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前尘旧事(一)
赫赫一笑2020-05-23 21:271,741

  十年前,魔族之人似乎愈发横行无忌,南山与北狄相继都有很多人无故失踪,其后被发现的尸体都变成了干尸,如此凶残之事当是魔族所为无疑。

  西境仙门受人族所托解决各地出现的魔族之人,锦夕和三位师兄领师门之命,连夜奔袭各地。

  黎弈鸣在仙门十年,修为虽无甚大的长进,但是带孩子成了一把好手,比起锦夕,青云更加愿意跟着他。不过自从上次他和锦夕从烛九阴的山洞回来之后,他就觉得自己的身体越来越不对劲儿,就像上次与烛九阴对峙之时,体内突然爆发出来一股足以毁天灭地的强大元气,但是烛九阴死后,它们又消失得无影无踪,一切就好像是他的错觉,他依然是那个修行废柴。

  自从锦夕他们下山之后,黎弈鸣觉得仙门之内也有些不对劲儿,有时候会见到一些陌生的面孔出入,他也跟踪过,无奈以他的半吊子修为,很快就会被人甩掉了。

  直到有一天,黎弈鸣觉得自己被人跟踪了,他决定将计就计,把人引到留守仙门的三师叔那里,虽然他不也不善打斗,但他的药庐满布机关,抓不到人也总可以让黎弈鸣自己脱身。岂料他在自以为熟悉的密道被人打晕带走了,留在地上的那个带血的碎骨鞭,成为了日后让门中之人判定他已死的最大证据。

  黎弈鸣在一个陌生的地方醒过来,看样子应该是一个密室,这里的光线很暗,他的双手双脚都被锁链锁住了,动弹不得,稍远一些的地方就看不清楚,不过能把他五花大绑来的人也真是“煞费苦心”了,还怕他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仙门废柴跑了吗?而黎弈鸣的直觉也告诉他此人就是仙门中人,要不然他不可能轻易找到药庐的密道。

  果然不出黎弈鸣所料,这个人他认识,只是他没想到此人会是平时沉默寡言神出鬼没的二师叔。或许是身为皇子,从小见惯了宫廷中的尔虞我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私下都有不为人知的另一副面孔。所以黎弈鸣对眼前自己的处境还有把自己抓来的人震惊过后也能从容应对。

  “二师叔,这是什么意思?”

  “不愧是皇室子弟,见惯了大风大浪,这么快就能让自己冷静下来,既然让你见到了真正的我,咱们也就打开天窗说亮话,我的名字叫做九司。”

  “你是魔族之人?”

  这点黎弈鸣倒是没想到,一个魔族之人竟然成了仙门掌门的亲传弟子,真是讽刺。

  “你是不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我在西境仙门的日子久的我都以为自己只是个修仙的人族了,但是竟然没有一个人怀疑过我?”

  九司的话让黎弈鸣觉得奇怪,但并不是因为他说的没有一个人发现过他的身份,而是他好像有意要对黎弈鸣说这些话,似乎在引导他想些什么。

  “你的意思是仙门中还有你的内应?在帮你掩饰身份?”

  “果然聪明,这么快就想到了,那不如你再想一下这个人会是谁?”

  黎弈鸣不知道九司说这些所谓何意,难道只是想让他顺理成章猜到仙门中的叛徒?他已经成了阶下囚,知道与否似乎没有什么意义,而九司到现在还没有动手杀他,就说明他还是有利用价值的,不过究竟是什么呢?

  “我对仙门中的叛徒没有兴趣,在这种情况下,我想我应该关心的是我自己的性命。”

  “哈哈,你说的也没错,那你也可以猜猜为什么我不杀你,你若是猜对了,我就告诉你仙门中帮我的是谁。”

  九司似乎很喜欢玩这种猜谜游戏,或者他是喜欢以此折磨人吧。

  “除了我北狄皇子的身份,我想不出自己还有什么重要的。”

  “这次你真的猜错了,一个区区人族皇子,我还不放在眼里。”

  黎弈鸣突然闻到这里升起了一阵很浓烈的血腥味,让他几欲作呕,

  “九凤,我说过取血的时候要注意。”

  九司皱着眉冲着黎弈鸣看不太清的地方嚷了一声,

  “宗主,这可不是我的错,还不是老姜头的麻药不好使,正放着血呢,人醒了,他能不挣扎吗,然后免不了血流满地的,还弄脏了我的衣服。”

  黑暗中被叫做九凤的人一边抱怨一边走了出来,是一个看起来年纪不大的少年。若不是满手鲜血,谁会知道眼前这个看起来唇红齿白,牲畜无害的少年会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族?

  “宗主,这就是老姜头口中的身负神族之血的人吗?”

  九凤饶有兴趣地盯着黎弈鸣,他甚至低头舔了一口手中利刃上残留的鲜血,就好像刚才被千刀万剐取血之人是黎弈鸣一般。

  被九凤嗜血的目光盯得浑身颤抖的黎弈鸣,当然从他这句话中也知道了自己被抓的原因。没想到魔族之人也相信那个所谓的大星官推衍出的什么神族命格。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