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初遇
田思思2020-06-10 19:103,632

  1933年,英格兰,爱丁堡医学院开学典礼。

  “看,那个穿着白色衬衣,准备演讲的就是Patrick潘,全名好像叫潘斯年。”

  宝华抬头望向同学爱颐手指的方向,一位斯文俊秀的年轻人正走上讲台,作为代表发言。标准的伦敦音英语,内容清晰紧密有亮点,演讲完毕,全场掌声雷动。

  “听说他曾用两年时间就念完了医学学士课程,是爱丁堡医学院首位短时间内获得此头衔的人,现在博士快要毕业了,学院还准备留他做老师,真替我们华人长脸啊”爱颐有点兴奋地说道。

  医学院很少有机会让华人作为代表演讲,潘斯年能得此机会,证明学院真的很看重他。做学问好,居然还长得很不错,就是一双沉稳的眸子,给人一种淡淡的清冷感。宝华盯潘斯年看了好一会,有样貌有才华,真是让人羡慕,比较起自己平平无其的样貌和没那么突出的成绩,宝华默了默。天性乐观的她很快就打起精神,算了,人比人得死人,货比货得扔。

  宝华刚开始在爱丁堡医学院读医学硕士课程,学院举办舞会,被同为华人的同学程爱颐拉去参加了。

  “我也想去,但是好像没有特别合适舞会的裙子”宝华看着衣柜犯愁。

  “我借你啊,试试这条裙子,配上高跟鞋,看着就很清纯。”爱颐拿出一条白色雪纺纱裙递给宝华。

  “不要了吧,冷。”爱丁堡的温度已降至几度,宝华一个南方人,想想都开始打冷颤。

  “怕什么,外面套件厚点的外套就行,到时候舞会屋内挺暖和的。”爱颐坚持把衣柜一件纯白色的连身裙塞往宝华怀里,“配上这双玛丽珍鞋,甚是好看。你平时就是太不注重打扮了”

  宝华平时是怎么舒服怎么穿,只有特定场合才会变回女孩儿应有的样子去打扮。此番经过打扮后,镜中的人儿一张椭圆鹅蛋脸儿配上一双俏丽杏眼,笑起来一双梨涡,贴身的连衣裙勾勒出她玲珑有致的身材,看着像朵含苞待放的花儿。打扮得当后,两人出门。

  爱丁堡的天气反复无常,前一分钟还狂风大作,下一分钟就立刻下起雨。冷风夹杂着雨灌进去衣领,宝华和爱颐下意识又裹紧了大衣,然后加快脚步。

  走了约莫5分钟,她们来到了舞会现场,走进屋内,果然暖和很多。唱机里放出曼妙的乐曲,礼堂的中间特地设计出一片舞池,已有不少俊男美女在其中蹁跹起舞。旁边的人则三三两两坐着喝酒聊天。宝华和爱颐找了处空位坐下。

  ”我们两个要不要去练练舞?“宝华跃跃欲试。

  ”这里的传统就是等男士邀请女士跳舞,咱们再坐会儿。“爱颐按住宝华道。

  两位黑发精致的东方女孩坐在舞会上,是一道不可忽视的风景线。坐了不一会,就来了一位高高瘦瘦,充满少年感的金卷发男孩,对着爱颐伸出手邀请道:“可以请你跳舞吗?“

  “当然。”爱颐对宝华眨巴了下眼睛,把手放进对方手心,步入舞池。

  宝华剩下一个人,百无聊赖,于是四处张望。一掠眼,在屋内的角落处,她发现了上次演讲的潘斯年。他此刻正静静地着看一本厚厚的书,身穿雪白的衬衣搭配条纹马甲,肤色白净,眉目俊雅,鼻背俊俏,一股温润如玉的感觉,英俊的侧颜惹得一些女学生在旁忍不住多看两眼。

  宝华也看得眼睛发直,觉得这男真好看,然后脑子顿时有个大胆的想法:我要跟他跳舞!一个少女这时应是很难为情的,可是陈宝华想到就立刻行动,她站起了身子,走向潘斯年。

  “你好,请问是潘先生吗?”宝华鼓起勇气问。

  似乎还沉浸在书本内,潘斯年对宝华的搭讪没反应,头都没抬起来。

  有点尴尬,“你好!”宝华清了下喉咙,再度试探潘斯年反应。

  终于,潘斯年意识到有人跟他说话,抬起头,望着眼前这位女士,他站起身回道,“你好,请问有什么事吗?”礼貌又带有疏离感。

  “额,就大家都是华人,久仰你的大名,所以想认识下,我叫陈宝华,是你的学妹。”宝华讪讪,双手拉了下裙摆。

  “潘斯年。”斯年也绅士地介绍了下自己,语气仍旧淡淡。

  “我晓得,听说你是学院首位2 年内获得内外科学士的人,很厉害。”宝华倒没有太在意他言语中的疏离,然后接着说,“特别羡慕你们这些资优生,学西医就是每次要背的知识点太多了,你是怎么背起来的啊?”

