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风波再起1
陌上古城2020-05-16 11:003,535

  “臣陆绎,叩见皇上!”

  养心殿内,陆绎跪在地上朝嘉靖帝行礼。

  “陆爱卿平身吧。”嘉靖帝面色苍白,说话有气无力的。他的身子是愈发的不行了,每每夜里,他都会饱受咳疾的折磨,每咳一下胸膛似是被撕裂一般疼痛。

  “谢皇上。”谢恩后,陆绎迅速起身。

  嘉靖帝缓缓抬眼看向陆绎,他总觉得陆绎身上有着陆廷的影子,深感亲切。沉默了片刻,嘉靖帝说道:“诏狱三年,辛苦陆爱卿了。”

  陆绎欠身忙拱手道:“是微臣做错了事,应当受罚。”

  “罢了,罢了。李芳--”嘉靖帝招手唤道,李芳上前一步,接过嘉靖帝手中递来的密函,随后转交于陆绎手中。

  “皇上,这是……”陆绎接过李芳递来的密函。嘉靖帝闭上双眸,背倚靠在靠枕上,言道:“打开看看。”

  “是。”陆绎展开密函细细阅读,他每看到一处眉头就皱一下,直到眉头拧紧。阅读完毕,陆绎合上密函递与李芳,李芳接过,之后陆绎抬眼看向嘉靖帝,言道:“皇上,毛海峰虽已伏法,但毛海峰旧部依旧在沿海一带盘根错节,如今他的义兄王一枝竟敢如此胆大妄为与朝廷宣战,想来背后定有主谋。”

  嘉靖帝非常赞同陆绎的说辞,点头道:“严世蕃通敌卖国,虽已处斩,但严党余孽尚未全部清除。眼下又逢湖广大旱,朕命户部侍郎方新派人运送赈灾粮食,奈何途中被劫,不知去向。”

  许是说的时间长了,嘉靖帝又剧烈的咳嗽起来,他的脸色随着咳嗽渐渐变红,似是要将肺咳出来。李芳紧皱眉头,忙上前替嘉靖帝摩挲着心口处,“皇上,今日的药还没喝呢。奴才这就命人端来!”

  嘉靖帝点点头,之后李芳便脚步匆忙的出了养心殿。

  “皇上,微臣南下查案之时结实了沈密大夫,他医术高明,各种疑难杂症更不在话下,不如……”

  陆绎话未说完,嘉靖帝就抬手制止了他,言道:“有劳陆爱卿费心了,朕的身体自己心中有数,已是强弩之末,再好的大夫亦是无用。陆爱卿,寻回赈灾粮食之事,就交给你了,期限两月。待会儿朕会拟旨将陆家所抄的家产全数奉还,你退下吧。”

  “是,臣告退。”陆绎拱手行礼退下。

  此时此刻,今夏的境遇就不好了。她跪在院子里,双臂高高举着两摞沉甸甸的豆腐。

  “夏儿,你可知错?”袁陈氏站在今夏面前板着脸。

  “女儿知错了。”地上凉的怕人,今夏觉得自己的膝盖吸入阵阵寒气。

  袁陈氏叉着腰,冷言道:“你说你一个未出阁的女儿家,彻夜不归,跑去未来夫家过夜,这要是被街坊邻居知晓了,你让我这老脸往哪儿搁!”

  今夏被袁陈氏训得一愣一愣的,从小到大袁陈氏都没这么生气,可想而知,她这次真的闯了大祸。她抬眼,那双清澈晶莹的双眸含着泪水,轻声道:“娘,女儿已知错,您就不要再罚我举着豆腐了,这地上怪凉的。”

  袁陈氏依旧板着脸一言不发,这时,林菱从房内走出,今夏似是寻到了救命稻草,忙喊道:“姨,您快劝劝我娘,快别让我在跪着了!”

  林菱行至袁陈氏身旁,又看了一眼跪在地上向她求救的今夏,忍不住开口劝慰,言道:“袁大娘,我想夏儿也不是故意彻夜不归的。这天凉,地上寒气重,夏儿受得爱别离身子还未好全,就别让她跪了。”

  闻言,袁陈氏深深长叹,沉默片刻后,说道:“夏儿,今日看在你姨母的份儿上,这罚跪就免了,不过……”

  今夏暗自窃喜,刚要起身,却听的袁陈氏话说一半,戛然而止。她忽闪着双眸,反问道:“娘,不过什么?”

  袁陈氏看向一旁桌上堆满的豆干,伸手指了指,说道:“不过你得替我把这些豆干都卖了。这豆干已放置两三日了,若是再不处理掉,怕是要坏掉了。”

  今夏顺势望去,霎时愣住。这豆干怎么也有一车吧,这冬日寒冷,各家各户几乎都屯着菜过冬,这豆干恐怕……

  “娘,这豆干怕是……”今夏面露难色。

  袁陈氏狠狠瞪了一眼今夏,严厉道:“平时不都自称夏爷,说什么没有你办不到的事情。怎的,我不就让你替我卖卖豆干,这就难倒你了?”

