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一波再起
池禽春生2020-05-27 22:473,663

  转眼已是九月底,菊花黄,蟹膏肥,秋风让人醉。

  李征来信说他和张子清已经打点行装,准备前往京城,叮嘱谭夫人母女注意身体。

  ……

  吴山永福寺里养着上千盘各个品种的菊花,每年金秋,都要在永福寺举办菊花诗会。

  只是今年最富盛名的士子们已经前往京城,诗会不像往年热闹,老百姓们却不管这些,还是举家出游,登高望远,期待好运。

  只见山上到处都是人,姑娘小伙们忙着约会心上人,孩童们忙着玩耍,大人们却是赏菊花看热闹。

  彦庭陪着夫人小姐们一起过来,夫人们碰到熟识聊了起来。几位姑娘赏完菊花就出寺游玩。

  半路遇到一个男童和女童正在吵架,那女孩儿只有七八岁,头上扎了两个朝天辫,手上拿了两串糖葫芦,甚是可爱,那男童更是冰雪聪明,应是出身富裕人家。

  男童道:“你都有这么多糖葫芦了,还要再买。”

  “良哥哥,我想吃吗,你买给我吧,要不然我就不理你了。”

  “不理就不理,贪吃鬼,牙齿都会蛀掉。”男童气呼呼道。

  “哼,你可不要像许解元一样后悔,到时你来求我,我也不理你。”女童气得转身就跑,男童犹豫了一会,跟着跑了过去。

  几人听到后啼笑皆非,彦雅也很是不自在。

  彦雅和彦敏边走边聊,谭茵走在后面想着心事,慢慢就落后彦雅她们数十米。

  这时有一人突然窜出来,原来是那那李大刀,谭茵吓了一跳,一不小心踩了个空,没成想边上就是斜坡,竟然滑了下去。

  那李大刀看到谭茵滑下去,他也顺着斜坡滑了下去。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大家压根没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都惊呆了。

  众人都惊呼:“有人掉下去了,有人掉下去了。”

  几位小姐跑到斜坡边,斜坡非常深,坡壁乱石丛生,足有几十丈高,就是个坡度缓点的悬崖。

  谷底草木茂盛,雾气朦胧,看不清楚情况,彦敏马上跑回去叫彦庭。

  秋天天黑得快,待得彦庭带人过来时,天色已晚。

  悬崖边上已经里三层外三层,众人皆知高家的外孙小姐跌落悬崖,李大刀英雄救美,也滑下悬崖。

  谭夫人看到女儿生死未卜大哭起来,夫人姑娘们都痛哭失声。

  彦庭蹲在悬崖边仔细检查,听见众人痛哭,大声道:“不要哭了,阿茵还没死呢!”众人听此歇了哭声,看着他。

  “此处悬崖虽然陡峭,但是却有一定坡度,壁上虽然乱石丛生,阿茵受伤是难免的,可是乱石也减缓了速度,阿茵一定不会死的。”彦庭说道。

  威武镖局也来了几十人,听说少东家主动滑下悬崖,便准备下悬崖谷底去找人,高家也召集家丁准备下去。

  这时镖局师爷说道:“此时天色已晚,谷底情况不明,兽虫出没,我们从此处贸然下到谷底,只会让更多人受伤。”

  “谷底入口在距此数十里地方。从谷底入口进去就能解救二位,也免得有人伤亡。表小姐深通医理,如若平安,自然能保自己和少东家平安。何况人员若有骨折什么的,还需要担架抬,也得从谷底上来才妥当。”

  众人皆称有理,高家人却是不愿意。从谷底绕一圈最起码要几个时辰,谭茵一个未出阁的大姑娘,和一个年富力壮的男人待在一起,会发生什么事情谁都不敢保证,尤其是这个男人还对谭茵心慕不已,高家怎能放心。

  退一万步来说,就算没什么事情,今晚这么多杭州百姓都亲眼目睹此事,这人传人,讹传讹,话自然更是难听,只怕谭茵的名誉有损。

  这威武镖局师爷明白少东家心意,希望他英雄救美,抱得美人归,自然是希望能和美人多相处。

  一来这悬崖有一定坡度,李大刀武艺高强,姑娘又会医术,想来不会有什么大事,要是贸贸然下去了,不得他意,少不得一顿骂。

  二来这天色已晚,贸贸然下去,弟兄们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也不好交代,坚持需绕道到谷底救人。

  高家急得火烧眉毛,可见威武镖局不愿意,家丁们虽然心疼表小姐,可是从悬崖峭壁下去,一不小心命就没了。

  彦庭看着老夫人,老夫人看着谭夫人,最后只得绕道谷底营救。

  高家和威武镖局立马组织人手,高举火把,向谷底入口走去。山上路很难走,众人走了约二个时辰才到谷底入口,又沿着谷底继续寻找。

  一家老小均在等候,老夫人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谭夫人更是悲伤无比,几位小姐虽然也是痛哭不已,却还要安慰几位长辈,只等彦庭消息。

  ……

  却说谭茵跌落谷底后,身上遍处是伤,腿也折了。抬头看天色已晚,悬崖顶有几十丈高,谷底草木深深,知道众人必定会来救她,只是恐怕要等到半夜,如今只能找个安身地方好度过今晚。