  “无它,就熟能生巧而已。”斯年其实是被同学硬拉过来凑热闹的,也不抱着要在舞会认识妹子的打算,他嘴上应付着宝华,只想尽快结束寒暄好继续看书。

  “额,那,能请你一起跳个舞吗?”宝华豁出去了,管他那些男生邀女生的传统不传统呢。

  “荣幸之至。”斯年似乎没有料到眼前这位看起来柔弱的女子居然邀请起自己跳舞,出于绅士的本能,他先向宝华伸出了手。

  宝华高兴地把手递给了他。斯年感到手内上蓦地一软,触感像丝绸,心中顿时些许柔软。

  他们走进舞池,跟着现场音乐跳起了华尔兹。换步,基本旋转,侧旋转,侧行……每一步宝华都跳得行云流水,斯年虽不常跳,却能配合宝华每一个动作不出差错,宝华心里暗叹,倒不全是个书呆子。

  “潘先生,你是哪里人啊?”

  “粤城”真一句废话都没有。

  ”我也是来自粤城,好巧。”

  “嗯。”潘斯貌似不大想接这个话题介绍自己。

  毕竟每年来自粤城的富家子弟,在华人留洋的总占比上并不算少。

  “我家是开船行的,我爹爹一直都说,女子不应该无才无学,而要走上工作岗位,负起家国义务。所以我选择学医,医治更多人。”宝华继续介绍自己,她不自觉地,想让斯年对多她了解一点,再多一点。

  学医的人,其实多少都是有情怀的,宝华的直率让斯年觉得有点意思,他开口问道“你打算选什么科?”

  “还没想好呢,不过我最想就是学好西医,到时候可以更好发扬中医国粹。”宝华坦承道。

  斯年接受了多年的西医教育,内心其实顶反感中医的,他表面仍然波澜不惊,“那祝陈女士如愿成为一名好医生。”他淡淡祝愿。

  “谢谢你,我会的。”宝华唇角上扬,笑容轻盈俏丽。

  一曲跳罢,两厢相安,斯年和宝华各自回到座位。

  爱颐兴奋地回来跟宝华说起她的舞伴,“刚邀我跳舞的洋人Adam,挺俊的,他原来跟潘斯年同一个寝室,他说潘斯年在实习的时候可厉害了,帮着教授了完成不少难度很高的外科手术了。”

  “我刚跟他跳舞了。”宝华脸红道。

  “他不是说眼睛长到头顶的吗,居然邀请女孩子跳舞。”爱颐惊道。

  “我邀请他的……”宝华抹汗。

  “哟,果然是女汉子,主动出击啊。”爱颐揶揄。

  “你敢笑我,看我不打你。”宝华佯作生气,作势要过来捏爱颐。

  ”你快走开。“爱颐嫌弃地推开她。

  潘斯年眼眸一掠过宝华坐的方向,看着两个女孩在打闹,画面温馨而美好,嘴角不自觉的展出半抹淡笑。

  离舞会过去了几天,爱丁堡医学院主图书馆。

  爱颐上次舞会认识了一个法国人Adam,所以最近忙着约会,没空陪宝华。宝华则为最近的课堂作业找参考书,上完理论课很快就又要实习了,所她想在理论课的时候打好基础,实习的时候好不出洋相。按着索引找了一圈始终找不到想要的解剖病理学的专业书籍。

  拐了弯,去到了病理类的书柜前,在书柜几排开外的角落,宝华发现了潘斯年。秋日的暖阳透过窗户照进图书馆,洒在他俊朗的侧脸,他正在安静看书,不时用细长的手指翻书,眉头因思考问题有点微微皱起。宝华就静静地看着斯年,霎间觉得真是一幅美好的画面。突然眼光转至书本封面,斯年手中的书赫然就是她正在找的书。

  再不想破坏这个美好的场景,宝华都要去打扰斯年了。“潘先生,不好意思,打扰你看书了。我们之前见过一面,还记得吗?”。宝华上前问道,声音轻轻柔柔。

  斯年抬了抬眼眸,微微皱眉地回想了几秒,便道:“宝华学妹?”,他记忆力一向甚好。

  “对对,就是我。”宝华顿时觉得非常开心,自己在他心中还是有点印象的。

  “是这样的,你手上的这本书,我寻了好久,你读完后能否让给我借走?”

  “你直接拿吧。”

  “真的?但你好像还没读完?”宝华觉得自己好像从狼口中抢了块肉似的。

  “我读过几遍了,只是想重温一些内容而已,无妨,你拿走吧。”

  “那多谢了。额,你吃午饭了吗?我这有三文治,自己做的,给你当谢礼。”

  “不必了”

  宝华接过书时,手不经意地手碰在了一起,片刻的肌肤碰触间,她顿时脸微微一红。旋即陈宝华把三文治放在斯年面前,“你就拿着吧,不然我觉得抢了你的书似的。”放毕就溜了。

  斯年看着桌上的三文治,拿不是,不拿也不是。终于,他还是拿了起来,走出了主图书馆。

  回到宿舍,斯年把三文治放在桌上,同屋的法国男孩看到,就拿起来,用英语问道。

  “我要饿晕了,可以吃你的三文治吗?”

  “吃吧”

  “哇,太好吃了,你要尝尝吗?”

  “不,我不饿。”斯年拒绝。

  学生宿舍,宝华打开借来的书,把鼻子凑近闻了一下,似乎在能感受到来自斯年的气息,这书倒成了她和他现在唯一的联系。

  她用手轻轻拂过书页,那是他曾经翻过的书。咋一惊,天啊,陈宝华,你不能因为人家长得好看就着迷于其中啊。转念一想,他哪只是好看啊,读书也是读得好,就是对人淡漠了点儿,不大给女孩子情面了点儿。想着想着,宝华咧开嘴傻乎乎地乐了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岂容华发待流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岂容华发待流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