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一点霉2020-05-31 15:432,974

  6月7号,距离怪异的杀人案已经过去了好几天。

  因为一封隐藏的体检报告,还有尸检科最新的尸检证明,杀人案就此告一段落了,原因是受害人的家属决定不再追究此案。

  这桩案子的档案暂时尘封在了档案室,等待着新的神探去揭开它背后的秘密。

  余浪从昨天开始正常的上下班,自从那天晚上离开城隍路之后,没再遇上过什么怪异的事和人。

  晌午八点半来事务所,坐在自己独立的办公室里,望着电脑上打开的文件夹。

  这里面是一大片的委托文案,等待着余浪去逐个处理。

  这年头能私了的事儿谁会跑警局去挨训,人家警察忙得焦头烂额,屁大点事儿也要去找人家,更何况有的事儿它见不得光。

  什么抓小三,查出轨,查背景,商业争斗暴黑料,某某明星的行程安排……

  总之恶心人的数不胜数,都是钱多了造的。

  宠物走丢了也来委托,当然得接了,不然怎么跟同行斗,没资格挑食。

  “阿浪,外面有人找,是个小姑娘!”

  推拉式的玻璃门外面站着一位扫地大妈,敲了敲门喊了一声,这位大妈也负责事务所的茶水间工作,煮得一手好咖啡。

  余浪这两天有点心神不灵,原因很多三句两句说不清楚。

  “知道了。”回了一句把电脑盖下来,再次打开就需要密码,免得某个黑心的王八蛋又来趁机偷挖客户。

  顺着实木地板往右走了一段路,穿过电梯间来到了这栋大楼的一楼入口。

  一楼正面大厅属于楼盘管理处的人负责,不对外销售,除非来个大款把整栋楼给买了。

  守前台的是个寸头保安,退伍军人一身疙瘩肉。

  余浪从过道里走出来时,这哥们儿挤眉弄眼的更烦了病一样。

  大厅靠墙有一排沙发,洛天心坐在角落里玩手机正玩得起劲。

  这丫头怎么来了?

  余浪大步走过去,皮鞋声略微有点响亮。

  随着脚步声临近,小丫头抬起了头。

  “嘿嘿!”她捧着手机仰头望着余浪,咧嘴露出可爱的笑容。

  余浪不觉得大家很熟,案子已经结束了,也懒得与对方有什么来往,所以没什么好脸色给她:“有事么?”

  “没事就不能来找你吗?”洛天心表现出一副无辜的样子。

  “废话,你以为我跟你一样不上班啊!”余浪脸色微怒的说。

  洛天心见他冲自己发火,脸色渐渐变得冷漠:“我以为我们是朋友了。”

  余浪沉默了一下,语气放缓:“抱歉,我这两天有点烦,你,你还是别来看我了,以后就当我们不认识吧!”

  “为什么?”洛天心见状也明白这家伙不是故意的,随即脸色好看了点,凑近过来,神经兮兮的说:“你又遇到怪事了?”

  “虽然没有出现怪事,但我现在的情况只怕比之前更危险,而且我给你一句忠告,我们俩大概不适合做朋友!”

  余浪说的很认真。

  洛天心更不明白了:“为什么呀,我们都有同样的经历,之前还一起去查案了,一起看见了那样奇怪的事情,为什么不可以是朋友?”

  余浪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潜意识是觉得亏欠这个丫头的。

  因为魔相余浪杀死了她的爸爸。

  或许这里面还隐藏了许多秘密,但杀人就是杀人,这是无法避开的事实。

  一想到这些,余浪甚至有点不敢面对她。

  为了彼此都好,还是别做朋友了。

  余浪招手说:“先不谈这个,你等一下,上次在冥店你愿望纸落下了,我上去拿给你。”

  洛天心怔了一下。

  余浪回了一趟办公室,在单肩包里找到那张奇特的纸,然后重新来到前面大厅。

  “给,收好了不要弄丢了,它可以保护你。”

  余浪把愿望纸递给她。

  “谢谢!”

