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九墨生歌2020-08-06 18:373,085

  柏莉累了,坐椅子上,。柏艺也坐下,她的手始终握着妹妹的手。

  柏莉:“叶坤已年满十八周岁,他是孤儿,无力承担几千元的医药费,他选择坐牢,整整三年,他是为我蹲的监狱。”

  柏艺:“这些事,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们?我们可以给叶坤一些补偿啊!”

  柏莉:“补偿?咱爸连一盘饺子都不肯。”

                    

  父亲退休后,每天就是变着花样给柏莉做饭。柏莉想吃饺子,父亲就包了饺子。

  父亲喝着酒,看《动物世界》。

  柏莉没有吃几个,把盘子里的饺子装满饭盒,起身要走。

  父亲:“你这是送给谁啊?”

  柏莉:“给叶坤,他的手受伤了。”

  父亲抢过来饭盒,重重地丢饭桌上:“离他远点。”

  柏莉:“爸,叶坤的手受伤了,做不了饭,我送他一盘饺子怎么了?”

  父亲:“你不送,他还能饿死?”

  柏莉:“爸!你讲点良心行不行?叶坤他是为了我才坐牢的。”

  父亲:“他愿意!他就没安好心。”

     

  父亲的态度激起柏莉的不满,她赌气,索性胡说。

   柏莉:“是,他愿意。我也愿意,我愿意嫁给他。”

  父亲:“混账!婚姻大事由不得你,我还没死呢。”

    

  次日,马小臣家请父亲去吃饭,回来向柏莉宣布了他们的决定。。

  父亲:“我答应了马家,你和小军的婚事,我同意了。”

  柏莉:“我不同意。”

  父亲:“由不得你。我再说一遍,你离姓叶的远点。”

  柏莉:“远不了了,我怀孕了。”

  父亲相信了,勃然大怒,摔碎茶杯:“滚!你再别进这个家门。”     

  柏莉真的再没踏进家门,她搬到机床厂宿舍去了。

  柏艺连搡柏莉几下。

  柏艺:“你把自己的一生都毁了。”

  柏莉:“是咱爸逼的。”

  柏艺:“别说咱爸,都是叶坤害得你。”

  柏莉:“这事和叶坤没关系!”

     

  叶坤刑满释放那天,柏莉来接他,她早早来到监狱的门口等候。     

  哐当一声,监狱的小铁门打开了,叶坤提着破旧的行李卷,弓着腰出来 。  

  柏莉:“叶坤!”

  叶坤冷漠地瞟她一眼,低头走开。

  柏莉不离不弃地跟着他。

  叶坤:“从今以后,我们各走各的路。”

  柏莉一只手抓住叶坤的胳膊,另一只手从斜挎的包里掏出《红与黑》那本书。

  柏莉:“叶坤,它陪伴了我三年,三年,你知道吗?”

  叶坤夺下柏莉手中的书,扛着破行李,飞快地逃走了。

     

  柏莉愣在原地,她知道,叶坤和她之间有了深沟一样的距离。

  可这不影响她对叶坤的感激之情。

  在那懵懂的青春年少时代,有个男孩子肯为自己的尊严,而牺牲他自己的自由。在柏莉看来,这和见义勇为没什么区别。

   而自己和叶坤走在一起,是父亲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柏艺:“那天,爸给我打电话,说你要结婚了。 爸哭了,哭着说,让我给你买缎子被面, 你买皮箱、手表、自行车,并且不让我告诉你。爸说,你的脾气倔,担心你和他治气,不要陪嫁 。”

   柏莉心头一震。

   柏艺:“你结婚的那天夜里下大雪,你经过的路,都是爸给你扫得干干净净的。”柏莉猝然停下脚步,她将信将疑地看着柏艺。

     

  那天父亲的关门声,惊醒了柏艺,她披着衣服下床。开门一看,只见父亲的房间门开着。

   柏艺:“爸!爸……”

   柏艺开灯一看,父亲的被子叠得整整齐齐,炕边上放着闹表,才三点多钟。

   父亲似乎彻夜未眠。

  柏艺推开屋门一看,地上白茫茫一片,夜里不知什么时候下雪了。父亲的脚印一直延伸大门口。

   柏艺急忙回房间穿上棉衣,棉鞋,一边戴着围巾,一边走出家门。柏艺踩着父亲的脚印,深一脚,浅一脚地一路寻来。

  除了呼啸的北风,柏艺还听见远处有铁锹摩擦地面的声音,在这静寂的凌晨,这个声音显得格外的清脆,刺耳。

  踩着父亲的脚印,柏艺发现,这刺耳的声音来自父亲,父亲从柏莉住的电机厂宿舍门口,一直延着叶坤家的方向清扫厚厚的积雪。

   这条路,有七八百米长。

   柏艺的双脚像钉住了一样,泪水夺眶而出,不善表达的父亲,在给女儿清扫出嫁的路。

   不等柏艺讲完,柏莉已泣不成声,柏艺替柏莉擦去泪水。

   柏艺:“爸扫完雪,棉袄里面的秋衣都湿透了。你出嫁了,爸一天都没有吃饭。把自己一个人关在房间里,望着咱妈的遗像,絮絮叨叨地说着什么。你是最小的,爸能不疼爱你吗?可是爸他不善言辞,他把所有的爱都放在心里。有些事情爸是做得不对,虽然爸没有向你道歉!可是不代表爸不后悔,不自责呀?你姐夫也说,爸好像对你总想说什么,可每次都话不言衷。爸的脾气,你也知道,他会对你说,闺女呀!爸错了!爸对不起你呀!咱爸他说不出口的……”

