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风波再起2
陌上古城2020-05-16 11:013,477

  “袁师姐,给我来一斤豆干!”

  今夏迅速回过神来,抬眼便看见了小五,她忙起身,诧异道:“你怎么在这儿,你不是应该在六扇门嘛?”想起他刚才说的话,今夏又问道:“你刚才说给你来一斤豆干,此话当真?”

  “必须当真。”小五笑着,“自从上次买了师姐家的豆干,我娘天天逼着我买。”

  听了小五的话,今夏也跟着笑了起来,直言道:“行,既然伯母这么喜欢,那我就给你来一斤。”说罢,她俯下身子拿起一张牛皮纸,开始装豆干。

  忽的,吹来一阵寒风,着实把今夏和小五冷的够呛。不过说来也奇怪,这平素里都是袁师姐的母亲在卖,今日怎的变成了她呢?

  “师姐,怎的今日是你卖啊?袁伯母呢?”小五突然问道。

  今夏装豆干的手顿在半空中,随后看向小五,言道:“我娘前日感染了风寒,所以我就来了。”

  小五哦了一声,今夏豆干也装好了,她用绳子在牛皮纸上绕了两圈打了个结,之后递与小五手中。小五接过豆干,心满意足的离去。

  又剩下今夏孤零零的一个人了。她又坐在石阶上,双肘撑在双腿上,白皙的双手托着腮,愣愣的出神。算算时间,她与大人也分开一两个时辰了,他今日入宫谢恩,也不知皇上为难他没有,毕竟曾在他宴会上替夏家翻案,当面揭露了当今圣上的昏庸。

  望了望天色,快接近午时了。今夏看着你来我往的人群,又看着一车子才买了一点点的豆干,顿时头都大了。倏忽,今夏灵机一动,笑道:“有了!”

  北镇抚司内,赵毅在刑室领了二十军棍,踉踉跄跄的回到厢房后,一直跟在他身边做事的张德便拿着药膏赶来。

  “大人,您伤势如何?”

  “无碍,不过就是二十军棍,左右我能受得住。”

  张德小心翼翼的脱下赵毅的衣衫,待看到赵毅背上一片红肿后,心下一惊,气愤道:“这刑室里的人,下手也太狠了点儿。”

  “陆绎一回来,这底下的人顿时神气了不少。”北镇抚司内大多还都是之前的旧部,他暂时统领北镇抚司的这三年,底下的人都不信服他。如今,陆绎一回来,他们虽面上不露出欢喜之色,但他知道他们开心的和什么似的,这帮人还真是认主儿。

  “近日,主子那边可有传来消息?”张德正在为他擦药,赵毅侧过头睨了他一眼

  “没有大人。”张德如实回答,手上动作未停。

  闻言,赵毅不免觉得有些奇怪,在陆绎未被释放时,主子飞鸽传书传来消息,说是等陆绎出来后再做打算,如今这也过去有些时日了,怎的还没消息。

  “张德—”赵毅突然唤道,“待会儿你把统领牌给陆绎送去,顺便把笔墨纸砚备好,我要写信。”

  “好的大人。”

  背上传来阵阵痛意,赵毅眉头紧皱,死死咬着牙关,豆大的汗珠沿着鬓角无声落下。一想到陆绎方才威风凛凛,咄咄逼人的样子,他心中的怒火就蹭蹭往上涌。陆绎,你不是一直都很狂妄嘛,这次我倒要看看你能狂到何时!

  岳曦楼内。

  “上官姐姐!”今夏拎起裙摆跑进。

  上官曦正坐在案桌前剥蒜,见来者是今夏,她面露欣喜的起身相迎,言道:“今夏,你怎的来了?”

  见上官曦吃力站起,今夏忙小跑过去,搀扶住上官曦的手臂扶她坐下,说道:“上官姐姐你勿动身,万一伤了肚子里的小娃娃怎么是好?”

  “我哪里就这么金贵了。”上官曦失笑,继续道,“你怎和大杨说辞这般相同,自我有孕以来,大杨什么都不要我做,眼下我也只能剥剥蒜什么的,来打发时间了。”

  “大杨为了追到上官姐姐吃了不少苦头,而今佳人在怀,在过三月便要喜得麟儿,他自然是要好好疼的。”

  “你的嘴啊,是愈发的会说话了。”上官曦败给了今夏的能说会道。

  今夏嘻嘻的笑着,之后她收回笑意,环顾四周都未看到杨岳的身影,便开口问道:“上官姐姐,大杨呢?”

  上官曦还未来得及答话,通往后厨过道的帘子被掀开,随后杨岳出现了。见到杨岳,今夏仿佛看到了救星,然后她快速站起,喊道:“大杨,江湖救急啊!”

  杨岳听着一脸懵,反问道:“什么江湖救急?你又闯祸了?”

  今夏白了他一眼,难道在他眼里,她袁今夏就是个闯祸精吗?

  “大杨,怎么说今夏呢。”上官曦瞪了杨岳一眼。

  “好好好,我错。”杨岳忙赔礼道歉,“究竟何事啊?”

