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宫灯传情兮
海飘雪2020-05-22 14:325,488

  原非白这次不但带回来宋明磊,还带来了几个年轻书生。他们看原非白和宋明磊的样子几乎跟看神没什么区别。

  西枫苑很久没这么热闹了。我被谢三娘叫去帮忙,伺候着一大帮子人用过午饭,原非白便和他的一堆客人在前厅品茗。

  我回到屋中,正想歇个午觉,宋明磊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我赶紧将他迎进来。

  宋明磊拉着我的手,仔细地看看我,轻声道:“二哥没用,让四妹受委屈了。”

  我明白他是想起牛虻之祸来了,回首想想,也甚是可怕,只好强颜欢笑,“二哥莫要再提,是木槿自己沉不住气,让人有了把柄可抓,倒是连累了碧莹还有众位兄妹了。”

  他的双眸幽深如瑰丽的黑宝石,看着我难受地叹了一口气,忽地轻笑一声,“将军知道了这件事,痛责了夫人一顿。夫人生了个女儿,取名非云,自是无法与大爷和三爷相抗,想必不会再为难我们了。妹妹不用担心。”

  我点点头,迟疑地问道:“锦绣和将军……”

  宋明磊看着我,斟酌一会儿,道:“木槿,你不用太担心,侯爷他……很喜欢锦绣,对她亦是很好。”

  我心中难受。原青江,一个可以做她父亲的男人,真的能带给她幸福吗?她可是我唯一的亲妹子啊。

  宋明磊拉我坐下,“明日锦绣就会回西安,到时我做东,我们小五义在馆陶居聚首如何?”

  “嗯!”我点点头,想到可以见到久违的锦绣,心情稍微好了些。

  宋明磊自怀中掏出一个锦盒,“这是为兄的在洛阳为你买的礼物,也不知是否称你的心?”

  我轻轻打开那锦盒,里面是一对镏金点翠花篮耳坠。我由衷赞道:“二哥,这耳坠好漂亮,不如给碧莹吧!”

  宋明磊挑眉微微一笑,“放心吧,三妹的礼物,我都已准备好了。这是专门给你买的,来,二哥给你戴上。”

  还没等我开口,他已弯腰取了一只戴上我的左耳,乘机在我耳边轻声道:“木槿,这对耳坠里放的是雪珠丹,可解世间奇毒。你定要日夜戴在身上,以防原非白给你下毒。”

  我心中大惊,宋明磊已绕到我的右边,大声道:“看看,我家四妹现在总算不像个假小子了。”

  我目瞪口呆。好你个宋明磊,莫非这是你的真心话?他又低声道:“当初不得已,二哥求他照顾四妹。不想这西枫苑内暗道重重,而这世上万物历来便是墨者非墨,瑜者非瑜。原非白此人绝非等闲,四妹万万小心。”

  我正要开口,他忽地拉开了同我的距离,对我笑道:“木槿,可喜欢为兄的礼物?”

  我看着他的眼,笑说:“多谢四哥,这耳坠木槿好生喜欢!”

  话音刚落,素辉的声音便传来,“木姑娘,宋护卫可在你处?三爷打发人四处找他呢!”

  宋明磊对我眨了一下眼,起身开门,春风一笑道:“有劳素辉小哥了。”

  素辉的眼中闪着崇拜的目光,连声道着客气,紧跟在宋明磊身后去了。

  而我呆在那里,看着窗外,回味着宋明磊的话:世上万物,墨者非墨,瑜者非瑜……

  他是在告诉我,原非白是个披着天使外表的恶魔,而我绝不能爱上这个恶魔,这些我都能理解……

  我看着那一对漂亮的新耳坠,这耳坠中藏有雪珠丹。宋明磊为什么认为原非白要对我下毒呢?

  在谷底,他偷留着鱼骨自卫,连我也防着。如果不是张德茂及时赶到,玉郎君就杀了我了。

  我冒死救了他,他却用移祸江东之计来害我。

  这几个月他有两次强吻了我,却从不坦诚相告他要保护的女孩是谁。

  墨者非墨,瑜者非瑜……

  而这西枫苑中暗道重重,他是在暗示有人可以从苑子外面进来杀我吗?