     

   柏莉:“姐,我错怪咱爸了……”

   柏艺:“你和爸的脾气一样,都不肯承认自己的错误,积怨越来越大,索性互补理睬。人往往都是这样,距离越近的人,彼此伤害越深。”

     

  柏艺说的对,父亲和柏莉就是这。柏莉和父亲的关系不再僵持,是在柏莉生孩子的时候。柏莉在产房折腾了一天一夜,父亲在产房外守了一天一夜,滴水未进。婴儿的一声啼哭,父亲一屁股坐地上,喜极而泣。

  越亲近的人,越不善表达,他们总是期待对方懂自己,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三天后,她们再次来祭拜父亲。

   跪在父母的墓前,她们没有哀嚎痛哭,似乎眼泪已经哭干了。

   柏艺:“爸,您在这个新家和我妈团聚了吧?有妈妈陪着您,您再也不会孤单了。爸,我今天就回去了,您有啥未了的心愿,就在梦里告诉我吧!我一定给您办到。爸,在天堂里,您一定要做一个快乐的老头,别再苦了自己……

   柏莉无语,泪珠颗颗落下。

   柏艺:“爸,您要想我们了,就到梦里来吧,让我在梦里陪您说说话……

  柏艺抚摸父亲墓碑上的照片,父亲慈祥地看着她们,眼神里充满着眷恋。

   

  这是父亲自己去照的遗像。

  柏艺泣不成声:“爸!女儿真的后悔啊……”

  父亲去世以后,柏艺什么都没要,她只拿走了父亲的遗像,父亲的记事本。

  在想念父亲的日子里,有父亲的记事本陪伴着她。

    

  转眼间,父亲去世三年了。三年祭日。

  柏艺把一束白菊花插入花瓶,放在父母的遗像前。

  柏艺:“爸!时间过得真快,转眼您离开我们三年了,其实这三年,我一直不相信,您已经离开我们了。我一直抱有幻想:您是出远门了,说不定哪天就突然回来了,向我们讲述您见到的趣事。一年过去了,又一年过去了,我祈盼的奇迹始终没有发生。爸,三年了,您已经走了三年了,我强迫自己接受您已经离开我们的事实。走在街上的时候,别人一声和您相似的语调,和您一样的穿着打扮,和您背影相似的时候,我陡然会想起您,我多么希望您就在这悠闲的人群里,而不是遥远的天国。爸,三年了,你一次也没走进我的梦里,爸!你和自己的女儿还这么客气吗?”

  柏莉一家也来祭奠父亲,叶坤记得父亲的话,人活得敞亮,家也要敞亮。

  他挥舞着镰刀,割除杂草和灌木丛,让父亲的家敞亮起来。

  柏莉:“爸,我姐又忙着考试呢!姐夫出差了。我哥一家出国定居了。今天是您离开我们三年的祭日,我,叶坤、还有小姗,我们来看您来了。

  叶小姗:“姥爷,妈妈经常能梦见您,为什么大姨就梦不见您呢?

  巧灵妈:“那是姥爷惦记你妈妈。”

  她们回头一看,是巧灵妈在身后。

  柏莉:“婶!”

  巧灵妈:“老东西,我和孩子们来看你了,出来吧。”

  巧灵妈蹲下身子,打开塑料袋,拿出饭盒:“老柏,闻着香味没?三鲜馅的饺子,你最爱吃的。”

  透着青绿的三鲜馅饺子呈现眼前。

  巧灵妈:“吃吧!等我也走了,就让莉丫头给你包吧!”

  叶坤斟上一杯酒:“爸,喝一杯吧!饺子酒,。

  酒香,饺子也香。

  柏莉抚摸墓碑上父亲的照片,泪如泉涌,她嘶哑地叫了一声:“爸!

  各位书友好:

  《泪洒天堂路》这部小说,在断断续续中完成了,虽然它是一部已经完成的,在其他平台发表过的小说,但是,在爱奇艺上发布,脑海里忽然浮现出不一样的故事场景,有些地方稍作修改了。

  因为还不习惯爱奇艺平台的这种写作,当时也没弄明白,章与卷的区别,在写的过程中,有可能有些章与卷混淆了。

  非常抱歉!我的书友们。

  《泪洒天堂路》只有二十五章,短短的故事,承载着我对“父亲”的爱!也承载着你们对父亲的“爱”!

  我的书友们,若能感动你们,就和朋友分享一下《泪洒天堂路》吧!

  谢谢🙏分享我故事的朋友!再一次感谢🙏!

  我们还会再见的!我是九墨生歌!希望大家记得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泪洒天堂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泪洒天堂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