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梦回从前
赫赫一笑2020-05-23 21:171,671

  二十年前,锦夕也刚刚十八岁,她是掌门下山游历之时从南蛮带回的一个孤女,也是他的亲传弟子,近百年,西境仙门人才凋零,除了掌门姜灵雨,仙门中只出过五位修为破镜之人,他们大都是被姜灵雨放养的弟子,真是彻底贯彻执行了那句: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锦夕入门晚,年龄最小,排行第五,不过她却是难得一见的修行奇才,就是在她十八岁这一年,她的修为破镜了,也就是说她的样子永远的停留在了她如花般的年纪。

  二十年前也是西境仙门一年一度的纳新之日,南山和北狄各地都会送来很多根骨极佳,适宜修炼之人,但这些人中很难有修为破镜之人,很多人终其一生,连辟谷都做不到,大多也就是清心寡欲之后,寿命延长几年。

  黎弈鸣是当时北狄国君最小的儿子,他们的大星官曾为他推算过星运,说他乃是上古战神九天玄女的转世,骨骼清奇,故从他出生的那一刻起,他就注定走上修行的这条路。

  奈何这位小皇子从小只喜欢诗词歌赋,长到十五岁的年纪,别说修行了,就连北狄人最擅长的骑射都没有涉猎,可是命运还是把他推向了西境仙门,他的父皇对他寄予厚望,希望北狄皇室中可以出一个仙人。

  黎弈鸣孤身一人来到西境仙门拜师求学,到了这里大家比的是修为的高深,没有人在乎你进山门之前的那个高高在上的身份,所以作为一只毫无修为的弱鸡,他在这里可以说是举步维艰,尤其是顶着一个九天玄女转世的大幌子,从初来乍到备受关注,发展成一月之后毫无长进而备受奚落。

  不过好在黎弈鸣本身并无争强好胜之心,就像他在兄弟众多的北狄皇室,他在这里依然可以做到平心静气,自在安乐。渐渐的,大家的目光从他的身上也转移了,欺负都懒得欺负他了,如此也好,他可以安心读他的圣贤书了。

  半年之后,两耳不闻窗外事的黎弈鸣也习惯了西境仙门的生活。而且作为一个懂礼数的好少年,有师兄“好心”拉着他去见世面的时候,他也不好拒绝。

  到了后山的山涧,黎弈鸣才发现师兄们所谓的见世面其实是个陷阱,不过是因他跑得慢,拿他当个替罪羊。

  锦夕每个月的十五都会在这山涧中沐浴,同时在这月光下吸收些天地灵气,在她感受到有外人靠近的时候,她周身的杀气立马让那些个宵小之辈们逃得无影无踪,当然一个人除外,山路难行,他走不快,别人都抱头鼠窜了,他才刚刚爬上山头,而且他一介文人根本感知不到何为杀气,再强大的威压对他来说都好像是打在了一团棉花上。

  黎弈鸣看到下面那个未着寸缕的姑娘时,惊慌失措的反倒是他,于是乎,在他自己闭着眼睛的手忙脚乱之后,“噗通”一声栽进了水里,失去意识之前,他好像看到了一个红色的身影努力朝他游过来。

  “咳咳咳”吐出那呛进五脏六腑的水之后,黎弈鸣悠悠转醒,眼前一个身穿大红色衣裙的姑娘拿剑抵在他的咽喉,他一时吓得都不敢喘气了,

  “五师叔,这其中必有误会,在下并不是来……”

  黎弈鸣觉得有些话难以说出口,原来师兄们口中的见世面竟然是如此龌龊之事,他也认出这个姑娘就是西境仙门最负盛名的锦夕,虽然并未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过,不过仙门中如此钟爱一身红衣的也只有他们的五师叔锦夕了。

  “你是谁?”

  清冷的语气与这热情的红衣简直是格格不入,

  “五师叔,在下黎弈鸣,是……”

  “你就是黎弈鸣?”

  还未等黎弈鸣介绍自己的师父,锦夕就打断了他的话,想想肯定还是九天玄女转世惹的祸,

  “打一架……”

  如此简单粗暴,而且根本不是商量的语气,锦夕这是根本不容得黎弈鸣拒绝。

  “五师叔莫信那些传言,我若是真的那么厉害,又岂会轻易让人用剑指着喉咙。”

  黎弈鸣说着,就伸出手小心翼翼地推开了锦夕的剑半分,让他可以喘口气,锦夕上下打量了这个傻小子,体内真的是毫无元气流动。

  “你走吧,以后不要再来这里。”

  锦夕收了剑,黎弈鸣才彻底长舒一口气,脸上滴答滴答流下来的也不知是河水还是惊吓之后的冷汗了。

  临走之前,黎弈鸣还是鼓起勇气说了一句话,

  “五师叔,对不起,我以后不会再跟着师兄们胡闹了,还有你一个姑娘家在外还是要小心些。”

  锦夕盯着黎弈鸣远走的身影良久,恐怕她自己都快忘了她是个姑娘了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