  明明是火烧火燎的天气,我忽而觉得冷如冰窖。

  “你可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原非白的声音忽地自耳际传来,我吓得跳起来。

  “一个月不见,你爱发呆的性子一点也没变。”眼前是一张天人之颜,凤目正含着炽热凝视着我。

  我愣在当场。经过洛阳诗会,他更是成熟自信,笑容也愈加飘逸出尘。这样天使一般的美少年,为何想下毒害我?

  他拿出手绢,轻轻替我拭着汗水,“都这么大姑娘了,为何不懂照顾自己,真让人不放心啊。”

  我不着痕迹地拉下了他的手,强笑道:“恭喜三爷,这一次洛阳之行,旗开得胜了。”

  他对我淡淡一笑,并没有回我的话,反而抓住我欲抽离的手,替我把脉,无奈道:“你最近疏于练武,还偷吃油泼辣子了是吧。”

  我嘿嘿装傻,“哪有啊,三爷明鉴啊。”

  事实是,自原非白走了之后,我和素辉总偷偷跑到玉北斋去找碧莹玩。赵孟林曾言,要彻底治愈我的旧伤,一定要修身养性,阴阳调和,不能吃辛辣之物。在西枫苑里把我给馋的,所以这一段时间,在碧莹那里,油泼辣子还真没少吃。

  他不悦地瞥了我一眼,回头叫了声素辉,“拿进来。”

  素辉应了一声,气喘吁吁地和韦虎搬进来一个半人高的大盒。我好奇地站了起来,“三爷,素辉和韦壮士在捣鼓什么呢?”

  原非白一笑,“你二哥既在洛阳的宝玉祥专门为你订了这对耳坠,我这个做三爷的怎好空着手回来见你?”

  啥意思?我疑惑地回头,只见素辉和韦虎已在我的床前支起一盏小巧精美的琉璃宫灯来。我这才想起,洛阳宫灯冠绝天下。

  天渐渐黑了。我的房中一灯璀璨光明,灯中锦画慢慢转动,正是一幅美人戏蝶图。我深深地被吸引住了,好美!

  素辉在外面狂喊着:“木丫头,快出来看看,三爷让我们把西枫苑里所有的灯都换作洛阳宫灯了,可漂亮了。”

  我冲了出去。真的,西枫苑从来没这么明亮过。我和素辉到处蹦蹦跳跳地赏灯,红纱圆灯、六色龙头灯、走马灯、蝴蝶灯、二龙戏珠灯、宝塔灯、玉兔灯、仙鹤灯、罗汉灯等等。每盏皆造型款式不同,灯中的锦画、诗词每一盏也都不一样,却都是流行诗赋,名家作画。

  一时间,西枫苑流光溢彩,灿烂生辉,我们好像身在元宵灯会一样。

  我兴奋地回头,原非白正让韦虎推着出来,淡笑着问我:“木槿可喜欢这洛阳宫灯?”

  我开心地点着头,蹲在他面前,“好喜欢,三爷,咱们苑子里这下好亮堂。”

  他轻轻捋开我前额的一丝刘海,对我温和笑道:“这下你不怕天黑了吧?”

  我的心中柔情涌动。他是如何知道我怕黑,晚上总要点一盏灯才可入睡呢?

  这时素辉过来拉着我四处乱逛,小嘴叽叽呱呱不停地说着这灯好看,那灯漂亮,连三娘也咯咯乐着。韦虎面带微笑,韩修竹抚须轻笑。

  素辉大笑,“你看,木槿,咱们家多亮堂啊。”

  家?我心里一动。自从三年前听到消息,那场特大水患将建州夷为平地,花家村里的人全部失踪,家对于我和锦绣而言是多么遥远而奢侈的东西啊!

  想起素辉说过,这世上只有西枫苑才是容得下我的家,如果真是这样,我又该如何走我的路呢?

