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清水雅然
池禽春生2020-05-25 19:243,123

  彦庭听到彦雅的情况后,一阵心疼,恨恨道:“也罢,要是雅儿真的中意许临海,就是见官我们高家也要他履行婚约。”

  众人无话,只等彦雅最后回音。

  过了几日,谭钧叮嘱妻女要好生照顾自己,不可妄自生事,又答应写信给几位妻舅,带着高家送的满满一车东西,在妻女的泪流送别中出发了。

  不知不觉,来杭州已有一月余,春暖花开,正是一年最好季节。

  高家主要做药材生意,老夫人娘家更是名医世家,谭夫人家学深厚,与谭钧成婚后,十里八乡大夫本来就少,女大夫则更没有,谭夫人便充作女大夫,谭茵跟随母亲也学了不少。

  ……

  过了几日,彦雅婢女丁香来请谭夫人几人。

  进得房中,看彦雅状态还好,众人放下心来。

  彦雅说道:“前段时间让姑妈和各位妹妹担心了,今日请各位过来是有事商量。我从小和许临海订下亲事,这两年我知道许家一再拖延婚期,刚开始我还以为是先立业再成家,后来我知道这里面肯定有些缘故。”

  “他们都瞒我,怕我受不住,可是纸包不住火,我知道你们是想当头一棒敲醒我。大哥怜惜我,本来想退婚,后又说只要我愿意,就算见官也要让许家娶我。我不是那种死皮赖脸的人,许家若真的无意,嫁过去又有什么意思。”

  “这段时间我好好想了想,婚姻要和和美美才好,这刚开始就这么勉强,那么长的日子以后怎么过。他许家纵然现在地位显赫,前程似锦,我又不贪图这些。”彦雅嘴角勉强扯出一丝微笑。

  “可我终究不甘心,我想见见他,想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想的,亲口听他说出来我也好死心,今日请你们过来,就是想请你们帮我想想办法。”彦雅看着大家道。

  谭夫人叹了一口气,心疼这个侄女。

  “可怎么见他啊?”阿茵问道。

  “我直接去找他不合礼数,再说估计他家囿于婚约也不会说什么真心话,他不是经常留连碧烟阁吗,我想去那边打听打听。”彦雅说道。

  众人皆大惊,彦雅竟然想直接去青楼!

  “彦雅,就算你去碧烟阁,也不见得能听到他的真心话!”谭茵道。

  “男子喝酒应酬时最喜胡吹乱侃,再说这事也不是什么秘密,很可能在闲谈中就说出来。”彦敏说道。

  众人见彦雅想得如此周到,知道她思虑已久。

  这心病还得心药医,彦雅不到黄河不死心,总归要见面,亲耳听见那些话,见到那芸仙才会死心。

  谭夫人把彦雅的心思和几人的想法告诉彦庭。

  彦庭思索一会道:“你们说的是,这事最后还得要看雅儿,我去安排安排。不过去那儿人不能多,我不能去,我应酬多,很多人认识我,敏儿也不少人认识……”

  看到彦庭露出为难之色,谭茵马上主动请缨,“大表哥,我陪二姐姐去。”

  彦庭道:“阿茵倒是有主意,就让阿茵陪雅儿去,我再让葛根陪你们两个,他陪我多年,为人机灵,会护你们周全。”

  众人见彦庭考虑周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

  这一日,彦庭使人告知,今晚许临海去碧烟阁和朋友聚会,让她们早作准备。

  彦庭为谭茵和彦雅准备了男装,让葛根早早准备了马车,又叮嘱了几句,便与她们上了一辆马车,到了碧烟阁附近地方。

  彦庭先下车,又安慰两人自己就在碧烟阁对面茶楼,有事可以马上招呼。

  碧烟阁紧邻西湖,雕梁画栋,飞檐走阁。

  本来谭茵以为这青楼会像书中描写那样,人声鼎沸,娇笑阵阵。有一位妈妈粉涂得有两层厚,每走一步脂粉都会往下掉,用甜得发腻的声音招呼客人,不时还和客人打情骂俏、卖弄风骚。

