随后问道:“娘,我饿了。”

  “知道你饿了,我特意给你煮的。”袁陈氏拿过备好的碗,盛了五个浮元子在内,然后小心翼翼的端起碗递于今夏,还叮嘱道,“小心烫!”

  今夏也不顾得浮元子是刚出锅滚烫的很,她轻轻吹了吹,用汤勺舀起一个浮元子放入口中,瞬间汤汁四溅,烫的今夏龇牙咧嘴的,舌头都烫麻木了。见状,袁陈氏忙接过她的碗,斥责道:“饿死鬼投胎啊,也不怕烫着!”

  今夏胡乱嚼了几下,忍着烫意吞了下去,然后她连忙伸出舌头,用手掌扇着凉风,含含糊糊道:“烫死了!烫死了!小爷的舌头!”

  “你呀--”袁陈氏无奈摇头,转身又盛了一碗浮元子放在食盒里将其盖上,然后转头对着今夏说道:“浮元子寓意圆圆满满,陆绎亲人都已不在人世,想必心里定是不好受。你将这浮元子送去,也算是我的一份心意了。”

  今夏闻言,先是一怔,随后迅速回神应道:“好,我马上去!”如是说着,今夏提起食盒出了厨房。

  北镇抚司内,陆绎已查出押送赈灾粮的乃是户部侍郎方新之子方宇。查阅了卷宗,陆绎对方新这个人也有了一定的了解,他为人宽厚,尊崇仁义,想来也不会做这掉脑袋的事,而他的独子方宇可就不那么简单了。据卷宗记载,三年前,他曾为了一烟花女子失手杀了当朝命官,皇上大怒,但看在方新忠心耿耿为国为民的份儿,从轻发落将其关在狱中三年,直到大赦天下,才被放出。

  如今这方宇杳无音信,想要得知赈灾粮在哪里丢失,难于上青天。看来,他很有必要得去一趟方府了。如是想着,陆绎刚起身,岑福便推门而入了,瞧着岑福神色忧愁,似是出了事,于是,陆绎缓缓问道:“怎么了?”

  “大人!”岑福朝陆绎一拱手,继续道,“苏瑾来报,称袁捕快与六扇门同僚起了争执,似是与大人有关。”

  “说来听听。”陆绎复而坐下。

  赵毅这边今日收到了主子的来信,信上写着:密切关注陆绎一切动向,随时汇报。看完信,赵毅便将信烧了。上元佳节,他无心在这北镇抚司待着,起初暂管北镇抚司时还有案子可办,如今统领权回到了陆绎手中,他也不用再操心了。

  “张德,走,去潇湘阁。”

  “是,大人。”

  赵毅与张德将将走近北镇抚司外,就与前来给陆绎送浮元子的今夏撞见。今夏放下食盒,微微欠身朝赵毅拱手道:“赵抚使。”

  “原来是袁捕快。”赵毅瞟见放于地上的食盒,复而又看向今夏,询问道,“袁捕快来北镇抚司有何贵干?还拿着食盒?莫不是……”

  今夏忙解释道:“卑职来寻表哥的,今日上元佳节,卑职的娘亲特意做了浮元子,命我送来。”

  “原来如此。我竟不知袁捕快,在这北镇抚司还有亲戚,真是稀奇。”

  赵毅语气不轻不重,倒像是在试探些什么。今夏有些心慌慌,她急忙赔笑道:“卑职的表哥只是名小小锦衣卫,不足挂齿。”

  “如此,袁捕快且快快进去吧。”

  “是,卑职告退。”今夏赶紧提起食盒,脚步匆匆的朝北镇抚司走去。赵毅回头,见把守的锦衣卫们非但没阻止,反而笑脸相迎,心下觉得不对劲,随之他吩咐张德,言道:“派人去查查袁捕快与北镇抚司哪位有关系。”

  “是。”

  今夏顺利进了北镇抚司,连蹦带跳的来到了陆绎办公处。她轻叩房门,很快里面传来了陆绎的声音:“进来。”

  “大人!”今夏一把推开门,见岑福也在忙言道,“岑校尉--”

  岑福点点头,随之朝陆绎拱手道:“大人,卑职先退下了。”

  “好。”陆绎应允,示意他可以出去了。

  岑福走后,屋内只剩陆绎与今夏。

  “你怎么得空过来?连官服都不换。”

  “来给你送浮元子啊。”今夏将食盒放置案桌上,缓缓打开盖子,之后小心翼翼的端出浮元子,“六扇门提前半日休沐,我刚回到家,我娘便催我来给你送浮元子了,快尝尝味道如何。”

  陆绎看着眼前热气腾腾的浮元子,陷入了深深沉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衣之下2:绎夏一直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衣之下2:绎夏一直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