  “你跟我来。”今夏健步上前,抓着杨岳的手臂就往外走去。上官曦坐在案桌前,望着今夏与杨岳的背影,也不知二人在外面嘀嘀咕咕说些什么,片刻的工夫后,只见得今夏高兴的扬起手来拍了拍杨岳的肩膀。

  上官曦垂下眼无奈摇头,心想着不知今夏这葫芦里又卖的什么药。

  “你们两个,把这些东西都搬进去。”

  上官曦一抬头,柜台前站着的两位伙计就闪出了堂内。转眼间,二人怀里各揣着两包的东西走进,然后进了通往后厨的通道。

  “大杨,今夏同你说什么了?那些东西又是何物?”上官曦一脸的诧异。

  杨岳向来不会撒谎,可是他已经答应今夏要保守秘密,所以只好说谎了。他眼神飘忽不定,支支吾吾的说道:“没什么,后厨还有活儿,我先去忙了。”言罢,杨岳一溜烟的跑了。

  一晃眼,已入夜,诏狱门前冷冷清清。不远处,一抹倩影正蹦蹦跳跳的朝诏狱走来。

  “各位大人,请问你们陆大人可还在?”走近后,今夏拱手询问把守门前的锦衣卫们。

  “袁姑娘,陆大人还在办公。”这三年,锦衣卫们倒是与今夏混的熟了。

  “我可以进去找陆大人吗?”今夏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这……”锦衣卫们互相对视了一眼,面露难色,其中离她最近的那名锦衣卫言道,“袁姑娘,我们也想放你进去,可是……”

  今夏心下明了,抬手制止道:“好了好了,你们也是职责所在,我不会难为你们的。我在外面等着就好。”言罢,今夏刚要转身,紧接着身后就传来锦衣卫的声音,“袁姑娘请留步。”

  今夏身子一转,与锦衣卫面对面,追问道:“怎么了?还有别的事情?”

  锦衣卫摇摇头:“入夜天凉,不如袁姑娘移步前厅等候?”袁姑娘可是陆大人心尖儿上的人,若是晚些大人出来看到袁姑娘冻得瑟瑟发抖,那他们可就遭殃了。

  闻言,今夏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后,觉得他说的甚是有理,随后拱手谢道:“如此,那我就谢谢这位大人了。”

  “袁姑娘请!”锦衣卫伸手示意她进去。

  湖广大旱,至今仍未解决,这是圣上的一块心病,如今沿海一带又有毛海峰旧部在作祟,形势甚是严峻。严嵩倒台后,徐敬升任首辅,徐敬为人低调做事隐忍,且十分爱惜人才,他先后举荐高拱、李春芳、张居正等人进入内阁,比起外患,朝内的格局还算稳定。

  陆绎在北镇抚司待了一天,中途又进宫去户部取了卷宗后回到北镇抚司,便再也没出过房门。卷宗太多,陆绎看的有些头疼,他合上卷宗,手臂撑在案桌上闭上眼睛,手指捏着眉心。

  “岑福—”

  “吱—”岑福推门而进,拱手道:“大人有何吩咐?”

  “现在什么时辰了?”

  “回大人,已戌时。”

  陆绎忽的睁开眼睛,他竟全然忘了时间。他与今夏辰时分开后,便再也没见面了,也不知今夏回去后有没有被袁伯母训斥。心下记挂着,陆绎快速收拾好未读完的卷宗,之后便起身与岑福出了房门。

  “岑福,明日你派个机灵点的人,暗中保护着今夏,若有任何事情及时禀报。”

  “是,大人。”

  二人走到前厅时,陆绎不经意间注意到左侧的前厅内亮着烛光,按理来说这个时辰,是没有人会来的北镇抚司的,他蹙着眉,伸手朝那个方向指了指,言道:“大晚上的还有人来北镇抚司啊。”

  岑福顺势望去,见着前厅里确实亮着烛光,随后说道:“莫不是忘了吹灭蜡烛?”

  “走,去看看。”

  “是,大人。”

  待推开房门的那一刻,陆绎顿住了。

  “今夏?怎么会是你!”陆绎显然很惊奇。

  “大人!”今夏没想到陆绎会突然来此,她笑嘻嘻的起身迎上去,准备伸开双臂拥抱陆绎时,看到紧随其后的岑福后,她瞬间收回了双臂背在身后,随后笑道,“我知道大人在北镇抚司待了一天,定是还没有用晚膳吧?恰好我也没吃,不如我们一起去啊?”

  陆绎笑了笑,牵着她手就转身往外走,说道:“知我者,今夏也。”

  今夏害羞的笑着。

  陆绎牵着今夏出了北镇抚司,脸色还带着丝丝笑意,把守的锦衣卫们都惊呆了。在他们眼里,陆大人可是出了名的狠辣,又有“陆阎王”的称号,能让“阎王”展露笑颜,那此人肯定不简单。

  骤然间,陆绎停下脚步,之后身子一转,对着把守的那些个锦衣卫们,说道:“以后袁姑娘来北镇抚司无需阻拦,可自由进入,都听清楚了吗?”

  “是,大人!”锦衣卫们异口同声。

  今夏连忙看向陆绎,反驳道:“大人,不妥!”

  “我说行就行。”陆绎睇了眼今夏,接着转过身来,拉着今夏继续往前走着。

  “想去哪儿吃?”

  “城中心新开了家饭馆,据说红烧鱼甚是美味!”

  “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衣之下2:绎夏一直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衣之下2:绎夏一直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