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
苜子2020-12-28 14:532,941

  夏日的天空,一碧万顷,水洗过后的大地一片生机勃勃。但是这会儿的赵妍心情很不好,她有些着急,甚至气愤。

  宿舍里,赵妍目光呆愣的注视着手机上那短短一行消息,良久良久,仿若下了一个决定。

  校园小湖边的一个凉亭中,赵妍喝着柠檬水似乎在思索什么,她对面的男生看着她,一脸不明所以。他们是同班同学,从高中就到大学一直都是,只是赵妍平时对男生都是不冷不热,不怎么主动和他们说话,哪怕是自己这个高中同学,她也不怎么搭理自己,所以这次主动找自己,他甚至还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

  “姜潮,帮我个忙可以吗?不会白帮的。”

  “什么忙?”能帮我自然会帮,好歹我们也是高中同学加大学同学。

  可惜他还没有说完,就被赵妍接下来的一句话惊的不天不知道说什么。

  “做我男朋友,半个月。”

  姜潮吞了吞口水,“这……我是有女朋友的,你应该知道。”

  “我知道,所以才找你,毕竟那样之后的事好商量。你可以如实告诉你女朋友,我只是暂时借用一下你,不会假戏真做。”

  “……”姜潮有些犹豫。

  “我有喜欢的人,很喜欢很喜欢。”赵妍想了想又补充道:“这次做戏只有半个月,而且会有人给你送钱,至少五百万。”

  姜潮这下坐不住了,一下子站起身,满脸的不敢相信。

  五百万,这个数字不小啊!要不是赵妍一脸的严肃表情,他都要以为她在玩自己了。

  很快,姜潮就以赵妍男朋友的身份自居了,时不时还会和她一起去吃饭,送她小礼物。

  当然,这只是表面看起来,实际上他们一起只吃过一次饭,礼物也只有一次,多数都是有意做给外人看的,

  就是为数不多的那一次,赵妍都在饭桌上坐在离他最远的距离处,也只是象征性的吃了几口。

  没过多久,确实有人来找姜潮了,开口就是三百万让他离开赵妍,要不是赵妍提前给他提过醒,他还真就同意了。

  这次的事他自然告诉了赵妍。

  不急,一千万,我们对半分。这是赵妍的原话。

  赵妍看着刚刚发过去的消息,嘴角勾起,一脸的不屑,“三百万,还真好意思,不宰你们一顿,还真对不起你们要卖我的举动。”

  很快,真的又有人来找姜潮了,这次是一个很是俊朗的男子,他年岁似乎比自己大几岁,但是浑身透露着一种内敛的光华和精明强干。

  “一千万,我不想看见你在她身侧。”

  果然,这次他直接就是这价格,连多余的话都没有说。姜潮都怀疑他们就是串通起来就为了给自己送钱的。

  看着桌子上的支票,姜潮问道:“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吗?”他真的只是好奇,毕竟赵妍和他一起念的高中,

  从未听说过她家里面是那种特别特别有钱的,也从未听说过她有什么特别有钱的亲戚,否则,她肯定不会在这样一个二流大学上课。

  “因为你不配。”几个字说完不待姜潮发应过来,就起身离开。

  姜潮看着桌上那张纸,似乎在想什么。

  赵妍坐在包厢里,无意间看见姜潮约自己出去的消息,想了想,打过去一行字:此事到此为止,咱们分手吧!

  “小妍,你不要任性了!”对面的男子一脸无奈。他就是之前去找姜潮的那人。

  “呵…我任性,不要忘了这一切都是谁造成的。”赵妍抱胸靠在椅背上,一脸冷笑。

  男子沉默片刻,“…那你也不能拿自己的幸福开玩笑,他…”

  “幸福?你们有在乎过我的幸福吗?没有,从小到大,你们只在乎利益,只在乎手中的权财。”赵妍似乎想将心中那积藏已久的愤懑、不甘通通都要说出来。

  “慕初妍!”男子一下站起身,手高高扬起。

  “怎么,你还要打我?你凭什么?你已经不是我哥了,我已经被你们赶出去了。”赵妍倔强的看着他,目光直视着他的眼睛。

  男子这才看清楚她已经哭了,眼眶红红的,还在努力憋住眼泪。

  她是自己唯一的亲妹妹啊,自己这是在做什么。

  男子走过去,看着那只到自己胸口处的小姑娘,她长高了一点,脸上的婴儿肥消退了不少,更加好看,却也更让人心疼。

  当初她离开的时候也才十六岁啊,现在都已经五年过去了。

  男子抬起手就要给她擦眼泪,却被赵妍偏头避开了。

  “慕初尧,我不是你妹妹,那慕云溪才是。”