  还有非白,我该拿他怎么办呢?我猛地想起宋明磊的话,一丝阴影又掠过心头。这宫灯又是为了保护他心爱的人才做的吗?然而这又似乎太隆重了些,让我实实在在地有了被宠爱的感觉。我不由得偷偷扭头看向原非白,不想那个如玉似雪的少年也正在那里静静地凝视着我。

  次日,我向原非白告了假。宋明磊亲自来接我,天知道我有多久没踏入西安城的街市了,更别说久病在床的碧莹了。

  一路上我和碧莹在马车里掀着帘子,极其兴奋地点评街景,活像两只聒噪的麻雀。难得宋明磊只是在那里看着我俩微笑。

  来到馆陶居内,掌柜恭敬地迎我们入二楼雅间,里面早已坐着一个绝代美人。

  那美人双眸若紫水晶灿烂,额上一点玛瑙血痣,一身名贵真青油绿色的怀素纱,内衬玉色素纱裙,右耳塞着米粒大小的一个珍珠,左耳上戴着一串翡翠镶金长坠子,越发显得面如满月犹白,眼若秋水还清。她正是我许久未见的亲妹妹花锦绣。

  我上前一把抱住她,“你这没良心的小丫头,这么久了也不来封信,姐姐担心死了。”说着说着,我泪如泉涌。

  锦绣慢慢环上我的双肩,亦是抽泣出声。过了一会儿,我们三个女孩子抹着眼泪坐下来。宋明磊忙着点菜,而我却急不可待地问锦绣,和原侯爷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的,他们说的都没有错,我已是侯爷的人了。等夫人的孩子满月,侯爷就会纳我做如夫人。”锦绣昂着头微微一笑,渗着得意,回看我时,又带着一丝我从未见过的媚态和慵懒,“姐姐可又要来说教?”

  我的心痛了起来。为什么?我那最亲的妹妹,从她眼中,只有骄狂和得意,却看不到那应有的幸福和甜蜜呢?

  “我没见过原侯爷,不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不过他的妻子正怀着他的骨肉,他却宠幸一个年龄可以做他女儿的女孩,这难道不让人心寒吗?”我看着她的眼睛,静静地对她说着,仿佛也是对我自己说着,而她慵懒的笑容渐渐消失,“妹妹细想想,原氏钟鸣鼎食之家,娶个三妻四妾本是平常之事,有朝一日,他再娶个比你更年轻漂亮能干的?你又如何自处?好,咱们退一万步,就算侯爷真心喜欢你,可这种在权力巅峰上拼杀的男人,名利功勋永远是第一,将来面南背北之时,后宫不得干政,你莫非要做他后宫里的一只金丝雀不成?等你人老珠黄,你又拿什么和后宫三千粉黛争宠?”

  我上前一步,道:“妹妹这等绝代风华的人物,找一个一心一意敬你、爱你、疼你,永远把你放在第一位的,做他们的堂堂正妻多好,何苦去做人妾室,看人脸色呢?”我牵着她的纤纤玉手,流着泪道:“你看,大哥上次来信就说已在江南富庶之地置办田产,我们五个不如退出原家这个是非圈,到个没有战乱、没有强权争斗的地方,咱们小五义替妹妹找一个真心相爱之人。姐姐这一生反正名声已臭,本也不打算嫁人,那姐姐就永远守着你,快快乐乐地过完这一辈子。就像你以前老说的,锦绣永远和木槿在一起,我们不会孤独终老,好吗?”

  心中不由得出现非珏的笑容,我一咬牙,甩头忘却。我满心期待地看着锦绣,锦绣漂亮的紫瞳里映着我,被我握着的玉手轻颤着。她的眼泪慢慢流出来,张口欲言,却又什么也说不出。她的眼神是如此的悲哀绝望。为什么,锦绣?我只觉心中一阵绞痛。

  她忽地甩开我的手,仰天一笑。我呆在那里,看着她。

  “木槿,为何你总是这么天真?你以为我可以和你一样缩在自以为美好的小世界里,安安心心地享受着大哥和二哥的庇护,然后照顾一个病人,陶醉在重情重义的梦幻中吗?”锦绣对我大声喝道,“那是痴心妄想,这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乱世。”

  “我从来就和你们不一样。”我们所有人皆被她的一喝给怔住了,她哽咽着缓缓道:“我天生一双紫瞳,人见人怕,比别人长得好些,更是成了别人口中的祸水降生,妖孽转世。”她猛地掀起右手的宽袖子,露出皓腕,上面一道狰狞的烙痕爬在她大半个手臂上,“在这紫园里,几乎每一个女孩子都被柳言生侵犯过。夫人是紫园之主,却不闻不问,因为那美其名曰调教,因为我们都会成为色艺双全的杀人利器。还有二哥,你可知道他被……”