  “没有娘,您误会女儿了。”今夏忙站起,然后将豆腐放到一旁的桌上,之后小跑到袁陈氏身旁,伸手挽着她的胳膊,言道:“娘,您放心吧,我肯定把这些豆干全部卖完。”

  袁陈氏晲了今夏一眼,说道:“但愿如此。”言罢,袁陈氏转身朝厨房走去。

  “姨,谢谢你帮我解围!”袁陈氏走后,今夏立马笑眯眯的挽着林菱的胳膊。林菱无奈笑着,伸手捏了捏今夏鼻子,温声道:“你这孩子总叫人不省心。你娘说的对,陆绎虽有意要娶你,但好歹还未出阁,此等不得体之事不可再犯。”

  今夏头点的如鸡啄米,言道:“我知道了姨,以后不会再犯。”

  --------

  陆绎出了宫,便火速赶往了北镇抚司。如今他已官复原职,岑福也跟着复了职。北镇抚司大多都还是旧部,只不过陆绎入狱这三年,北镇抚司倒是新晋了一名镇抚使,名叫赵毅,暂替陆绎统领北镇抚司。不过此人心狠手辣,诡计多端,不是个善茬儿。

  “大人,您终于回来了!”陆绎刚走到北镇抚司,岑福便匆匆迎上来。

  陆绎点点头,说道:“方才我进宫面圣,皇上收到密函,我们又有案子可查了。”

  “莫不是户部运送赈灾粮食一案?”

  “你倒是消息灵通,进去再说。”

  “是,大人。”

  待陆绎与岑福刚踏进北镇抚司的门槛,便有锦衣卫神色慌张的仓促跑来,似有急事禀告。

  “出了何事?”陆绎发问。

  锦衣卫微微欠身,拱手道:“大人,赵抚使再对一弟兄用刑,您快去看看吧!”

  “赵抚使?”陆绎显然不知锦衣卫所说之人。

  岑福忙向陆绎解释道:“大人入狱这三年,都是赵抚使暂替您统领北镇抚司,不过此人心狠手辣,目中无人,甚是狂妄。”

  闻言,陆绎冷冷一笑,如今他已官复原职,这北镇抚司的统领权自然就又回到了他的手中,他倒要看看这北镇抚司究竟是姓陆,还是姓赵!

  “走,去看看!”

  “是,大人!”

  刑室内,惨叫声不绝于耳。一名锦衣卫被绑在木架子上,身上被鞭子抽打的血痕触目惊心。

  “你一个没职位的小小锦衣卫,竟也敢与我顶嘴。我看你是嫌自己活的太长了吧?嗯?”赵毅把玩着手中的鞭子,走至那锦衣卫面前冷冷说道。

  “呵呵……”被绑的锦衣卫嘲讽的笑着,随后缓缓抬起头来,直视着赵毅,语气坚定的说道,“向你这种作恶多端,心思歹毒之人,怪不得这三年都无人信服你,真是可悲!”

  “你!”赵毅愤怒极了,一股怒火不由得从两肋窜了上来。他快速向后退了几步,将鞭子沾了几下盐水,挥起鞭子就要打,扬言道:“看我不打死你,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赵抚使好大的威风啊—”听到有人阻止,赵毅的手停在半空中,身子猛的转过来。

  陆绎!赵毅内心暗自说着。

  “从四品镇抚使赵毅,参见陆佥事。”陆绎毕竟官职比他大,他应该行礼。

  陆绎行走如风的走至赵毅面前停住,眼眸瞟了一眼他身后的那名锦衣卫,冷言道:“他犯了何错,值得赵抚使亲自用刑?”

  “此人以下犯上,在下只不过是简单教训他一下。”

  “哦,是吗?”陆绎夺过他手上的鞭子,交于身后跟来的锦衣卫手里,鞭子上沾染着血迹,污了他的手,“但刚才赵抚使的一番话,我可是全都听见了。”

  赵毅虽气愤,但也只能抑制着怒气,不敢于陆绎正面交锋,只能示弱了。于是乎,他微欠着身子,拱手道:“陆佥事教训的是,是在下一时气愤,动用了私刑,在下甘愿领罚。”

  “既然如此,那赵抚使便自行领二十军棍吧。”

  “是,在下遵命。”

  “不过……”陆绎绕过赵毅,行至于一旁的木桌前,伸手拿起一块白布,擦拭着掌心的血迹,冷冷道:“这三年有劳赵抚使暂替我统领北镇抚司。现今陆某亦官复原职,此等费心费力之事,还是交还于陆某吧。”

  空气瞬间变得安静。

  望着陆绎的背影,赵毅忆起主子对他讲的话。陆绎这人,性情狠辣、杀伐果决、为人老练,且不按常理出牌,别看他生的一张俊颜,他要是发起狠来,可比他爹陆廷还狠。

  沉默片刻,赵毅收回思绪,拱手道:“那是自然,北镇抚司一向都是陆佥事统领,在下只是暂管而已,待会儿在下会命人将统领牌送于陆佥事处。”

  “这里已经不需要赵抚使了,你下去忙吧。”

  “是,在下告退。”

  赵毅退下后,陆绎便命人将那名锦衣卫松绑,并带到他的面前。

  “多谢陆佥事相救……”

  “别说话。”陆绎简单查看了下伤口,都是皮外伤没什么大问题,又继续补充道,“这几日好好养着,不必急着办公。”

  “多谢陆佥事…”

  陆绎又侧目,对岑福吩咐道:“岑福,送几瓶金创药过去。”

  “是,大人。”

  此时的集市上,今夏坐在石阶上好生无聊的守着卤豆干的小车子。这天也忒冷了,冻得她脚冰冰凉。

  “唉—”今夏仰望天空,深深长叹,道:“袁今夏呀袁今夏,你说你堂堂六扇门捕快,现如今进沦落到卖豆干,真的丢人啊,丢人啊!”自作孽不可活,怨天尤人都没用。

  “袁师姐,给我来一斤豆干!”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衣之下2:绎夏一直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衣之下2:绎夏一直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