  可此处却清幽典雅,小厮和婢女都面容清秀,举止有度,不像青楼反而像文人聚会的馆所,耳中不时听到清越的琴音。

  葛根让人安排了一个房间,点了一壶酒几个菜,等上齐后便寻了个借口打发了小厮。

  等他一走,葛根便带着两位姑娘,哦,不,两位公子出去了。

  葛根事先探听芸仙住在碧烟阁顶楼,东临西湖,南面临街。南面是正门,北面和东面都有窗,外均有回廊。

  葛根领着两位公子绕到芸仙房间的东侧,用手指捅了窗纸,许临海和城中知名公子士子们正在饮酒作诗,芸仙为他们斟酒弹琴。

  那芸仙容颜清丽,气质淑雅,不似青楼女子,反而像大家闺秀,难怪是这城中数一数二的花魁。

  再看许临海,长相俊逸,才思过人,气度不凡,无愧那杭州双璧之称。

  “子斐兄这次京试必是当仁不让,书写一门两状元传奇!”一蓝衣公子道。

  “我苏浙第一才子那自然也是全国魁首。”其他人皆附和道。

  “各位仁兄过奖,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天下英才众多,临海愧不敢当。”许临海微笑道。

  虽然口中说着谦虚的话,可看他表情却是神态自若,自信自然。这人有一股难以言说的风流不羁态度,但又不像一般文人那般清高自傲或是固执僵直,反而让人有如沐春风之感。

  谭茵知道如果父亲在,也会说此子不凡。只是对彦雅来说,这人再好有什么用。谭茵转过头去看了看彦雅,见她脸色如常。

  这时芸仙过来给许临海斟酒,众人又哄笑起来。

  “子斐兄你什么我都羡慕,芸仙不用提,不过你那未过门的妻子可就……”一名黄衣男子道。

  听到提起彦雅,两人振奋精神起来。

  一黑衣男子点点头道:“对对对,子斐兄将来可要辅佐圣上做不世良臣,那高家小姐不过是个商贾之女,可惜啊可惜!”

  “听说那小姐相貌平平,个性温顺,恐怕像个木偶一样无趣,铜臭味十足,大字也不识几个,可怜我们芸仙这么一个千娇百媚的才女还要侍奉一个笔墨不通之人。”

  许临海笑了笑,并不作答,芸仙紧张地看着他。

  “那小姐也不至于像你们说的那般不堪吧!高家做人做事还是有口碑的。”那蓝衣公子倒是帮彦雅说了两句。

  彦雅面容紧绷,盯着许临海,看他说什么。

  一褐衣高瘦男子说道:“各位仁兄这就不知道了,你们以为那高家小姐真能嫁入许家?许兄这两年一直推迟成婚,就是要让他们知难而退。那高家仗着之前曾资助许家一二,就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不看看高家是什么地位,小姐是什么样子,给子斐兄提鞋都不配!”

  “就是,他们高家要是识趣,就该主动退婚,他们家小姐连做妾都不够格。”另一人说道。

  众人皆恍然大悟,许临海笑意更深,芸仙也放下心来,脸上露出动人微笑,当真是我见犹怜,许临海端了一杯酒给她,芸仙欣喜地一饮而尽。

  谭茵气结,深呼一口气,转过头来,看彦雅紧抿双唇,咬紧牙关,脸色白得吓人,两拳紧握,知她内心定是波涛汹涌。

  彦雅转身就走,谭茵和葛根赶紧跟上,待出得门去,彦庭早就坐在车上等候。

  彦庭见彦雅如此神情,知道必定听到一些难听的话,命车夫赶紧套车回家。

  ……

  回到家中,彦雅径直回到自己房中,将房门闩上,扑到床上,脸捂在被子里,泪水不自觉地汩汩直流,沾湿了绣被。

  脑中充满了许临海那俊逸的面容、不凡的气度、优雅的举止,还有他含有深意的笑容,那些公子文人们讽刺的话语,癞蛤蟆、木偶、目不识丁,还有芸仙的美丽容颜。

  她本性善良,虽深受宠爱,却从不骄纵,今日竟被人说得不堪至此。

  她本想许临海只是不喜欢自己,没想到他竟然如此看轻自己、看轻高家,自己连给他提鞋都不配,做妾都不够格。

  许家肯定想悔婚,就算能像彦庭所言,不顾一切嫁到许家,以后日子也不会好过。再说如今自己与许临海,无论是门第还是文采,差距的确很远,富贵易妻,自古以来就一直上演。

  如还奢望他迎娶自己过门,那真是自取其辱。

  ……

  一月后,高家几位老爷陆续回家。杭州城中最轰动之事莫过于高家致信许家要求解除婚约,许家长辈上门周旋解释,但高家执意如此。最后许家送了不少礼物,将此事作个了结。

  城中人皆言高家小姐貌似无盐,毫无文采,自知配不上许二公子,故提出解除婚约。倒也有一些公正的人说高家识大体知大义。

  而谭夫人接到李征来信,说他与张子清等人已至金陵安顿下来,正在发奋读书,让她们放心。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芳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芳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