  少女接过愿望纸叠起来,很珍惜的放在了钱包里。

  嗯,她终于开始带钱包了。

  余浪咳嗽一声:“那什么,你该还钱了。”

  少女俏丽的脸呆愣一下,抬起头笑骂:“你个守财奴,你还真记着呀,你一个月上万的工资,居然惦记这几十块钱,你可真有出息。”

  余浪脸不红心不跳:“还钱,然后两清。”

  “我就不。”少女捂住钱包,一脸得意的望着他。

  不还,也没办法,算了认倒霉。

  余浪甩了甩头转身打算回去上班。

  “喂你生气啦?”少女站在原地笑盈盈的呼喊。

  “呵呵。”余浪面无表情的干笑,头也不回的继续走着。

  少女踮起脚大声喊道:“我被京影学院提前录取了,过两个月我就要去大城市念书了,我以后会当大明星,你现在跟我做朋友还来得及哦!”

  那张愿望纸上面的愿力很强,它会护着洛天心一路前行,少女肯定会达成自己的梦想。

  “祝你成功!”背对着离去的余浪挥了挥手。

  “喂,一句再见也不说吗?”

  “还是别再见了!”

  “算你狠!”

  洛天心咬呀跺脚,她是真没想到余浪这家伙如此的不近人情。

  站在吧台吃瓜的寸头哥笑嘿嘿地招呼道:“小妹妹,哥哥这儿有阿浪的所有联系方式哟,你想不想要哇?”

  “切!”洛天心翻了个白眼,一甩高马尾转身就走。

  开什么玩笑,这些东西早就找江大叔要到了,还需要你先殷勤,单着吧你!

  余浪刚走到办公室门口,就有一位同事找上门来了,表情很严肃说:“阿浪,庄总找你。”

  “好我马上就去。”余浪说完扫了眼办公室,嗯,没人动电脑,很好。

  事务所的办公室门面装修都差不多,只是布局不一样,空间也有区别,当然里面的家具和陈设差别也更大。

  譬如庄总的沙发就要比余浪的高好几个档次。

  余浪站在门口敲了敲门。

  “进。”里面传来中年男性充满威严的声音。

  余浪推开门走进来顺手把门关上,免得有些八婆喜欢胡说八道。

  “庄总您找我?”余浪板着脸说。

  庄正义,咳不对。

  庄义点点头指了指旁边沙发:“坐。”

  “我站着就行,您有什么话直说吧!”

  庄义那张国字脸虽然凹凸不平,但的确长得极富正义感,使人一看就觉得他是个正面人物。

  “听说你请了几天假,怎么样,家里没事吧!”庄义微微表现出一点关心来。

  “还好,您别绕圈子了。”余浪说。

  庄义笑着摇摇头:“你呀你,你是我一手带出来的,要不是我懂你的脾气,换个人可真受不了你。”

  余浪目光转动:“警署给你打电话了?”

  “看来还是什么都瞒不了你呀!”庄义笑着感叹:“我是真的老咯,天下是你们年轻人的了。”

  余浪撇了撇嘴:“老大你这话拿去忽悠别人就好。”

  庄义佯怒地指了指余浪:“臭小子就知道揭我短,你就不能配合我演一下戏吗!”

  余浪懒得说话了。

  庄义笑骂道:“行了行了,整天摆着一副臭脸,客户都被你吓跑了,真是的说你多少次了,白长了一张俊俏的脸蛋。”

  余浪受不了他的唠叨,直接求饶:“好了老大,您直接说让我做什么就可以。”

  庄义的小计谋又得逞了,每次只要一唠叨,余浪准会乖乖就范。

  从十九岁入这一行,跟着庄义当学徒。

  两年多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足以改变很多事情。

  “十点钟去白宁机场接一个人,这个人接下来就是你的顶头上司了,锦城即将成立特殊调查局,她会是其中一组的负责人,顺便提一句,她对犯罪心理学有些研究,国外留过学的,学历很高,性子有点急,你在她手下做事,多忍让点儿,别动不动就犯你的驴脾气。”

  好家伙,这一通的叮嘱。

  余浪没啥可说的,既然是老大交代的,去做就可以了,何况庄义待他如师傅一般,就冲这点,余浪也不会撂挑子的。

  刚来到楼下车库,庄义就把号码发来了,备注名字:庄静。

  余浪看得嘴角一抽:大爷的,臭老头假公济私,居然把自己宝贝女儿给推上去了!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黑白无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黑白无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