  她只得慢慢挪步向前走,每一小步都痛得冷汗直冒,走一步歇十步,还好不远处有个山洞,便准备走进去。

  忽然听到一阵响声,回头一看,却是有另外一个人下来,谭茵一惊,待那人站起来看清楚,原来是那李大刀,心下害怕,人也紧张起来。

  李大刀见谭茵虽然衣服又破又脏,身上和脸颊也有伤,仍觉得她美丽无比。

  他自从见过谭茵后就念念不忘,一心想娶她过门。高家拒绝后,还也不死心,精挑细选,经常送一些姑娘家喜爱的东西给她,虽然每次都被退回来,可还是乐此不疲,希望有一天她能回心转意。

  后来,高家通过杜老妇人大了招呼,不许再去打扰谭家小姐。自己心中不愿,但也知不能将谭茵逼得太紧,自此以后便不再纠缠,可是却一直暗中关注。

  这次永福寺举行菊花诗会,看到她也在山上,便暗中一直跟着她,真是越看越喜欢。

  好不容易看到她一人落单在后面,便想出来和她说会话,没想到她一受惊,一时不慎竟然跌落悬崖,自己下意识便来救她。

  现在看天色已晚,估计要很晚才有人来救他们,自己可得要好好把握机会。

  李大刀见谭茵紧张,急忙道:“姑娘莫怕,我是来救你的。”

  谭茵却仍旧全身紧张地看着他。

  李大刀虽然粗犷,但也不是那没脑子之人,赶紧道:“我虽是粗鲁之人,可也是个男子汉,绝不会做无礼之事,还请姑娘放心。”

  谭茵盯着李大刀好一会,看他眼神真诚,不似作伪。

  虽恨他突然冒出来,吓得自己跌落悬崖。但看他身上衣服都已划破,想到他冒死来救自己,也颇为感激。再说眼下也只得稳住他,暂且相信他了。

  谭茵对李大刀点点头,李大刀大喜,跟着谭茵进了山洞。

  谭茵身上有伤,进了山洞便不再动了,李大刀到洞外找了一些干树枝过来,生了火,火光照得山洞通亮。

  谭茵心想万一李大刀意图不轨,自己撞墙也好,跳进火堆也好,决不让他得逞,这样一想心反而定了。

  李大刀又到外面摘了一些果子,又打得一只野兔。

  谭茵见李大刀隔着火堆坐在自己对面,又见他言行有礼,忙前忙后,对他稍稍放下心来。

  这李大刀对谭茵一见钟情,反而不敢唐突佳人,只想一心讨好她。

  李大刀将洗好的果子和烤好的野兔取最好的部分递给谭茵,自己吃些剩下的。

  谭茵不敢睡觉,看着李大刀这样照顾自己,便道:“多谢少东家相救。”

  李大刀见谭茵主动和自己说话,喜不自禁道:“哪里哪里,小姐明白我的心意,能和小姐在一起是我之乐事!”他本来讲话随便,现在和谭茵讲话却是文绉绉。

  待见谭茵胳膊衣服破了,露出里面白皙的肌肤,便直愣愣地盯着看。谭茵听此却是不大自然,待看到李大刀直盯着自己胳膊,低头一看,反应过来,脸一红,赶忙将衣服遮好。

  “我对小姐的心思你都知道,我是个粗人,整不来读书人那些花架子,我知道你对李公子有情。”谭茵惊异地看着他。

  李大刀又道:“你奇怪我怎么知道的?我派人去查过,你们倒是郎才女貌一对。可现在那李公子已经乡试高中前往京城了,要是再高中那就是进士,可要做官的,只怕你们俩不大配。像你表姐和许家二公子,不就抛弃了你表姐。虽听说许家二公子又有点回心转意,可这婚姻又不是儿戏。”

  谭茵见他不三不四说了很多,便道:“少东家好意我心领了,可是我和李公子的事情还是得我们自己作主。”

  “自古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小姐还是小心点好。”李大刀道。

  谭茵见他又谈及此事,自己却不愿意多提,便岔开话题,她本来就与李大刀不熟,又夹杂了那么层尴尬的关系,不欲和他多打交道。

  李大刀说三句,谭茵才回一句,李大刀也懂谭茵心思,只得暗叹一口气,心知只能图日后发展。

  众人沿着谷底继续走了一二个时辰,终于发现了谭茵和李大刀。

  谭茵不敢睡觉,一直看着洞口,不知道眺望了几千次,终于看到那一线火光,等到彦庭一行。

  高家上下见谭茵衣衫齐整,安然无恙,伤也不重,都转悲为喜,谭夫人更是心痛女儿遭此大罪,谭茵却是安慰家中众人。

  ……

  然而城中又有风言,说那李大刀和高家表小姐孤男寡女一起待了几个时辰,少不得会占些便宜。

  李大刀听到城中风言风语,又到高府求亲,被谭夫人拒了出去。

  高家听此气愤不已,吩咐仆人不得传到谭茵耳中,但终究纸包不住火,谭茵最后还是知道了,心情抑郁可想而知。

  姑娘家如此总归有损清誉,纵然没有什么事情,但又不能一人一人去解释。

  老妇人看到外孙女又如此,很是伤心,为什么上天如此对高家女儿,她年纪大了,所挂念的不过几个孙辈而已,为什么诸事不顺,少不得烧香拜佛求菩萨保佑。

  老妇人又让人送了一封信到京城。

  经此一事,谭夫人和谭茵更是想家,谭夫人遂去信谭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芳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芳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