  “她不是,不过是个不知道从哪儿来的野种,也敢取代你的位置。”慕初尧态度强硬,明显很不赞同她的话。

  慕初妍听着哥哥一如既往护着自己的语气,破涕为笑,她还以为几年不见哥哥早已经偏向那人了,父亲已经偏了,她也已经怕了。

  自己为什么被赶出去,慕云溪最心知肚明,她也知道自己只要认错表明态度,就不用被赶出去,可她就是不甘心,凭什么,凭什么慕云溪霸占了父亲,抢走自己最喜欢的人,而自己还要认错。

  这时她想起半个月前手机上那条不知从哪儿来的消息,目光沉了下来。

  “你来这里做什么?是因为他们要订亲,所以想劝我不要闹,还是因为公司出事需要联姻,我是最好的棋子。”

  慕初尧看着一下警惕起来的妹妹,继而想起被自己调查的姜潮,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无奈中透着宠溺道:

  “怎么可能,她敢那样对你,自然不可能白白便宜了她,至于联姻…你知道联姻的对象是谁吗?”

  “我不想知道,那他们是不是取消订婚了?我是不是就有机会了?你说南笙哥哥会不会忘了我?我听说他之前出车祸了,忘了好多事情,我想去看他,可是…”我看见慕云溪就在他床边。

  慕初尧自然注意到了小妍神情中些许的不自然,以及那说到后面低垂的小脑袋,他还有什么不明白。

  他按住慕初妍的双肩,强迫她看着自己,“小妍…”

  “哥,我明白了。其实……他们才是真心相爱的吧,我才是插足者!”

  慕初尧:……

  “我看见了,我看见他们在医院里的走廊上亲吻,我还听见…他说喜欢她。”

  “可是,明明我才是他的青梅…”

  慕初尧:“小妍你…”

  ……

  S市精神病医院里,慕初尧看着病房中呆呆傻傻的慕初妍,眼中划过一抹心疼,这时她的主治医生走过来,“慕少爷。”

  “姜医生,她这几天怎么样了。”

  姜潮:“这几天情绪稳定了很多,但还需要观察一段时间。”

  “那麻烦你了。”

  “慕少爷客气。”

  慕初尧推门走进去,他看着套着宽松病服的小妍,嘴角勉强勾起一丝笑容,抬手揉了揉她的小脑袋,“小妍,想哥哥了吗?”

  慕初妍闻言只是看了他一眼,接着低头看着手中的娃娃,那是南笙送她的,而南笙在她十八岁那年因为私人飞机出事死在了那场空难中。

  良久良久,就在慕初尧以为她不会说话时,她看着窗外又说道:“南笙哥哥,你来看我了…”

  慕初尧感觉背后发凉,他看向窗外,外面依旧晴空万里,一碧如洗。

  他控制不住的有些手抖,话语中有着些许颤抖,“小妍~”他害怕,害怕她会离开自己,永远永远的离开自己。

  小妍才二十一岁啊,她还那么小,就已经在这里呆了三年。

  “哥哥,我看见了,看见了你桌子上那份文件。”

  慕初尧愣了愣,文件?

  几天后,慕初尧看着桌子上的文件,莫名想起什么,他走到一面名画前,画后就是保险柜,里面有小妍说的那份文件。

  黄昏时分,慕初尧看着小妍在花园里奔奔跳跳的,时不时的揪一朵花递给自己,向自己讨好要夸奖,如同幼时一般,依赖着自己。

  看着怀里小小的女孩子,稚嫩的脸颊肉肉的,还带着一股奶香味。

  慕初尧伸出手去摸着她的脖颈,很细软的肌肤,同时也很脆弱,只要手指收紧她就会消失。

  最后,她真的消失了。

  慕初尧抚着胸口处,心脏跳的厉害,刚刚那些都只是一场梦,还好,只是梦。窗外淅淅沥沥的下起了雨。

  此时,一个电话打来,是医院里的。

  说了什么慕初尧没注意到,他只知道小妍跳楼了……跳楼了?怎么可能?

  他一定是听错了!听错了!

  医院里,慕初尧看见一个叫小雪的护士在主任房间里,她是第一个目击者,同时,她也是之前照顾慕初妍的护士。

  太平间里,慕初尧看着闭紧双眼的少女,一脸无措,为什么?为什么连她也要离开自己?

  床头柜上的备用手机这时闪过一道消息:事已办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随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随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