  “够了,锦绣,别再说了……”一直沉默的宋明磊忽然暴喝出声。

  我从来没见过他如此生气。碧莹抽泣着过来扶住我,不停地抚着我的背,在我耳边哭着说些什么,可我却似被这晴天霹雳劈到一样,震撼得什么也听不见。

  我唯一的妹妹,锦绣,她被柳言生这个变态、这个畜生……

  锦绣站在我对面,流泪不止,“我们进紫园那年,总共还有二百多个孩子从四面八方同我们一道被卖到紫栖山庄来,可是活下来的,算上我们小五义,只有十五个而已。那司马门之变,你可知道三千子弟兵中又有多少人活下来,回到紫园过新年的不过百十来个罢了……”锦绣拭去泪水,坚定地对我说道:“我只是要活下去,别人九死一生,都换不来侯爷一眼,可如今,我能轻易得到所有的荣华富贵,我为什么要拒绝?”她看我一眼,嘲笑道:“姐姐自命清高,老说那什么乱七八糟的前世长安,说什么一生不嫁,那为何紫园上下人人都道姐姐勾引三爷,就连侯爷都知道三爷、四爷为了你,骨肉相残,而三爷为了独宠你一人,广集珍禽华羽,命人连夜赶造上千盏洛阳宫灯,只为博佳人一笑……姐姐才真是好手段……”

  “够了,花锦绣,别再折磨你姐姐了……”宋明磊比刚才更厉声地喝了一句,大步走到她的前面,想抓住锦绣的胳臂。

  忽地蹿出一个黑影,那人向宋明磊急攻了一掌,将宋明磊逼退到我身边。泪眼蒙眬中我看到一个满脸伤疤的青年,一身劲装黑衣,熊腰虎背,阴冷无比地看着我们。

  宋明磊冷笑一声,“原来是侯爷身边的乔万。这是我们小五义的家务事,难道你也想来插手吗?”

  乔万冷冷道:“侯爷有令,任何人不得伤害锦姑娘,还请宋爷多多包涵。”

  宋明磊沉着脸,和乔万对视着。

  冷不丁锦绣走到乔万面前,狠狠扇了他一巴掌,“那是我宋二哥,你好大的胆子。”

  乔万当即跪下,冷然道:“属下办事不力,请锦姑娘责罚。只是侯爷有命,乔万不得不从。”

  锦绣冷笑一声,“好啊,乔大爷现在是侯爷面前的红人,我也支使不动你了。”

  乔万看锦绣真的生气了,慌忙道:“姑娘息怒,乔万刚才得罪了宋爷,还请宋爷原谅。”

  锦绣决然地看了我一眼,头也不回地跃出二楼,衣袂飘飞,宛如仙子。乔万随即跃出。刚出屋檐,乔万已将一把油伞遮在她的头上。他痴迷地看着她,而她却在雨中对乔万冷冷说道:“若侯爷知道半个字,我便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乔万恭敬地应了一声,回头阴狠地看了我们一眼。

  我站在那里,泪水如断了线的珍珠,直往下滴。碧莹扶着我,“木槿,莫要难受,你的身子还没大好,莫要听锦绣说的那些气话啊,她还是个孩子啊。咱们先回去吧,反正锦绣一时半会儿也不会离开西安。”

  我没有动,也没说任何话,只是直挺挺地站在那里,望着锦绣消失的方向,反反复复地回味着她说的每一句话,仿佛有千万把刀在凌迟着我的内心。

  碧莹忽地捂着嘴惊叫起来,泪水如决了堤一般。宋明磊也是满面惊痛地呼唤着我的名字。我这才发现,我的口中一片苦涩,胸前一团团殷红,原来我竟吐血了。然后,好像有人把我所有的力气从身上抽空了一般,我脚一软,倒在宋明磊的怀中。巨大的黑暗向我扑来,可是我的眼前依然是锦绣的泪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长相守(木槿花西月锦绣全六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长相守(木槿花西月锦绣全六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