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迷团重重,客栈遇贼
莫利昂2020-05-23 07:412,518

  在赶往皇城的路上,莫白这三天都在想一件事情,那便是关于李远贞的事了。

  莫白对于李远贞一事颇为不解:“疑点太多了,首先晏祭司为何会开传送门,而且庄老也没有向我提过李远贞的任何,知道晏名虽然没有什么,但是晏祭司为何在梓国,晏祭司跟我说过,除了戚国,其他国家都不是很友好,而且基本上他都是在吾名山。第二点,梓国的首相为何会与舒国皇室和亲。第三点,为何李远贞对我那么热情,按理说他这种人应该不是自来熟,刚开始应该有点不适应。第四点,为何刚见面就脱衣服,虽然说我们是准夫妻,但是也不应该这样。第五点,为何晚上要和我一起睡,毕竟古代女子都是比较爱惜名誉的,虽然是准夫妻,但是两人见面都是不行的,何必说是一起睡觉。第六点,也就是最疑惑的点,为何李冕会咳那几声,难道不是应该宠女儿吗。”

  回到皇城,莫白先是看望了母亲,然后是父亲,在希尔殿中,父子两人对坐谈心,不久莫白便问到了李远贞一事。

  莫希尔解释道:“我之前确实是给你找了一个妻子,因为那李远贞的天赋神能是与你相辅相成的,时光神也是说那李远贞的天赋神能会在关键时刻救你一命,所以我不惜冒着风险去梓国要求联姻,但是我也不知未何,他们梓国那边竟然同意了,于是我派晏祭司出使梓国。”

  莫白听罢,不禁想到:“难道我想多了?但是我怎么还是觉得有点不对劲。”

  随即莫希尔看着莫白,道:“难道你不喜欢?”

  说实话,莫白是喜欢李远贞的,但是就是作为一个被追杀了十几年的人,还是不会那么容易相信别人的。

  莫白微微一笑,道:“喜欢得很。”

  莫希尔神情放松,道:“你喜欢就好,还怕你不喜欢呢。”

  第二天,太阳刚好生起。莫白伸了个懒腰,打了一个哈欠,道:“还是家里舒服。”

  虽然家里舒服,但是莫白还是不解,所以他现在准备去梓国找晏祭司,但是要到梓国,就要经过一个国家,戚国,要问为什么不直接叫晏名来,这就是原因,莫白时隔几年,还是想妹妹和戚爹的。

  随后莫白长叹一口气,道:“不知你们现在可还好。”

  在与母亲短聚一会儿后,莫白便出发前往戚国了。

  莫白以皇子的身份一路畅通无阻的出了国境。

  进了戚国边境,莫白便随便找了一个客栈住下,说是随便找了一家,其实这荒郊野岭也就这一家客栈,这客栈名为“山庄客栈”,住客店里虽店员不多,但是住客倒是不少。

  夜,山庄客栈,一房间内。

  莫白正睡着,突然门被小心推开,走进来两人,莫白将计就计,假装没有醒来,那两人一高一低,踮着脚尖走向莫白,走到莫白床前时,并没有对莫白动手,而是到处翻找着什么,只见那高个的说到:“大哥,这公子看着就像是富家子弟,但是为什么连个银钱都没有。”

  只见那矮个说到:“应该多少会带点,你去搜搜他的身,说不定有。”

  那矮个说罢,只见那高个便向莫白伸出手去。

  只见莫白微微一笑:“我还以为是什么,原来是小偷啊,难怪一点灵气都感觉不到。”

  随即莫白反手就是抓住那高个的手,用力一扯,随着胳膊脱节的响声的传来,那高个也是“嗷”的一声叫出来声。

  那矮个见此,脸露尴尬,对莫白道:“这位少爷,我们只是路过,路过。”

  说罢,便拉住那高个便要离开,莫白当然不会放他们走,随即一个瞬身,挡在了门口,对两贼道:“你们这是要去哪啊,给我老老实实的待着。”

  说罢,那两贼便想要冲出门去,但是还没等踏出一步,莫白便出现在其身后,将剑架在两人的喉咙上。

  两贼见此,便不敢动弹,只见那矮个说到:“这位爷,我们也是有隐情的,还请爷放了我们。”

  莫白放下剑,微微一笑,道:“哦?说说看,说不定我会放了你。”

  其实莫白不想管这破事的,但这里这毕竟是戚渊的地盘。

  说罢,那矮个便拉着高个跪下,道:“多谢少爷,多谢少爷。”

  这两贼见不是莫白的对手,只好从了莫白。

  随后莫白让两人起身说话,那两贼听罢,哪敢不从,生怕莫白一个不高兴吧自己杀了,再者,站着不比跪着舒服。

  那矮个看了看一旁摸着胳膊不断发抖的高个,正要开口。

  突然,门被一人打开,只见一个身着店小二的装扮的人走了进来,低头说道:“公子方才听见你房里有叫声,是出了什么事?”

  随后两贼异口同声道:“没事,没事。”

  那店小二抬头,看见刚进房间时未看见的一高一低的两人,道:“不好意思,刚刚没有看见两位。”

  接着对莫白恭敬到:“这位少爷,是吗?”

  莫白随即风轻云淡的点了点头。

  店小二看见两贼衣衫不整,一脸我懂了的表情,露出猥琐的笑容,道“公子,晚上就请小声一点,本店隔音虽然好,但是也禁不住声音大,怕是吵到一旁的客人睡觉,被投诉了可不好。”

  随后,店小二便走了出去,关上房门,小声嘀咕道:“哎,现在的公子爷唉。”随后叹了一口气。

  而此时房间内,莫白对两贼道:“你们继续说。”

  那矮个清了清嗓子,道:“这位爷你应该不是本地人吧?”

  莫白答道:“算是吧,毕竟我很久没有回来了,有什么问题吗?”

  那矮个道:“这也难怪,这戚国这几年发生太多了,真可谓多灾多难的几年。”

  随后那矮个叹了一口气,道:“十年前,先是因为舒国皇子的事,桃花殿的人在将军府经常搞刺杀,但是上面没有反应,这大将军是皇太后的人,那想必桃花殿就是皇帝小儿的手笔”

  莫白道:“嗯,这事我知道。”

  那矮个接着道:“接着就是三年前皇太后逝世,那狗皇帝就肆无忌惮,先是借串通敌国暗探的罪名免了他的官,但是因为群臣的维护,大将军最后免了死罪,流放到了映州那偏远之地,但是那皇帝小二心狠手辣,在大将军去的时候,派桃花殿的人暗中刺杀,最后一家人全死。”

  说罢,莫白紧紧握拳:“好你个狗日的皇帝,敢动我家人,看我不将你千刀万剐。”

  但是莫白随即笑了笑:“戚爹那么强都死了,我有胜算吗?妹妹,戚爹,有朝一日我会为你们报仇的。”

  那矮个见此,顿了顿,道:“爷,你这是?”

  莫白控制了一下情绪,道:“没什么,你接着说。”

  那矮个接着说到:“然后就是前两年,那狗皇帝不知怎么的,就突然加了税,这都不是问题,他还四处征兵打仗,民不聊生,我们这些平民真的这几年苦不堪言,被迫无奈,反正都是一死,我们两兄弟便出来偷窃了。”

继续阅读:第十六章:我叫大鸟,他叫小鸡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下之人皆为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